悠悠书盟 > 孤岛谍战 > 第一百二十三章 记住你了

第一百二十三章 记住你了

  胡孝民的态度,让杨辉很是舒服。刚接到任务时,他很是不以为然。自己好歹也是个副队长,胡孝民算哪根葱?

  但胡孝民放低姿态,不但要请他吃饭,以后还要请他去耍,心里顿时舒服多了。要不然,他只露个脸,就回去睡大觉了。

  “听令行事罢了,胡组长无需客气。”杨辉做了个请的手势。

  “杨队长,看到对面那个男的了吗?穿长衫的那个,眉毛角上有个疤。”胡孝民经过杨辉身边时,突然轻声说道。

  不管对方是什么人,胡孝民都希望给他一个正式的警告。

  “是他?”杨辉手一挥,带着耿剑青走了过去。边走,他的手已经放到了腰后。

  这里是特工总部的地盘,敢在这里闹事,简直就是太岁头上动土。

  林伟达早就看到了杨辉和耿剑青,他在犹豫,是不是取消行动。看到杨辉带着耿剑青走过来,林伟达转身就走,越走速度越快,拐过一条巷子后,整个人就狂奔起来。

  看到林伟达跑掉,胡孝民暗暗松了口气。不管对方是军统的人,还是苏光霄的人,想必不会再跟着自己了。

  顾慧英却看得蹙起眉头,杨辉径直走过去,让那人跑掉,不是留下后患吗?但聪慧的她并没有说破。如果换成她来安排,对面的男子绝对跑不掉。

  “胡组长请吧,那人已经跑了,杨某也算不辱使命。”杨辉并没觉得自己失败,反而沾沾自喜。能把人赶走,已经很了不起了。

  “杨队长出马,敌人果然是望风而溃,胡某算是长见识了。我现在去华格臬路180号杜公馆公干,任务完成后,一定请杨组长和耿兄弟好好喝一杯,另外,也请替我转达对谭处长的感谢。”胡孝民拱了拱手,感激地说。

  “胡组长客气,举手之劳罢了。”杨辉抱了抱拳,带着耿剑青就离开了。

  “他们就这样走了,你不怕?”顾慧英问。

  “有什么好怕的?我的枪也不是吃素的。”胡孝民拍了拍腰间的枪,很是自信地说。

  杨辉和耿剑青能来一趟,已经是给足夏忠民面子。况且,他们也赶走了那个眉角有疤的男子,再让他们跟着,就是不知好歹了。

  “你还是小心点吧。”顾慧英眉宇闪过一丝担忧,对方没得逞,势必不会罢休。一旦再次偷袭,胡孝民肯定吃亏。

  顾慧英真想回家告诉刘妈,让中统派人暗中保护胡孝民。胡孝民现在情报组长,对自己又没有提防,通过他的口,能得到大量有价值的情报。

  胡孝民现在不仅是挡箭牌,还是很好的情报来源,如果出了事,也是她的损失。

  胡孝民安慰道:“放心,不会有事,你先去。”

  等顾慧英走后,胡孝民去了延年坊,看到钱鹤庭给自己留下了暗号,他去延年坊7号化装后取了情报。

  钱鹤庭告诉他,军统其他单位并无制裁76号特务的行动,只有针对谭志兵的行动,还是新二组执行。

  胡孝民终于松了口气,或许早上丢了一个报复对手的机会,但他更害怕误杀友军。

  钱鹤庭告诉他,新二组会派人到三元坊监视,一旦发现谭志兵踪影马上行动。至于中统要吸纳,钱鹤庭已经向上峰报告。军统打入中统是大事,钱鹤庭是作不得主的。另外就是相机营救刘方南,以及打探郑士松和陈明楚的动向。

  钱鹤庭并没有说到制裁郑士松和陈明楚,按照军统的惯例,郑士松和陈明楚必定会成为军统的目标。只是,这个任务没交给胡孝民罢了。

  在军统上层看来,胡孝民这个入角炮,太微不足道了。能在特工总部站稳脚跟就是最大的胜利。如果能打探些消息,就是表现优异。至于参加行动,从来没有考虑过的。

  林伟达在愚园路433弄5号暴露后,迅速撤到了公共租界,与万千良的住处碰了面。得知行动再次失败,万千良很是失望。如果是特工总部的事情没办好还情有可原,但这是苏光霄的私事,没有办好的话,以后怎么见面?

  “队长,再给我一次机会,绝对不会再失手了。”林伟达被万千良失望的目光刺激了,他坚决求战。

  “先休息一下,我出去一趟。”万千良安慰道。

  两次都失败,如果没有一个合适的理由,他不会再让林伟达行动。

  万千良出去后,很快与苏光霄见了面。

  “实在不好意思,今天又失手了,苏兄还是另请高明吧。”万千良一脸惭愧地说。

  “胡孝民昨天就发现了你的人,他很狡猾,知道自己死期将至,向一处搬了两个人暗中保护。”苏光霄安慰道。

  昨天晚上见到胡孝民时,他都不知道此事。今天早上,他再想通知万千良时,已经来不及了。

  “原来如此。”万千良恍然大悟,看来自己错怪林伟达了。

  “胡孝民这几天,会在华格臬路180号杜公馆监视万默林。他这样的小人物,根本接受不到万默林。我估计,他只能在杜公馆外面。”苏光霄缓缓地说。

  “苏兄,再试一次,如果没有得手,小弟就真没脸来见你了。”

  “不管有没有得手,我都会感谢你,咱们是兄弟,怎么能说这种见外的话呢?”

  胡孝民到华格臬路180号后,把相机挂在脖子上,直接去杜公馆敲门:“我是新光通讯社的记者,能不能给万先生做个专访?”

  “滚蛋!”一个穿着黑色绸衣的络腮男子,打开大门上的一个小窗,打量了胡孝民一眼,恶狠狠地说。

  “怎么骂人呢?”

  “骂你还是轻的,再不走就打人了。”络腮胡子挥了挥斗大的拳头,目露凶光。

  杜公馆在上海有着超然的地位,哪怕就是记者,在外面偷拍几张照片就行了。想要采访万先生,必须是指定的记者。

  “你叫什么名字?我要给你曝光!”胡孝民后退一步,声色俱厉地说。

  “连老子都不认识,你当什么记者?记住了,老子叫邱炳奎!”

  邱炳奎很生气,他在上海滩鼎鼎大名,胡孝民却没认出来,说明这只是个小瘪三。如果对方不是记者,他一定拖进来狠狠修理一顿。

  胡孝民来上海前,确实很看过很多资料,但邱炳奎是哪根葱,他还真不知道。既然在杜公馆看门,想必是杜先生的徒子徒孙。

  “我记住你了。”胡孝民盯着邱炳奎的脸,缓缓地说。

  ps:周一求票

看过《孤岛谍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