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孤岛谍战 > 第一百三十四章 要帮忙吗?

第一百三十四章 要帮忙吗?

  晚上的欢迎会,郑士松也参加了。他曾经担任过军统上海区长,万千良带过来这批人当中,很多曾经是他的下属。

  郑士松原来是特工总部的顾问,还担任过第一厅的厅长,自从交待了重庆派刘方南收买他和陈明楚的事后,孙墨梓让他担任新成立不久的肃清委员会副主任兼和平救国军副总指挥。

  与孙墨梓一样,郑士松也带着保镖。郑士松的保镖叫马河图,是郑士松从军统带过来的手下。

  胡孝民暗中观察着马河图和曾柏山,发现他们还是有很大差异的。曾柏山看似随意的站着,但注意力随时都放在孙墨梓身上。而马河图则不然,他关注更多的是万千良。

  马河图望向万千良时,脸上时不时的还会有一丝轻蔑,虽然总是一闪而过,但却胡孝民准确的捕捉到了。

  这让胡孝民很奇怪,马河图跟万千良一样,都是从军统过来的,他凭什么看不起万千良?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马河图比万千良更不如。

  “跟他说了吧?”赵仕君散会回来,回到办公室,没过一会,夏忠民也跟着来了。

  为了给胡孝民创造机会,他特意约好,明天晚上在惠尔登舞厅请万千良等人喝酒。孙墨梓身为特工总部的主任,到时自然也会来。

  夏忠民有些担忧:“说了。明天晚上这么多人,胡孝民能成功吗?”

  他现在倒不是为胡孝民的安全担心,而是担心不能除掉曾柏山。

  赵仕君缓缓地说:“以胡孝民的胆识,就算杀不了曾柏山,也能伤到他。你告诉他,在子弹上涂点大蒜汁。”

  夏忠民问:“如果失手,或者被擒呢?”

  赵仕君的语气透着一股发自深渊的寒意:“这是胡孝民与曾柏山的私人恩怨,一旦失手,扔到黄浦江。”

  这就是他特意叮嘱夏忠民,让胡孝民秘密执行这次任务的原因。一旦胡孝民任务失败,就把他除掉。

  这个任务失败,包括胡孝民杀了曾柏山后,被人发现身份,或者留下线索,被人识破身份。也就是说,胡孝民只要动手,一定会完蛋。

  夏忠民点了点头:“我马上安排。”

  赵仕君叮嘱道:“这件事你亲自办,明天多带几杆枪,让吴世强调人。胡孝民动手后,一定要当场擒住。”

  夏忠民问:“如果胡孝民顺利完成任务呢?”

  赵仕君沉吟道:“他能杀掉曾柏山,又不被人察觉的几率不到百分之一。如果真能完成这次的任务,就让他接替黄也文的职务。”

  夏忠民没有再多说什么,像胡孝民这样的人,本来就可以随时牺牲的。他给胡孝民的秘密任务,其实是让他送死。

  只是他觉得,胡孝民是他介绍到特工总部的,没有背景,也很敬重自己,就这么送死,实在有些可惜。

  胡孝民回到家时,顾慧英还在等着他。今天胡孝民接到了秘密任务,她一直在担忧。晚上与刘妈商量时,还有一个很恐怖的想法:或许76号早就知道了暗杀孙墨梓的计划。

  “这么晚回来,没出什么事吧?”顾慧英问,她担心胡孝民会鲁莽行事。

  “军统上海区行动四队在队长万千良的带领下,全体反正。万千良担任一处长,明天会正式公布,晚上是欢迎会。”胡孝民轻声说。

  “怎么会这样?”顾慧英一愣,眼中流露出一丝担忧。

  胡孝民杀了林伟达后,她已经知道苏光霄在军统的内线是万千良。苏光霄为了暗算胡孝民,无意间让林伟达暴露了身份,继而让所有人知道,万千良才是苏光霄在军统的内线。

  这个秘密藏不住,顾慧英也知道万千良很快会投敌。只是没想到,他会带着第四行动队一起过来。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也是没办法的事。”胡孝民说。

  两人之前有过约定,在家里不谈工作上的事,也互不干涉对方的生活和工作。可现在这个约定,似乎早就作废了。

  顾慧英希望从胡孝民这里获取情报,胡孝民也愿意给她提供一些必要的信息。他们就像周喻和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曾柏山的事,你打算怎么办?”顾慧英问。

  “夏忠民让我明天晚上动手,曾柏山会去惠尔登舞厅。”胡孝民说。

  “明天晚上?太冒失,也太危险了。你想好怎么动手了吗?如果没完成任务怎么办?如果失手……甚至被擒又怎么办?我敢保证,上面不会保你。”顾慧英急道。

  “如果上面不保我,你就把事情捅到报社。”胡孝民笑道。

  “这就是你的办法?恐怕消息还没捅到报社,你就……”顾慧英直跺脚。

  “如果我得手了呢?”胡孝民笑道。

  顾慧英斩钉截铁地说:“不可能!就算你得手,也不可能撤离。夏忠民和赵仕君就没安好心,你只是他们的一枚棋子,还没开始,就注定要放弃的。”

  胡孝民自信地说:“还有一种可能,我动手,让军统背这个锅。不但可以平安无事,不宜得到赵仕君赏识,以后在特工总部平步青云。”

  顾慧英觉得胡孝民简直在说天方夜谭:“为了所谓的出人头地,你愿意以身涉险?这样的行动,跟送死差不多!你想嫁祸给军统,哪有这么容易的?”

  胡孝民缓缓地说:“想出人头地,就得做别人做不了事,吃别人吃不了苦,以后才能享别人享不了的福。”

  顾慧英问:“你有计划了?”

  胡孝民轻声说:“曾柏山会在惠尔登舞厅出现,就一定要在那里动手么?”

  对他而言,顾慧英是可信的。至少,在除掉曾柏山这件事上,他们是站在同一阵线的。他知道曾柏山有一个习惯,每天清晨会出门锻炼,这是他动手的最佳机会。

  顾慧英问:“要不要我帮忙?”

  帮胡孝民完成任务,既是为胡孝民,也是为了自己。

  胡孝民摇了摇头:“你一个大姑娘家,怎么能干这种事情呢?”

  顾慧英不服气地说道:“你可不要小看我。”

  胡孝民轻声说:“这样吧,你记住我现在回来的时间,以后替我证明,我一晚上都在家就行。”

  顾慧英吃惊地说:“你……晚上就要动手?”

  胡孝民“正色”地说:“我等一下就要睡觉了。”

  顾慧英没有再问:“好,我上楼休息。”

  这种事情,知道比不知道要好。她与胡孝民谈了话,完全可以证明今天晚上胡孝民待在家里。

  ps:新一周了,又开始求票票了。

看过《孤岛谍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