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孤岛谍战 > 第一百三十五章 行动

第一百三十五章 行动

  顾慧英以为胡孝民会马上出去,她还在楼上仔细听着下面的动静。可是,胡孝民的房间,一直发出细微的声音,过了一会,就没动静了。

  顾慧英悄悄披起衣服,站到窗户边,透过窗帘的空隙,想着胡孝民走出院子。然而,等了好久,都没看到胡孝民的身影。

  顾慧英想下去问一声,可女孩子的矜持让她停住了脚步。她安慰自己,会不会胡孝民已经出去了呢?

  胡孝民其实在睡觉,只是还没睡着罢了。他在思索着自己的行动,既要干脆利落,又不能让赵仕君和夏忠民看出自己很专业,还不能被孙墨梓的人找到破绽。

  同时,也得“嫁祸”给军统。

  嫁祸军统,胡孝民绝对拿手,他本就是军统,只要稍微流露一点军统的痕迹就行。

  下半夜时,胡孝民突然醒来了,他摸到手电筒,看了一眼手表,凌晨四点差五分。他在睡觉时,不断提醒自己,一定要在凌晨四点前醒来。人是个很奇妙的生物,给大脑下了命令后,果真在四点前醒来了。

  摸出枕头下的两把枪,他悄无声息的出了门。胡孝民只想使用林伟达的那把枪,但他自己的枪也留着备用。林伟达的枪,他都没试过,如果卡壳岂不完蛋了。枪是他的第二生命,睡觉前他就把两把枪仔细擦了一遍。

  胡孝民出去的时候,顾慧英已经熟睡。她在窗前等了近两个小时,实在支持不住才睡着。胡孝民出去时,几乎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胡孝民是翻墙出去的,他出去没多久,刘妈的房门突然打开,刘妈探出身子,侧着耳朵听了听,随后又将身体缩了回去。

  胡孝民离开愚园路433弄5号,拿出一顶帽子,将帽沿压低,靠着墙壁在黑暗中行走。

  曾柏山并没住在华村,虽然很多人都住在那里,但他在康家桥北边的福荣里找了个地方。独门独院,清静舒服。曾柏山自认武艺高强,枪法如神,没人敢找他麻烦。

  再说了,福荣里距离76号只有几百米,巷子口有76号的暗哨,白天有个鞋摊,晚上有个馄饨摊。曾柏山晚上总会在那里吃碗馄饨,既检查了工作,又填饱了肚子。

  但凌晨四点,馄饨摊早就收了,福荣里非常安静。

  胡孝民是步行过来的,从愚园路433弄5号走过来,只需要半个多小时。倒不是他想省个车钱,这个时候路上有零星的人力车,偶尔也会有出租汽车。

  胡孝民特意换上了黑色的衣服、裤子和鞋子,这样在漆黑的夜晚行走,哪怕站在近处,也不易发现。

  到福荣里后,胡孝民将整个巷子转了一圈。特别是4号,这是曾柏山的住处,他特意绕到后面。

  整条巷子此时特别安静,除了偶然听到传来的鼾声,就只有自己的呼吸声。此时是黎明之前最黑暗的时候,要不是外面的大马路有路灯,简直伸手不见五指。

  此时的胡孝民,就像一个幽灵,一个人独自穿梭在街上,他还用黑巾将脸蒙了起来,要是突然碰到人,能把对方吓死。

  福荣里4号的院门旁边有个小拐角,胡孝民将周围的情况侦查完后,就躲在了拐角处。他知道曾柏山有个特点,每天早上五点就会准时出门,跑步至三角公园,锻炼一个小时左右,再跑步回来。

  身为一名武者,每天必须练习,否则有如逆水行舟,不用多久就会荒废。胡孝民站在那里,好像与黑暗融为一体,就算有人从旁边走过,也不会发现他。

  长时间养成的习惯,会在体内形成一个精准的生物钟,五点还差几分钟,胡孝民就听到里面有响动。这是曾柏山醒来了,正准备出门。

  胡孝民悄悄将枪拿出来,隔着衣服打开保险。

  他虽然也是格斗高手,但不必跟曾柏山硬碰硬。以最小的代价,获取最大的利益,才是最好的选择。做生意是如此,执行任务时也该如此。

  曾柏山做梦也没想到,有人会在门外等着暗杀他。他虽然在警卫一大队兼着副大队长,但他的真正工作是孙墨梓的保镖。他的脑海里,随时想着会有人刺杀孙墨梓,从来没想过,自己也会被暗算的一天。

  跟往常一样,曾柏山只穿了一件短衫,脚下一双软底鞋,在院子里活动了一会后,就打开了院门。

  “吱……嗄。”

  听到开门的声音,胡孝民开始转身,等了几秒以后,门前出现了一个黑影。

  胡孝民对曾柏山的身形早就熟烂于胸,他果断地举起枪,对着黑影连开两枪:“砰砰!”

  枪声在寂静的清晨显得特别响亮,曾柏山也应声倒地。胡孝民走过去,朝他脑袋又开了一枪,不管如何,他得确保自己任务完成。

  随后,胡孝民俯下身子,确认曾柏山死后,才从身上拿出一张早准备的纸条,扔在曾柏山的尸体上。

  胡孝民并没有走去外面的大街,而是转身走进福荣里,绕到武宁路后回的家。去的时候,他走路花了半个多小时,回来时,他拦了辆人力车,坐了一程后,快到愚园路时才下的车,到家的时候,他看了一眼时间,距离五点半还差两分钟。

  此时,天空才微微有些泛白,胡孝民到房间后,将脱下的脏衣服塞到床底。原本他准备将衣服洗掉,甚至烧掉,但想了想,决定留下来。

  他的人设是一位新手特工,在福荣里4号开三枪,可以说是紧张,也可以说是为了稳妥。他现在应该是“兴奋”、“紧张”、“激动”、“害怕”兼而有之。

  躺在床上,胡孝民并没有睡着。他仔细回忆着自己的一举一动,确保自己的行动没有破绽。

  他的破绽,既有可能是行动太过专业,也有可能是撤离得太迅捷,还有可能是自己回来后的行为。当然,最重要的,还是早上应付夏忠民的询问。

  ps:又杀人了,能换几张票票吗?

看过《孤岛谍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