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孤岛谍战 > 第一百三十八章 活信箱

第一百三十八章 活信箱

  胡孝民吃完饭就回了九风茶楼,曾柏山死在天亮之前,他干脆利落的完成了任务,赵仕君一定会给他个交待。

  组织上给胡孝民的任务,是在76号站稳脚根,胡孝民相信,从除掉曾柏山的那一刻起,他在76号的地位就牢固了。

  苏光霄答应过胡孝民,要把一科副科长的位子给他。完成了这次的任务,胡孝民的底气更足,苏光霄敢反悔,他就敢找赵仕君伸手。

  胡孝民需要给张晓如传递一个暗号,他特意提前下了车,在九风茶楼对面的墙壁上,随手写了两个英文:mn。

  胡孝民让冯五卸下车灯的螺丝,想改造成死信箱,他与张晓如之间的移动死信箱。

  用这样的方式联络,原本很麻烦,但同泰里5号的二楼住户搬走后,事情就变得容易了。他想让张晓如把二楼租下来,冯五的人力车总会回去,张晓如要取走自己的情报很容易。

  张晓如住在同泰里5号,以后胡孝民直接去冯五家与他接头,有什么重要情报,甚至可以当面通知他。

  冯五兄妹和溜一眼姐弟,会成为张晓如很好的掩护。如果把冯五列入情报一科的密探名单,张晓如就更安全了。

  整个下午,胡孝民都在九风茶楼。一直到下午六点,他都没接到特工总部的任何电话。

  这让胡孝民很奇怪,他还特意给了春三小费,如果有自己的电话,一定要及时告之。在胡孝民离开九风茶楼前,他都没有接到电话。

  令胡孝民欣慰的是,走出九风茶楼后,看到自己的留的暗号被擦掉了一半,只剩下一个“m”。这是钱鹤庭给他的回信,两人可以见面。

  胡孝民原本要回愚园路433弄5号,但他临时改变了主意,去了延年坊7号。在延年坊口子的电线杆,胡孝民又看到了那个“m”,他走过去时,顺手擦掉了。

  胡走进延年坊7号时,胡孝民在门口写了一个“n”。这是告诉张晓如,是自己在里面。

  胡孝民进去没半个小时,外面就响起了敲门声,张晓如去开了门,果然是张晓如。但张晓如看到他时,却一脸的惊诧。

  胡孝民化了装,哪怕是与张晓如接头也没例外。此时的胡孝民像个驼背,开门的时候还咳嗽了一声,像个糟老头子,张晓如以为敲错了门。

  “讲来吧。”胡孝民好像看出了张晓如的疑惑,特意没有压着嗓子说话。

  听到熟悉的声音,张晓如才松了口气。他又仔细看了胡孝民一眼,要是走在大街上,怎么也认不出来。

  “是不是有什么消息?”张晓如到房间后,紧张地问。

  他让胡孝民打探组织派人到浦东的情况,胡孝民突然约他见面,想必是有了发现。

  此次组织安排一批学生和工人去浦东,涉及到的人员比较多。胡孝民目前在特工总部担任情报组长,能及时提供准确情报。

  “特工总部暂时还没察觉到组织派人到浦东,或者是我暂时还不知道。如果有消息,我会第一时间通知你。今日天亮前,我在福荣里除掉下曾柏山。中统如果真要暗杀孙墨梓,等于助了他们一臂之力。”胡孝民摇了摇头,缓缓地说。

  张晓如关切地问:“没留下后患吧?”

  “没有,夏忠民对我的表现很满意。原本他告诉我,晚上曾柏山会去惠尔登舞厅,没想到我在曾柏山家门口动了手。”

  张挥叮嘱道:“你身在敌营,周围全是汉奸特务,一定要小心再小心。夏忠民让你杀曾柏山,原本就没安好心。下次再碰到这样的事情,一定要谨慎,能免则免,能避则避。”

  胡孝民轻笑道:“这种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以后有解决不了的事情,再找组织帮忙。”

  张晓如突然双手握着胡孝民的手,诚恳地说:“上次你的那张支票,我交给了组织。上级表扬了你,这笔钱解决了组织的燃眉之急。”

  上海党组织经费极度匮乏,像这次给浦东输送学生和工人,就需要一笔不菲的经费。上级党组织正在为经费发愁,胡孝民交上来的一万元,马上解决了这个大问题。

  胡孝民正色地说:“挡手同志,你太客气了,组织也太见外了,我生是党的人,死是党的鬼。不要说提供点经费,我的生命也随时可以交给组织!对了,今天我找到了一个合适的死信箱。另外,有个地方,或许适合你搬过去住。”

  张晓如不解地说:“什么死信箱?”

  “我认识一个叫冯五的人力车夫,还有一个叫溜一眼的报童,冯五兄妹和溜一眼姐弟,目前都搬到了同泰里5号一楼。二楼的房客也搬走,如果你没有合适住处,可以搬过去。冯五的人力车右边车灯的螺丝卸了,车灯可以提起来,以后如果有情报,我可以密写好后放在里面。你要是住到同泰里5号,冯五的人力车,不就成了死信箱吗?不,应该是活信箱”

  胡孝民回到家时,已经快八点,顾家已经吃完饭。

  “姑爷,晚上有位张先生打来几个电话了。”刘妈看到胡孝民,马上跟他说道。

  胡孝民一听,就知道是张挥,马上回了个电话。

  “科长,你找我?”

  “你小子跑哪去了?”张挥听到胡孝民的声音,马上破口大骂。

  “在外面打探消息,谭志兵刚死,曾柏山又被军统干掉,如果找不到线索,岂不让科长也没面子?”

  “赶紧来一趟,有紧急任务。”张挥说道。

  “你去哪?”顾慧英已经知道胡孝民回来,见胡孝民又要出去,追出来问。

  “有紧急任务。”胡孝民回头说了一句就出了门。

  顾慧英望着胡孝民的身影没有多问,她只是疑惑地望着刘妈。刚才胡孝民打电话时,刘妈应该在旁边听到的。

  “没具体说什么任务。”刘妈轻轻摇了摇头。

  顾慧英沉默了,她暗忖,胡孝民只是一个情报组长,有什么紧急任务?情报处的行动,无非就是监视,难道他们发现了什么重要人物?

  :。:

看过《孤岛谍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