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孤岛谍战 > 第一百四十一章 推卸

第一百四十一章 推卸

  王玉琨招了后,胡孝民的任务就算完成了。赵仕君决定,明天一早行动。

  胡孝民终于松了口气,至少他有机会通知钱鹤庭。今天晚上,胡孝民抓到王玉琨,算是立了一功,又参加审讯,还亲自用了刑。他在特工总部的表现,可谓“优秀”。只是钱鹤庭得知道后,不知会作何感想。

  胡孝民被告之,明天一早来特工总部。等他走后,杨辉被叫到高洋房赵仕君的办公室。

  赵仕君问:“胡孝民表现如何?”

  晚上的行动,既是抓捕军统少将特派员,也是为了考验胡孝民。当然,并非检验胡孝民的忠诚,而是测试他的能力。

  既然要让胡孝民担任情报一科副科长,就得对所有人负责。他派杨辉暗中考察胡孝民,就是想堵住所有人的嘴。

  其实赵仕君心里已经有了答案,从胡孝民的表现来看,赵仕君觉得可以用两个字来形容:完美!

  原本安排杨辉暗中监视胡孝民,现在只是例行公事。

  “一切正常。”杨辉回道。一路上他都暗中观察着胡孝民,一直到把王玉琨抓回76号,胡孝民的表现都很正常。

  军统少将级特派员,如果胡孝民有问题,一定会想办法营救的。

  然而,胡孝民不仅把人抓了回来,还亲自用刑,自然是正常得不能再正常了。

  “我的意思是说,他像不像一个真正的情报人员?”赵仕君问。

  “这个嘛……应该还可以吧。”杨辉摸了摸脑袋,为难地说。

  胡孝民只是带路,其实他已经暗中收到了夏忠民的通知,也知道自来火街姚记旅馆二零三。让胡孝民带路,主要是试探。就算他不去,自己照样能完成任务。

  “把今天的行动写个详细报告。”赵仕君说。

  “已经写好了。”杨辉拿出早就写好的报告,双手递给了赵仕君。

  赵仕君看着杨辉的报告,整个行动,胡孝民只说了几句话。他说的话,也都符合立场和身份。

  赵仕君将报告放下后,对夏忠民说:“夏秘书,明天让苏光霄宣布胡孝民的新职务,情报处一科副科长。”

  就在赵仕君决定,让胡孝民正式担任情报一科副科长时,胡孝民正在赶往光州饭店的路上。他在路上,给钱鹤庭打了个电话,用暗语告诉他必须紧急见面。

  等他到光州饭店时,钱鹤庭已经到了房间,胡孝民看到外面的暗号“L”,直接去了他们经常见面的二零一房间。果然,在房门的角上也看到了一个倒着写的“L”。

  用暗号敲了门后,钱鹤庭果然拉开了门。

  “出什么事了?”钱鹤庭将门关好后,轻声问。

  胡孝民急切地说:“陈明楚提供了准确情报,特工总部今晚在自来火街姚记旅馆二零三房,抓捕了总部特派员王玉琨。随后,王玉琨受刑熬不住,供认特派专员李克希住在金神父路123号。明天早上,特工总部将去金神父路抓捕李克希。”

  钱鹤庭恨恨地说:“该死的陈明楚!”

  胡孝民叹息着说:“还有件事,晚上的抓捕行动我参与了。赵仕君借机试探我,在姚记旅馆我冒险暗示王玉琨,让他大声呼救便是。可他倒好,老老实实跟着回了76号。到了审讯室,一顿皮鞭就开了口。”

  虽然这件事与他的关系不大,他也暗中提醒了王玉琨。但不管如何,还是有些内疚。

  当时,他既担心这又是一次甄别行动,同时还得防备有人暗中监视自己,王玉琨在姚记旅馆太过配合,如果他有反抗意识,或许人就抓不回去。

  钱鹤庭拍了拍胡孝民的肩膀:“这件事不能怪你,我会向上峰报告。”

  胡孝民一脸愧疚地说:“不管上峰怪不怪我,此事我都有责任,我请求纪律处分。赵仕君晚上高调宣布,成功抓捕王玉琨的主要功劳归我,另外在审讯王玉琨时,命令我用刑。在外人看来,我亲手抓了王特派员,又对他施加酷刑,导致王叛变。”

  他不仅担心上面会怪他,更担心上面会杀他!死在日伪手里,他心甘情愿,但要死在军统手里,就太冤了。

  钱鹤庭一脸惊愕:“什么?你抓了人不说,还用了刑?”

  胡孝民“痛苦”地低了下头:“赵仕君亲自下令,他既要试探我,又想让我在特工总部立威。当时的情况,我只能动手。”

  哪怕是如实报告,他也得在钱鹤庭面前,装出一副迫不得已的样子。

  钱鹤庭问:“这么说,你彻底赢得了赵仕君的信任?”

  胡孝民笃定地说:“目前来说,应该是的。”

  钱鹤庭连忙说道:“你先回去,我需要马上与上峰联系。”

  胡孝民突然想起一件事:“对了,还有一件事,郑士松的保镖马河图,似乎对万千良投敌很是不屑。”

  钱鹤庭喃喃地说:“马河图……”

  胡孝民说:“我觉得马河图良心未泯,可以找人做通他的工作。这次王玉琨被捕,根源其实在郑士松和陈明楚身上。”

  他的潜台词是,如果军统要报复,应该报复郑士松和陈明楚,与他胡某人无关。

  “我会向上峰报告。”钱鹤庭点了点头。

  他需要紧急联系区里,需要交通站派人去金神父路,一刻也不能耽搁。

  “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胡孝民刚到家,就听到了顾慧英的声音。

  晚上胡孝民接到电话去特工总部后,她一直担忧。胡孝民执行什么任务,只有等他回来才知道。她只希望,千万不要跟抗日组织有关。

  “又抓人,又审讯,能不晚嘛。”胡孝民叹了口气。

  “抓人?”顾慧英蹙起眉头。

  “军统少将特派员,已经招了。这次,我的副科长肯定跑不掉了。”胡孝民“得意”地笑道。

  “你不怕军统报复?谭志兵的前车之鉴你忘啦?”顾慧英提醒道,她的眼中露出一丝担忧。

  “又不是我提供的情报,我只是负责抓捕和用刑罢了。”胡孝民故意呆了一下。

  如果抛开王玉琨的身份,今天晚上的行动,对他的潜伏将起到绝佳的掩护。可任何一个情报机构,绝对不会允许用牺牲自己人的方式来赢取敌方的信任。

  “你不怕吗?军统会把账记在你头上。”顾慧英提醒道。

  “所以呢?”胡孝民不以为然地说。

  “你有没有想过,有一天会有人找你寻仇!”顾慧英沉声说。

  “先出人头地再说吧,等有了位子,以后再找路子。”胡孝民摆了摆手,不再理会顾慧英,自顾自地进了房间。

  望着胡孝民的背影,顾慧英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她知道,可以派人正面接触胡孝民了。

看过《孤岛谍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