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孤岛谍战 > 第一百四十六章 关心

第一百四十六章 关心

  从林伟达暗杀自己,以及让自己暗杀曾柏山,胡孝民总算知道了,这些所谓的关系,都只是相互利用。谁的势力最弱,谁就是随时会被抛弃的对象。

  张挥得知苏光霄要暗杀胡孝民时,并没有坚定的支持胡孝民,甚至一度表现出要放弃胡孝民。对张挥来说,胡孝民只是个小人物,没必要为了他而得罪苏光霄,哪怕他并不喜欢苏光霄。

  夏忠民给胡孝民布置任务,表面上是赵仕君给的特别任务,是为了器重他。实则是把胡孝民推到了悬崖边缘,只要胡孝民走错一步,就会摔得粉身碎骨。

  为了更好的在特工总部潜伏,胡孝民只能对这些视若无睹,他依然要像从前那样尊敬他们,巴结他们。甚至,要比原来做得更好。

  “当了副科长,就是长官啦。以后遇事要更沉稳,主任还要倚仗你。”夏忠民很高兴胡孝民能造访,这说明了胡孝民的态度。

  胡孝民坚定地说:“只要主任和夏先生一句话,孝民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辞!”

  夏忠民微微颔首:“主任其实也没什么要求,两个字:忠诚,就可以了。”

  胡孝民突然压低声音说道:“夏先生,曾柏山死后,孙墨梓换新保镖了吗?如果可以,我还可以出手。”

  张晓如告诉他,中统有暗杀孙墨梓的计划。曾柏山之死,表面是赵仕君想打压孙墨梓,实际上是为中统暗杀铺平了道路。

  夏忠民摇了摇头:“他疑心重重,怎么会轻易让人待在身边呢?”

  胡孝民讪笑着说:“孙墨梓老是跟主任作对,要是军统对他动手,咱们就省事了。”

  夏忠民随口说:“放心,会有人下手的。”

  话说完,夏忠民突然意识到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连忙又掩饰道:“孙墨梓经常不给日本人面子,他在特工总部待不长,这里最终还是主任的。”

  胡孝民嗤之以鼻地说:“现在也是主任说了算嘛,特工总部这么多单位,就总务处和交际处听他的。”

  夏忠民无心之言让他大吃一惊,要不是多年养成了处变不惊,他一定会很惊愕。夏忠民虽然不是职业特工,但他很会察言观色,一旦表情有异常,就会留下无穷无尽的隐患。

  原本胡孝民准备出去,可刚才夏忠民的话,让他改变了主意。他不知道中统的具体计划,早一点让顾慧英知道,终归是好事。

  以胡孝民现在的身份,要约顾慧英出来说几句话完全没问题。之前,他只能在吃饭时,才能借机与顾慧英聊几句。

  “有事吗?”顾慧英拢了拢耳后的头发。

  “晚上可能不回去吃饭。”胡孝民还在思考,要以什么样的方式告之顾慧英。

  他与顾慧英不是同志关系,两人之间不能坦荡交流。在告诉顾慧英情报的同时,还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份。

  顾慧英白了胡孝民一眼,不满地说:“你这段时间,有几天是在家里吃饭吧?”

  胡孝民解释道:“我现在分管史进松和周西行两个情报组,工作会越来越忙。”

  顾慧英不满地说:“别人当了官都是越来越清闲,你倒好,反而越来越忙了。”

  胡孝民与顾慧英越来越靠近,声音也越来越低,同时警惕地望着四周:“刚才在夏先生那里,我听到一件事,你帮我分析分析。”

  顾慧英当然不相信胡孝民会为了晚上不吃饭而特意找她,连忙问:“什么事?”

  胡孝民“笃定”地说:“赵先生让我杀曾柏山,恐怕没这么简单。我估计,最近会有抗日组织对孙墨梓下手。”

  顾慧英吃惊地说:“你怎么会这么想呢?”

  她这次是真的吃惊,中统的暗杀计划是绝密,怎么会被赵仕君知道呢?

  胡孝民几乎用只有顾慧英能听到的声音说:“夏先生说的啊,他当时随口说了一句,有人会对孙墨梓动手。我觉得,肯定是军统。赵先生让我杀曾柏山,会不会是借军统之手,除掉孙墨梓呢?”

  顾慧英反驳道:“除了军统,就不能是……中共?”

  但话到嘴边,她又改口了。胡孝民一口一个军统,根本没把中统放在眼里,她当然不舒服。

  胡孝民摇了摇头,用肯定的语气说道:“中共不擅长暗杀,这种事只能是军统。赵先生这一计高明啊,借军统之手除掉孙墨梓,到时再把军统一锅端,一举两得、一箭双雕!”

  顾慧英叮嘱道:“这种事情不管真假,你只要心里知道就行。千万别向任何人求证,更不要跟其他人提起。”

  回到情报二科,顾慧英很快给家里打了个电话,让刘妈给她送双鞋来。刚才跟胡孝民在小树林散步,她的鞋子沾了点泥。这种事情,顾慧英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容忍的。

  离开特工总部后,胡孝民去了九风茶楼,他与周西行约好,下午在这里碰头。史进松要监视中共,亲自在一线布置。

  刚到九风茶楼,就看到凌生明又在跟一男子单独聊着天。胡孝民识趣的没有过去,只是远远的用目光打了个招呼,而凌生明也双手抱拳,隔空朝他拜了拜。

  刚才在外面的电线杆上,胡孝民看到了钱鹤庭给自己留下的暗号,他准备在二楼的包厢喝壶茶,再去趟延年坊7号。

  春三给胡孝民上茶时,低声说:“胡先生,今天有人打听你呢?”

  胡孝民虽然不是最有钱的,但却是最大方的。只要能提供消息,胡孝民的小费就会“接踵而来”。

  果然,胡孝民一听,马上掏出一张钞票递了过来。

  春三接钞票的动作又快又准,钞票在他手里一转,就消失不见,脸上的神情愈加恭敬:“现在与凌生明谈话的那个男的,他一来茶楼,就打听你是否来了。我看,他是有生意要关照你。”

  胡孝民脑海里回想刚才的画面,不动声色地问:“那人以前来过吗?”

  刚才在楼下他只瞥了一眼,却把那男子的相貌记住了。男子给胡孝民的印象:相貌普通,但目光如炬。

  这个人如果是个商人,一定是个精明的商人。

  :。:

看过《孤岛谍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