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孤岛谍战 > 第一百四十七章 商人

第一百四十七章 商人

  “没有。”春三笃定地说,他的眼睛毒得很,只要是来过一次的顾客,肯定记得。

  胡孝民挥了挥手,春三识趣的离开。胡孝民陷入了沉思,这个主动来打听自己的是什么人?他总共也就做了两笔买卖,如果是做生意,找凌生明就可以了嘛。

  对自己有兴趣?还是对利昌隆五金商行感兴趣?抑或是对吴承宗有兴趣?

  胡孝民觉得,楼下的男子没那么简单。

  果然,一杯茶都还没喝完,就有人来敲他包厢的门。胡孝民应了一句,门打开后,刚才楼下的那男子走了进来。

  “你是……”胡孝民“疑惑”地说。

  此时的胡孝民才仔细打量了男子一眼,穿着得体的西装,三十多岁,四十不到,相貌普通,但眼睛很明亮,目光清澈,似乎能把人看透。

  “鄙人焦一诚,听说胡先生交游广泛,什么货物都能找到买家。手里有批货急于脱手,不知胡先生能否帮忙。”

  “什么货?”胡孝民不动声色地说。

  焦一诚给他的感觉,不像个商人。一个囤户找掮客,有的时候会一女多嫁,但在九风茶楼,他找了凌生明,不应该再来找自己。

  “桐油。”焦一诚轻声说。

  他确实不是一个商人,而是中统的特工。他是奉上级指示来接触胡孝民,试探胡孝民对抗日的态度,是否能为中统所用。

  “这可是好东西,焦老板手腕通天嘛。”胡孝民拿起桌上的烟,抽出一支后叼在嘴上,划燃一根火柴,斜睨了焦一诚一眼。

  桐油是国统区的特产,焦一诚一说桐油,其实是变相表明了身份:他是从国统区过来的。

  “是啊,所以想卖个好价钱。刚才我找了凌先生,他给的价格我不太满意。”焦一诚知道自己引起了胡孝民的怀疑,连忙解释道。

  “价格是市场定的,我们只赚佣金。既然凌先生报了价格,应该是你能卖到的最高价。不知焦先生的桐油是从哪弄来的?”胡孝民暗暗好笑,焦一诚说出这样的话,更说明他有问题。

  至少,他不是个商人。

  胡孝民的第一印象,焦一诚是一个精明的商人,而现在对方却说着外行话,这让他对焦一诚的身份,产生了极大的怀疑。

  能从国统区搞来桐油,又不是商人,那会是什么人呢?

  如果焦一诚不是日伪特务机关派来试探的,那他的身份就呼之欲出了。

  不管对方是什么身份,胡孝民都不会多说什么。他可以表现出怀疑,但也仅仅是怀疑罢了。

  “这个嘛……嘻嘻,当然是从南边运过来的。”焦一诚笑嘻嘻地说。

  “焦先生门路很广嘛,能搞到桐油,怎么会找不到销路呢?”胡孝民双手换臂,靠在椅背上望着对方。

  “原来的主顾了点问题,所以才急于出手。如果胡先生能出一个合适的价格,我可以长期供货。”焦一诚诚恳地说。

  “你是重庆方面的?”胡孝民突然“厉声”问。

  “我是哪方面的不重要,做生意嘛,只要能赚钱就行。”焦一诚轻轻摇了摇头,意味深长地说。

  胡孝民淡淡地说:“做生意当然是赚钱,但有的时候,也要有命花才行。”

  焦一诚突然压低声音说:“不知胡先生对时局有什么看法?”

  “日本人占领大半个中国了,蒋光头躲在西南苟延残喘,一旦拿下重庆,桐油的价格应声而落。”胡孝民“嗤之以鼻”地说。

  胡孝民故意说了句“蒋光头”,果然,焦一诚眼中的愤怒一闪而过,他的神色很快又恢复原样。

  胡孝民说:“焦某认为,日本人已成强弩之末,国军随时可能反攻回来。”

  胡孝民提醒道:“作为一个生意人,还是莫谈国事为好。”

  “要想生意做得久,就得随时关注时局。日本人是兔子尾巴长不了,一旦日本人败了怎么办?咱们可不能在一颗树上吊死。”焦一诚劝导着说,他的用意只有一个,接触胡孝民,试探他对抗日的态度。

  “焦先生,我有点事,得出去一趟。”胡孝民不想跟焦一诚继续讨论这个问题,他得去延年坊的死信箱了。

  从焦一诚的反应和言辞,他判断焦一诚有可能是中统的人。而且,他很有可能是顾慧英的同伙!

  在延年坊7号化装后,胡孝民去死信箱拿到了钱鹤庭的情报,看到上面的内容后,胡孝民惊呆了:“上级决定制裁你,我意报告你之真实身份。”

  胡孝民在房间里,整整抽了三根烟。入角炮计划并不受上面重视,既是因为军统早就派人打入了76号,也是因为上面对新调来的胡孝民没信心。

  胡孝民的档案,已经送回重庆,上海区只知道有入角炮计划,也知道“马宁一”是入角炮。但他们并不知道胡孝民就是入角炮,“马宁一”只是胡孝民的化名,哪怕就是上海区长李公树,恐怕也不知道胡孝民的真正身份。

  胡孝民最终下了决心,他要告诉钱鹤庭,继续隐藏自己的身份。当然,为了安全起见,让新二组接受制裁自己的任务。

  胡孝民昨天已经汇报了自己监视利昌隆五金商行的任务,他以为钱鹤庭会带来这方面的消息,然而,情报上并没提及。显然,钱鹤庭也不知道利昌隆五金商行的情况。

  就在胡孝民去延年坊死信箱拿情报时,离开九风茶楼的焦一诚,见到了自己的上司:中统上海直属情报组长章详庆。

  章详庆住在租界洋房内,他的情报组不与中统上海区发生直接关系。他家里藏有电台,可直接与重庆联络。顾慧英的情报,汇报给重庆总部后,再电转中统上海区。

  正是因为这样的缘故,章详庆情报组一直没有暴露。

  焦一诚说道:“章先生,胡孝民的表现,只能勉强及格。他怀疑我身份的时间,比我想象的晚了不少。而且,他对重庆也没有敬畏之心。”

  胡孝民提到“蒋光头”时,他真想站起来呵斥。但想到自己的任务,这才强行忍了下来。

看过《孤岛谍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