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孤岛谍战 > 第一百四十八章 凭什么

第一百四十八章 凭什么

  章详庆缓缓地说:“他才加入76号多久?能察觉到你的身份有问题,已经算不错了。胡孝民刚当了副科长,正是志得意满之时,自然对重庆不屑一顾。很快他就会明白,在76号的地位越高,就越想留退路。”

  章详庆四十多岁,哪怕是在家里,也是西装革履。他的掩护身份是大夏大学的教授,这个身份非常有利于他的潜伏工作。

  中统与军统的成员有着很大的不同,中统因为上层原因,一直走精英路线,很多高级干部不是留洋学生,就是受过高等教育。而军统,靠流氓地痞起家,两者的层次完全不一样,中统的人书生气要多一些。

  焦一诚说道:“明天再去找他。”

  章详庆摆了摆手:“等刘妈的情报来了再说。”

  他其实很期望胡孝民能加入他的情报组,中统最近几次行动,胡孝民都无意提供了情报。比如王阆仙被杀、苏光霄在中统的内线,以及孙墨梓的保镖曾柏山被杀。

  顾慧英是情报组最好的情报来源,她这几次的情报,都来自胡孝民。如果能把胡孝民拉到自己的情报组,就能更好地获取情报。

  胡孝民进了76号后,顾慧英的身份随时可能被他识破。如果能让胡孝民加入情报组,不仅可以增加他这个情报组的行动能力,顾慧英的安全也更有保障。

  史进松并不知道打入中共抗日部队的任务,也交给了胡孝民。但他下午还是去了趟利昌隆五金商行,不管如何,胡孝民是他的上司,已经成为事实。

  胡孝民的态度很诚恳,就算他心里不服气,表面上还是要给胡孝民几分面子的。

  到利昌隆五金商行转了一圈,史进松很快看到了扮成车夫的范桂荣,他径直走过去,坐到了范桂荣的车上。

  “去静安寺路。”史进松随口说道。

  “好咧。”范桂荣拉起史进松就跑,在前面拐了个弯,找了个僻静处将车停了下来。

  “胡孝民呢?”史进松等车停下来后,马上问。

  “走了。”

  “就你一个?鲁继荣呢?”

  “他在后面,每个时辰过来坐趟车。”

  “有什么发现吗?”

  范桂荣愤愤不平地说:“这种监视根本没用。组长,胡孝民什么都不懂,凭什么他当副科长?”

  让他当车夫,还得拉着鲁继荣跑,自然一肚子气。

  史进松没好气地说:“凭什么?凭上面已经宣布了任命!”

  胡孝民当副科长,他当然极不服气。论能力、论资历,胡孝民哪一点比得过他?胡孝民能当副科长,完全是苏光霄对他的补偿,变相的道歉。

  范桂荣低声说:“组长放心,这里有什么情况,我会第一时间向你报告。”

  “跟鲁继荣也打个招呼,我就不见他了。”史进松赞许地看了范桂荣一眼,他来这里,不就是想表达这个意思么。

  胡孝民在他面前表现得很谦逊,一口一个“史大哥”,他心里有再大的火,当面也撒不出来。如果能暗地里给胡孝民使点绊子,让他知道副科长不那么容易当,史进松还是愿意的。

  胡孝民能力比他差,如果对他没有威胁,他很愿意与胡孝民结交。毕竟,胡孝民出手大方,他很愿意有这样的朋友或下属,却不想有这样的上司。

  “没问题。”范桂荣知道史进松对胡孝民也不服气,原本对胡孝民的那点敬畏之心,突然之间就烟消云散。

  胡孝民再次回到九风茶楼,周西行和史进松还没来。虽然很焦急,但胡孝民还是很有耐心的等着。只不过,烟抽得比往常要多首发

  快到下班时,周西行终于领着史进松来了。

  “不好意思,刚从外面回来。”史进松进来后,连忙解释道。

  不管心里对胡孝民有什么想法,表面上还得维持着原来的关系。只有这样,暗地里捅了刀子,才不会被人怀疑。

  “坐吧,等会一起吃饭。”胡孝民主动给史进松递了根烟。

  这是一个非常友善的动作,他希望史进松能慢慢接受自己成为上司的事实。

  “多谢。”史进松伸手接过烟,嘴里也客气了一句。

  “胡科长。”周西行见胡孝民要点烟,拿出火柴,划燃后用手护着火苗,送到了胡孝民嘴边。

  “好。”胡孝民很赏识周西行这种行为。

  “我现在是你手下的兵,以后要请胡科长多多关照。”周西行谦逊地笑道。

  胡孝民经验不足,在他手下当差更安全,说不定还会有意外收获。胡孝民除掉林伟达后,无意间知道史进松是苏光霄的内线,他马上将这个情报报告上去,不但得了嘉奖,上面还奖了两百元。

  “你也……”史进松诧异地说,他这才明白为何周西行会陪自己来九风茶楼了。

  “说说你们的工作进展吧,我也学习一下。”胡孝民随口说。

  周西行介绍道:“我的组在查军统新二组的线索,谭处长死在他们手里,必须将凶手绳之以法!”

  他的任务是查找谭志兵案凶手的线索,实际上,他真正的任务,是将特工总部的最新进展,第一时间报告给上级。

  “查到线索了吗?”胡孝民问。

  “只知道是三个人作案,有两个人进了长三堂子,外面那人一直在暗中等待。谭处长追出来后,外面的人补了两枪。”

  “也就是说,真正的凶手是外面那人?”史进松问。

  谭志兵被杀后,特工总部好像被一层阴霾笼罩着。很多人在做事时,都会想到一个问题,自己会不会成为军统的下一个目标?

  一处是专门对付军统的,可一处的处长,却死在军统手里。自从谭志兵死后,赵仕君和孙墨梓都加强了保卫。没两天,曾柏山又死在“军统”手里,孙墨梓这两天连特工总部的大门都不敢出。

  周西行叹息着说:“三人都是凶手,但谭处长是死在外面那人手里。”

  他也知道,谭志兵是死在新二组手里。陈明楚在一处时,损失了好几个人手,那些人都是折在新二组手里。没想到谭志兵当了处长,不仅没有好转,反而被军统击毙。

  听到谭志兵被杀后,他深深为自己是军统的一员而自豪!

  ps:新的一周又开始啦,求票

看过《孤岛谍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