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孤岛谍战 > 第一百四十九章 为我所用

第一百四十九章 为我所用

  “这个案子我们只是配合调查,能找到线索当然好,找不到也没办法。史组长,中共那边安排得如何了?”胡孝民打断了周西行的话,转而问史进松。

  史进松愣了一下,迟疑了一下才说道:“我的线人已经打入中共领导的江南抗日义勇军。”

  他还没习惯被称为“史组长”,胡孝民的口吻,已经像一个副科长了。这让他心里非常不舒服,他与胡孝民原是平级,论资历和能力,他比胡孝民要高。在他眼里,胡孝民永远都是那个需被照顾的。

  万万没想到,胡孝民突然成了副科长。他可以接受任何人当副科长,唯独不能是胡孝民。

  之前胡孝民对他保持着应有的尊重,他勉强还能接受。可现在这句“史组长”,他的气管似乎被人一把捏住,呼吸开始发生困难。

  胡孝民似乎没有注意到史进松情绪的变化,又问:“只有一个?稳妥吗?”

  史进松苦笑道:“能安排一个已经很不容易了,中共对每一个人选,都会暗中考察和筛选。很多人,都需要有人推荐,才有资格入选。能有一个人打入江南抗日义勇军,已经很不错了。”

  胡孝民的业务能力真的堪忧,搞情报比的是心眼,不是说杀个人,就是行家了。在情报处,需要的是心思慎密、头脑清醒之人,不需要那种四肢发达头脑简单之辈。

  胡孝民沉吟道:“上面对中共领导的抗日武装很重视,既然出了成绩,就要得到上面的肯定。你赶紧形成一个报告,既为潜伏争取经费,也可以坐实你情报组的成绩。”

  身为史进松的上司,他可以名正言顺拿到史进松手里的情报。只要他愿意,还能窃取史进松的成绩。

  听到要写报告,史进松整个人都不好了。他读书不多,尤其字写得特别难看,让他写报告,简直就是出他的洋相嘛。

  他认为,胡孝民是故意为之。原本他就觉得,胡孝民那句“史组长”是针对自己,还要写报告,根本就是跟自己作对。他真以为,当了副科长就能为所欲为吗?

  “过两天给你。”史进松的语气中透着不满,胡孝民明知自己没读什么书,最不喜欢舞文弄墨,偏偏还要自己写报告,这不是为难人吗?

  胡孝民提醒道:“这个报告要早点交上去,到时我请夏先生给宪兵分队也送一份。打入中共武装,日本人一定很高兴。”

  史进松不愿意报告详情,他只好换个办法。史进松可以顶撞自己,但他不敢顶撞日本人。

  史进松苦笑道:“我没读啥书,宁愿拿枪也不愿意拿笔。”

  不管胡孝民说得天花乱坠,他内心都是抗拒的。让他写报告,有种为他人做嫁衣的感觉。

  胡孝民皱着眉头,叹了口气,说:“我以前替人代写书信,难道现在要替你们写报告了吗?”

  史进松连忙说:“如果能代劳,实在感激不尽。”

  “你把情况说一下,尽量详细一点。”胡孝民平静地说,脸上露出一丝察觉的笑容。

  “好。”史进松就道。只要叙说,无需自己写,史进松终于可以松口气。

  为了在日本人面前留个好印象,史进松报告得比较详细。只是,关于他的线人个人情况,没怎么介绍。与线人如何联络,更是只字未提。以后,他要靠这份功劳在情报一科安身立命呢。

  胡孝民提醒道:“‘黄如晦’的情况,最好能写一份单独的档案。”

  史进松连忙说:“等他完成任务胜利归来再说吧,现在他的身份还需保密。”

  真要弄档案,他又得费心作假。

  “工作谈完,一起吃个饭。”胡孝民听完后,笑着说。

  所有的铺垫,只为一个名字:黄如晦。

  这是史进松的线人,原来当过店员,是中共争取的对象。平常表现积极,这次得以潜伏进了江南抗日义勇军。

  史进松听到胡孝民的话后,嘴角轻轻向上翘起。

  介绍情况时他留了后手,只介绍黄如晦打入的过程,并没有提及联系方式。甚至,“黄如晦”这个名字,也是他临时想的。也就是说,这个内线只能掌握在他手里。

  胡孝民才上任,就想抢功劳,做他的春秋大梦吧。

  胡孝民确实没想到史进松竟敢如此大胆,史进松在报告时,故意隐瞒了一些重要情况,他是知道的。比如说“黄如晦”的个人和家庭情况,潜伏之前的工作情况,联络方式与暗号,史进松都没报告。

  他觉得,只要知道了名字,组织上一调查,黄如晦自然就能浮出水面。

  自己知道得太详细,一旦黄如晦暴露,上面调查,搞不好就会怀疑自己。

  吃过饭的胡孝民,并没有马上回去,既然拿到了史进松手里的情报,当然得第一时间报告张晓如。组织上早一点掌握情况,就能早点减少损失。

  胡孝民提了两瓶酒去了同泰里5号,他知道这个时候冯五可能不在家,所以才“特意”找他喝酒。

  “五哥还没回来?”胡孝民先到一楼,果然只有冯香莲在家。

  “他去拉车了。”冯香莲单独面对胡孝民,显得有些手足无措,感觉脸上一阵阵发麻。

  她对胡孝民的第一印象确实不好,之后才知道胡孝民的为人,对他开始好奇。

  “那行,我跟王先生去喝一杯,这瓶酒留给五哥。”胡孝民拿出一瓶给冯香莲。

  “胡先生,我……我要去上夜校,就不招待你了。”冯香莲突然说。

  “你上夜校?这是好事,路上注意安全,以后最好让五哥接送。”胡孝民提醒道。

  “知道了。”冯香莲低着头,拿着一个布挎包出了门。

  “香莲是你安排进夜校的吧?”胡孝民到楼上见到张晓如后,问。

  “对。她很好学,也很上进。”张晓如点了点头。

  “76号派到江南抗日义勇军的内线应该叫黄如晦,以店员的身份打入。”胡孝民轻声说道。

  “黄如晦?哪三个字?”张晓如眼中露出惊喜之色,组织上得知特务可能打入江南抗日义勇军后,非常重视,已经在暗中排查,但还没有进展。

  “黄金的‘黄’,如果的‘如’,隐晦的‘晦’。”胡孝民倒了杯酒,左手食指在酒杯里沾了沾,写出了这三个字。

  “码头同志,这顿酒又喝不成了,我得第一时间报告上级。这个黄如晦像个定时炸弹,早一天找出来,‘江抗’就早一天解除危险。”张晓如抬脚就要往外走。

看过《孤岛谍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