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孤岛谍战 > 第一百五十四章 荣耀

第一百五十四章 荣耀

  会后,胡孝民与周西行一起去了华格臬路的杜公馆。而史进松,早趁机到了张挥的办公室打小报告。

  史进松唉声叹气地说:“科长,还是把我调回来吧,跟着胡孝民,总有一天会被他折腾死。”

  胡孝民刚来特工总部时,他对胡孝民很是照顾。在很多事情上,都坚决的站在胡孝民这边。哪怕他当情报组时,也是如此。

  胡孝民被任命为副科长后,他的心态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变化。心里总是堵得慌,感觉两人之间隔了一道巨大的,不可逾越的鸿沟。

  张挥随口问:“又怎么啦?”

  史进松苦着脸说:“他让我负责鲁继荣打入利昌隆五金商行,又想在浦东设立情报站。我敢肯定,到时候情报站肯定是我负责。”

  张挥冷声说:“你打入中共抗日武装的计划我看了,你觉得这是对长官报告的态度?防贼呢?”

  史进松讪笑着说:“我不是怕他抢功劳么。”

  张挥提醒道:“胡孝民能当副科长,虽然有运气成分,但主要还是人家拿命换来的。胡孝民给你写的报告,对你评价可不低。你怕他抢功劳,黄如晦真立了功,他自然有功。但如果黄如晦出了事,跟他可一点关系没有。”

  史进松很犹豫:“这个……”

  胡孝民带着周西行到华格臬路180号,指认了邱炳奎后就离开了。他告诉周西行,只要邱炳奎外出,想办法抓进76号。

  想要在上海吃得开,必须让这些帮会中人知道他的厉害。所谓杀鸡儆猴,邱炳奎就是那只鸡。

  胡孝民去了趟延年坊7号,化装之后,变换着交通工具,依然先从广慈医院西门进去,挂了内科的号后,看到没人,就让医生给他发了点药。

  胡孝民每天都在走钢丝,如履薄冰,耗费的脑力要远高于常人,服点安神补脑之类的药也没什么问题。

  拿了药,胡孝民从北门离开,步行到了光州饭店。在二零一房间门外,他看到钱鹤庭留下的暗号。用三长两短的暗号敲门后,钱鹤庭打开了门。

  钱鹤庭沉声说:“制裁你的命令下来了,没有交给新二组,而是给了一大队行动二组。”

  胡孝民吃惊地说:“利昌隆五金商行的行动二组?”

  钱鹤庭说:“为了你的事,我特意与区长见了一面。”

  胡孝民马上问:“现在有多少人知道我的身份?”

  钱鹤庭因为自己的事与李公树见面,必定会告之自己的身份。对他来说,既是好事,也是坏事。好的方面,军统制裁自己应该不用担心了。但坏的方面,则是长久的。每多一个人知道他的身份,就要平添了一倍的危险。

  钱鹤庭自得地说:“除了区长外,连书计都不知道你现在的身份。你现在的身份,是上海区的最高机密,李区长让我转达对你的亲切问候,希望你潜伏敌部,为党国立奇功。”

  入角炮计划,从刚开始不受上峰待见,到现在为了胡孝民的安全,李公树愿意用行动来配合,怎么能不令他自豪呢。

  胡孝民谦逊地说:“这都是组座的英明远见,没有入角炮计划,又怎么会有孝民呢?以后还望组座多多教诲,孝民争取再立新功。”

  钱鹤庭说:“李区长原来想让新二组执行暗杀你的任务,但我们刚制裁了谭志兵,到时候如果失手,恐76号对你产生怀疑。一队行动二组已经暴露,他们行动时,你肯定能收到消息。”

  胡孝民赞叹道:“真乃妙计。”

  钱鹤庭说:“行动二组在暗杀你之前,我会提前告之他们的详细计划。区长严令,他们的行动一定要先报备,得到批复后才能执行。你不是要安排人打入利昌隆五金商行么?加快进程,最后这两天就行动。”

  胡孝民说:“已经在搜集情报了,我想换掉他们的厨子。”

  钱鹤庭眼睛一亮:“这主意不错,你要怎么操作,我会让区里配合你。记住,你的安全是最重要的。”

  胡孝民感动地说:“多谢组座关心。”

  钱鹤庭正色地说:“还有件事,王玉琨、李克希投敌为奸,特别是李克希,明明得到消息,依然在住处等候抓捕,早存卖国之心。上峰命令,寻机除掉他们!”

  胡孝民问:“他们现在与刘方南一起住在高洋房三楼的犯人优待街,门口有警卫把守,暂时还没机会。组座,与马河图接触了吗?”

  钱鹤庭微笑着说:“正要跟你说这件事呢,马河图正直忠良,愿意与我们合作。他只提了一个要求,不愿意对郑士松下手,当初郑士松对他有恩。”

  胡孝民笃定地说:“郑士松交给我。”

  钱鹤庭突然问:“你跟中统接触得怎么样了?”

  “他们给我送一笔钱,我没拒绝。俗话说得好,见面分一半,组座,这是你的那份。”胡孝民掏出信封,把里面的法币拿出来,点了一半给钱鹤庭。

  信封里原本有二十张十元法币,此时只有十张了。

  “这么点钱,中统也好意思出手。”钱鹤庭心安理得地收下钱后,嗤之以鼻地说。

  胡孝民说:“或许是想先试探我。”

  钱鹤庭说:“中统之事,我与李先生商量了,我们都认为,不能与他们保持太亲密的关系。至少,在没摸清对方底细前,不能主动替他们做事。中统上海区几乎全军覆没,谁知道这些人中,有没有暗中替76号做事的?”

  胡孝民点了点头,深以为然地说:“组座说得极是,我与焦一诚保持着若即若离的关系,有中统需要的情报,可以‘无意间’让顾慧英知道。既保全了自己,也配合了他们。”

  钱鹤庭提醒得很有道理,就算知道了焦一诚的身份,也必须装糊涂。自己好不容易潜伏进特工总部,不能因为中统而暴露。

  钱鹤庭叮嘱道:“对中统可以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忙,以后根据情况,再决定是否加入他们。在此之前,只能是合作关系,还是被动的合作,一定要注意分寸。”

  胡孝民突然说:“中统似乎在搞一次针对孙墨梓的行动,我除掉曾柏山后,顾慧英显得很兴奋。”

  钱鹤庭嗤之以鼻地说:“他们的行动,有几次是成功的?说不定这一切都是赵仕君的安排,他早就想除掉孙墨梓了。”

  暂时不让胡孝民加入中统,也是缘于此种考虑。与胡孝民暴露的风险相比,从中统那里得到的情报不值一提。

  :。:

看过《孤岛谍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