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孤岛谍战 > 第一百五十六章 晚了一步

第一百五十六章 晚了一步

  胡孝民找的西餐厅不大,墙壁上的油画、桌上摆放的鲜花,还有纯银的餐具。坐下后,身上摆着巨大的餐巾,对面坐着漂亮的女孩,气氛顿时浪漫起来。哪怕花费不菲的费用,很多人也心甘情愿。

  来此就餐的大多是洋人,他们用外语低声交流着。胡孝民与顾慧英找了个安静的角落,不虞被人听到。

  作为一名特工,每到一个新环境,总会下意识选择最有利的位置:便于观察整个餐厅,能看清入口,同时,又不会被人打扰,也便于撤退。

  胡孝民与顾慧英选的就是这样的位置,他们没有选靠窗的地方,而是在角落,还是靠近后面厨房的角落。一旦有情况,他们可以第一时间从厨房撤离。

  胡孝民手里拿着刀叉,“费力”的对付着身前的食物,动作显得很笨拙:“知道吗?苏光霄马上就要走了。”

  作为一个从宁波来的,他必须不太会吃西餐。其实,在临训班时,有过这方面的教学。

  顾慧英的动作则很优雅:“你这是在哪里得到的消息?”

  胡孝民笃定地说:“张挥今天告诉我的,苏光霄一走,陆实声肯定会接任。到时候,张挥很有可能会是副处长。”

  顾慧英不以为然地说:“副处长哪那么好当?我们科长也有机会,三科的科长资格也很好。”

  胡孝民笃定地说:“那就拭目以待吧。”

  顾慧英问:“苏光霄会去哪里?”

  “不清楚,估计会去南京。”胡孝民摇了摇头,他希望送苏光霄上西天,只不过没找到合适的机会。

  自从苏光霄来特工总部后,给自己带来了多大的麻烦?先是潘宪文要杀自己,然后是黄也文也要动手,再后来是林伟达。

  躲过三次追杀后,只是换来一个副科长。而且,这个副科长,还是胡孝民拿命换来的。如果他在惠尔登舞厅动手除掉曾柏山,恐怕现在也活不成。

  为了潜伏,胡孝民必须容忍,但他心里早就把苏光霄活剐了一万次!

  顾慧英好奇地问:“苏光霄为什么要走?”

  “苏光霄来情报处,主要是策反万千良,另外,可能是执行一次重要行动,估计与中统有关。”胡孝民突然压低声音说。

  “与中统有关?”顾慧英心里一动。

  胡孝民将头伸到顾慧英面前,悄声说:“中统最近应该会有一次重要行动,赵仕君和苏光霄都在等,等着给中统致命一击!”

  他们隔着桌子,否则胡孝民会趴在顾慧英耳边说出这句话。

  顾慧英摇了摇头,不以为然地说:“中统早就元气大伤,还能有什么重要行动?”

  然而,她心里却非常震惊。胡孝民的消息,再加上她掌握的情况,很快得出一个结论:赵仕君和苏光霄已经知道暗杀孙墨梓的计划!

  这个结论让她瞬间惊得说不出话来,她连忙低着头,用叉子上的食物送进嘴里,掩饰自己的惊诧。

  胡孝民一直在对付着身前的食物,似乎没有注意到顾慧英的窘态。但他的余光,早将这一切尽收眼底,他知道这顿饭的目的达到了。

  胡孝民轻声说:“我怀疑,让我除掉曾柏山,也是为了这次行动。”

  吃了饭,胡孝民去了九风茶楼,而顾慧英则借故回了家。她得把这个消息,第一时间传出去。

  就在胡孝民与顾慧英吃饭的时候,万千良与苏光霄,也在谢记饭馆的包厢内用餐。两人是老朋友了,现在一起共事,点了壶好酒。

  “跟你说个笑话,胡孝民想派人打入利昌隆五金商行。”苏光霄一边给万千良倒酒,一边轻笑着说。

  “还真是无知者无畏。”万千良大笑,军统是随便什么人能潜伏进去的吗?况且胡孝民还是个外行,哪怕当了情报一科副科长,也只能算半个特工。

  苏光霄笑道:“等他苦心积虑安排人打入利昌隆五金商行,没两天就暴露后,他就会知道特工的险恶。”

  万千良冷笑道:“不用两天,当天就要让他好看。打入的是什么人?叫什么名字?”

  胡孝民杀掉了他的得力助手林伟达,原本林伟达将潜伏在军统,为他源源不断提供情报,却死在胡孝民手里。有机会让胡孝民难堪,他绝对不会错过。

  苏光霄轻声说:“真名叫鲁继荣,准备替换掉原来的厨子。”

  万千良笑道:“我现在很想看到这个厨子暴露后,胡孝民是什么表情。”

  苏光霄叹息着说:“一定很精彩,这样的行动再来两次,他的副科长就当不成了。可惜,我要调往南京,以后只能拜托你了。”

  万千良问:“你真要走?”

  苏光霄神秘地说:“对,只等着这里发生一次巨变。”

  万千良连忙说:“巨变?苏兄,咱们兄弟多年,你可得提个醒。”

  苏光霄说道:“放心,这件事跟你没关系。在特工总部,只要记住一点就行,赵仕君才是真正当家的。”

  万千良点了点头:“这个我也看出来了,曾柏山的凶手一直没找到,孙墨梓好像也没办法。”

  曾柏山既是孙墨梓的保镖,也是他的副官,被军统干掉后,当时调查了一下,事后就没人重视了。如果死的是赵仕君的人,情况完全不一样。谭志兵的案子,现在还在调查呢。

  苏光霄说道:“他当然没办法,有些话不能说透,到时你就知道了,嘿嘿。”

  曾柏山死后,孙墨梓在特工总部躲了几天,不知什么原因,今天又出去了。孙墨梓非常好色,这种人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胡孝民在九风茶楼的专用包厢喝着茶,脑子里却想着事情。他现在只担心两件事:军统对自己的暗杀什么时候进行,要用什么办法才能“安然渡过”。

  “出事”后,又要如何“哭诉”,才能获得最大利益。

  另外一件事,就是寻找“黄如晦”。这是组织交给他的任务,身为史进松的上司,却没能第一时间知道真相,他也很是烦恼。

  最令他郁闷的是,此事他还不能再问史进松。

  “胡先生,有你的电话。”

  胡孝民正在想着问题时,春三突然进了他的包厢。

  “好。”胡孝民站了起来,顺手抽了张钞票递过去。

  “多谢胡先生。”春三脸上笑开了花。

  电话是张挥打来的,他告诉了胡孝民一个震憾的消息:“孙墨梓在静安寺路、戈登路口的西伯利亚皮货店遇袭!”

  :。:

看过《孤岛谍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