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武道从美食开始 > 第525章
  成功晋级紫府上仙三冰境的,林笑天收了大型聚灵阵,意念一动,将四傀儡也收进了储物戒中,然后林笑天双臂一震,顿时他所处的酒楼,四分五裂,轰然向外震飞出去……

  然后,林笑天放出纹兽,驾驭着,冉冉升空,晋级后的他,气质又发生了一些变化,眉宇之间又多了一分凌厉之势,整个人更加的气度不凡,此时他在兽背上傲然挺立,目空一切,朗声长笑,狂放不羁。

  四大邪皇中,此刻三大邪皇正在沉睡,只有墨白邪皇正在放哨,见林笑天藏身的酒楼轰然崩塌,林笑天长笑而出,心头一跳,立即大叫提醒,“警戒,警戒,林笑天出来了……”

  另外三大邪皇闻声从醒梦中惊醒过来,有些慌乱地从兽背上爬起,望向林笑天,

  “嗯,这小子又晋级了,紫府上仙三冰境,这才一个礼拜呀,这修行速度,也太变态了吧。”

  “别忘了他是在聚灵阵中修炼的。而且他是炼体强者,所以他完全有这个修炼速度,”墨白邪皇道。

  “这小子就是一个妖孽,如不趁早斩杀,日后必为大患,”

  “所有人听令,放开神识锁定林笑天,万不可让他逃出包围圈。”墨白邪皇一声喝令,顿时数十万大军也都望向林笑天,纷纷放开了神识,数十万道神识也都聚焦于林笑天一人之身。

  虽然林笑天现在的综合实力强大,但是数十万道神识一起锁定过来,那威压之力也让他吃不消,

  林笑天在四面八方数十万神识的锁定下,感觉身形微有凝滞,连长笑之声都微弱了下去。

  他知道,战斗时,士气很重要,这时候万不能弱了士气,当下他气沉丹田。以力逼音,狂笑道“哈哈哈哈~~~邪修们,你们的末日来临了,今日。是我林笑天荡平外域之时,尔等若不想死,此时跪下臣服,可饶你们一死,否则。杀光斩净,绝无二话。哈哈哈哈~~~~”

  因为领悟了雷之真意,所以林笑天这一声长笑,声带雷音,音波炸开,直冲九天,立即便把那一道道的神识之力给震断,

  然后他意念一动,纹兽发力,风雷翼展开一震。顿时风雷炸响,震得人耳朵嗡鸣之际,一人一兽冲天而起,意图破开重围而出。

  “杀!!”墨白邪皇挥剑大喝,顿时数十万大军齐齐而动,向着林笑天轰然冲了上去。

  数十万大军从四面八方围杀上来,也形成了巨大的威压,迫得林笑天主宠身形滞重,速度减慢,

  林笑天也不想多作缠斗。当即取出了五行仙剑,体内金系仙冰一催,顿时五行仙剑完全变成了白色,闪着金属样的寒光。随之剑灵呼啸,剑芒万丈,这白色剑芒凌利之极,闪着杀人的寒光……

  眼看那密密麻麻的邪仙大军蜂拥扑来,林笑天持剑向四周一挥,顿时一道环形的剑芒。向外斩出,那剑芒纯白之色,凌利之极,唰地斩出,顿时四周汹涌扑来的邪仙大军,被那凌利剑芒拦腰斩断,肢体横飞,鲜血迸射,在天空中绽开一朵朵艳丽血花。

  惨呼声不绝于耳,前一刻还活生生的邪仙们瞬间变成残体断肢,从天空中纷落,宛如下了一场血肉之雨。

  风吹过时,腥风扑面。

  这一剑,林笑天以金系仙冰催持五行仙剑,五行仙剑金属性的萧杀之气,完全地挥洒出来,

  一剑之下,斩杀数万邪仙。

  即便是邪王级别也无法幸免,殒命当场。

  后面侥幸逃过的邪仙士兵们没敢再扑上来,滞立空中,呆若木鸡,怔怔发怵,一脸震慑地盯着林笑天手中的仙剑,

  就连四大邪皇这时候也停滞了扑上去的身形,凝视着林笑天手中的仙剑怔怔发呆。

  “墨老,这小子的剑力,似乎又有所增进,”

  “好古怪的说,他这一剑,明显与以前有所不同,虽然不及以前的剑力狂暴,但却凌利之极,杀气凛然……”

  “一剑杀我数万部众,这也太狂了吧。”

  墨白邪皇听着另外三名邪皇的议论与猜测,神识扫过林笑天,查了他的灵根,双目凝望着林笑天手中的仙剑,面色更加的凝重,略带惊疑地语气道:

  “难道,他手中拿的是五行仙剑,可是,即便他得到五行仙剑,也断断发挥不出如此威力的一剑呀,必竟他五行灵根一项都不突出,可是他这一剑,分明是带着金属性的萧杀之气……”

  林笑天一剑斩出后,驾驭纹兽向着包围圈外飞走,老虎最怕尾巴被抓,蛇最怕七寸被打,他林笑天虽有五行仙剑在手,但也不愿意陷入敌人的包围圈中,那样的话也会处处受制,这是兵家大忌。

  “不好,林笑天要逃走了。”

  “墨老,怎么办?”

  见林笑天即将飞出包围圈时,年轻邪皇和红发邪皇都有些焦急地道。

  “嗯,要逃?”

  墨白邪皇凝望着林笑天背影,立即下令“围杀林笑天!!”

  墨白邪皇见林笑天驾驭宠兽飞出了包围圈,便以为他的逃走,林笑天如果真有把握取胜,何必要逃,明显自知不敌才决定逃走的,墨白邪皇向来谋定而后动,不过这一次,他失算了。

  虽然知道林笑天厉害,但数十万大军闻声还是轰轰而动,向着林笑天扑杀上去,

  只是在经历了一次劫杀后,这些邪仙士兵也学聪明了,不敢太靠近林笑天,在冲出的过程中便纷纷放出了手中的飞剑法宝,作远程攻杀。

  一时之间,数十万道仙剑法宝斩出,闪着豪光,呼啸连声,声可震天,轰轰然向着林笑天打来。

  漫天飞舞,宛如一阵法宝雨。

  林笑天意念一动,顿时体内水属性的仙冰之力催持剑体,五行仙剑亮起黑色光芒,光芒如浓墨水纹一般,一道道,一条条,丝丝缕缕,蔓延数丈,带着无尽阴柔气息。

  眼看那数十万道的法宝临近,林笑天一剑斩出,顿时一圈黑色剑芒,以林笑天为中心向四面震开,那剑芒缓缓而动,绵绵连连,曲曲饶饶,如舒展的藤曼一般……

  在那数十万道法宝冲上来之际,那黑色剑芒纷纷打弯,形成一道道的剑芒之绳,将那法宝缠住,包裹……

  见这情形,四大邪皇和数十万大军目瞪口呆,墨白邪皇盯着那黑色的剑芒,嘴里失声叫道“剑芒阴柔似水,是水属性的剑力,那是五行仙剑!!大家快闪。”

  可是,哪里还来得及,

  林笑天冷笑一声,手中五行仙剑一震,顿时那缠饶着数十万法宝的黑色阴柔剑芒,陡然发力,向外一震,就像是投石机一般,将那数十万道法宝抛了出去,轰向了呆立的邪仙大军。

  轰轰轰轰轰轰~~~~~~

  数十万道法宝轰在了数十万大军身上,将数十万大军轰得跌飞出去,如果是本命法宝,或是自已的法宝轰在主人身上,那么将会毫发无伤,

  可现在是随机性的轰杀,法宝轰向的不是法宝原来的主人,而是别的邪仙。

  所以造成了很大的伤亡,数十万邪仙大军被法宝仙剑轰中后,喷血跌飞,伤亡惨重。

  “这五行仙剑太厉害了,墨老,我们怎么办?”三名邪皇看着麾下大军伤亡惨状,既是心疼又是无奈,纷纷把目光投向了墨白邪皇。

  墨白邪皇认识到眼前的伤亡完全是自已失算所致,心中不免一阵的懊悔,

  这时候他才知道,林笑天手中持着的,正是五行仙剑,而且林笑天刚才也并非是逃走,而只是引诱或者是寻找最有利的战斗位置。

  他只是不明白,林笑天明明五行灵根一项都不突出,如何能将五行仙剑的威力发挥出来。

  “上,我们一起上!”没有时间多想,墨白邪皇咬了咬牙,喝道“今日不是他死,便是我们亡……”

  墨白邪皇说着,率先向林笑天飞了过去,在飞出的过程中,他一拍储物袋,顿时那七碎星珠飞出,珠串砰地断开,七颗星珠闪着各色光芒,纷散开来,

  他抬手一指,指向一颗橙色星珠,那星珠砰地碎开,化作一团橙芒,那橙芒呼地倒卷,裹挟在了他的身上,在他身体上形成一层光层保护,

  然后他一指再指,顿时又有青与紫两色星珠砰砰碎开,化作青与紫两色光团,两色光团呼地倒卷,隔为一体。化作青紫相间的一团光芒,

  然后那光芒又猛地一缩,变成了一个紫青色的星珠,两颗珠子合二为一。随着他手一指,那双色星珠咻地一下,疾如流星一般,冲向林笑天。

  林笑天双眉一剔,天目一扫。立即便发现了那星珠的异样,心中料到那锦瑟守护未必能抵御住这双色星珠,眼看那双色星珠临近,当下将手一挥,顿时一阵闪电雨轰出,打在那双色星珠上面。

  轰地一下。双色星珠被轰爆了开来,双色星珠爆炸后形成一股庞大的爆炸波,这股爆炸波比单色星珠所形成的爆炸波要强烈一倍,轰然向四面震开,林笑天距离最近。首当其冲,立即撑起开仙冰护罩,堪堪才抵挡住了那爆炸波的冲击。

  双色星珠爆炸后,便没有像以前那样再衍生出来两颗星珠出来,很明显、那星珠在隔合后爆炸,是自损法宝的一种行为,

  这代价十分的惨重,否则那墨白邪皇早就施展了,

  现在危机关头,他也不得不这么做了。

  见林笑天以闪电雨抗下了自已的双色星珠,并轰爆了他的两颗星珠,当下也是一阵的心痛,不过此时他面色凛然。双目闪着决然之意,手指一指再指,一连指了四下,顿时身前所剩下的赤、黄、绿、蓝、四色光芒的星珠齐齐碎开,化作四团光芒,

  那光芒倒卷隔合。形成一团四色光晕,那光晕猛然一缩,凝成一颗四色星珠。

  那四色星珠滴溜儿旋转不休……赤、黄、绿、蓝四色光芒闪动,美艳无匹。

  “林笑天,去死!!”那墨白邪皇爆喝一声,竭力催持,作出全力一搏,抬手一指,指向了林笑天。

  咻~~

  那四色星珠疾如流星,其速快绝,冲向了林笑天。

  林笑天双目紧紧地盯着那冲来的四色星珠,瞳孔收缩,关键时刻灵光一现,立即将体内火系仙冰催持剑体,顿时五行仙剑剑体大亮,放射出红色光芒,那剑芒似火,发出蓬蓬之声,仿佛是熊熊大火燃烧。

  深深吸气,林笑天持剑一挥,

  顿时那红色剑芒冲出,仿佛一团离剑之火一般,呼地一下,卷向了那四色星珠。将那四色星珠整个地吞噬掉。那四色星珠被红色剑芒裹挟起来,于剑芒中发出噼啪之声,并冒出了黑色烟雾,显然那四色星珠被烧着了,

  “火属性的剑力!!?”墨白邪皇惊呼一声,双眉大皱,当机立断,咬破舌尖,喷出一道精血,

  那精血如离弦之箭般冲出,打在了那团火红的剑芒之内,准确地说是打在了那四色星珠上。

  下一刻,那红色剑芒轰然大开,那带着火光,拖着浓烟的四色星珠冲出那团红色剑芒,向着林笑天撞了过去。

  不惜耗费本体精血催动法宝,墨白邪皇也是豁出去了,必竟已经到了生死存亡之际。

  现在整个外域只剩下了他们四大邪皇的实力最强,墨白邪皇在四名邪皇修为拔尖,如果墨白邪皇都无法抗击林笑天,那么另外三名皇更是指望不上。

  眼看那染了精血的四色星珠冲来,瞬间临近,林笑天眼疾手快地将手中五行仙剑一挥,顿时五行仙剑由红转黄,发出黄色剑芒,

  随着林笑天一挥之下,划出一道黄色剑芒,那黄色剑芒在虚空中凝而不散,仿佛是一面剑盾一般,挡在了身前。

  那黄色剑盾是以土属性的剑力为凝,虽然只是一道剑芒,但沉凝厚重,给人一种稳如磐石的感觉。

  下一刻……

  砰!!!!!

  那带着血色的四色星珠,撞在了黄色剑芒上,发出一声沉闷的声响,仿佛是击在了大地上,然后如中败絮一般,倒飞而回。

  林笑天以土属性仙冰催持五行仙剑,剑力偏重于土属性,土属性的剑力沉凝厚重,稳如磐石,可抵挡一切,

  那四色星珠已经被火属性的剑力所焚,威力大弱,被挡在外面也在情理当中。

  “嗯,不好。”见以本体精血催动四色星珠仍然不能伤及林笑天,那墨白邪皇大惊失色,立即大叫提醒,“大家小心。”

  一语未完,林笑天手中五行仙剑挥出,一挥再挥,一连挥出四下,

  顿时便有四星青色剑芒冲出,这四星青色剑芒极小极小,小如四粒种子一般,迎风见涨,瞬间变成如小树幼苗一般大,带着无尽的蓬勃之气,

  在冲出的过程中,迅速地变大,噌噌噌噌,由一个小树幼苗瞬间长成了大树,四个大树形状的剑芒,分别冲向四位邪皇,

  在冲去的过程中仍然在蓬勃变大,当临近那四大邪皇时,已经变成了参天古木一般,带着无尽的生机之气,狠狠地撞了过去。

  木属性的剑力,看似微小,却最是蛮横,就像是破土而出的种子,就像是茁壮成长的大树,那股生机之力,可以顶破一切,冲垮一切,推翻一切、撞碎一切……

  四大邪皇纷纷变色,眼中露出滔天恐惧,立即撑起仙冰护罩闪避,可是哪里还来得及,

  轰轰轰轰~~~

  四道如参天古木般的青色剑芒,撞在了四位邪皇的仙冰护罩上,四大邪皇身上的仙冰护罩在那充满狂暴生机之力剑芒的冲撞下,宛如气泡般地不堪一击,砰砰碎裂,

  然后那四道剑芒硬生生地、蛮横地撞在了四大邪皇身上,将四大邪皇撞得倒飞出去,嘴里喷出大口的鲜血。

  除了墨白邪皇身上有一层星珠化成的光层防御,伤不及命,其它三名邪皇皆是重伤垂死。

  林笑天也看清楚这一点,所以一剑轰飞了四大邪皇后,他看也不再看那三名邪皇一眼,只是驾驭着纹兽向着墨白邪皇冲了过去。

  见林笑天冲向了重伤的墨白邪皇,墨白邪皇的六名亲兵带着数百强兵上前救驾。

  那六名亲兵都是大罗金仙九液境,实力相当于伪紫府的强者,那数百强兵皆是大罗金仙五液境以上的邪仙,实力也不算弱,可以说是一股非常强大的中坚力量。

  但是就这股强大的兵力,林笑天看出不看一眼,只管驾驭纹兽蛮横地冲撞,

  那几名亲兵放出法宝攻袭,法宝刚刚临近,纹兽风雷翼一振,顿时六道闪电轰出,将那六道法宝崩飞出去。

  那群强兵蜂拥而上,挡在主宠前方,试图以身体阻住去路,

  纹兽怒喝一声,张嘴喷出一道火焰,有如实质的火焰将数百强兵冲开,数百强兵身着大火,惨呼着跌飞出去,扫开前方障碍,主宠冲向墨白邪皇,瞬间临近。

  墨白邪皇见林笑天临近,顿时一拍储物袋,数十把飞剑冲出,那是一次性的法宝。那飞剑冲出后。齐齐掉头,直奔林笑天。

  林笑天眼疾手快,不等那一次性法宝临近,左手一挥,打出一阵闪电雨。闪电雨轰在那数十道仙剑上,二者相触时,轰轰爆炸,形成巨大的爆炸波,向外劲猛震开。

  林笑天有锦瑟守护,墨白邪皇有星珠形成的一道光层保护,所以那爆炸的冲击波对二人都构不成伤害,

  那墨白邪皇已是重伤,放出身上所的一性次法宝飞剑,只为拖得时间。求得一次保命机会,

  所以趁爆炸波炸开之际,他双手一按,顿时身子纵起飞走,

  林笑天被爆炸波略阻了一阻,见墨白邪皇逃走,立即驾驭纹兽追击,同时取出射日弓进行远程射杀。

  咻~~~

  一道夹带闪电的仙冰箭矢飙射冲出,打在那墨白邪皇的身上,这一箭虽然未能破开他身上的光层防御。却也让他的身体震了一震,略微一滞。

  就在他这一滞之下,纹兽疾冲临近,风雷翼一震。顿时六道闪电齐齐轰出,奔向墨白邪皇,

  墨白邪皇脸露滔天恐惧,嘴里惊张大叫“林笑天,你不能杀本皇,本皇在外域德高望重。威信力堪称第一,如果本皇殒命,数十亿的邪仙会讨伐于你……”

  “邪仙危害十大域百姓,致生灵涂炭,我今番此来便是荡平外域,诛灭邪仙,别说十亿邪仙,就是百亿,我也一样的屠灭尽净,绝不手软。”林笑天声音里带着冰冷杀意。

  “林笑天,你杀心如此之重,会遭到诅咒的。”墨白邪皇见威胁不成,心中一阵绝望。

  “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墨白老儿,你也算是个人物,现在若肯归服于我,为我效命,我可饶你一命。”林笑天劝了一句。

  “我呸。本皇岂会屈服于你,”墨白邪皇才说到这里时,纹兽风雷翼发出的六道闪电已经轰在了他的身上,将他身上的那道光层防御轰破,

  林笑天再不犹豫,果断地挥出一剑,顿时一道宛如匹练的白色剑芒斩出,直奔墨白邪皇。

  唰!!

  那偏重萧杀之气的金属性剑芒,斩在了墨白邪皇的脖颈上,生生地将他的头颅斩落下来,血水喷涌。

  咻~~~

  林笑天驾驭纹兽临近,林笑天手中五行仙剑一掷,咻地一下,剑光闪动,那五行仙剑飞出,倒插在了墨白邪皇正在喷血的脖腔内。

  那喷涌的鲜血,没有再浪费出去,而是倒灌入了剑体,涌向剑灵,剑灵吸嗫着那甜美精血,不断地壮大自身。

  “哈哈~~~~这可是紫府上仙八冰境强者的精血,品质甚高,小柔,希望你吸取炼化了他的精血后,能快一点长大,变丰满起来……”林笑天盯着五行仙剑剑体中的剑灵,一脸的期许与希冀。

  林笑天的确希望赵小柔能快快长大,长成成年人一般,因为这样他才可以明正言顺地勾引一下她,但是却又不希望她长大,因为长大了或许就不好玩了,他发现他现口味越来越重了,越来越萝莉控了。

  最终墨白邪皇被剑灵抽成了一俱干尸,一代邪皇,一世枭雄,变成了一俱干尸,真真可悲。

  轰~~~

  吸收了精血的剑灵实力又壮大了几分,剑体一震之下,顿时那墨白邪皇的干尸四分五裂,然后砰地炸开,化为齑粉。

  五行仙剑显露而出,此时只见那五行仙剑一片血红,带着几分的血戾之气和浓烈杀气。

  仿佛是一把上古凶剑。

  这时候,见德高望重的墨白邪皇被杀,又被对方剑灵抽成了一俱干尸,这还不算,最后还被轰成了一堆齑粉,那二十多万的邪仙大军怒火激发,蜂拥而来,向林笑天扑了上来。

  林笑天伸后一抓,将那五行仙剑抓在手中,然后理也不理那扑来的邪仙大军,只是手持五行仙剑,驾驭纹兽向着那个长发邪仙蛮横地冲去。

  纹兽怒喝,剑灵呼啸,五色剑芒绽放,剑体震动,剑力汹涌,一股无形的剑力挥洒开来,那些蜂拥而上的邪仙大军在临近林笑天时,立即被那五行仙剑剑芒轰得跌飞出去,嘴里喷出大口鲜血。

  刚刚吸收了高品质精血的剑灵凶气未消,杀意纵横,自行催动五行剑力,五色剑芒迸发,剑力吞吐,可达数尺之外,

  所以,没有一个邪仙能近身三尺,但凡靠近者无不是身体爆开,重伤而亡,吐血倒飞,

  林笑天一路冲去,所过之处,血肉横飞,在空中留下一道长长的血路。

  终于,林笑天临近了那长发邪皇,长发邪皇重伤垂死,根本无力相抗,但他没有求饶,只是怨毒地盯着林笑天道“林笑天,来呀,杀了我,有种你就杀光我们邪仙。”

  林笑天寒目轻笑,杀意凛然,冷喝道“哼,杀光邪仙,有何不可?”

  “哼,杀光邪仙,你若杀光我们十亿邪仙,造下如此杀孽,上界自会有人干预,到时候你也活不了。”

  “我林笑天生平最恨别人威胁我。”林笑天说着,再不迟疑,掷出手中五行仙剑,

  剑灵呼啸,剑光闪动,五行仙剑刺入了那长发邪仙的身体,在长发邪仙的惨呼声中,剑灵开始吸收他的精血壮大自身。

  “又是一个紫府上仙六冰境邪皇的精血,尽情地吸收吧,尽快地壮大吧,今天邪仙臣服便罢,若不臣服,哥哥我要大开杀戒……”林笑天面色冰寒,双目冰冷,一脸杀意。

  剑灵尽情地吸收着那长发邪皇的精血,迅速地壮大,

  那长发邪皇精血被抽干变成一俱干尸时,五色剑芒一爆,将那干尸炸成了齑粉,

  然后五行仙剑显现而出,变得遍体血红,血戾之气,冲天而起,

  林笑天的杀意,剑灵的血戾之气,相互助长,无限地攀升。

  这时候,剩下那十数万不知死活的邪仙扑了上来,林笑天寒目一扫,手一挥,那五行仙剑嗡地一震,然后光芒万丈,五色光芒中隐带一丝丝的血色,像一把上古凶剑一般,冲向那扑来的数万邪仙,

  轰地一下,疾如闪电,呼啸如风,势如奔雷,轰轰然冲进那数万邪仙之中,剑光一爆,宛如一颗小太阳爆炸了一般,轰地一下,十数万邪仙的身体被轰成了肉块血浆,哗哗四溅,

  十数万邪仙连惨叫也无,便血肉迸飞,魂飞魄散。

  一剑屠戮十数万众,看也不看一眼,林笑天手一招,五行仙剑咻地飞回,落在他的手中,林笑天的目光,转向了那名红发邪仙,

  那红发邪仙委顿于地,嘴角挂着血迹,怔怔地望着林笑天,一脸的震慑之色,仿佛是失了神志一般,

  刚才林笑天大展神威的情景,他看在眼里,心中震憾,自知今天绝无活路,心中一片绝望,不过他年纪轻轻,就此死去,心中不甘。

  所以当林笑天望过去时,他立即跪倒在地告饶……“林少侠。饶命,我投降,我臣服。”

  那红发邪仙对林笑天深深一拜,然而。林笑天却不为所动,他知道这些邪皇在邪仙军队和邪仙百姓眼中,威望很高,势力盘根错节,根深蒂固。即便降服,以后也必生乱,所以在他的计划中,绝不能留下任何一位邪皇,必须全部斩杀。

  “哼~~~现在臣服,晚了。”林笑天冷喝了一声,手中五行仙剑一挥,顿时一道白色如匹练般的剑芒斩出,劈在了那红发邪皇的颈部,唰地一下。血水喷射,头颅脱飞出去。

  一代邪皇,就此殒命。

  林笑天没有让那红发邪皇的精血白白的浪费,立即放出五行仙剑,五行仙剑插入那长发邪仙的颈腔中,抽干了他一身精血,实力又壮大几分。

  吸收炼化了三位邪皇精血的剑灵,更加的强大,血戾之气却也更加的强烈,这与林笑天心中的杀气相互助长。使之攀升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

  此时那五行仙剑犹如上古凶剑,而持剑的林笑天犹如一尊上古杀神,一身戾气。一脸杀意,让剩下的数万邪仙终于胆寒,无一人敢再上来,而是拖着那年轻邪皇重伤之身逃走。

  林笑天哪里答应,立即驾驭纹兽追上。

  拖着带伤的邪皇奔逃,速度自然快不到哪去。纹兽风雷翼一振,片刻之间便赶超在了数万邪仙之前。

  邪仙们纷纷变色,不过却是冒死挡在了那年轻邪皇的身前,看那样子,要动他们邪皇,必须从他们的尸体上踩过去的样子。

  那年轻邪皇求饶道“林少侠饶命,小的愿意归服于您,从此鞍前马后,誓死效忠。”

  “你麾下的这些兵士倒是忠心耿耿,冒死还要救你,不过却没看出你是一个忠勇之辈,你这样的人,我可不敢收,”林笑天说着,竟是丝毫也不迟疑,手中五行仙剑凌空飞斩,

  那五行仙剑发出青色剑芒,形如一棵参天古木一般,横亘数十米,蛮横地冲撞而上,将挡在那年轻邪皇身前的数万邪仙军队撞飞出去,

  然后长驱直入,撞在了那年轻邪皇的身上,将那年轻邪皇挤压在了地上,青色剑芒如长鲸吸水般一收,全部敛入到了剑体之中,显出那五色仙剑,只见五行仙剑插在年轻邪皇的腹内,剑灵呼啸,不断地吸收他体内的精血。

  至此,四大邪皇和他们麾下四十万大军,除了一些贪生怕死暗暗逃亡的三万多兵力,剩下的全部殒命。

  地上,尸横数十里,血流成河,真个如人间地狱一般。

  只是这惨景,林笑天看出不看,他的双眼,盯着那抽干了年轻邪皇精血的剑体,只见那五行仙剑此时变得遍体血红,剑灵呼啸,带着无匹戾气,这戾气助长了林笑天心中杀意,让他杀气浓烈,不断地攀升。

  剑灵的戾气和林笑天的杀气、相互助长,使得他目空一切,傲气凌云,再者邪仙损兵折将,五大邪皇全部归西,这茫茫外域再无一人能压制他林笑天,

  时机成熟,林笑天决定荡平外域,他知道这邪仙们生性邪异而狂傲,都是悍不畏死之辈,轻易不肯归服,不过既然他决定荡平外域,就决不会手软,不肯归服者,一率斩杀。

  林笑天手一抓,五行仙剑在手,意念一动,纹兽怒吼一声,然后驮着他的身体,向着正南方飞去,

  行不多远,迎面遇到一支邪仙军队,有三万多人,这三万多人,是来增援的,是一支增援军,

  这支增援军的首领并不认得林笑天,见前方一人驾驭宠兽迎面飞来,便威风凛凛地,以力逼音冷喝一声道“我等是增援军,前方挡道者速速闪开退避,否则格杀勿论。”

  林笑天冷笑一声,理也不理,驾驭纹兽横冲直撞了过去,手中的五行仙剑只是一催,林笑天胸中杀意和剑灵的血戾之气助长了剑力,那五色仙剑放出五色剑光,发出巨大威力,如风呼啸,如电乱闪,如雷奔腾……

  轰轰轰轰轰~~~~~~~~

  一人一兽从那三万军队中直接冲撞了过去,所过之处,邪仙兵士身体爆开,血肉横飞,灰飞烟灭。

  纹兽的飞行速度奇快,当林笑天主宠从军队中闪电一般地穿过后,那些爆开的血花还没落下,在空中留下一道触目惊心的粗大血线。

  浩大外域,任叱咤!

  一人一剑,傲笑邪仙界!!

  林笑天所过之处,无人能挡,也无人敢攒其锋芒!!!

  驾驭纹兽,一路南飞,终于,林笑天驾临了一座浩大城池,这座城池叫风云城。

  风云城中有一座皇宫,明显是一座帝都。

  其实,这风云城是那红发邪皇所在的都城,那皇宫也是红发邪皇的。

  天目打开,俯瞰下去,林笑天发现,那皇宫相当的豪华气派,比之蛮力邪皇的皇宫,其奢华程度,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皇宫之中,完全没有大敌临头的气象,仍旧是歌舞升平,欢声笑语,一派奢靡景像。

  几乎没有人料到,国难临头。

  这时候,四大邪皇兵败身死的消息,还没有传来,必竟那是才刚刚发生的事情。不要说碧落界信息传播系统不够发达,即便发达也没有那么快传过来。

  林笑天驾驭着纹兽,向着那皇宫飞下,这座皇宫上布设有一个护宫大阵,那护宫大阵仿佛是一个透明的玻璃罩子,将整个皇宫都笼罩了起来,阵法上面,符文闪动,只是这阵法和阵法符文,肉眼是看不到的,只有神识才能探查到,

  当然,林笑天的天目能看得一清二楚,看到那护宫大阵后,林笑天深深吸气,体内木属性的仙冰之力催持剑体,

  顿时剑光大亮,一粒种子大小的青色剑芒闪现而出,迎风见涨,瞬间变成小树幼苗大小的一团,

  随着林笑天手中五行仙剑一挥,顿时那团剑芒冲向下方护宫大阵,在冲出的过程中,噌噌爆涨,最终变成参天古木一般的一道剑芒,带着无尽的生发之力。撞在了那护宫大阵上。

  轰~~~~~~~

  一声震天动地大响传出,震得整个皇宫包括整个风云城都颤抖了一下,伴随着这声音,那护宫大阵轰然碎开。节节崩溃。

  护宫大阵被破后,皇宫里陷入了短暂的静默中,然后爆发出潮水一般的喧叫声,有示警声,有恐叫声。有惊叫声,有议论声……种种声音喧作一片。

  很快,便有护宫兵卫和大内禁卫,在一名身着龙装的年轻皇子的率领下,从皇宫中飞驰而起,来到了王不强的面前。

  “小子,你胆子可真大,居然敢破坏我护宫大阵,”那身着龙装的年轻皇子,上下打量了一下林笑天。见林笑天紫府上仙三冰境的修为,也有些惧怕,但转念想到自已可是堂堂皇子,如何要怕一个不明身份的歹人,底气足了起来,嘴里便不客气地道。

  “外域五大邪皇尽已伏诛,尔等不要再作无谓的抵抗,否则将是凄惨下场……”

  “什么?五大邪皇尽已伏诛,是被你杀的?真是笑话,你才不过紫府上仙三冰境的修。我父皇是紫府上仙六冰境的修为,你能杀他?还有墨白邪皇,紫府上仙八冰境的修为,实力逆天。你也能将他杀了?

  小子,你也太能吹牛皮了,你能把牛皮吹炸……哈哈哈哈~~~~~”那皇子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哈哈地笑了起来。

  这皇子深居宫中,没经历过江湖风雨,思维比较幼稚。

  “哈哈哈哈~~~~~”那些护宫兵卫和大内禁卫也附合着笑了起来。根本就不相信林笑天的话,完全把他的话当成了笑话。

  林笑天也笑了,看着那皇子笑了,像看一个傻`逼一样,笑容玩味,他觉得有必要做出一番杀鸡敬候的举动出来、震慑一下,否则偌大外域、数十亿的邪仙都不把他林笑天放在眼里,他要一直这样杀下去,得费多少力气,得杀多少人……?

  想到这里时,林笑天便再不多话,深深吸气,体内火属性的仙冰之力催持剑体,顿时剑冒红光,那红色剑芒如熊熊大火燃烧,

  林笑天持剑一挥,顿时一道红色剑芒冲出,向着下方皇宫落去,在冲出的过程中,那红色剑芒陡然放大,蓬蓬蓬蓬,最终变成漫天大火一般地落下,将整个皇宫都覆盖起来。

  轰轰轰轰轰轰~~~~~~

  那红色剑芒落下后立即便化成了巨大火焰,将整个皇宫吞噬,大火中传出成百上千人的惨呼声,却无一人能摆脱那大火逃出生天。

  那皇子和一众护宫兵士和大内禁卫看这情景,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僵死在那里,呆若木鸡,看着那吞噬了整座皇宫的大火以及那此起彼伏的惨叫声,吓得浑身乱颤,那皇子双腿一抖,直接尿了。

  看了一眼被吓尿的皇子和瑟瑟发抖的兵士,林笑天冷笑一声,没有杀掉他们,而是驾驭纹兽向南继续行去。

  林笑天并不想通过杀戮的方式解决问题,那皇子和护宫兵士留着可以传播消息。

  一剑屠宫。

  这个消息传出去后,林笑天的实力和威名必定传遍整个外域,到时候外域人人胆寒,个个归服,问题不就能解决了。

  只是就在林笑天向南飞走时,天空中突然起了大风,风卷残云,电芒游走,雷声轰鸣,天地间一片萧杀。

  天空中,出现了大量的乌云,层层堆积的乌云,在狂风的吹动下。像巨大的黑色磨盘,轻轻转动,渐渐地,乌云转动的中心位置。显出一个乌云漩涡。漩涡深处,有电芒窜动,无数电芒,如水流般,渐渐汇聚成一,如蛇芯吞吐,噼啪炸响……

  天空中的乌云越压越低,就仿佛整个天空都要塌下来一般,而乌云深处的漩涡,也隐隐对准了下方飞行的林笑天……

  林笑天有所感应后,昂头望天,看着那乌云深处渐渐凝俱成的一道粗大闪电,不由得悚然一惊,心中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几乎是下意识地,他撑起了仙冰护罩。

  突然。

  天地间骤然大亮,一道巨大的闪电,如匹练一般,从乌云漩涡中,一跃而下,裂空劈下,竟是击落下来,向着林笑天直直地劈了下来。

  “尼玛,又是天劫。”林笑天心头大跳,立即意念一动,八面恐惧盾牌全部冲出,在头顶上叠加起来,护在上方。

看过《武道从美食开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