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国之大秦质子 > 孝王篇四
  《战国之大秦质子》来源:

  通过大朝会之上那一番君臣谈话,我们不难看出在秦王嬴渠梁继位为王之后,秦国内政主体之上呈现了三驾马车齐头并进的态势。

  这三驾马车分别是,处理秦国司法律令的廷尉公孙鞅,掌管官员监管之权的御史府长史申不害,以及曾经的武侯长子,如今身为九卿之首的奉常吴肃。

  在这三驾马车的拉动之下,整个秦国的政务正走在一条正确且高速的道路之上。

  至于诸如治粟内史公孙贾、少府公输立这些注重实践的官员,则更像是这三驾马车前方那一匹匹高速奔驰的骏马。

  他们不用去管前进的方向是否正确,只管向着后方御手所指引的方向一路狂奔便是。

  当然或许也有人会想到蜀君嬴仁,这个被先王嬴连托付以重任的秦国领政大臣。

  事实上,包括秦王嬴渠梁在内的秦国上层,乃至于蜀君嬴仁自己都没有将他视作未来执掌秦国朝政的掌舵人。

  蜀君嬴仁,出仕于秦烈王时期、成名于秦烈王时期,如今已经是一位头染白发的老者了。

  对于这一位德高望重的宗室老臣,秦国群臣将其视之为稳定政局的撑天玉柱,但却没有对他带领秦国走向一个新的辉煌有过多少期待。

  毕竟,蜀君嬴仁依旧是老一辈的人物,而这个天下却是终究要交到年轻人手中的。

  廷尉公孙鞅、御史府长史申不害、奉常吴肃,这三位才是未来能够执掌秦国朝政的重要人物。

  从不久之前那一场大朝会之上表现来看,这三位的表现虽说不上有多么惊艳,至少也可以称得上一句沉稳。

  说完了如今执掌秦国内政的三驾马车之后,我们不妨再来看看秦烈王嬴连为儿子嬴渠梁准备的对外阵容。

  不得不说这个阵容无论是从数量还是从质量上来看,比之秦国上一代武侯吴起加栎侯甘龙的梦幻组合也是丝毫不差。

  如果说如今的秦国内政是三驾马车齐头并进,那么此刻秦国的对外就是一颗皓月之下的将星璀璨。

  那颗皓月指的自然就是在原来历史时空之中有着兵家次圣美名、如今官居秦国大良造的鬼谷弟子孙伯灵。

  至于将星老一辈的有的云阳君全旭、郿君白兴,至于新生代的则有蜀君世子嬴虔、将军乐池以及老奉常子车明之子子车英。

  甚至近些年之中在秦国军中声名鹊起的都尉司马错,也已经隐隐显露出了几分大将之才。

  可以说有这些人坐镇,秦国无论是内政还是外交,都可以称得上是游刃有余。

  昨日秦王嬴渠梁在章台宫之中与秦国群臣商议了内政之事;

  今日同样是在章台宫之中,秦王嬴渠梁比照着一幅巨大的地图,与群臣们商议着秦国未来的对外战略。

  秦王嬴渠梁的视线一一划过昨日那些进言重臣,最终落在了今日的主角秦国大良造孙伯灵身上。

  “昨日寡人与卿等商议了内政之事,而今日的重点则是我大秦未来的对外战略。”

  “大良造,昔日武侯曾有言在他之后,天下之间论大策筹谋无出大良造其右之人。今日议论我秦国大策,还请大良造教寡人如何对敌?”

  “王上的夸奖,臣实在是受之有愧;武侯对臣的赞誉,也实在是有些高看伯灵了。”

  大良造孙伯灵在听到秦王嬴渠梁的赞誉之后先是一阵自谦,然后带着几分成竹在胸的神情缓缓走到了那幅地图之前。

  抄起一旁用以勾画标示的长棍,大良造孙伯灵先是向着一旁的秦王嬴渠梁躬身一礼。

  “不过既然王上想要了解我秦国未来的对外战略,那么臣也只能将心中的谋划解说一番。”

  “王上、诸位,伯灵对于我大秦未来的战略规划也十分简单,一共只有十六个字……”

  “西进西域、东稳诸侯、北收魏韩、南和强楚”

  当听到大良造孙伯灵缓缓吐出这十六个字的时候,全场之人的目光都齐齐看向了大良造孙伯灵身后那一幅巨大的地图之上。

  这一刻那张巨大的地图之上仿佛勾画着一道道战略笔画,而天下局势也在这一道道笔画落下以后进行着一番番巨大变化。

  面对着眼前这一番堪称波云诡谲的形势变化,在场秦国重臣的神情或是异彩连连,或是眉头深锁,当然也免不得有少数之人双眼之中不时浮现着不解神情。

  端坐于台阶王座之上的秦王嬴渠梁将阶下群臣的视线收入眼中之后,视线再一次落在了地图一旁的大良造孙伯灵身上。

  “大良造可否详细解说一番。”

  “遵命。”

  接到秦王嬴渠梁的命令之后,大良造孙伯灵手持长杆来到了地图的左侧,而此刻他的头顶之上赫然就是秦国西方的广大区域。

  大良造孙伯灵将手中长杆以如今秦国最西端的敦煌城为起点,直到地图之上那个名为葱岭的地点才缓缓停下。

  转身回望前方的秦国群臣们,大良造孙伯灵沉声说道:“犹记得数年之前先王曾对西域之事进行过一场讨论,而那场讨论的最终结果便是大秦要在继续东出的同时,为西方可能到来的敌人作好准备。”

  “经过数年的努力如今秦国的脚步已经跨越了秦国西境的敦煌城,并逐渐在广袤的西域之地扎下了根基。”

  “所谓西进西域既指的是我大秦要继续在西域之地增加影响力,乃至将整个西域收入囊中;也有以西域为跳板辐射周边诸如大宛等国的意图在。总之,我大秦的西进大策不在主动进攻,而提防西方之地可能到来的威胁。”

  将秦国对于西面的谋划说完之后,大良造孙伯灵缓缓看向了下方群臣。

  确认了他们对于自己的大策已经明白之后,大良造孙伯灵脚下步伐轻动逐渐转向了地图的另一边。

  这里才是秦国东出中原、乃至一统华夏的主战场。

  在这一片的东方战场之上有着梁国、韩国、赵国这样的昔日晋国之后,也有着陈国、齐国、吴国这样东南之地不可小觑的势力,当然最为引人注目的则是地图之上那一片巨大的地域。

  看着那一片之上用篆字所勾画而出的那个楚字,大良造孙伯灵的双眼之中登时生出了几分忌惮。

  许久之后,大良造孙伯灵的视线缓缓从楚字之上移开,最终落在了在其上方不远处的魏国和韩国身上。

  又是数息过后,手中长杆从秦国东方的众多诸侯之上一一划过,大良造孙伯灵转过身来对着身前的秦国群臣缓缓解释了起来。

  “诸位,因为几十年前的那两场大战,我秦国得以取代魏国成为了天下霸主,但是这也使得天下诸侯难免对我大秦心存忌惮。”

  “所以对于东方诸侯我大秦绝不能像对付西域小国那般大开大合,而需要妥善谋划,这也正是伯灵提出东稳诸侯这一战略的缘由。”

  “对于这些诸侯我大秦要摆出一副举全国之力修筑都江堰,绝无侵夺他人领土的架势,如此方能使得诸侯对我秦国的忌惮降到最低。”

  大良造孙伯灵的话语可以说是通俗易懂,在场的秦国群臣们都听明白了这位大良造对于东方诸侯的态度。

  不过听完之后他们的心中却是不禁生出了一丝疑惑,难道接下来秦国就没有什么东出的打算了吗?

  “大良造之策确实十分妥当,只是是否保守了些?”这不大良造孙伯灵的话语落下没有多久,身着墨色甲胄的郿君白兴首先问出了心中疑惑。

  “当然不是。”

  面对郿君白兴的质疑,大良造孙伯灵淡然一笑,手中长杆缓缓落在了最靠近秦国的魏国、韩国之上。

  “王上、诸位,伯灵提出东稳诸侯说的是我大秦未来的东出尽量不采用武力征服,以免引得天下诸侯群起而攻之。”

  “不过数十年之前被我大秦一分两半的魏国,国力远不及之前、距离我大秦又如此之近,乃是摆在我大秦面前的一块肥肉。”

  “再说多年之前发生内乱、在我秦国率领之下才得以复位的韩国,距离我大秦也是近在咫尺,未来势必也逃脱不出我大秦的手掌心。”

  将手中长杆缓缓落下,大良造孙伯灵笑着面前众人说道:“王上,诸位,昔日管子对鲁国的谋划告诉我们一个道理,要想控制一个国家不一定要诉诸武力。”

  “如今我大秦实力远超魏国、韩国,完全可以不战而屈人之兵,全力渗透其国内的方方面面乃至将韩魏两国纳入我大秦麾下,成为我大秦东出之路上的两个附庸。”

  “彩……”

  大良造孙伯灵的一番话语说完,章台宫中立刻陷入一阵的喝彩之中,这些秦国群臣们不禁为这精妙谋划而心生敬服。

  他们当然知道昔日齐国管仲对于鲁国的经济战,对于昔日强大的周公之国究竟产生了多么巨大的破坏;

  他们也在畅想未来的魏国、韩国在秦国的全力渗透之下,成为秦国治下的两大附庸。

  到了那个时候摆在秦国东出道路之上的阻碍将会被移开一大块。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看过《战国之大秦质子》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