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刀笼 > 第四章 世无净土

第四章 世无净土

  高深的武学法门,是用声音刺激外部皮肉,震荡气血,进而开发五脏六腑、四肢百骸,最终入道的一种手段。

  抽筋、扒皮、割肉、剔骨,看名称就知道这条路的险恶,不知多少练家子在此摔了个筋断骨裂,半身残废,虽说拳术养炼并重,但这‘养’的高深法门,价值是远高于炼法打法的;巨人也是因活命之恩难偿,才把这双炼的呼吸法传出。

  ‘筋菩萨’前半段‘贝叶庇佛’,后半段‘须弥金山’,有巨人这种顶尖炼体大师相助,短短数日,戚笼便入门,将‘贝叶庇佛’炼到小成境。

  相传贝叶是最古老佛经的载体,经书中记载着佛陀得道的奥秘,戚笼入门不久,就能感受到身体变化明显,寸寸皮肉像是有了活性,骨骼被包裹的更加紧促,酥酥麻麻,像是二次发育了般,皮肤上的各种伤口也有了愈合的迹象,若是‘贝叶庇佛’大成,更能对人体所有肌肉、筋带、韧带、筋膜等组织进一步强化,达到‘人体处处空穴,具能听佛吟唱’之地步。

  “我要走了。”

  经过几日的相处,戚笼知道对方心有牵挂,也无废话,笑了笑。

  “周将军慢走。”

  “你认识我?”周子通粗犷的脸上闪过一丝惊讶。

  “不仅见过,说实话,还打过一次交道。”

  戚笼吐了口气,“三年零九十八天前,吕阀领军十万,于古月湖畔大战八阀联军,在下当时正准备登船过湖,有幸跟诸位将军交手一翻。”

  周子通表情变的十分古怪,他不会记错,当初山南道残余军阀势力联兵反扑,水路并战,这古月湖渡口正是兵家必争之地,吕阀若得手,别能切断百万联军纵兵之势,联军若得势,则能打穿吕阀兵线,把吕家军兵少之弱点彻底暴露出来。

  所以当年一战,吕阀尽遣精锐,十豹将去了五位,对方也尽遣军中强将,双方在这大渡口杀的尸山血海、流血漂橹。

  周子通迟疑道:“我若是记的不错的话,沿岸百姓在十天前就得到消息,迁的干干净净,那渡口附近早就没人了才对。”

  “我说当年怎么一艘船都找不到,”戚笼长叹一声:“贵军把我当作联军奸细,而联军又把我当成你们吕家军的先锋,连话都不给多说一句,上来就杀,当时我就在想,我都金盆洗手好些日子了,是谁弄出这么大的阵仗来伏杀我。”

  号称‘智珠在我,不动佛将’的周子通难得露出一丝尴尬,嘴巴嗫嚅半晌,才迟疑道:“那你这伤——”

  戚笼幽幽的看了对方一眼,“都说明刀易躲,暗箭难防,说这话的人大概没见识过数万人披甲持刀,像潮水一般向你杀来的场面,虽说当年战场混乱,但在我重伤落水前,贵军的精锐好似占得上风。”

  周子通‘须弥金山’大成的心境都有些扛不住对方的视线,干咳一声,道:“佛是因缘法,有因必有果,这也是为何你我能在此相遇。”

  戚笼淡淡一笑:“也是,要不怎么能撞上佛帅呢,一果报一因,自吕阀内乱后,倒是很少听说贵阀几位大员的踪影。”

  周子通面色微变。

  吕阀内乱,算是近几年内,唯一震惊山南、山北两道的大事,要知道吕阀全盛时期,治下像黑山城这种规模的公城足有百座,更别提被征服的军镇、古城、邬堡等地盘。

  像这种规模的大兵阀势力,便是整个钟吾古地都没几股,兵锋威震数十万里,除了七大边镇无人能治,再往上便只有立制建国了;不过就在吕阀威势达到全盛时期,出现了一件相当诡吊之事——

  那位来历神秘莫测,打下赫赫一片疆土的吕侯突然失踪了!

  然后各地黑行就出现了关于吕阀数位领兵大将的通缉令。

  若非如此,戚笼还真不一定认出对方,毕竟当初杀入古月湖的五位豹将,可没有这一位,佛帅,周子通!

  周子通巨大的身形,哪怕半坐着都比常人要高,两眉粗而尖,皮肤赤金,像极了佛家的护法金刚,如今他缓缓站起,像是一座大山般把戚笼盖住。

  老屋子杂物甚多,其中一根竹竿似是用来晾衣用的,周子通我脚掌微动,地面一震,一声崩响,竹竿子的粗头就握在掌心,大拇指和食指掐住竹节,戚笼若有所思。

  “你有凶气而无锐气,善用刀?”

  “六岁玩刀,十年不缀,无师传,大成后再想师傅,均不和路数。”

  周子通点头,“你刀已入道,没师傅正常,我大约二十岁时,也超越此境,悟枪二十载,败三次,方大成。”

  戚笼深吸一口气,手中小碧炼斜握,身体半躬,两条大筋自足底绷到脊椎,似两张交叉大弓,他更善长马上刀,如今无马,人便是马,刀便是人。

  大弓一弹一炸,脚尖戳地,刀顺左肩向枪三寸撩去,周子通眼光向上抬,戚笼眯眼,一晃刀身,劲力喷涌,刀光裹挟二人满身。

  周子通先点头,后摇头,竹竿根部往回一戳,‘啪’的一声打翻刀背。

  竹竿出,刀散,背生凉意。

  杆尖距离喉咙不过一丝。

  戚笼额前微湿,喉结微热,他想咽一下喉咙,咽不下去。

  “缠头,裹脑,不过如此。”

  在刀法上,正架过头谓‘缠头’,反架过头谓‘裹脑’,都是刀中杀招。

  戚笼做了近十年马匪,砍人无数,身心意相合,才炼就了这一招刀意,刀背不离不旋,大成显功,却被对方一杆子戳破。

  “中平枪?”

  周子通摇头:“这是崩枪。”

  崩、拿、炸、点、缠,这是枪中五基本。

  戚笼若有所思。

  “请先生赐教。”

  “你是何人,我为何要赐教你?”

  周子通忽然收枪,倒提着竹竿便往门口走。

  戚笼愣了下,赶紧追了上去,没走两步,便听到了雨打芭蕉似的瓦裂声,眼前金光乍现,光中好似托起一佛陀从屋中升起,让人生起无可阻挡的感觉,佛陀千手,手手持枪!

  本性圈中,佛光大亮!

  整座瓦房轰然塌陷,三道无声无息的人影血崩如潮,周子通脸上似喜似悲,竹竿头子断裂。

  “赤血行第一档的无形刺客,董公子自断手足情谊!”

  吕阀十豹将,三人可称帅,佛帅、神帅、紫帅。

  其中,算命官董成号称算命如神,喜称公子。

  周子通把目光转向戚笼,戚笼半跪于废墟之中,混身洒血。

  他伤势初愈,留不得手,也不能留手。

  留手不传功,传功不惜命。

  “缠是末端,崩是前梢,五枪轮转,谓之圆,圆光四面各有一丈,使之可渡大千世界,保身则为净土。”

  周子通面无表情,拧杆做圆,再一拧,竹竿崩出无数毛刺,随手一丢,大踏步而去。

  “终究是世无净土。”

  四尸横野,虫蝇纷飞,也许过了许久,也许只一刹那,三尸开始溶解,皮肉透明化水,水流聚成血影,颤颤悠悠向外走去。

  无形不是人,是人皆有形。

  “周子通…没死…消息必须…传出。”

  无形诡影却没注意到,随着它缓缓移动,一只狰狞的眼珠子缓缓睁开。

  猩红的血水顺着眼角滴落,戚笼正陷入一种忘我而诡异的境地。

  半截枯骨半身衰,一汩黄泉入海来。

  武学就是武学,没有道门武学,佛门武学的说法,所谓‘筋菩萨’,合起来无非三话,肉体、念唱、大无垢。

  周子通想传戚笼他的枪意,终究心意不纯,出了杂念。

  而戚笼出身以仇,闯世为匪,三年忍性,却是从杂念中,悟出了别的东西出来。

  诡影非人,善吸生机,身后虽无生机,但却莫名的感到一阵警觉,猛回头,漫天血珠炸裂!

  半截刀子与身具碎。

  戚笼劈血而出。

  “武道之人,当观此身如一死囚,牵挽入市,步步近死,以死为念,事事割弃。此身亦舍,何况其他,以此锻心,故见功疾,死中得活,不生不死。”

  “人生顷刻一息不来,便是死地——”

  戚笼面目僵死,挪步而行,只有皮肉纹路中的菩萨面目狰狞。

  “双手举刀下劈为阎!”

看过《刀笼》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