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刀笼 > 第七章 入局

第七章 入局

  戚笼意识在半梦半醒间,似乎成了一团蠕动的血肉,成了庞然大物的一份子,四肢百骸有意识的在吞纳泥土中的无穷精气,身子越来越滚烫,精神越来越清醒,一跃而起,精神竟出乎预料的好。

  “这……”

  戚笼不可思议的感受着身上的异变,仿佛有使不完的精力,双手一捏,从指节到浑身骨节,竟然发出一连串‘噼啪’竹炸声。

  左手两指显的格外粉嫩、似能看到皮中骨肉,手指竟又愈合了!

  犹豫了下,戚笼将已经裂成絮状的上衣扯开,露出一身流畅的肌肉,只见白皙的皮肤上,做马匪十数年带来的大小伤疤,业已消失,只有手指捏紧时,才能隐约看到一丝红线。

  突然,戚笼身子一僵,不可置信的往腰间摸去,等到下关第三节时,忽然一阵刺痛,饶是他意志坚强,此刻都在捂脸颤抖。

  断、断了的骨节,竟真愈合了大半!

  ‘刚刚那股血浪——’

  稳住情绪后,戚笼环顾四周,突然惊呆了,只见山壁被密密麻麻的血肉经络取代,头顶此起彼伏的钟乳石,现在变成一根根骨刺,每隔十息还蠕动一次,根部血肉流转金光,像是某种巨型怪物的脊椎边角。

  ‘传说竟是真的,这黑山是活物,所以刚刚我是被‘寻龙点穴、地势改命’?’

  火工道人和风水道人向来最受钟吾古地的权贵喜爱,前者善于炼剑、炼丹、改良‘道器’,提升各大阀兵主、公城城主的硬实力。

  风水道人则是变相提升‘软实力’,以钱财聚势,通过元金、灵银立风水、保家宅、护军阵、甚至改阴换阳、偷天改命、聚煞召神,此谓财通神法。

  当然,没钱也有没钱的法子,那便是寻龙点穴、借地势发家,不过这大吉大凶之地难寻,而且强行改变地势容易遭受反噬。

  不是没有风水道人惦记这黑山凶地,不过这十凶绝煞之地让这些道人也没法子。

  武人进不去,他们自然就更进不去。

  ‘我曾见过风水道人招风唤雨、活尸成兵,就算当年吕阀威震山南、山北两道,三千风水道人摆龙门阵,这声势也比不上这黑山,莫非真是否极泰来,这运道要转了!’

  戚笼将两口刀捡起,那口市价三两二十六钱的钢刀也就罢了,这从骷髅手上讨到的大环刀刀面却像是抹了一层油光,不像是砍人头的家伙,反而像是被佛寺道观开过光的镇宅之宝,安详、宝瑞。

  “失势莫沮,得势莫猖,我戚家别说上三代,上九代都是乡下泥腿子,不可能有人给我转运,倘若此事人为,这命格也未必就是给我转的。”

  戚笼嘿嘿一笑,眼凶的像是夜枭子。

  “大盗窃国,中盗窃权,下盗窃财,像我这种金盆洗手过的麻匪,就勉强窃一窃别人的气运吧。”

  ……

  民间谣传,十年前,黑山城每一届城主的政治寿命不足三月,刺杀、外调、自杀、意外死亡、重病辞官成了惯性戏码。

  不是没人走过忍辱负重路线,结果辱忍了,命也没了。

  当初就有人断言,如今这位迷信且自信的城主三月内就得下台,结果三月之后又三月,加上今年,眼瞅着十年就要过去了。

  别说黑山城这种天高皇帝远的公城,就算是紧靠边镇、受其直辖的城池都没见过这号人物。

  而当初跟随那位百里城主入城的,除了一头半瞎的驴子,就是一位吃不上饭、眼瞅着就要饿死的破落道人。

  这破落道人便是如今方圆千里最有名的堪舆大师,黑山城首席高功虞道人。

  “奇怪、奇怪、奇怪,三命入山、贪狼改道,怎么这十年后才该发生的局今日却被人翻了牌子,谁这么大的狗胆,不怕天命雷火么。”

  当初的乞丐装换成了锦绣青凤道袍,当年差一点变卖的驴子长的膘肥体壮,虞道人依旧保持了当年极朴素的习惯——不洗头。

  手掌从油腻腻的头发中拔出来,在副将的肩上抹了抹,疑惑道:“你觉的是怎么回事?”

  另一只手上罗盘指针转的飞起。

  “属下不知,”副将谨慎道:“只是据前锋来报,矿内发生大面积坍塌,暂无活人痕迹。”

  虞道人抠了抠鼻子,将鼻屎弹出一丈远,眯眼看着变的通红的山体,汹涌的岩浆从山体漫到山脚,黑雾散尽,火气越重,号称绝凶之地的山顶看上去也就跟寻常山顶一样,没甚奇特的。

  “龙脉藏、群邪争食,神人出,春雷作,万象更新。”

  虞道人挠挠头,疑惑道:“是这个理不?”

  副将沉默,知道的,认为大师不拘小节,不知道的,肯定会认为这就是个二把刀的水准。

  突然,罗盘开始大幅度、有规律的转动,虞道人长大了嘴巴,连最后一根黄牙都清晰可见。

  “老、老阳吞鬼、天轮转九柱、大蛇霸王、明空纪、红雷震三阴、天王逆簌煞,怎会有这么多大吉、大凶之煞纠缠在一起!”

  虞道人二话不说,驴子心意相通,一声驴叫,撒了欢似的就往外跑!

  “大人、大人!您往哪里走?!”

  副将惊愕,于是只见平原之上沙尘四起,数十骑兵追着一驴一道,居然还追不上。

  驴子忽然止住,虞道人表情阴晴不定,最后一咬牙,一跺脚。

  “乌衣道派百年难求的机遇,老道士我怎能放过,如此多的大吉、大凶之兆,若能调和阴阳,堪舆合一,说不得便能更进一步,踏入修行正道。”

  手中竿子一转,萝卜甩后,驴子‘嗷~’的一声,又颠颠的往后转去。

  “大人——”

  “这里没你们事了,回去告诉城主,我要沐休。”

  “大人可需护卫!?”

  一名亲卫刚开口,就被副将止住,示意他向外开,只见尘雾之中,密密麻麻的黑影紧随道人身后,看这人马数量,怕是不下五百。

  “大人的能耐,不是我等能揣测的,这片土地的怪异,也超过你我想象。”

  武道、战乱、死人、鬼祟、妖煞、阴脉、神怪,相互交织,组成了这片钟吾古地。

  ……

  “地气这么重,怕是施术效果要强十倍,先热热身!”

  回到黑山山脚,虞道人活动了下老胳膊腿,纸甲煞兵早已组成五官煞阵,地气奔腾汹涌,黄雾更厚,从天空望下看去,黑山山脚的地面上多了五道巨大官印。

  他更没注意到,身上多数道气息,或诡异、或飘渺、或霸道。

  “五官灵灵,拜请六十四众卦神,报应分明,用吾神咒破除,卦煞神、八卦移位,左差六甲、右请兵丁,丁甲护法,符卦奉行,神兵火急如律令!”

  口含天宪,言出法随,这五官八卦阵的变化强度,超出了道人的预期。

  虞道人话音一落,天塌地陷一声重响,震的他头晕眼花,等再抬头时,只见一道长达千丈的巨大裂缝自山顶延申到山半腰,似是将山脉一分为二。

  半座山头的碎石洒下,漫天石雨如血雨,一颗龙首被斩。

  “呃,这是我干的?”

  虞道人惊的打了个摆子,下意识的咽了口吐沫,他再没脑子,也知道有人借他的阵术做势。

  最顶级的风水道人搬山卸岭,怕也不过如此了吧!

  他低头,只见五官神印复杂了百倍,就算他也只能依稀看出名目。

  “九元九煞勾陈止腥破邪天帝斩龙令?”

  他愣了半晌,忽然道:“坏了,我也入局了!”

  眼前一花,黄沙凝成龙首,一口将他吞没。

  ……

  山腹内部,九链封龙阵中,一道凄厉的尖叫声猛然响起。

  “这群老东西,自己不敢降世,就想阻别人的道,赵神通,速速行动,你只剩一炷香时间。”

  “好姐姐,这条龙脉逃不出我手!”

  赵神通低头,脚下的巨大的影子如潮水般褪去,最后化作一道老妪幻影渐渐淡去,他的脸上闪过一丝不屑笑容,脚步不丁不八,踏在固定的凹子上,也像是踏在龙身上。

  “水数六,除三画为坎,余三画于亥上成乾;金数九,除三画为兑,余六画于未上成坤;火数七,除三画为离,余四画于巳上成巽;木数八,除三画为震,于五画于寅上成艮……”

  随着话语,大山好似消失不见,只剩下汹涌烈火、滚滚飓风、千口金刀、滚滚巨木围绞着黑山所化的大龙,那大龙头有城池之大,半截身子藏于地面,通体泥黄呈土相,不断咆哮怒吼,那龙角之上,似是断了一截。

看过《刀笼》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