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刀笼 > 第八章 天狗局(上)

第八章 天狗局(上)

  ‘何谓龙脉,农祥晨正,日月底于天庙,土乃脉发。’

  ‘何谓龙形,山川脉理之表象。’

  ‘龙脉有九形,头似驼,角似鹿,眼似兔,耳似牛,项似蛇,腹似蜃,鳞似鲤,爪似鹰,掌似虎。’

  “九形合一是真龙,真龙能御天,龙脉起伏行止于地,分九形,撑天龙、犄天龙、血龙、地龙、蛟龙、鱼化龙、行龙、九纹龙,后五种应天地五行。’

  龙脉是钟吾古地各大诸侯起家的根本,作为一个少有志向的麻匪头子,戚笼对此研究颇深。

  龙须纠缠,其相为蛇,山道之中,山石具凝成种种蛇状,有张牙舞爪、有肥瘦互缠、有首尾相吞,怪石峥嵘,俱为恶形。

  ‘嘶嘶’‘嘶嘶’‘嘶嘶’

  腥风一卷,一条血目大蟒忽从上空垂下,水桶粗的蛇身绕石而传,所过之处,泥石碾裂,好大一团腥气直窜鼻子。

  一条又一条灰蟒从泥中翻出,像是粪坑里,密密麻麻钻来钻去的蛆虫,白生生、泥乎乎;两条泥鳅状的怪蟒突然翻出泥土,盘住了他的两条腿,蛇嘴大张,上颚的一条血管子涨的老大,猛的一合,上嘴两颗尖牙就掀开外皮,钉入肉中,小腿立马黑乌乌一片。

  戚笼面颊肉一抽,咬牙冷笑。

  ‘嗖嗖嗖’一阵弩射声,戚笼身上至少挂了三十条长虫子,从头咬到脚,最让人不可直视的两条,一条挂在脸颊上,撕扯血肉往里钻,另一条叼着一颗眼珠子,像是活吞了一颗扁蛋,咬下去外红里灰内充血。

  那血目大蟒闻到血腥气,再也忍不住,黄沙卷蛇身,身子高拱如柱,从上扑下,恶臭腥气直从脑壳上喷下来。

  戚笼见状,毫不犹豫拔刀抖腕,钢刀化作一道黑光,精准的钉在蛇尾上,血目大蟒身子一僵,右手大环刀顺势斩出,刀势似山塌石陷,塌刀过后,诸般幻象皆消。

  戚笼深吸了口硫磺火燥味的空气,上前两步把钢刀拔出,肉色纹理的石块刺穿处,一丝血红色的泥水流出。

  “温度越来越高了。”

  练武之人毛孔要缩,筋骨要张,饶是如此,戚笼在山道中穿行,也落个一身臭汗,可想山中温度之高。

  ‘血落成浆,泥塑成肉,地气演龙道,竟能在如此大的范围内干扰现实,这条地龙脉未免也太强了。’

  做为一个正经的麻匪,戚笼挖过古钟吾国贵族的墓穴,也抢过豪商斥巨资打造的风水宝宅,人强马壮的时候,也干过断后勤、截粮草的大买卖,跟兵阀头子都硬碰硬的厮杀过。

  但像今天这种凶恶情形,却真是头一次见!

  如今的山上岩浆灼烧、地震天灾、毒雾飘荡,十个人钻进去得死九个,哪怕是见惯了凶险的戚笼,也不敢说一定能活着出去。

  这般关头,戚笼却奇怪的想到了一道菜,泥鳅钻豆腐。

  将泥鳅和豆腐放入煲中,加以佐料,用大火熬煮,地气以蒸煮,逼其在豆腐中乱钻,香气自在其中酝酿。

  若黑山做豆腐,龙脉是其中一条大泥鳅,戚笼顶多算是一只小蝌蚪。

  而就是这颗小蝌蚪,准备抢这碗头汤。

  沾了‘汤头’的戚笼对于龙脉之气有一种微乎其微、却又极其准确的感应。

  ……

  山顶,东南一角,形状像是掀开了的龙脑壳。

  地气凝成的幻象几乎与现实密不可分。

  戚笼终于来到了此地,他看到了虚幻成真的九座龙宫,白玉为阶,龙鳞为砖瓦,山势起伏为脊,也看到了在九座龙宫之间,头顶华盖彩光,丈量步伐的披甲少年,对方明眸皓齿、俊的像是龙宫太子,眼神赤金,嘴角微勾,似高傲,似嘲讽,他脚步所过之处,一道道龙影炼化。

  每一座龙宫中央都有一座火盆,盆中似火焰熊熊、又似波涛万顷,千奇百怪,各自镇着一截龙躯,煮的龙血冒泡。

  某种本能驱使下,戚笼口水都要留下来了。

  少年人对于突然出现的戚笼有些惊讶,眉毛一扬,打量对方。

  “按道理,你没资格来这里。”

  戚笼嘴巴一咧,悍然拔刀,两口刀锋交错,一串火星摩擦散花,明亮光中,小刀顺着对方眼缝斩去。

  少年直退一步,头顶微凉,抬头,一道巨大黑影迎面落下——单刀大盘头!

  赵神通屈膝,提肘,拳头和刀口撞出了更加凶狠的动静,戚笼虎口崩血,倒退三步,两刀插地,划出三尺地痕。

  赵神通一步不退。

  “我的刀没有理吗?”

  戚笼露出一嘴白牙。

  赵神通收回拳头,拳甲上一道筷子粗的刀痕,甲面微裂,脸上由愕然多了一丝怪戾。

  “有点意思!”

  脚步重踏,石板碎裂,一步竟踏出一丈半远,内旋轰炮。

  戚笼双刀合劈!

  天上雷云重重,似有闷雷在耳边炸起!

  ……

  人体有大筋十二根、人皮开了五个口子、肉六百三十九块、骨头两百零六根骨头,筋、骨、皮、肉任一一道彻底炼化,武道中谓之炼体大成。

  见自我,见天地。

  但有些人就是天赋异禀,睁眼便能见天地。

  赵神通的拳很凶、很硬,握拳爆空气,出手便能见雷声,这至少是一次炼体大成的征兆,拧大筋,五脏雷鸣。

  更别提那堪比精铁的骨甲,这更是传说中才有的天赋。

  戚笼的刀使出十二成火候才能招架住对方的拳头。

  不仅筋骨酸痛,拳雷轰鸣间,皮肉更有一种融化的感觉。

  每一道龙影被对方吞入后,赵神通都会体涨半寸,力大三分,体态不断变化,半人半龙,似在加深吞噬龙脉过程。

  戚笼越发艰难。

  这还只是对方一人。

  只要架不住对方一拳,自己会死!

  但手中有刀,心中就敞亮。

  ‘阎’是巷中刀,巷后无路,门在前方。

  生杀之机,隔一线地。

  ‘崩——’

  十七拳后,市价三两二十六钱的钢刀终于崩成十几片碎片,光滑的刀面上闪过二人的表情。

  赵神通脸生金鳞,面带嘲意,双刀都挡不住,何况单刀。

  戚笼抬头,眼中神光如野火,大腿如枪小腿钩,一下插入对方两腿间,膝盖硬顶对方腿弯,那是对方身甲包裹最薄弱处。

  偷桩化马,龙形转体,龙马二形在此刻融为一体,借力之下,身子诡异移到对方侧面。

  刀柄反握,刀背贴小臂。

  马刀,割鹿!

  数面刀片的反射光线,让赵神通眼一花,眉一皱,紧接着腿一痛,刀锋便以一个诡秘的角度斩下,两道身影一闪而过。

  ‘噗通——’

  戚笼倒地,左大腿和右小腿上各插着一块刀片,一块碎片正好插在了他的脸颊上,距离眼珠只差一厘。

  赵神通僵住。

  ‘咔!’

  额上的金鳞忽然开裂,裂痕一直延申到他头顶的龙角。

  一道龙影在背后猛的炸裂。

  呆滞了数息时间,一股寒意才从脊椎窜出。

  他极不愿承认,在刚刚那一瞬间,他生出强烈的求生欲。

  赵神通猛的转头,脸上阴沉似滴水,狞声道:“我要你死!”

  戚笼‘哇’的声吐出一口血水,面色苍白,嘿嘿一笑道:“你这人真是不讲道理。”

  失算了,居然有人脑壳比刀还硬!

  赵神通刚踏前一步,剧痛钻来,一阵天翻地覆,九座龙宫中,有四座龙宫中的火盆都在摇晃,虚幻的龙身似要钻出。

  “龙神二字寻山脉,神是精神龙是质。”

  “戍土层中生革意,地支丙命申见煞。”

  赵神通面色一变,似是被人训斥一顿,唯唯诺诺,愤恨的盯了戚笼一眼,不丁不八连踏两步,身影忽然消失不见。

  “须弥山是天地骨,中镇天地为巨物。如人背脊与项梁,生出四肢龙突兀。分枝劈脉纵横去,气血钩连逢水住。大为都邑帝王州,小为郡县居公侯。高水一寸即是山,低土一寸水回环。水缠便是山缠样,缠得真龙如仰掌。”

  “年轻人,龙,不是你这样夺的……”

看过《刀笼》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