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刀笼 > 第十章 天狗局(下)

第十章 天狗局(下)

  “天德贵人,正月生者见丁,二月生者见申,三月生者见壬,四月生者见辛,五月生者见亥,六月生者见甲,七月生者见癸,八月生者见寅,九月生者见丙,十月生者见乙,十一月生者见巳,十二月生者见庚。”

  “你照我所示,先走十二步,见真龙!”

  戚笼按照那虞道人所示之法,每走一步,就有一座龙宫消失,十二步一过,黑烟滚滚,岩浆如潮,竟来到山半腰的一块大石上,三面悬空,距离洒落的岩浆热流不足三尺。

  戚笼嘴角一抽,“你莫不是在害我。”

  “非也,非也,此龙脉为九龙脉中的镇地龙,又称双首龙,一首被镇,一首已断,其中断龙首中有龙孽,你所在之处为龙脖颈逆鳞,正要借这逆鳞之能吸取龙孽之力,化天德真人,破那少年的天魁命!”

  戚笼向北、西、南、东四方向虚踏三步,逆走四方,眼前忽的一花,只见山峰从中一分为二,强烈滚烫的呼吸声宛如山崩海啸,两只巨大红火球似的眼珠冷冰冰的盯着他。

  “这龙脉似想要杀我?”

  戚笼捏紧了刀柄,在这虚幻的庞然大物面前,饶是他也十分紧张。

  “切莫动手,按照我说的九宫方位移动,你是孤辰寡宿,能以孤寡收孽煞——大概这般。“

  ”大概?“

  ”咳咳,实不相瞒,贫道入局之前,曾略施小计,斩了这镇地龙一首级,所以这龙,颇有些怨气。“

  ”……“

  “亥子丑人,见寅为孤,见戌为寡。寅卯辰人,见巳为孤,见丑为寡。巳午未人,见申为孤,见辰为寡。申酉戌人,见亥为孤,见未为寡。”

  九宫移位,一股股孤煞之气不断从戚笼身上召出,与山势中的冥冥存在相融合。

  虽明知眼前场景具是幻象,但戚笼依然觉的十分奇异,他仿佛走过了黑山在内的所有山川脉络,要知山南、山北两道中间横亘了无数座大山,一直延申出海,长度数十万里,黑山只是其中一座,但众山山势互有关联,似主干与枝叶,重重起伏,又似植物之根茎,相互缠护。

  强龙、弱龙、肥龙、廋龙、顺龙、逆龙、进龙、退龙、病龙、劫龙、杀龙、真龙、假龙、贵龙、贱龙,种种龙相纠缠在一起,相互敌对又相互纠缠,最后地气孕育到了极点,地龙出土,龙首便是黑山。

  一滴雨水忽然落下,戚笼愣愣的伸出手,水滴落在掌心,一朵血花绽开,他抬头,天幕被一团血肉取代,那血肉无比巨大,血水从中流下,化作无边血云,覆盖了天空,血雨先是一两滴,然后像是天漏一样倾泻,腥气充斥天地,很快将大地淹没,将他淹没。

  这就是无头龙尸么。

  每一滴血水砸在戚笼的身上,耳边都会响起一声怨恨的龙吼声,戚笼被震的五官炸裂,皮肉剥落,只剩下一具骨架,浮沉在血海中。

  你、愤怒吗?

  你、在恐惧吗?

  你、想复仇吗?

  这句话似乎激怒了对方,血海中一座岛屿大的龙首翻海而出,大嘴好似黑洞,龙牙如柱,成排裂开,血水倒灌,将骨架吸入。

  ”你欲复仇,我欲改命,我以你为体,你以我为刀,如何?“

  在骨架被吞入之前,那对红灯笼似的眼神撞上了戚笼凶悍的目光。

  不知何时起,戚笼又回到了山半腰孤零零的那块悬石上,脸上、手背、大腿,一块块像红玉玛瑙般的鳞片嵌于其上,面色冷漠。

  ”你竟、真的成功了!?“

  话语间,就连虞道人似也不敢置信,戚笼突然转头望了山脚一眼,远隔数十里,虞道人眼前竟出现了一条张牙舞爪、十分凶恶的无头龙尸,那龙尸伤口处,一道人影若隐若现。

  道人心中一凛,虽然真相是一些无法入世的怪物借他之手斩了龙首,但在龙脉浑浊的意识中,他便是仇人,若非还有一龙首被镇压,亟待解救,龙孽煞气早就钻体,让他生遭百难,死收千苦,这辈子注定是一个大号的惨字!

  ”我说过,那少年有天魁、地罡、国印庇命,天地人三势合一,其威足能偷天换日,要想破解,只有以地破天、以天镇地,以人克人。“

  ”你与龙脉合一,借龙孽之力破天魁,这是其一;其二,则是要以天势破地罡,“虞道人眼珠子瞪的老大,突然扯起了嗓子:”钟吾古地自古以来便是个纲纪不存、凶煞乱走的法外之地,莫说修行中人,便是天地间的元气、灵气也只能封存于金银中,现不得形,诸位无法出世,却又欲阻龙脉被吞,如今龙脉命不该绝,有孤寡宿命者应劫而出,我有五百纸人兵将,欲布天狗食日,活人不惜命,尔等欲何为?!“

  老嗓子在这一刻,竟喊出了喇叭唢呐的铁腔金调。

  ”阴阳失衡、五行不通、三才颠倒、九宫反复、龙煞天孽、以母为食,风沙蔽日、太阴化月,有犬东来,食月为日!“

  按道理来说,在地气如此浓郁暴躁的情况下,以他的道行是断然无法驱使符兵,但一众纸人兵将却通通有了灵性似的,皮肤表面更是挤出了油光,或冷笑、活沉默、或贪婪,符阵的变化再一次超出了虞道人的演算。

  ‘玄天真神九噬符灵天维地柱阴山鬼宿食月大阵’

  ”你还缺最后一件物什——一口刀。“

  哪怕戚笼人龙合一,心性无限趋于龙脉的混沌无常,也忍不住看了眼手上的大环刀。

  虞道人长叹一声,”以天镇地、以地盖天,但说到底,最后还是要以人对人,我虽然不善武学,但也明白,对方天赋异禀,通体宛如一块神铁,这是传说中的天生金骨、万芒神甲,你要夺龙,必须先破他的金身,而你的刀,远未锐到这般境地。“

  ”我不成?“戚笼自言自语,感受着那身体内部溢出的,源源不断的精力,以及龙脉附体大幅度提升的筋骨力量。

  ”你不成,“虞道人重复一遍,”但有人成,事实上,黑山凶地并非传言中的能上不能下,有一人便曾一人一刀,三入黑山,她便是当年的吕阀之主,号称山海两道无敌手的吕傲侯。“

  ”武学往上,技近于道,越是高深的武学,就越是与天地自然的道理互相应证,对方能入凶地而不死,只有一种可能,就是刀术已臻至一种冥冥中不可测的地步,可搬山、可破煞、可捉星,跟这相比,天下无敌反倒是小道了,你若是能印证她的刀术,便有机会胜那少年,记住,人定胜天,这天不是老天爷的天,而是天赋的天!“

  ”速去、速去,少年背后的那位察觉到我们了!“

  虞道人一挥袖子,再次把戚笼推入龙脉变化中,而戚笼最后一眼,便看到那滚滚黑潮遮天蔽日,纸人前赴后继,各显神通,想要抵挡那抹深沉到极点的黑暗。

  戚笼身与无头龙尸相合,一时间意识仿佛扩大上百倍,像一座庞然大物盘踞山口,天然便能感应到这黑山凶地的种种诡异绝煞,这才发觉,原来山上有许多凶险远超之前撞上的武道骷髅,若非赶上了龙脉被镇的关口,十成凶险去了七八,此时他怕也是凶多吉少了。

  然戚笼哪怕意识翻遍全山,都未找到虞道人口中,那位吕阀阀主留下的刀术。

  意识扩张了千百倍,虽然形同天神,但很明显感受到,天狗局与无首龙尸传来的强烈危机感,仿佛有什么东西正在从四周蚕食这两局。

  想来是那少年,以及背后的存在重新镇压了龙脉,准备拿自己开刀了。

  ”嗯?“

  戚笼抬头,只见不知何时起,眼前因地脉震动而纷纷断折的树木忽然拔地而起,这些在凶煞之地成长成百上千年的老树不知受了什么刺激,彼此纠缠盘合,化作茫茫林海,古树参天,万木峥嵘,向戚笼席卷而来。

  ”尔等食吾香火,寄吾血肉,如今一朝得势,便为人驱使,做煞逆吾吗?“

  戚笼的声音宏大、古老、冷漠,迥异人声,却又有着种种难以言喻的权柄,仿佛言出法随,众生景从。

  那树身长满金鳞龙纹的老树们畏惧的抖了抖,但重又化作漫天青光席卷而来。

  ”龙神尊为吾等主人,安镇地脉,孕育生机,享众生灵香火,化众生之母,这不好吗?为何要出世!为何要出世!你出世,必夺万物生机为己用,龙神不死,吾等心难安!“

  ”龙神不死,吾心难安,请龙尊归天!“

  ”龙神不死,吾心难安,请龙尊归天!“

  仿佛千万人呐喊,声嘶力竭,汹涌澎湃,滚滚音浪席卷而来。

  戚笼金瞳扫了一圈,冷哼一声,悍然拔刀!

  刀一出,漫天金光,光芒之中,山头为根爪,地脉山川为龙身,岛屿大的龙爪每一次撕扯,便有无数生机被夺,无数花草树木干枯消散。

  龙脉乃天地伟力,掌山脉纹理,享众生香火:地龙怒,大地震颤,版块陆离,众生在火中煎熬。

  ”癣疥之疾,不值一提!“

  天塌地陷中,那无边林海早已筋断木折,化作一片焦土,受人恩而生,遭人孽而亡,世上大多事如此,空余幽幽叹息而已。

  然废墟之中,先是一缕火苗从青烟中钻出,无数怨气如同长鲸汲水,钻入这缕火苗之中,火苗晃了晃,‘噗嗤’一声熄灭。

  戚笼的眼神眯成了一条缝,里面凶光和金光乱闪。

  凉风一卷,吹的他衣角翻了一翻,就连日光都显的不那么刺眼了。

  戚笼猛然回头,瞳孔中映衬着火光,只见不知何时起,滔天火浪竟高过山头,火光与岩浆融成赤红色,地脉翻涌,借木化火,以火止沸。

  离卦为火,犯之主血光之灾,家宅易遭火灾,此谓,火形卦。

  同时西方一道金线与天地平齐,无数刀光忽从金线中钻出,赵神通手持一口白虎大刀,狞笑跳下。

  ”凡夫俗子,也敢贪天之功!“

  黑山脚下,虞道人看着不断被黑暗淹没的纸人,一声长叹,”三成,至多三成。“

看过《刀笼》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