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刀笼 > 第二十章 汤瓶乍破血浆裂

第二十章 汤瓶乍破血浆裂

  今夜月黑天高,乌云笼罩。

  城门猛的被撞开,甲兵洪流像是一条火龙,肆虐在城中,开家撞户,彻底搜查。

  豪门大户怯如鸡,豪强恶霸钻入洞。

  在抄了几十家,族灭了十几大户,砍的人头滚滚后,没人敢对那位薛恶狼再阴奉阳违。

  尤其是在薛保侯暴怒的情况下。

  城中最好的医馆中,火工道人蚊三道人正向眼前这位游骑将军汇报情况。

  “胸口的剑取出来了,坏了小半心脏,肋骨断了三根,手臂找是找回来了,只是错过了最好的治疗时间,恐怕以后……”

  “只是左臂的话,无甚事。”

  薛保侯面无表情道,但在熟悉人眼中,已到了爆发的边缘。

  “将军,忍耐,黑山城有铜矿,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实力在兴元府中排名数一数二,薛保侯倒也罢了,他那夫人所在的白家,在武平军府可是有些关系的。”

  蚊三道人躬着矮小的身子,大小眼,牙齿外翻,一身花道袍,模样不像是正紧道人,反倒像什么黄皮子变成人形的样子。

  周围空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沉闷下来。

  一偏将连忙插嘴:“人能救回来吗?”

  “很难,虽然用了上等药丹,还要看他的造化,更重要的是,羊校尉那对手应该是一流打家,为了对付他,羊校尉斩出未完全掌握的狼神刀,足阳明筋崩裂,就算保住小命,失一手、瘸一腿,这一身的本事就——”

  蚊三道人不阴不阳的一笑:“贫道还是那句话,活尸丸虽然没有十足把握,但若是——”

  “不行!”神枪楚子流断然道:“羊兄弟服用了你那古怪玩意,不生不死,意识消散大半,形同怪物,不比死还痛苦吗?”

  “呵呵呵,若是不服用,可真就死了也说不定。”

  这随军道人似乎并不畏惧薛保侯,更没把眼前这位神枪校尉当回事,毕竟他这一脉在七大都督府中也颇有地位,这涉及到钟吾古地中,道门除了火工道人、风水道人之外的第三脉传承——铅汞道人!

  在边地中,铅汞道人又有个绰号,鬼神道人。

  “子流,你去帮衬小四和三彪,那人若是真露面的话,单凭他们两个未必能压住,不错,小小一个兴元府,倒还真是卧虎藏龙,居然又是一个炼体大成的高手?”

  楚子流不甘心的看了蚊三道人一眼:“是!”

  薛保侯转过身子看向裹成粽子、死气沉沉的羊赤忱,两眼渐渐爆出血丝,一呼一吸间,身子好似涨大了三号。

  “蚊三,照你的法子做吧。”

  蚊三道人躬身领命退去。

  薛保侯顿了顿,轻轻道:“给我发帖子,十天后,兴元府十三座公城的城主、豪强首领、门阀家主来此拜见,开水路大会,过时不候。”

  “这——”

  副将稍一迟疑,薛保侯就缓缓盯了他一眼,只这一眼,副将便浑身一抖,对方乌黑黑的眼中似藏尸山血海,忙不迭的应了下来。

  他哪里不知道,这位少将军是个遇强则刚的性子,途中被刺、手下被害、地头蛇阴奉阳违,已然彻底激怒了这一位,而这位少将军是想一举解决所有隐患,好在截止日期前,运粮甲北上。

  所有人都走后,薛保侯沉吟不语,这城内的确有几个入他眼的好手,但能在三十息内,重创他亲自调教的校尉,是白家那个老鬼,地军某位首领级的叛逆,还是某股地头蛇势力隐藏的王牌?

  “把武器拿来。”

  很快,断裂的无影剑刃就被呈了上来,薛保侯摸着剑刃上的种种缺口,双目微闭,忽然震脚、踏地、走小架子,三寸之内劲风如同狂风暴雨。

  拳家有‘慢拉架子打快拳’的说法,这是把拳术变化融入筋骨蠕动中,练拳的一种手段。

  然而这位薛将爷却是‘快拉架子快打拳’,竟完全扭曲了武道常识,更诡异的是,随着步伐疾走,薛保侯竟然渐渐踩出了几分二人交锋时的步伐变化,时不时的停一停,再动时,拳脚变化更相似。

  终于,薛保侯一转身,盘最后一个架子,脚掌隔空踩地,气压炸的四面窗户‘哗哗’作响,像是有猛鬼在摇窗。

  “明剑,暗刀,马桩子,这倒有点像是马匪的手段。”

  倒不是说马匪一定炼马桩,只是人之拳术性格易染动物之习性,如耕夫习牛则犷,猎夫习虎则勇,漁夫习水则泳,马夫习马则健;马匪常年与马匹打交道,做的又是人头买卖,拳术也好,刀术也罢,野性和凶性是长在根子里的。

  虽然戚笼以剑代刀,稍作掩饰,却没想到对方眼光如此毒辣,一举推演出来。

  “不过羊赤忱学的是明堂刀,讲究四平为明,四门为堂,顶平、肩平、股平、心平为四平,立身为架、东南西北为堂,运刀正大光明,刀子与身子合作一座演刀堂;虽然赤忱狼性入体,走了歪道,但要想破他的刀架子,这一刀的变化——”

  薛保侯一身玄铁甲,以手为刀,眼中杀意暴涨,放中烛光立刻暗淡,松腰坐跨,旋腕转膀,刀坍,周身好似黑洞,灯光立刻被灭,昏暗房内好似有血浪在拍打,‘啪’的一下门闩断裂,横截面上毛须炸开,藕断丝连,极不平整。

  “好凶的刀意,上等入道,有意思!”

  大门打开,薛保侯额头微汗,眼中却是闪过一丝兴奋。

  “虽未完全推演出来,但是,依本将的判断,这一招的刀意变化有两——”

  ……

  “自然是两层变化!”

  一片荒坟野冢中,戚笼如怔似魔,一步踏出,黑衣滚荡,好似有无数刀意扒皮而出,似比这荒坟野冢的阴冷还要凶冷。

  “‘阎’字拆为巷中门,‘罗’字原为捕鸟网,刀藏意,便是入地无门,上天无路,刀意轮转,方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亦是阎罗,两刀一合,便是刀兵之地,无人之乡。”

  戚笼灵感爆棚,刀劲顺着皮肉滚来荡去,结于肘腕,系于膝关,联于肌肉,上于颈项,最终聚而后分,解成四道,散于四肢,以足太阳、足少阴、手太阳、手少阴为络的大筋脉,脉中穴道簌簌痒痒、些微刺痛,好似刀滚。

  人体处处空穴,具能听佛吟唱,亦能刀刮血涌。

  戚笼这是在把‘阎罗’藏入身中,匹夫怀刀不在身,在胸腔;这样一来,人与刀合,居家不是客,如此便算彻底脱了招式藩篱,行走坐卧,具能猝而爆发,可称大师。

  刀道大师!

  “你吃么。”

  许跃蹲在坟头上,不知从哪里摸来一把瓜子嗑着,见那日·喜望过来,递了过去。

  那日·喜摇了摇头,紧了紧身子,囚衣单薄,他有些冷。

  “这位爷还真是心大,人在城内明火执仗的搜他,他倒好,大冷天的在乱坟堆子练拳,这莫非就是传说中的活人席面吃排场,死人堆里耍酒疯?”

  眼见对方又望了过来,许跃讪讪一笑:“言语粗鄙,还望喜公子不要见怪,话说,您脱困之后,还缺跑腿的吗?”

  筋属木,其华在爪,故十二经筋皆起于四肢指爪之间。

  戚笼猛的一转,血气回涌,五指一抓一收,周身三寸热气具消,三息之后,两处墓碑猛的开裂,像是被刀活劈了般。

  “你们在这里等我。”

  二人都是一愣,戚笼的身影便消失在黑暗中。

  每年四月初一,老爷子都会去一个地方拜祭两座无人墓碑,以往都是段七娘陪着,大概在戚笼成了‘女婿后备人选’之后,去年也拜一次。

  地方便是黑山城南边的公墓,只不过战乱年代,死生飘零,往往死人还没过头七,活人就没了,所以公墓越发有乱葬岗的趋势。

  戚笼来两座打理的十分干净的墓碑前,面色肃穆,鞠了一躬,这才掀开石板。

  只有骨灰盒。

  戚笼舔了舔嘴唇,拿出骨灰盒,四处敲打了翻,果然其中一面留缝。

  半晌后,戚笼坟前多了三物,一封信、一本小册子、还有一套拳谱。

  戚笼犹豫了下,先打开小册子,粗粗一翻,好多人名,眉头渐渐扬起,这上面的内容还真是……价值万金。

  若是交出去,黑山城中绝对会有一场大地震。

  他想了想,把拳谱翻开。

  第一页上十四个大字——

  汤瓶乍破血浆裂,拳出无人刀枪鸣。

  :。:

看过《刀笼》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