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刀笼 > 第二十一章 民匪一家亲

第二十一章 民匪一家亲

  黑山城上任过十几任城主,除了最近的一位外,没有哪一任的结局是好的。

  而段七娘的大爷爷,便是其中一任,姓段,名补楼;读书人出身,是旧钟吾国选拔机制中的一位候补官吏。

  虽然钟吾国被灭了不知多少年,但出于某些原因,它的一些机构依旧运转着,只是这些年越发势微。

  读书人有两个结拜兄弟,一个拳师、一个铁匠。

  读书人撇下妻子,带着拳师赴任,在死法各异的历任城主中,读书人算是有手腕的,一番明争暗斗、尔虞我诈、血水里打牌九后,也打出了副好牌。

  当然,读书人的心计再高,也须武力护身,而‘汤瓶拳’大成,号称‘十字战’下无敌手的汤城第一拳师,替他挡住了不知多少明刀暗剑,当然也做了不少暗地里的勾当。

  自从古国灭亡后,山四道、海五道就一直陷入一种剑拔弩张的角力状态下,军阀混战、地头乱斗、贵族骄奢淫逸、门阀醉生梦死、名族暗流涌动,民如草,割一刀,还一刀,再一刀,刀刀见血。

  说是天真也好,理想主义也罢,或是只是理想主义包裹下的野心,读书人想至少在黑山城中,一扫牛鬼蛇神,还个干净天地。

  而做为继承古国大部分国祚,庇护钟吾古地,在山海关外抵抗中山国、陈国两国兵锋的七大都督府,算是正经的官面牌。

  不过就算是坐拥几十万精兵的七大都督府,也只能维持公城的官僚体系,保证后勤顺畅,最多每年派一些边将征粮。

  读书人知道,光有想法也不成,要想引外力剿灭这座地头蛇组成的蛇窝,必须一击致命,而且引来的外力要重如泰山,不能给这些脏虫野豸半点死灰复燃的机会。

  出乎意料,经过暗地调查,他得了意外收获,一条线逐渐被勾勒了出来。

  那是一条涉及豪强、门阀、下九流帮派、黑行、白道、拳门、乱兵、教派,甚至在都督府内部都有支持者的水下势力。

  而其目的,正是在某一个关键时期,彻底动乱钟吾古地,将原本脆弱的生态平衡打破。

  而书生只摸索到这股势力的外围,就被发觉。

  某日,内家拳大成的拳师惨死街头。

  不过数日,被书生慑服的地头势力纷纷失联,黑山精甲被以各种名义调走。

  最后,乱兵入侵,城防失控,乱民冲入了府衙,大都督府明旨下达,菜市口上一刀斩。

  书生成了历任城主中,唯一一位被明正典刑的官员。

  然后,书生家族被黑手祸害,妻子双亡,一家老小接连遇到惨事,只剩一个女婴,被铁匠保下。

  而由于黑手猖獗,四处追捕,铁匠隐姓埋名,东躲西藏,最后迫于无奈之下,遣入当年书生赴任的城池,做灯下黑,而少女也被抚养长大。

  这就是段大师和段七娘的故事。

  戚笼终究还是看了这封信,他相信段七娘也是这么做的,因为按信中的口吻,这应该是段大师的‘遗书’,是属于死前才交付的秘密。

  而且信上着重强调的是,当年害死‘书生’的势力,一部分已随着时间烟消云散,一部分早已搬离黑山城,让她忘掉仇恨,重新生活。

  至于‘书生’留下的名册,则囊括兴元府、乃至附近数府,某些著名势力的黑资料。

  对于这些势力的敌手,或者说惦记它们产业的野心家来说,这是一口利剑。

  这其中没有伏龙总管李伏威的名字。

  想想也是,李伏威今年应该四十出头,虽然如今是黑山城中,地头蛇群的蛇王,但当年那场动乱发生时,估摸着也就十几岁,哪有那么多天生的阴谋家。

  不过对于段七娘用‘这口剑’请李伏威救人的法子,戚笼只能说是有些‘可爱’了。

  昨天夜里边军大搜全城,他可是安置好二人才溜回来的,身份不也没暴露么。

  这便是最好的证据了。

  “乌匠工,白夫人有请。”

  一个长相圆圆、颇为甜美的婢女弯腰道。

  戚笼点头,“有劳了。”

  ‘乌笼’便是他在‘白家做工’时的名字了。

  戚笼被带到一座花园中,花不多,一亩才有三两支,不过一定很珍贵,因为他在几朵花上,看到了微微莹光,有的花瓣生多彩,每一朵反季节似的鲜艳欲滴。

  戚笼还看到了赵牙子,当年二人几乎前后脚进的刀匠行。

  还有赵黑,老东西藏在婢女身后,极不起眼。

  两个婢女间,一身紫罗裙,斜坐着饮茶的美妇人,大约便是伏龙总管的正妻,宁海白家的二小姐,白三娘。

  “拜见夫人,”戚笼躬身,态度很沉稳。

  白三娘单手握茶碗,另一手靠在石桌上,露出白皙丰润的手腕,显得并不稳重,或者说漫不经心。

  “你似乎并不怕我。”

  白三娘妙目斜了赵牙子一眼,赵牙子腰弯的都快折了。

  “兵祸连绵,小民如草,怕也是死,不怕也是死,大抵怕不怕,也没甚区别了吧。”戚笼平静道。

  “而且胆小的话,怎么给二小姐做事。”

  白三娘被逗笑了,胸前一阵晃荡,兰指点了点戚笼,“黑爷,这人很有意思呢。”

  “都是小姐培养的好。”赵黑老脸挤出一丝笑意,奉承道。

  “乌笼,你会打几种道器?”

  “碧炼刀、割肉斩马刀,不过斩马刀的成品率不高。”

  “听说你很得段大匠喜欢?”

  “是。”

  “他有私传你?”

  “老爷子教都是一样教的,他不藏私,只是天赋这东西吧,不好说。”

  “你当了我家的下人,有什么要求?”

  戚笼沉默了下,道:“若是可以,我想见老爷子一面。”

  白三娘抿了口茶:“见了又能如何?”

  “师恩难报,而且,老爷子的手艺,总得有人继承下来吧。”

  白三娘似笑似嗔的看了戚笼一眼,柳叶眉一挑,摆手道:“下去吧,我来安排。”

  戚笼走后,白三娘摇了摇头,食指戳了戳赵牙子,有些不满道:“你可是家生子,给你的帮衬够多了,技不如人,你让我怎么说你!”

  赵牙子跪地,头快要戳到地上,哽咽道:“我、我辜负了夫人的栽培。”

  “你也下去吧,日后刀匠行重开,你负责监视他。”

  “是!”赵牙子大喜过望。

  等其它人都离开后,赵黑才小声道:“段老头关在兵营里,有些麻烦。”

  “想要收人,总得收心,再说黑爷你不是验过他嘛,若只会打铁,倒是不妨用一用,我观这人心很稳,不是个坏事之辈。”

  ‘戚笼’也好,‘乌笼’也罢,于白三娘来说都是小事,一句话就足够了,她正了正脸色,眼中闪过一丝煞气。

  “黑爷,徐狗贼到底是谁下的手,查出来了吗?”

  赵黑迟疑了下,道:“人找到的时候,尸体已经腐烂了,而且对手很老练,暂时看不出路数。”

  “做最坏的打算,如果真是李伏威,你有几成把握?”

  赵黑低头,丘壑纵横的老脸上,咧嘴,露出一嘴好牙口,乍一看,精气神足,细一看,牙密且锐,像一口口小刀片钉在嘴里,不似常人,反似妖兽。

  传说中,佛陀三十二相中,齿具足四十,常人为三十二。

  赵黑非常人,亦非佛,他有三十六颗。

  老人家一脸良善:“三娘放心,再怎么着,六成的把握是有的。”

  ……

  “我想见见七姑娘,我知道她在这里做工。”

  戚笼走到一半,突然对前方婢女开口。

  婢女犹豫了下,“可以,但不能见多久。”

  戚笼吐气,张嘴:“谢谢妹子,我现在身无分文,但你知道,做我们这行的,油水很足的。”

  婢女的步伐变快了。

  “你去右边凉亭等着。”

  恰好后方赵牙子走了过来,二人交错而过,赵牙子眼神复杂,戚笼头也不回。

  “做白家人不丢人,也可以不讲良心,但至少利害能分明,连狗都会朝丢骨头的摇尾巴;你说说,老爷子知道你身份后,留过手吗?”

  赵牙子硬绷着脸,手指死攥拳心。

  未过多久,一脸茫然的段七娘就被领了过来,见了戚笼,大吃一惊。

  “你们聊,”婢女暧昧的看了二人一眼,退了出去。

  戚笼依旧笑的温和:“你很快就可以不住下人房了。”

  “你怎么来见我,你你——”段七娘结结巴巴道。

  “我这身份,加上与老爷子的关系,不见你反倒是不正常吧,”戚笼顿了顿:“你放心,我见你之后,他们会更放心的,因为你在府里。”

  戚笼转过身子,挡住婢女视线,摸出那本名册。

  “交与不交,你说了算。”

  段七娘吓的赶紧把名册塞入胸口,贴了过去,挡住缝隙,姿势很暧昧。

  “你不信李总管?我知道他很可能不认账,但他和姓薛的毕竟有仇——”

  戚笼摇头,突然笑道:“谁跟你说他们有仇的?”

  “我听说李家好多产业都被查抄,就连李总管他自己都被姓薛的打了。”

  “虎豹相争,你说谁赢?”

  “这——”

  “都是赢家,虎豹会合作,把周围食草兽类吞个干净,”戚笼做了个切糕的手势:“豪强的钱,如数奉还,百姓的钱,三七分帐。”

  “不过薛将军赚的是快钱,得赚十分,空下的产业,那才是李总管的。”

  戚笼笑眯眯道:“老爷子是很值钱,但跟那么多大户人家的产业相比,也不算个什么,不就一打铁的,有矿还怕没人?”

  段七娘目瞪口呆,好半晌,才结结巴巴道:“你怎么这么清楚?”

  “我以前干什么的,老爷子没告诉你?”

  “是、是大贼头,大马匪!”

  “是麻匪,不是马匪,”戚笼纠正,继续温和道:“我初当麻匪的那几年,官兵剿匪正盛,天天往山沟子里钻,谁帮的我们?做大之后,又是谁给的情报,良民见到我们可是跑的比兔子都快。”

  “是那些有善心又有钱的老爷们,他们帮我们解决一些问题,我们也帮他们解决一些问题,互利互惠。”

  戚笼顿了顿,笑容满面,“我们是民匪一家亲。”

  :。:

看过《刀笼》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