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刀笼 > 第二十六章 道器鱼肠

第二十六章 道器鱼肠

  戚笼逛了一圈街,接着去刀匠行收拾了废剑材料后,还真就颠颠回了李府,并无人查岗,或者说,某些人对自己的行踪很有把握。

  做为倒卖军械的大户,李府自然也有私人铸造坊,其专业程度并不亚于刀匠行,地龙火脉、黑火碳、玄钢铁炉、纹血砧,碾具、冲具,后面还有一排大缸,缸中有冒寒气的水,也有像刚烧开似的,更有水色鲜艳如血,虽然比不上火工道人精炼的粹铁水,但也是少见的炼刀液了。

  “这里管事的是鲍爷,有问题找他。”

  一位家丁领着戚笼入铸造坊后,便就向后方拱手,只见一位赤身大汉正磨着一口大剑,剑身约有巴掌粗,剑头有血槽、一面剑刃有锯齿,缝隙透着黑褐色,这是血锈,看起来惯斩人的。

  那粗发大汉抬头,阴冷的眼神宛如饿鬼投胎,脸上是无数深可见骨的伤痕,鼻子处空洞洞,像被人硬生生刮掉。

  那大汉扫了眼戚笼身上衣服,微微点头,便就沉浸于磨剑之中。

  戚笼转了转脖子,脖子上大静脉一股一缩,就这一瞬间,对方身上的气血像是一团油加一团火,右手臂上格外明亮。

  “炼化一条筋的剑客,受了暗伤,鲍五?”

  戚笼拱了拱手,装若无事的转过头,将铁炉子预热,同时将粗胚刀具放在卡口上,心里还在想着这事。

  ‘李伏威手下五掌柜,冯大、冒二、孔三、曹四、鲍五,孔三和曹四在官场上,不可能是这副样貌,冒辟江昨天才见过,冯大据说不通拳脚,而且是个胖子,也就是说这是鲍无常,剑鬼鲍无常。’

  虽然这三年来戚笼已经不和道上有联系,但也听说过这位爷的威名,黑山城黑行首席剑手,曾为了刺杀一位名族,故意被擒,被折磨三天三夜,直到那位名族从幕后现身,这才暴起,一击必杀。

  不把自己性命当命,自然也不会把人命当命,相较于他的剑术,更出名的是他的残忍作风,罪不及父母、祸不及妻儿这类江湖规矩在他眼里完全不适用,被他刺杀的也大多被其灭门。

  戚笼相当不喜欢这类人,哪怕自己手上的血水不比他少,但就是无理由的、无正当性的极端厌恶。

  这会偶尔让他想到自家身世。

  不过他掩饰的很好,而且自制力极强,很快就把注意力转到小刑剑上。

  道器胜邪剑和道器鱼肠剑,到底是哪一口?

  他把从刀匠行取得的剑器残余拿出,那是一寸长的黑絮碳状物,表面钢丝寸寸绷起,像个铁制的锅刷,戚笼轻轻一摸,大拇指便挤出一颗血珠子。

  戚笼眯眼,用钳子弄下一截‘钢丝’,‘钢丝’细而长,一面有细刃,看上去像一口口小刀片,指甲弹上去叮叮作响。

  道器一旦制造失败,就会产生各种未知的变化,与其说是道器的反应,不如说是道家炼丹的负作用,一般来说,粹铁水的调试是在炼剑之前就做好的,普通匠人只能解决剑器的问题,只有老爷子这种锻刀大师,才能从剑器灵性中推演出炼剑水,进而开发道器,这不仅需要达到‘人器通灵’的锻造境界,还需要庞杂的炼丹造诣。

  老爷子就经常吹嘘,若是不当铁匠,做个卖虎狼药的游方道人是绰绰有余。

  ‘叮叮当当’的敲击声响了数个时辰,戚笼几乎把每一截小钢丝都敲打了下来,一一用手段辨别铁质,最后得出结论,这口道器绝不是胜邪。

  道器虽然顶着古剑的名头,也是模拟古剑仿制,但材质不同,古今铸造手艺也未必相同,唯一相同的便是剑意。

  吾每铸一剑,便铸一恶,故此剑名曰胜邪。

  可戚笼探索了每一块铁质,用龙煞感应剑中锋芒,其中有锐气、有煞气、有杀人意、有血腥味、有兽气、有残渣等等,但独独没有正气,也没有与之相反的邪气。

  老爷子说过,道有阴阳,剑亦有阴阳,阴阳合而聚灵,这灵便是宝剑性命,做不得假,而且非善即恶。

  铸器容易启灵难,那是人之身心意全数合一,冥冥中感应到的一丝丝先天变化,锤入剑身中,是故此剑方一出世便是神剑,天时地利人合缺一不可,宗师欧治子一身铸剑,能够称之为神剑的也只有八口。

  而道器为何能批量制造,便是由于这天人合一的步骤,由火工道人调和龙虎、捉坎填离、点化铅汞取代了,这也是为什么道器锋锐远超一般利刃,但距离传说中的名剑却总是差那么一丝丝——而这一丝丝便隔着一个天地。

  但在这数以百条‘铁丝刃’中,每一丝都混杂着一道锐气,锐气散而不合,无法凝一,这大概便是老爷子失败的原因。

  不过戚笼怎么也不会忘记,段七娘‘记忆’之中,那火炉炸裂时喷出的黑雾,以及雾气之中,一条条仿佛要拔雾而出的鱼状幻影,似生脚、似带蹼、又或是带着翅膀。

  戚笼的记忆忽然一阵恍惚,而且突然生出强烈的恶心感,仿佛有什么东西要从嘴里扒拉出来似的。

  同一时间,外衣内部的皮肤上,‘筋菩萨’应运而生,耳中念念禅唱,具是风铃,那股恶心感减弱;同时脖颈后龙鳞再度浮现,五脏六腑颤动,十二筋脉、奇经八脉、周身大骨通通扭拧在一起,化做一条筋骨之龙,龙身缓缓蠕动,血淋淋的眼皮突然裂开一条缝,血盆大口猛张,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怒吼,血海恶浪大作,几乎一瞬间,这股恶心的感觉和那从喉管里扒拉出来的东西全部消失不见。

  取而代之是胸腔一股巨烫炙热,热流蒸腾滚荡,皮肉像煮熟了一般蒸出白雾,似有滚滚岩浆要从喉管溢出来,感觉整个人变成人形火炬。

  以脖颈逆鳞为核心,一条条筷子似的黑色粗筋猛然从皮质层下溢出,像一条条蚯蚓般蠕动着,向上下蔓延,好在不过三息,这股热流便就散去,粗筋不甘心的缓缓褪去,恢复人态。

  ‘龙煞竟受到刺激,自然生出反应。’

  戚笼忽然想到了什么,心中一惊,猛的回头,只见那鲍五不知何时已离开,顿时松了口气,如果那鲍五还在,身子的变化必然瞒不过他,就算能灭口,身份必然曝露,计划自然泡汤。

  ‘刚刚的那团鱼影,貌似是一团妖类怨气?’

  戚笼皱眉沉思,他想到了《铸剑书》中关于鱼肠剑的介绍:逆理不顺,不可服也,臣以杀君,子以杀父。

  莫非此剑铸成,得先弑主?

  恰好这时,粗胚剑胎烧到足红,戚笼便将一截‘鱼肠剑残骸’放入火炉中烧成铁水,浇灌在剑胎上,同时开启龙煞对于风水的感应,拎起铁锤,一锤锤在剑身表面依附的那团怨气上,火光照耀下,怨气像是汁水一样在融化在剑身上,只是有些深浅不一。

  清脆悦耳却又绵绵不绝的打铁声一直在月色中跳动着。

  “楚校尉,你怎来了?”

  荒郊野外,一座活人堆中,穿着花道袍的蚊三道人头也不回,阴沉沉的开了口。

  在他身前的黑桌上,有头香一两半六炉。笔五管,墨五锭,五方彩各一段随方色。手巾五条各长四尺二寸,命禄米五盘每盘一斗二升,酒一斗,盏子四十双,信钱五分每分一百二十文,纸一束五帖作钱财,五帖镇座。

  “躺在坟墓下的,是我的同袍。”楚子流一身白甲,面目在月色的照射下显得格外俊朗,不过眉目中裹着深厚的阴霾。

  “呵呵,你说是便是吧。”

  随着蚊三道人的话语,五鬼定形符也绘制到了最后,刚被杀死的四十九具尸体上,不仅被割开的喉咙流血,眼、口、鼻流出的血液像五条笔直的黑线从身上流到地面绘制的怪阵上。

  天空的月亮有一半隐匿在黑暗中,四十九具尸体半坐,一具活人半埋入土中,强烈的腥臭味从土中涌出。

  “千千剪影,六六鬼形,收行客魍魉之鬼、收伏尸刑杀之鬼,收天下七镇死将之鬼,次收刀兵军阵、无头无手之鬼,次收吴王子胥之鬼,次收赤眉盗贼之鬼,次收三王五霸、败军死将之鬼,再收东方青注之鬼,收南方赤注之鬼,收西方白注之鬼,收北方黑注之鬼,次收中央黃注之鬼……”

  伴随着话语,桌台上法器不断晃荡,四十九尸体迅速干枯,而土堆之中,一股强烈的生命力孕育、诞生,这股生命力很奇异,看似一潭死水,却又给人深不可测之感。

  堆彻的土面上,似凝成一团肉膜。

  终于,‘噗嗤’一声,一只带有乌黑指甲的手掌剖土而出。

  “丧门星亮,地煞涌动,起阳还胎,东南方有人在炼尸煞。”

  黑山城主府中,虞道人油腻腻的发髻在月光照射下反射出一抹油光,扣了扣手指,弹出鼻屎,一脸道貌昂然。

  “丧门入宫,不利探病,并忌丧事,犯孝丧,探病带灾,防小人设计,事事小心,稍有不慎,平地起风波。”

  “道长,我想——”背后一个穿着绸缎袍,有着胖嘟嘟肉肚的员外郎举手发言。

  “不,城主,你不想。”

  :。:

看过《刀笼》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