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刀笼 > 第二十七章 灯笼照 小桥流血(上)

第二十七章 灯笼照 小桥流血(上)

  “这疯子在铸造坊几日了?”

  “这人真是刀匠行的大匠?”

  “消耗那么多上等铁锭,制造那么多废品,若非夫人大度,怕是早就、嘿——”

  戚笼两耳不闻窗外事,半坐在火砖石板上,熄灭的火炉依旧散着袅袅余温,在他身前身后,插了几十口长短不一的铁剑,若说有什么共同点,便都是千奇百怪。

  有的剑身纹路像鱼鳞,有的则像鱼鳍,有的坑坑洼洼,有的剑刃开锋,锋刃却是软铁,还有的宛如一条黑炭,一碰就断,凡此种种,不可计数。

  而在戚笼指尖翻滚的,便是最后一块道器鱼肠剑残骸,铜钱大小,最后被往空中一抛,捏入掌心。

  “想不明白啊,”戚笼自言自语,在龙煞的辅助下,他便如开了作弊器,而且他自认为制剑手艺仅排在刀匠行几个老师傅后面,缺的只是经验,但距离抓住‘鱼肠剑’的关键却总差那么一丝丝。

  当初老爷子铸剑失败的原因到底是什么?

  “想不明白什么?”

  戚笼抬头一看,只见一位宫装美妇人正笑吟吟的看着他。

  “夫人。”

  戚笼赶紧起身,见礼。

  “听说戚师傅这三日甚是忙碌,不知可有收获?”

  “大抵碰上了老爷子所遇的难关。”戚笼实话实说。

  “你可明白,若你铸剑未成,便是你去了,也救不回段大师,若是你铸成了此剑,便等于你的天赋还要高于段大师,以你如今的年龄,我怎会轻易放走你。”

  戚笼沉默一会儿,缓缓道:“师恩难报,做与不做,大抵还是两码事。”

  白三娘妙目闪闪,盯了戚笼好一会儿,才笑道:“我真是越来越欣赏你了。”

  “夫人有何吩咐,但请告知,戚某无所不为。”

  “呵呵,倒是真要麻烦戚大匠了,府上有一批铁甲需要修缮,这事本来只需只会甲马司一声,可是戚大匠你大概也知晓,黑山府的能工巧匠已经全数被边军征召——”

  “戚某明白,甲具活,也不是什么麻烦事。”

  白三娘点头,转身便往回走,走到一半似是想到了什么,回头,白皮嫩肉的脸像一轮半月。

  “看在戚师傅这么识相的份上,便再告知你一个消息,三日后,城主府开水陆大会,然后便开拔去山海关外。”

  戚笼眼皮沉了沉,无话。

  甲是鱼鳞筒铠甲,两百具,戚笼和十几个铁匠忙活到了大半夜,其中有几张熟面孔,但几乎无有交流,赵牙子欲言又止,最后还是开了口。

  “你若真想帮忙,剑成之日,帮我偷摸送往军营。”戚笼语罢,头也不回步入黑暗中。

  ……

  虽然戚笼也打听到边军会有大动作,但没料到对方这般快,三日的功夫,自己有许多盘算怕是来不及使了。

  要行险了。

  夜色下,戚笼一身黑衣,走在街道小巷的阴影下,与更夫交错而过,更夫愣了下,回头,看不到身影。

  坟头上不住人,坟堆下倒是躺着两汉子。

  戚笼并没有把那日·喜和许跃安排多远,城中死人虽不少,但能聚阴气也就那么几处,这里是最不起眼的。

  坟园后面山头下,有守墓人搭的一排茅草屋,本意是给守头七的腾个地儿,戚笼租了两间,并用龙煞驱使风水术的手段,布了一座隐身阵势,在常人来到此处,便会感觉冷气森森,一刻也不想多待。

  这风水阵势的阵眼便是当初从黑狱中得到的‘獬豸踏云图’,戚笼从一颗歪脖子树上收了图,正看到百无聊赖的二人,也不废话,直接开口:“今夜送你们出城。”

  那日·喜气度沉稳,只是轻笑,那许跃则是精神一振,“爷,你莫不是骗我,那我日后便是您这一派了,您不会去城外杀我灭口吧。”

  戚笼摇头,将早已准备好的两套甲具丢了过去,道:“今夜城内或有兵卒调动,我们乘机混出去。”

  黑山城四个门,南门和北门都是军营,戚笼的目标是西门,那里靠着水路,有白江,接应者只要聪明,便会准备水路工具。

  “好汉,黑山城可是公城,城墙足三丈,您是能翻过去,我们可是爬都爬不上去,而且墙面上有箭楼,那上面可都是硬家伙,前几年有一伙难民想要翻进城,那箭射的,嗖嗖嗖——”

  ‘嗖!’

  戚笼翻脚一钩,便把许跃绊倒,同一时间,三支箭几乎无间隙的钉在墙壁上,箭杆直颤。

  “哎呀妈呀,这真是来杀我们的,这离城墙还有五里路呢!”

  “闭嘴!!”

  戚笼神情一凛,耳朵附近的小筋、云筋、鬓筋,眼珠附近的额筋、棱筋、眉筋、太阳筋,都在以一个极高频率颤动着。

  虽不敢说视黑夜如白昼,但戚笼的视线中,这深夜也只像是黄昏夕阳抹成了黑色,昏沉、却明亮。

  耳中颤动,脚步声、甲衣的晃荡声,还有弓弦绷紧、颤动,包括弓身被拉扯的‘吱呀’声。

  “跟过去!”戚笼当机立断,朝着明火执仗的方向冲了过去。

  “这不找死嘛!”

  许跃害怕,那日·喜同样害怕,不过脚步飞快,二层狱卒想了想,一咬牙,也跟了过去。

  “暗号,罗汉窑!”戚笼大叫。

  对方一愣,“海清子,你怎么掉队了?”

  “抓目标时走散了,那目标中箭了,跑不远。”

  “跟上!”

  领头的小头目无半点废话,三人立刻混入这一二十多人的小队中,甲具晃晃,杀气腾腾,有些刀口上还沾着血迹。

  许跃一时精神错乱,这些兵卒不是来抓他们的吗?他们不是准备溜出城的吗?难道自己其实是来抓人的?

  他这个老狱卒自然明白‘罗汉窑’是闹海窑,也就是泡澡池子,海青子是‘刀子’,问题是这位爷是怎么知道这‘暗号’的,难道这位爷的明面身份是黑山府兵,那咱们可是自家人啊!

  那日·喜虽然不懂黑话,但是做为‘蜘蛛贵族’的一员,眼光高,刀兵上的买卖也做过,他很快就发现,这些人的目标绝不仅是一个,而且是拉网式的大搜查,参与势力也不是一股,而是至少有五股。

  正是因为参与的人多,才需要有暗号,甚至需要同类型的甲具辨认。

  很快这伙二十多人的中队就被分成五小队,一队五人,戚笼这三加上头目六人,扑入南边头的一道小巷中。

  人多眼杂时,小头目没注意,但现在只有六人时,他顿时发现眼前三人的异常,忍不住道:“你们手中刀呢?”

  混在人群中的戚笼眼一眯,暴起!脚转右三寸,体内气血顺皮肉滚翻,屈膝半弓,贴身锤!

  两身铁甲撞在一起竟让对方身子一颤,身带搓劲,对手像是被电击,一黏一晃,同时,肘尖从敌肋穿出,直撞喉咙,‘啪唧’一声脆响,人便直接不动了。

  几乎同一时间,戚笼身如陀螺,右手如鞭,搭在另一人手掌甲面,架梁桥,后撤步,自己的身子带着对方的身子往下翻,两具铁甲的重量压的对方小臂骨节‘咔嚓’一声,架桥桥断,骨茬子刺出肉中,然后弓步顶膝,重重撞在对方胯部,‘啪唧’,有什么玩意捣烂成泥,敌人眼一翻,直接痛晕过去。

  那小头目面色大变,手中刀劈头砸了过去,同时快步后撤,抓住腰上硬弩,直扣扳机,三根短箭‘嗖嗖’插入肉体。

  原来戚笼不知何时起,用敌人肉身为盾,步步寸进,似缓实快,附拳直腕,骨节凸起,拧腰寸拳,拳出如炮,一拳砸在肚脐气海处,砸的对方筋骨一软,硬弩落地,又一拳砸在乳中穴,小头目胸口一闷,下意识的弓下身子,戚笼最后尺步、坐胯、内旋向上灌拳,脸上狞意一闪,‘嘭’的一拳重响!对方脚跟离地,脑门缝上有液体溅出,洒在墙上,抹上一片白。

  两具尸体同时落地。

  旁观二人都惊呆了,不过十息,三位浑身武装的兵卒就被赤手空拳打死,而且死相是如此凄惨。

  戚笼活动手腕,舌尖舔着牙根,满意的打量着眼前杰作,转头,地面每两寸半处,都有一层浅浅的凹陷,像尺子量过一样。

  “要甚手中刀,心中有刀不就行了。”

  :。:

看过《刀笼》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