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刀笼 > 第三十一章 水陆大会 砍头大会(上)

第三十一章 水陆大会 砍头大会(上)

  “生儿不用识文字,斗鸡走马胜读书。贾家小儿年十三,富贵荣华代不如。能令金距期胜负,白罗绣衫随软舆。父死长安千里外,差夫持道挽丧车。”

  筷子敲着碗沿,一人悠闲自在的哼着某首唐国的小诗。

  “嘿,你说,咱们这位薛侯,像不像那善斗鸡的童子,能令金距期胜负,白罗绣衫随软舆。这一句判的可真是准啊!”

  城外新开的一摊铺,油乎乎的桌面,两壶酒,一碟茴香豆。

  两酒客,一风流倜傥,一高高瘦瘦。

  另一个酒客摸着两颗茴香豆,塞入嘴里咀嚼着,然后眯了口酒,眼也眯着,往上看。

  “总算走了,总算走了!”

  旁桌的一个商人喝的伶仃大醉,‘啪嗒’一声跌在地上,嘴里还嘟囔着。

  “两里外就是军营,你们这里怎么跟庙集似的。”

  一外地客人忍不住道。

  “嘿,匪过如梳,兵过如篦,官过如剃。前几年闹麻匪,这几年麻匪不闹了,城里乱七八糟的税变着法的往上涨,好吧,咬咬牙,心里安慰总算能过个安生日子了,现在可好,山海关外的大官又来闹事,这梳、篦、剃后,总得让人喘口气吧,再不喘口气就只能熬死了。”

  本地人一脸抱怨,“还不如闹麻匪的时候呢!”

  风流倜傥的捣了捣高高瘦瘦的,“看,夸你呢。”

  另一面桌上,另一个多舌的借着酒兴,故作高深的咂摸了几句,“嘿,为什么解散全城戒严,那是因为全城不用戒严了,为什么全城不用戒严,嘿嘿,三天前那个晚上,甲兵如龙卷,喊杀声冲天,所有人都听的一清二楚,没人敢开门看;我听人说,有几条大街上,血啊,那是洗都洗不干净,您品,您细品!”

  “又夸你呢,”风流倜傥的兴致很高,高瘦男子依旧仰着脖子晒太阳。

  “品个屁,鸡也杀了,猪也宰了,最后找一群猴子耀武扬威一下,便扯高气扬的回去交差了呗!”

  一商人哼哼道:“我说各位爷都别抱怨了,哪年不来这一次,如今这黑山城还在,没被屠个干净,那就是神佛庇佑了,显摆就显摆呗,又不掉两斤肉,再说了,也不是显摆给咱们看的。”

  话音刚落,西边的官道上,尘雾四起,上百匹马,马上是绿甲骑兵,上面一个大大的宫字,领头的是个全副武装的将军,铁笼头铁鞍,马上挂着三口斩马刀。

  “武翎骑兵来了么,宫是宫元朗,那个武将出身的城主?”

  “还是武人当城主好啊,天然就和边镇亲近,而且边镇在兴元府什么都征,就是不征兵,哪像咱这城,帮派势力一大堆,闹腾快半个月了。”

  “那你乐意就去武翎城啊,那里做生意抽水抽八成,开玩笑,你以为那么多兵是用什么养的?银子堆的啊!”

  一个桌面上的客人喝好走了,另一个客人坐了下来,白白嫩嫩,脸上还有点婴儿肥,好奇的四处打量,像是第一次出家门的后生。

  很快他就注意到眼前奇怪的两人。

  一个人浑身裹的跟粽子似的,只能看到两只眼和一张嘴,但翘着二郎腿,筷子转的飞起,透着一股潇洒劲儿;另一个仰着脑袋,茴香豆倒是吃的飞快,都吃到第三盘了。

  “劳驾,您这是怎么了?”

  “被打的。”

  “您呢。”

  “我打的。”

  “哦,”后生不懂装懂的点了点头,然后又忍不住道:“我是照我妈吩咐,来拜亲戚的,我表哥就住城里。”

  “看来表哥是个城里人,”风流倜傥的认真点了点头。

  后生叹了口气,“可是我表哥家出事了,大家都是亲戚,我妈让我多少帮衬着点,有钱出钱,有力出力。”

  “那是应该。”

  三人又吃了会儿酒,后生一摸口袋,面色一红,羞臊道:

  “坏了,银子没带!”

  “没事!”风流倜傥的豪迈一挥手,“见面即是缘分,这顿我请!”

  “谢谢大哥,还不知道大哥贵姓?”

  “免贵,小照。”

  “照大哥家住哪里?改日我请你喝酒!”

  “山海之内皆兄弟,有缘自能再见。”

  “好,大哥,再见,”后生起身,嘀嘀咕咕,“完了,钱没了,只能出力了。”

  “对了,大哥,我叫薛白!”

  “薛白,小白,我记住了!”

  等人走后,照灯笼转头,吐出两字,“高手!”

  高高瘦瘦的,不,戚笼终于收回了视线,平静道:“是个高手。”

  “有多高?”

  “很高,大概只比我差一线。”

  “居然这么高!”照灯笼愕然,“那岂不是三府皇薛的金牌打家。”

  “如果能在生死磨砺中不死的话,便是日后薛家的顶梁柱。”

  戚笼又抬起了头,脖子拉的老长,表情极其舒适。

  “这么个宝贝,他家愿意把他放出来?”照灯笼见对方这表情,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我说戚大爷,自从那晚上过后,你怎么跟过冬眠的老乌龟似的,就这么喜欢晒太阳?”

  “舒服啊!”

  戚笼懒洋洋的伸了个懒腰,起身,“走吧,占位置去,今日恐怕有不少好戏看了。”

  “怪里怪气,哎对了,薛小白的问题你还没回答我呢。”

  “你若是认识他妈,便知道她薛蔓蔓就是这么一根筋的人。”

  照灯笼一愣,表情顿时古怪起来,“你认识他娘,这岁数对不上啊,他出生时你才多大,莫非你是天生异种,唐国李元霸那种,不是没可能啊!”

  “哎,别走啊,回答我问题,别忘了我可是对你有救命之恩!”

  ……

  一面齐人高的东海水晶镜前,薛保侯目光如勾,定定的看着镜中自己,呼吸、四梢起伏、毛孔收缩,周身融成一种诡异的频率,渐渐的,镜面像是抹了一层油,然后镜中人五官蜡油一般融化,随着一呼一吸,帐内像是有大风刮过,空气越发沉重,镜面越发模糊,突然‘噗嗤’一声,一缕亮光、二缕亮光、三缕亮光,镜中的薛保侯五官竟燃烧起来,形如火中神王。

  渐渐的,五官火焰蔓延到身体各处,不过只坚持不到数息,便就依次熄灭。

  “哼!”

  薛保侯嘴中白气一吐,这面价值千金,天然一块水晶石打磨出的,据说有辟邪静神功效的镜子便就‘嘭’的一声炸的粉碎,只剩镶金边框还孤零零的立着。

  “蚊三,你说本侯何时才能臻至火烧身之境,你们恶道宗那么多改良人体的法子,怎么就没有一种法子让人身子里锻出真金来呢。”

  “呵呵,火烧身成神,这世上哪有轻易成神的法子,就算有,也不是贫道精通的。”

  “是吗,我看你炼活尸倒是挺利索的。”

  花袍子老道沉默片刻,忽然怪异一笑,“大人心中还是有怨,也是,羊校尉跟随大人多年,忠心耿耿……”

  “本侯心中无怨,只有饿,将身外一切事、一切物,一切钱权名利、欲念血肉吞噬干干净净的恶!”

  “唯有恶才能成神!”

  薛保侯一甩大氅,迈步出营帐,诸将紧随其后,一脸狂热。

  “兴元府十三公城,一共发了八十九张帖子,来了几家?”

  “六十八家。”

  “来的太多了。”

  ……

  马胡子藏在深山老林的寨子中,除了老马匪花鹧鸪被人掐住喉咙外,其他人全变成了尸体,地上全是血水。

  一位腿长臀翘,一头短发,像猎豹一样的女人卡住了他的喉咙,把他提了上去,女人的五指像刀片,面具中透着两只凶狠无人性的眼神。

  “我真的不知道,大当家得了消息后,兴冲冲的就带人下了山,现在都没消息传回来,不过听说那一晚上官兵抓了很多人,戚爷、咳咳咳,小老儿真的不知道啊!”

  “豹首领,有新消息……”

  另一个背双刀的女人附耳说了几句。

  “走!”女人声音像是呛了烟般沙哑,她的一对赤足像野兽一般粗壮,而且长满了黑色的斑点,爪尖摩擦在石头子上磨出道道划痕。

  “谢、谢赤天王不杀之恩!”

  女人止步,缓缓道:“你认识我?”

  花鹧鸪苦笑着看了一圈‘尸体’,虽然身上伤势极重,但都保持着奄奄一息的状态,“麻匪要懂点数,若非弟兄们是赤身党的残部,怎会让从不留活口的赤天王,留我们一命。”

  “残部?”

  女人眼一眯,毫不犹豫回头,手腕一拧便拔下了花鹧鸪人头。

  血如喷泉,女人淋血而走。

  “谁说赤身党没了。”

  :。:

看过《刀笼》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