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刀笼 > 第三十三章 水陆大会 砍头大会(下)

第三十三章 水陆大会 砍头大会(下)

  “送银子,怎么可能送银子!”

  “太阳打西头出来了,边军向来只会刮地皮,什么时候松过土过!”

  “我看啊,这位侯爷又是变着法的要捞钱了。”

  “表面上的钱粮刮干净,犯不住人家还有藏在地窖里的宝贝啊。”

  被这句话震的心神恍惚,一堆豪绅权贵沉默不语,反倒是四周稀拉拉看热闹的叽叽喳喳。

  无它,家里裤衩都被眼前这些爷搜走了,现在是光脚不怕穿鞋的,当然,怕还是要怕的,只是老话说的好,我一文钱都没有,你能奈我何?

  琅玡城城主强笑一声,道:“侯爷,您说给我们送银子,这是怎么个送法?”

  琅玡城在古钟吾国还在的时候,也是一文风旺盛之地,如今养了一堆破落文人,这些人不敢跟黑山城地头帮派一般,跟边军硬顶着干,只是写些酸诗文章讽刺,然后被边军的高头大马拖死几十个老学究后,立马画风一变,改成箪食壶浆、喜迎王师了。

  薛侯爷不说话,倒是蚊三道人上前一步,阴森森的道:“大军开拔,八十九张帖子,最终只来了六十八家,没来的大人们,看来是心里有怨啊!”

  别说没来的人心里有怨,是个人心里都有怨,再者说,这开拔仪式就是个形式,前几年,征粮的校尉多半是钱货一到,直接走人,谁也没当回事,也就是他薛侯爷凶焰滔天,形式也得形式走,这才来了好些大人物。

  不过这话一出,来人便具松了口气,旋即目光闪烁,激动、担忧、渴望,不一而足。

  “侯爷,这不大好吧,无故抄家灭族,可是犯了大忌讳。”

  说话的是个红脸皮、单挂衣的瘦老汉,外号浪里叟,别看貌似是个穷叟,却是白江上的船老大,手下几十条运货船,比起做些杀人剪径买卖的河帮,格局可是大的多了,历来边郡的货物都是要靠他运到距离山海关外不远的程家邬。

  眼下这些人中,他浪里叟算是少数不怯场的。

  薛保侯缓缓开口,“怎么会是无故呢,实不相瞒,三天前的夜里,城里一些义士替咱们处理一些祸患,没想无意间抓到了一条大鱼,这人你们应该眼熟,便是三年前横行一时的大寇,赤身党首领戚三郎!”

  闻言,众人一惊,那素来苦于匪患的白水城城主脱口道:“侯爷,可是真的?”

  “这还能有假,来人,把尸体带上来!”

  很快,一具被水淹的有些浮肿,但面目竟诡异的与戚笼有三四分相似的尸体横架到擂台上。

  不少豪绅甚至不顾脏污,直接扑过去摸来摸去,仿佛要看清楚,这是死人,还是假装的死人。

  “指肚有老皮,指尖纤细,这是用刀的老手!”

  “一条粗筋、两条粗筋,脚底板宽大,大腿根有磨痕,这不仅是马背上的高手,还应该是马桩的高手,我看像,很像!”

  “气血死而不枯,接近炼体大成之境,跟传说中的很相似啊……”

  兴元府最强者是李伏威,但跟横行山南道七八府,在山北道也颇有名声的顶级大寇相比,那至少差了一个档次。

  虽然三年销声匿迹,但这名头可不是说没就没的,至少还有很多匪徒怀念当年群匪盛世的威风。

  薛保侯满意的扫了一圈,就连不少看客都在骚动,这说明那天晚上的意外之喜没有白费,甚至有一个裹的跟粽子一样的看客挤眉弄眼、表情都激动的变形了。

  “什、什么情况,他是赤身党魁首,那你是谁?昨天死在河里的还有谁?”

  戚笼表面的温吞,以及骨子里渐渐恢复的暴虐似乎都有些不够用了,他脸颊抽动着,看着一堆人在摸尸,还摸的是‘自己’的尸,这感觉——颇为酸爽。

  “自然是假冒的。”

  “假冒的?一个假冒的刀手、一个假冒的马桩高手,一个恰好淹死的炼体好手?”

  戚笼沉思了下,渐渐了然,缓缓道:“你说当初除了你之外,城里还有三人知晓我的身份,那么这自是这三人中的一位搞的鬼,当然,也未必只有一人便是,好好看戏。”

  熊罴营的黄副将见状,一鼓作气,大声喝道:“这说明什么,说明有人联合了这赤身匪徒,准备抢夺军需,只是天佑吾等,让那些贼寇没有得逞,而那些人是谁,便是今日未到的二十一家,他们养寇自重、暗夺军用、借事生非,这些人,当抄家,当灭族!这些物产,一部分调拨军用,另一部分,自然是交予兴元府劳军的良民!”

  薛保侯更是赤裸裸道:“这一次,咱们不刮小民,只收豪绅,三七分账,这抄家灭族的钱,本侯只要三成!”

  一个个豪绅顿时呼吸沉重了起来。

  有胆大的直接开了口:“侯爷,我们自然是信你,只是口说无凭!”

  薛侯爷哈哈大笑:“所以这一次,缴匪的不是我们,是各位,我们出枪、出刀,出都督府的军用器械,各位出人头,出武家好手,咱们练新军,剿麻匪!”

  “剿的就是他赤身党党羽!”

  能成豪绅的,成为帮会之主的,哪一个不是浑身长满了心眼,脑袋一转便就明白了。

  这哪里是准备离开了,分明是明修栈道、暗渡沉仓,借着豪绅打豪绅啊!

  若是以往自然不行,兴元府各地方势力不讲说同气连枝,利益媾和,一致对外的默契总是有的,但如今硬骨头都死了,就连隐隐有兴元府一霸之称的李伏威都被砍了脑袋,这些地方强人也都起了别的心思。

  被剜了一大块肉,是要好好补补了,而且占位置的都是自己人,说明对方也顾忌七大都督府的底线,边将骄奢淫逸可以、大发横财也不是不行,唯独不能在这府道一手遮天,公城是大都督府的钱袋子,不能是某个人的后花园。

  团练新军的主导权,这是沾都不能沾的东西,不然真捅上去,一句话就解了兵权。

  边将在地方是上使,在都督府的某些大人物手中,就是一条狗!

  狗不能放养!

  “既然如此,那这些看戏的就不能放走了!”

  有豪强立马转变了立场,恶狠狠的盯着四周看客,要吃肉,就不能把吃肉的消息透露出去。

  “哈哈哈,让他们走,就是要把消息散出去,”薛保侯一脸的推心置腹,“我熊罴营三百骑兵,早已堵在了兴元府主要官道的出入口,水道也有浪里叟浪老哥把守,至少在个把月内,人绝对出不了兴元府!”

  众人一听更放心了,怪不得没看到什么兵呢,好你个浪里叟,这一唱一和的,原来你已经暗地里投靠了薛侯爷啊!看不出来啊,你这个浓眉大眼的!

  浪里叟抚须,笑而不语。

  大伙其乐融融,这薛三宝表情就越发难看,本来联系上的某些人是要给他求情的,现在都被薛保侯抛出的肥肉吸引,基本是指望不上了。

  一道偷偷摸摸的身影借着混乱溜入人群中,凑到薛三宝的身前,抬头,露出一张嫩嫩的脸,嘿嘿一笑:“三宝表哥,我来救你了!”

  薛三宝没有半点犹豫,直接低声道:“往北边冲!那里有我藏的后手!”

  薛白一把夹起薛三宝,张腿就奔,虽然姿态像蹼水的鸭子,‘呱呱呱’还挺搞笑,但速度快的惊人。

  “哪里走!”

  明面上唯一一位四豹将许三飙虎目圆瞪,‘呔’声如雷,手中粗链‘哗啦’一抖,手臂粗的大铁链子抖成枪一样斜扎过去。

  “好枪!”

  薛白头也不回,右腕一翻,人体为轴,掌心红的像是滴血一般,擦在枪头上冒出白烟,一卷一甩,枪头便以更猛的速度扎了回去。

  “好一个太极球掌,”薛保侯目光一亮。

  “侯爷咱们可是本家,一百年前是一家,这表哥您就让我带走吧!”薛白一边跑,一边叫,‘啪啪啪’的踩栅栏如履平地,有四个边将架马扑杀而去,竟还是晚了一步。

  同时,散乱的看客台上,三个普通人互视一眼,突然间气血暴涨十倍,一个狂奔之中长出皮毛,化作狼形,另一个脚掌落地,竟化成柱子粗的牛蹄子,还有一个双臂一抖,直接变成乌鸦一样的羽翼,在低空滑翔而过,嘴巴上尖刀一样的乌喙直插薛保侯。

  四周十几位营将校尉当即纷纷怒吼,持刀扑去,只是地面一震,气血不由一荡,那牛足人的双脚竟然深陷泥中,搅动泥水。

  “夔牛震,天生神异,又是地军!”

  狼形人速度快如闪电,人群中狂掠而过,所过之处,十口刀爪狂掠血水。

  “薛将军,神侯向你问好!”

  薛保侯嗤笑一声,直接转身,背对二人拿起酒碗。

  “好机会!”飞鸦人目光一亮。

  ‘珰’的一声重响,飞鸦人两口嘴刀似是撞上了透明盾牌,空气中隐现符头。

  蚊三道人左手捏铁锁印,右手捏退神指,喑哑一笑,露出一排牙根,“怎么能让你们,动不动骚扰吾方大将呢!”

  退神指隔空一指,符文掠过,飞鸦人身子一僵,像有一尊人首鸟身,面有三眼的神鸦幻影被打了出来,人体异相开始褪去。

  “你找死!!”

  同一时间,狼形人和一道黑袍人影交叉而过,都是狼身、亦是狼影,且拔狼刀,气势残忍。

  狼形人不可思议道:“你也是天狼裔?”

  迎面而来的极淡漠的眼神,还有疯狂如群狼奔涌的刀势。

  “我们——”照灯笼愕然看着这一幕,刚要开口,‘轰轰’声中,白烟四起,栅栏猛的被铁炮弹轰开,木屑飞射,同时几颗开花弹落在了人群中,顿时尸首分离、血肉飞溅。

  上百骑马匪徒吆喝着打转,用飞天铁爪扒倒栅栏,汹涌而入,其马上动作熟练的不下边军,领头一人更是身披小甲,头戴血骨面具,手持近百斤的圆面骨斧,血气如潮,气势汹汹的往人堆里杀过去。

  “是赤身六王中的赤天王,他们给戚天王报仇来了!”

  戚笼目瞪口呆,良久,才从肺里憋出一个字。

  “艹!”

  :。:

看过《刀笼》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