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刀笼 > 第三十四章 引刀意 凄凉风血(上)

第三十四章 引刀意 凄凉风血(上)

  “我说,要不,你表个态,就说你没死,让人撤了吧,”照灯笼踌躇了下,道。

  “光天化日下,你们这打打杀杀的多不合适。”

  戚笼抽了抽嘴角,毫不犹豫转身便走,照灯笼一愣,赶紧跟上,嘴里还嘀咕,“你说说,这闹的什么事,哎哎,你走那么快做甚?”

  “还记个我刚跟你说过什么?”

  “说什么来着,老大最能打,老四拳头最厉害,老六、老六最蠢?”照灯笼表情古怪起来:“赤天王不就是老六么。”

  “你现在还能打吗?”

  照灯笼顿时色变:“戚大爷你莫要开玩笑,我左手骨折,右手骨裂,还泡水泡了一晚上,若非我照家有些治骨养刀伤的老药膏子,这身艺业早就去了五成,你现在还让我打?”

  戚笼长叹一声:“没人让你打,只是你需明白,老六最蠢,而蠢的另一层含义,便是疯,你很快就能见识到了。”

  话音刚落,炮声再响,而且营外马声轰轰,无数陶罐和木葫芦被无差别的丢了进来,陶罐落地便炸,铁片子溅射周围一丈,木葫芦砸裂开来,绿烟红烟弥漫,常人只消闻上一丝丝,便有强烈的恶心反呕感,毫无疑问这是毒烟雾。

  “有意思,”薛保侯毫不在意的饮完酒水,目光盯在持斧头的女人身上,忍不住赞上一声,“好烈的女郎。”

  他把碗一丢,四指屈握,拳心扭曲的一瞬,悍然拔背轰拳!

  远隔十数丈,赤罗刹下意识挥动巨斧,斜劈过去,劈空的同时,上下左右的空气像是被猛的一抽,同时一股纯粹大恶意拔空而起,人马同时炸出血雾,马匹惨叫一声直接砸入地面,而赤罗刹凶性不减,倒地一个翻滚,手中巨斧如玩具般转了两转,便把两血甲营兵活劈两半,两条混圆而结实的大腿高高一跃,膝盖便顶到一豪绅背上,清脆的一声‘咔嚓’声后,右手一扣脖子,把其往一营将砸去,同时身子似猎豹一样杀入人堆中。

  “好野性!”

  薛保侯几次握拳,却都未找到合适时机,补空道固然能隔空伤人,让人避无可避,连鬼神都躲不过;但前提是要抓住对方气机,若是抓不住,便就无法使出这一招。

  对方或许根本不知道‘大武行’这一说,但却能敏锐察觉到生死危机,的确有些意思。

  薛保侯背着手一转,身子竟同样消失在人群中。

  “侯爷竟亲自出手了!”

  正在布‘九曲退神阵’,把那飞鸦人镇压的蚊三道人,又或是以链为枪,跟牛足人对轰的许三飙都是一愣,自来到兴元府,除了跟李伏威那一‘战’外,侯爷从未亲自出手过,这次竟然手痒了?

  ……

  “表哥,表嫂上次说给我找个漂亮媳妇,找着了没?”

  薛白步履如飞,薛三宝被薛白夹着,扑面却无丝毫风声,只感周身热劲融融,绕身而转,让人有种昏昏而睡的温暖感觉。

  这种境界叫‘膜气’,是炼体大成才有的一种能耐,也就是道家所谓‘食息者可以绝鬼祟’,是在短时间内将周身气劲混以人之阳火外放,这样一来,不仅劲力因反复捶荡而威力大增,而且能大幅度增幅五官,甚至一些非人之物都能有所感应。

  这等于将佛家心眼和道门识神混一起杂糅的一种武道境界。

  不过这并非只有炼体大成才能达到,内家拳大成同样能有如此境界,而且从某种意义上,该难度完全不逊色于前者。

  而内家拳大成只有两条路子可走,一是练拳练到老师傅,百念混一,内固精神,外示安逸,一动无有不动,一静无有不静;另一种便是心如赤子、天生七窍具开,能够模模糊糊感应到‘神而明之’的境界。

  这种人通常便是武痴,也是真正意义上的武道天才,比起赵神通的‘气运流’,戚笼的‘生死磨砺派’,这种人才是武行的中流砥柱,能够真正意义上凭武道修为打开‘那扇门’的状元大才,薛白虽然还没到那种层次,但目前看来,这张门票是绝对有了。

  “表哥,我媳妇呢?”

  迎着薛白耿直的眼神,薛三宝悄悄叹了口气,这类人也有个普遍毛病,那就是在某些方面,显得尤为的‘白痴’。

  “放心,回头就让你表嫂给你带过来。”

  薛白喜不自胜,“那太好了,我妈老说童子身适合练功,可是我觉的吧,取媳妇也有助于练功,我姥爷说了,这是秘传掌法,叫摸咪十八手,他老不传我——”

  薛三宝听的两眼直翻,忽然风声一顿,薛白停住脚步,只见在前方道路中央,站着一位穿边军服饰的小兵,身高普通,面目普通。

  “杀了他,免的走漏消息!”

  “表哥,往后退,是个高手。”

  薛三宝还是头一次听薛白这么严肃的说话,下意识道:

  “这边军的厉害人物,我早就暗地里摸了名单,四豹将,蚊三、蝇四、蟑五,还有副将中的佼佼者黄曾王许,难道是隐藏的高手,这不可能啊,关外吃紧,四路人马出使山南道,哪那么多高手好用!”

  不过薛三宝的声音戛然而止,只见雪化春来,根子仍有些僵硬的枯草忽然接连伏倒,形状诡异的像是有数条无形的蟒蛇碾压草丛,同时风声之中腥风大作,空气中的‘嘶嘶’声像是在有大蟒在吐信子。

  薛白眼一眨的功夫,小兵身影突然消失,再出现时腰一扭,两手似蛇叼鼠,一手插喉咙,一手捣眼珠,掌法软若无骨却又狠辣至极!

  薛白面色依旧纯真,任由风声在脸上划开细碎的血口子,身微沉,一手下按、一手上托,看似轻飘飘的没气力,但当搭在对方手臂上时,周身三尺之内,瞬间劲风滚滚,热流大作,小兵顿时感到一股强大的吸力,像是大江大海的退潮,枯叶、杂草、拳劲、血气、衣服、甚至强烈搏杀的意志,都在向两掌之间吸入,那是阴和阳之间的空洞!

  ‘太极圈手!’

  小兵双手被黏,知晓自己一旦抗不住吸力,被其吸入,大江潮混合自己的气力反扑,这股巨力必然把自己筋络的震裂,气血逆涌,穿破五脏六腑,内家拳杀人不见血,便是此理。

  于是他腿反关节的一软一转,像是恶蟒反转筋肉,同时做掌握杯,猛的一捏,心脏‘咕嘟’一声大响,像是野林大蟒把蛋吞入喉中,又靠着腹力碾碎,两声怪响后,凭空生出一股大力,两腿瞬间插入风暴中,一脚蹬向脚踝内部,一脚戳向膝盖内侧。

  薛白只来及躲开一脚,膝盖就被这刁钻的一脚戳在膝盖处,顿时桩子一软。

  然而薛白这次干脆闭上眼睛,两脚做圈,一转一压,直接陷入泥地中,同时那刁钻蛇劲也泻入地下,泥土像翻了朵花。

  小兵冷哼一声,突然后撤步,虎掌猛张,竟然在臂长尽处再长半尺,一张抓向脑门,这一掌打出,不仅去了草莽气,反而有一种堂皇正大的王者之气。

  薛三宝一见此招,一脸的不可思议:“伏龙掌,李伏威!!”

  ……

  ‘咚’的一声巨响,赤罗刹再度被砸飞,那砍人厚斧如今成了盾牌,而盾牌上有五个拳印,从正面印到背面。

  赤天王两手虎口崩裂,露出粉红的肌肉群,然而她不管不顾,从地面猛的一翻,就再度扑向‘戚天王’尸体所在。

  然后她再度被打飞。

  “关外没有女匪,只有女奴,女人是不能骑马的。”

  薛保侯收回拳头,饶有兴致的打量着对方,似乎把那‘尸体’当成某种诱饵。

  “山南道居然有半妖的后裔,追火豹么,有意思,”薛保侯一把抓住劈来府刃,盯着对方面具后的冰冷眼珠。

  “你要不要来当本侯的女豹,本侯可以让你管理我府上所有女奴。”

  赤罗刹散开的血气忽然凝作血豹状,后仰,身形做弧,猛的一个头槌,脚下一陷,砸的薛保侯后退三步,同时面具炸裂,露出一张小麦色皮肤,碧眼珠,高鼻梁的精致脸蛋来,眼中爆出野性之光,还有愤怒。

  薛保侯抹了抹鼻下的血水,摇头,面无表情:“你这是找死。”

  下一刻,气血像潮水一样汇聚,人影消失,再出现时伴随着‘轰’的一声,这一次,斧头直接被贯穿开来,撞入肚皮!

  赤罗刹被打飞三丈,嘴巴‘哇’的一下吐出了血水,同时肚皮上的拳印像有活性一般往内钻,直接封了她的血脉秘术。

  “本侯喜女人,但说到底只是玩物,既然你找死,那本侯成全你。”

  而在乱战的边缘,照灯笼心惊胆战的看着冷脸、磨着牙根的戚笼。

  “戚大爷,请别告诉我你有什么不该有的想法,你真以为自己是铁打的不成!”

  :。:

看过《刀笼》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