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刀笼 > 第三十五章 引刀意 凄凉风血(下)

第三十五章 引刀意 凄凉风血(下)

  戚笼受伤了,而且伤的远比包成粽子的照灯笼要重。

  虽有龙煞庇体,伤势恢复的速度远超常人,但也不代表三天前才打过一场硬仗,如今还能来个‘戚天王假死复生,单刀入军营,风雪斩敌酋’的故事。

  再说了,龙脉有地气做屏障、人道演化为根骨,可以有无限威能;龙煞与戚笼魂魄合一,却如无根之萍,这一点在戚笼‘破阵一刀’后,便已有触感。

  他的人体之中,没有能够滋润龙魂的东西。

  戚笼轻声道:“她大哥死前让我照顾她。”

  “那你让她大哥上啊!”

  “她大哥被我砍了脑袋。”

  照灯笼一时语塞,心里一阵惊讶,传说竟是真的,赤身党四分五裂出于内乱,戚天王居然真斩了结义大哥,六兄弟之首殷天蛟殷天王!

  不过随即他回过神来,低声急道:“可是你去了没用啊,看薛保侯这怪物般的拳意,不仅是炼体大成,还是二炼大成!你全盛时都不可能是对手!”

  “你见过我全盛时吗?”戚笼突然奇异一笑,“你知道我擅长什么吗?”

  “帮我护法,老五当初可是疯狂追求过这小红豹子,传过她脚法,只要帮她找到一丝脱身之机,她能跑掉的。”

  语罢,他便在战场边缘盘膝坐定,面上竟隐隐散着死气。

  “戚大爷,你真是心大,这时一根流矢就能要了您老的性命!”

  照灯笼跺脚,龇牙咧嘴,突然发狠道:“我照小爷姓照不信赵,偏爱下九流,一悯如草民,二好交好汉,你赤身义党只抢豪富,从不欺小民,这点我喜欢,当初还准备投奔你来着,你这种人,死在这里,不值当!”

  话音一落,照灯笼便把祖传纸灯笼从怀里掏出,往地上用力一砸,竹框子碎裂,五张白纸落了下来,那从老到少,由忠转奸的五张脸哭的哭、笑的笑,癫狂到了极点。

  “戏如人生,人生无戏,触事乖违,所行颠倒,妖言谎语,诈妄无度,求人过恶,谄曲生情……”

  “心三恶业,贪嗔愚痴。身三恶业,杀盗邪淫。口四恶业,绮语妄言……”

  “……愿人生苦海,红尘做舟,众生百态,鬼趣消减,俱化善神。”

  “祖师爷饶恕!”

  照灯笼朝五方各拜一下,每拜一下后,便将每一张纸贴在戚笼的耳、眉、眼、鼻、唇上。

  每贴一张纸,在照灯笼眼中,就各有一位穿青衣、穿黑衣、穿红衣、穿短衣、穿长衫的人影走开。

  这些人影面孔模糊,像是每人带了一张面具,但相同的是,这些面孔或奸、或忠、或苦、或哀,都情绪化到了极点,然后要么嘿嘿笑、或是垂着泪,神色各异的走了。

  “蜡烛灭了,灯笼没了,老头子知道还不要砸棺材板,幸好小爷我有先见之明,弄的是火葬,死了你也爬不上来,哈哈哈!”

  照灯笼喃喃自语,转头对戚笼道:“这五张脸一贴,只要人不是佛祖降世、菩萨下凡,那就都见不着你这真身,小爷我先溜了,你搞定后去城东四大胡同找我,随便找一个小乞丐报‘明月升’三个字,我先去给你打听打听,哪三人买的你的名字,小爷有直觉,这乱子的背后,绝不仅是表面上的世俗利益!”

  “……或许这便是打开我祖辈口口相传的‘九龙藏’的契机!”

  戚笼早已陷入某种深层次的记忆中。

  ‘戚爷为什么不抢小民,因为老子从不向弱者挥刀,这不是老子良善,而是这口刀我戚某人要留着,要不断用强者血磨一磨、洗一洗,等它锋芒彻底绽放,便是老子砍向自己的命运,砍向老天爷的时候,哈哈哈,我想干什么,我就想知道,刀砍在老天爷脸上,它会不会叫出一个疼字!’

  “你们想让戚爷入伙,可以!但这条要写在规矩上,等哪一天你们不按规矩办事,老子便砍死你们,这就是我戚爷的道理!”

  “小红豹子,别看你样子装的狠,戚爷告诉你什么叫恨,老爹老娘前脚被人剁了,后脚老麻匪就溜达过来,他跟你说,‘笑一个,笑一个就不杀你’,戚爷不仅笑了,笑的可灿烂了,老麻匪就说‘小子你骨子你有股匪性,我看得上你,可以干我们这一行’,记住,狠,是从骨子冒出来的,什么?你问我老爹老娘的事,废话,戚爷不练刀,怎么帮他们报仇?”

  “我、我去,老六你个蠢货,这是肉票、肉票,不是他娘的官兵,你砍错人了!放屁,怎么可能长的都一样!老子和你长的一样吗?一样?一样个屁!!!”

  ‘喝、喝,老大,别装孙子,老二呢,给我灌酒,玩命的灌!老四,咦?老四你怎么躺桌下面了,你下面怎么流黄汤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吃虎狼豹肉,哎呀,小豹子你咬我干什么……’

  ‘老大你炼体大成了,那又怎样?以我戚天王的刀术,还不是说斩谁就斩谁,别不服气,有能耐练练,刀为什么这么凶?你问我,我问谁去!’

  ‘哈哈哈,来来,老五、老五,你三哥告诉你个秘密,什么秘密?当然是我的刀为什么这么天下无敌了,嘿嘿,刀术、刀意、刀罡三重境,武行中公认的说法,你觉的你戚三哥到了哪一层境界?偷偷告诉你,什么都不是,你三哥我好像自己开了一重境界,我打听了好久,除了三哥我,好似还真没别人练成过。’

  ‘怎么练的?我怎么知道,麻匪当着当着,人砍着砍着,就这么练出来了呗,我觉的吧,这玩意主要还是跟心境有关,你三哥我只要还当麻匪,这刀,就能一直这么玩下去!’

  ‘老大、老二,你们不要逼我,世道变成什么样我不管,我在,赤身党的规矩就不能变,真的,你们不要逼我,这么多年的兄弟,你们难道还不明白,我人是醒的,但刀是疯的,等我疯的时候,刀子拔出来什么样,真的,我真不知道……’

  ‘……嘿嘿嘿,小红豹子,老大我砍死了,老二我砍死了,老四我砍死了,老五见势不妙跑了,嘿嘿,老大死前求我不要杀你,我应了,记住这张脸,来,笑一个,你不笑怎么报仇啊,哈哈哈哈,你可是我赤身党最后一个天王了,最笨的那个,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无数道人影车轱辘般的转着,最浓墨重彩有六道,而每当这六道身影出现时,总有一道小巧的身影呆呆傻傻的看着自己。

  薛保侯看着眼前浴血的身影,明明只剩一口气了,却还挣扎着往那‘尸体‘上面爬,四周上来救援的二十几位女匪,被他一拳一个轰死,碎尸满地。

  他冷笑一声,一脚踩在了赤罗刹的脑袋上,脚跟转动着。

  “放干了你的血,正好做古神兽血脉的标本,嘿,母兽的标本我还真没多少——”

  薛保侯忽然感觉大地一震,或者说,天地本没有变化,是他身子一抖,然后一股凉意从后脊椎窜出。

  不知何时起,冷风卷起,天上‘哗啦啦’的下起了黑雨,也不知何时起,声音消失、四面人影扭曲,冷意、杀意,都不对,是一种强烈的、无法言语的疯狂感。

  ‘幻象、法术、刀意?好浓厚的刀意!’

  薛保侯盯着前方一道虚幻的人影,那人影手上持着一口锈迹斑斑的大刀。

  薛保侯疯狂大笑:“把刀意劈到我的脑子里,有意思,看来你也触摸到了‘大武行体系’,这兴元府一偏僻之地,倒还真是能人辈出,看来你才是真正的赤身魁首!”

  薛保侯拧身、扣脚、通背,上下六合,两胯跟一抖,蹬地如蹬山,轰拳如饕餮!

  巨大龙子幻影显出,张嘴如黑洞,漫天气血尽做恶!

  “最后的麻匪刀了。”

  戚笼轻轻一声,拧刀柄,沉身盘筋,心神沉浸入那难以言喻的境界中。

  刀身寸寸从大腿左侧撩上来,刀锋上的光芒点点滴滴亮起,天,仿佛失去了色彩。

  斩天刀寇

  饕餮撕裂,粘稠的血水从薛保侯脸上炸开,这位边军将侯被活劈两半。

  “原来这一刀是这么个名字!”

  戚笼知道,这是自己这辈子,最后一次斩出这刀了!

  ‘侯爷,侯爷!’

  恍惚间,薛保侯听到有人这么喊。

  ……

  成片草根翻起,树上的枝桠光秃秃的,所有树叶被浓缩到三丈之内,铺了厚厚一层。

  李伏威的伏龙掌最终扣到了薛白的脑袋上。

  但薛白左手捣上对方腹部,压人丹田气,右手包顶住对方肘尖,皮肤通红,浑身冒着热气。

  ‘咔嚓’一声,李伏威手腕发出裂响,同时连退三步。

  薛白嘴巴一张,五官血水直流,笑如恶鬼:“我赢了!”

  “但是他死了。”

  薛三白的尸体早就僵了。

  “我的掌风早将他囚衣上的毒汁打了进去,以为不吃饭不饮水就行了么,笑话。”

  薛白脚跟晃了晃,一屁股跌坐在地,精神大损。

  李伏威转身,疾步离开。

  方一转身,大口鲜血从嘴里溢出,顺着外甲流入内衣。

  :。:

看过《刀笼》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