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刀笼 > 第三十八章 舍过去 须弥金山(下)

第三十八章 舍过去 须弥金山(下)

  世界虚空,能含万物色像。日月星宿,山河大地,泉源溪涧,草木丛林,恶人善人,恶法善法,天堂地狱,一切大海,须弥诸山,总在空中。世人性空,亦复如是。

  ‘筋菩萨’前半段‘贝叶庇佛’,后半段‘须弥金山’,贝叶号称最古老佛经的载体,而须弥山,则是传说中,八山八海环绕的世界中央;山顶是帝释天,半腰是四天王天,西方佛土的中央娑婆世界便是它演化出来的。

  以上都是周子通传法时无意念叨过的一段,这浓眉大眼的似乎也是个佛门信徒,据说还受过高僧点化。

  说到底,炼法的重点是一个‘佛’字。

  此佛非彼佛,不是和尚们供的泥炭像,更不是佛教信徒的信仰,佛就是佛,是能抗住外道劫,赤足坚韧的强人。

  按武行的说法,便是一种顶级的精神境界。

  外家锤炼筋骨,内家养炼五脏,均能炼至武家的上层,但要到顶层,要能激发出人体最深层次的奥秘,呼吸法也好、药水渗透也罢,都无法尽全功。

  只有一种出于肉身,又脱了肉壳的神奇精神状态才能真正实现。

  所以武行照葫芦画瓢,学道门、修佛门,什么民间法脉、鬼祭淫祀,甚至还有更反人类的活人祭、绿帽祭,只要能实现这种纯粹至高精神,便能反哺肉身。

  周子通是靠高僧点化破的这一关,而戚笼则是靠放下过去勘破此关,后者不借助外力,反而更显上乘。

  而成就‘须弥金山’后,皮肉、骨骼进一步强化,普通钝器打在身上便如陷入牛革中,一些致命部位,如后脑勺、喉咙、胯根,都多了一些特殊的防护。

  而落在拳法里,便是身上多了一处发力中心,绕髋一转,一拳能打出两倍劲,这就是金山神妙!

  涧下老岩,一道身影正在练拳,反骨剪、靠身锤、通背掌、尺步拳、扯拳功、五毒手、披袍献甲;汤瓶拳七式轮流在掌心把玩,五指一捏一炸,骨节崩响,落在耳中便似炸一节炮仗,还是黑火药填芯的那种巨响。

  更奇妙的是,指节一炸,倒催手臂化劲,手腕转小臂那么一扭拧,那落在手臂上的水珠子居然绕手臂一圈再溅射上去,看上去就像是顺着河道拐弯的水流。

  “下来!”

  戚笼低喝一声,以意导体,腰背一开,浑身毛孔鼓如豆粒,再节节贯穿那么一缩,颈、脊、腰、跨、膝、踝、肩、肘、腕,全身体态一动全动,刚弹出没半尺的水珠子反物理规律般的一滞,猛砸下来,像是人为的披了层水甲,浑身一抖,水珠炸开,雾气如罩。

  这便是披袍献甲!

  值此,戚笼汤瓶拳大成,同时,他太阳穴部位像是有小针在不断戳着,虽然痛,但别有一番滋味。

  有‘四肢五爪驭龙马’经验的戚笼自然明白这代表什么,心中一喜,这是手少阳三焦筋炼化的征兆。

  ‘想不到放了刀术,拳脚功夫倒是涨上来了。’

  戚笼有些自嘲,当年他沉迷刀术,炼体的境界停滞许久,虽然上限高,十二成爆发下,薛保侯这种二炼大成的怪物也能一刀劈闭气了,但是下限却不行,不耐久战。

  如今龙煞附体下的肉身,其强度不亚于一般炼体高手,又成了‘佛’,精神和拳术跨了一大步,反倒是迎头赶上,孰好孰坏还真不好说。

  不过戚笼更明白,刀,能让别人断了一切可能,拳术、龙煞、炼法,却能让自己有无限可能。

  要贯彻自己的意志,而不是跟别人同归于尽,内功的修炼或许才是正道。

  戚笼缓缓蠕动着自己的筋肉,感受着某种特殊精神状态下的肉体变化。

  ‘‘筋菩萨’是筋肉合一的炼法,还有足够潜力能够挖掘,是‘须弥金山’而不是‘须弥山’,重点在一个金字。’

  戚笼揣摩了许久,倒是有几分猜测。

  ‘这套炼法的玄妙,重点是在要害部位的防护上,如缩阳入腹、颅隐肉髻、肚脐合隙,刨除宗教上的种种隐喻和法相,本质上来说,这其实是要害部位的筋络和血肉完全融合的表现。’

  戚笼心中一动,手指毫不犹豫往肚脐眼插去,以他如今的劲力,一块青砖都能插出个洞,若是插在肚脐眼这种要害上,普通人能直接被捅穿大小肠,胆道、胰脏什么的一戳即破,换做武人或许不会这么严重,但也会拉血,若调养不好的话,废了功夫也是有可能的。

  然而这么狠辣的一戳,戚笼却只感到肚皮稍有些疼痛,便就再无副作用。

  而肚脐所在,更是仔细看才能看到一道缝隙,像蚌中宝珠。

  “果然是这样,这些人体要害处,包在肉中的经络其实是最薄弱的,所以才能最先筋肉合一;武人筋似粗绳肉如铁是常态,所以难以同时炼化,这‘金’字便是筋肉合一的‘金’。”

  炼法的道理说来说去无非就两句话,一本拳谱册子薄的跟一张纸两文钱的春宫图差不多;难的是知行合一,难的是老拳师带你磨出拳劲感觉出来。

  感觉到了,那就什么都到了。

  戚笼披衣,再下山。

  ……

  戚笼再次入城,没有光明正大的从城门口走入,而是等到月黑时节,仗着麻匪翻墙跨院的手段,从城墙头钻了进去,可以明显感到城市的衰弱,就连青楼鸭馆的门口,老鸨都有一搭没一搭的叫唤着,销金窟都不销金了,这可不出大事了么。

  戚笼一路溜达到城东四大胡同口,在几个偏僻巷道的拐弯处溜达几圈,手一抓,抓了个摸钱包的小乞丐。

  “爷饶命——”

  “明月升。”

  小乞丐眼眶里蓄满的泪水,以及即将脱口而出的凄惨身世立马收了回去,惊喜道:“你是照大哥口中的那人?”

  “恩,他现在在哪儿。”

  “你跟我来,”小乞丐不答,率先翻墙头开小门,带着戚笼一路溜到一处不起眼的小庙门口,有节奏的敲击了几下,在另一个小乞丐揉眼的抱怨下,回头一指。

  “照爷让带的人。”

  “快进来!”

  庙中不出所料是个乞丐窝,只不过这里的乞丐都是半大小子,一个个鬼精鬼精的。

  “暗号,什么小爷什么大爷?”

  “照小爷戚大爷?”

  “不对,再说。”

  戚笼沉吟了下,“戚小爷照大爷!”

  “这就对了,”领头的癞脸小乞丐一拍大腿,从被踹倒的神像裤裆洞里,翻出一卷牛皮卷子和一张小纸条。

  “照大哥说了,你如果过来,便将这二物交给你,并让我们告诉你,你要想救师傅,便看这个,他要是回不来,你再看这个。”

  戚笼先打开递过来的纸条,五个字,“见白不见黑。”

  “他给你东西时是什么状态?”纸面上有两三滴黑红色的污渍,明显是血迹。

  癞脸小乞丐一脸担忧:“很不好,好像被人打伤了,祖传的子午鸳鸯钺都坏了一根,不过他表情很兴奋,当年翻城南最靓的少妇墙头时都没这么兴奋过,我把过风,记的很清楚。”

  戚笼扬眉,嘴巴张了张,无话可说,干脆直接翻开另一卷牛皮卷子。

  ‘三刑四杀,七伤八难,海神侵扰之厄。九幽地狱三途五苦,转还福堂。’

  “福堂是照大哥老家的祖宅,”小乞丐一脸不见外的补充道。

  戚笼往下看,山下颠倒的怪峰、手脚五官错位的人像、浪头从地里钻出,炸成岩浆,岩浆中燃烧的枯草,白骨插在人身上,凑成一张下颚。

  “翻过来看又是一幅画。”

  戚笼转动牛皮卷,轻‘咦’一声,只见画面又变,从火烧云中垂下来的巨大黑指甲,头长在胯下还在大笑的人,一张咬天之嘴,牙根子长在草上。

  “叠着看还是一副画。”

  小乞丐伸手牛皮纸一叠,借着微弱的火光,戚笼竟看出一条长满手脚,由各种奇形怪状组成的一道黑影。

  戚笼突然感觉龙鳞一阵发烫。

  他眯眼,这次看出来了,这是一条无角无爪的怪龙!

  不,不是一条,是九条,是九条龙各截的一部分,非要形容的话,就是把一团蛇球一脚踏扁,然后再从中切开,从横截面中看到的画面。

  小乞丐眼中金光闪闪:“照大哥说了,这是他们祖传三代的藏宝图!”

  :。:

看过《刀笼》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