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刀笼 > 第四十章 蝉先觉 鬼不知(中)

第四十章 蝉先觉 鬼不知(中)

  戚笼在黑山城厮混了三年多,一开始唯一的目标,便是借助黑山山顶的神异治疗自己的腰伤,如今夺了那赵神通的机缘,不仅伤势全愈,本身拳术更进一步,三年的空窗期似乎一脚就赶了上来。

  第二个嘛,也是为了报恩,当初老麻匪把他带走,他给老麻匪扛旗子,一抗就是十几年,从几个山野匪类,硬生生走到了‘从卒九千、横行两道、侵暴诸侯’的地步。

  老麻匪要扬名,他给对方扬出了泼天大的名声,如今谁不知道麻匪‘石庵堂’一脉出了个戚天王,至今还有不少人顶着这招牌在绿林上厮混,老麻匪便是这一脉‘明’字辈的大爷,入行便要拜这位爷,怕是早已香火滚滚了。

  段大师在街上把他捡了回来,给当时万念俱灰的他一口饭吃,所以他不能眼睁睁看对方去那凶神恶煞的关外地界儿——那是他该去的地方。

  为此他不惜隐姓埋名藏入李府,继而闯黑狱、救蜘蛛贵族、赚人情,数次搏险,就是为了在某个关头‘李代桃僵’,把老爷子换成他,至少在表面上,可称是义气无双。

  但从某种真实想法中,戚笼认为自己其实是个心性薄凉之人。

  比如说,他已经记不清自己老爹老娘的名字,不过他倒是记得当初屠了整个村子、砍下爹娘脑袋的兵卒打扮,以及那卒子手上,那杆织着某种神鸟图腾的发光旌旗,长长的,像是流苏。

  他打听了很久,这种阵旗似乎在关外出现过。

  要想心无挂碍的报仇,就得先报恩,这样一来,无论是谁挡在自己面前,他都能斩出酣畅淋漓的一刀,虽然他现在放了刀,但想法没变。

  ‘人活着需要意义,虽然很老套,但报仇雪恨,世上没有比这还愉快的事了!’

  等他找到仇人时,他会把这种快乐分享给对方,你杀我全家,我便同样杀你全家。

  “戚兄弟,怎么一回来就呆呆的,可是有什么难处?大家都是自己人!”

  癞小三一脸关切,脏兮兮的小脸凑了过来,脸上的麻子分外显眼。

  “无事。”

  “千万别客气,你入了我们小赤佬帮,便是自家兄弟。”

  戚笼倒没想到,自己前脚才出麻匪门,后脚便入了乞丐窝,都不带歇的,而且从大佬一下子变成小弟,地位骤降。

  “我在想,怎样才能把一个身手高强的人调虎离山,”戚笼随口道。

  “那人是谁,是不是见白不见黑的‘黑’?”

  迎着戚笼似笑非笑的目光,癞老三先是身子一缩,复又挺了挺胸。

  “别看我们年龄小、人数少,但我们背景深厚,人脉强大,一旦动用咱这背景,你想干什么,我们都能帮你办到!”

  “哦?你们是什么背景?”

  “我们是穷人!”小乞丐们异口同声道。

  “但别小瞧穷人,世上最多的便就是穷人,”癞小三赶紧补充道:“你看,小凳子那蠢货的老娘在城主府给人洗衣服,小薛子的哥哥在赌档给人烧茶水,小圆子的姐姐在李府给当婢女,八子才厉害,他哥哥在码头给人拉货,一趟货能赚三文钱,还有六儿,他老姐嫁给了看城门的老卒子,要不是老卒子老揍她姐,他气不过跑出来,那现在住的可就是大宅子,也不跟咱们挤破庙了,还有我们在街头上厮混,认识的一些兄弟……”

  十几个小乞丐一个个挺胸抬头,似乎与有荣焉。

  癞小三豪气冲天,“兄弟你只要一句话,官面上的、帮会的,就没有我们摆不平的!”

  可惜这股英雄气没鼓一会儿就被瞎眼小萝莉戳破。

  “癞子哥,你三天前才因为要饭过界儿,被雷老五揍了一顿。”

  “放、放屁,”癞小三急红了脸:“江湖人的比斗,那能叫揍吗?”

  “哦,没想到各位这么神通广大,”戚笼正了正脸色,虽然小鬼头的吹嘘话他没放在眼里,但毫无疑问,这些小鬼头已经有了几分‘眼线’的价值,这在绿林中称作‘脚毛’,脚毛的数量某种程度上代表麻匪的实力,有些‘脚毛’甚至是数代传承,赤身党最强盛时期,脚毛遍布两道,消息比官府都灵通。

  “也不是多厉害的事,也就是在江湖中稍稍那么点能量,”癞小三一脸谦虚。

  “赵府有一个老管家叫赵黑,你们有办法把他调走一段时间吗?”

  一群小乞丐顿时面面相觑,癞小三更是心虚到不行,这种‘大人物’对他来说,至少隔着十个层次。

  “这个、那个……”

  “对了,小癞子哥,我叔在河口街给人修鞋子,他跟我说,最近有好多李府的老爷们来盘货,据说是把整条街都买了下来,正准备换掌柜呢。”一小乞丐突然道。

  “对啊!我们可以在路上埋伏,拿要饭惯用的人群战术,让他们不给钱不走,给了钱也走不了,”癞小三目光一亮,道。

  “癞哥你还没被人揍够呢,那可是人大老爷的车,依我看,等人运货的时候,把车轮子卸了,就两颗钉子的事,简单!”

  “被人发现了怎么办,城东的不良人钱老三,早就警告我们不要搞事,不然抓进黑屋子就是一顿板子,小马子被抓进去不就再没出来过,尸体一卷就扔江里了。”

  “实在不行,就下耗子药,老爷们总得吃饭的吧,我姨婆就在后厨……”

  戚笼笑吟吟的,并没有插嘴,虽然这些‘计划’在他看来全是破绽,但用心、够胆;这些徘徊在温饱边缘的小乞儿骨子里有一股狠劲,这是很多成年人都未必有的东西。

  年龄小算什么,他四岁摸刀,摸刀的第二天就砍了人;虽然砍了半天才将人砍死,老麻匪夸他打小就有‘凌迟’的手艺,是个狠角色。

  而且,这些计划也未必没有可取之处。

  ……

  两日后的深夜子时,四个半大不小的孩子在坟园里刨土挖尸,其中一个望风,另一个扛着个麻布袋子,袋子里‘叽叽喳喳’的,全是这两天的收获。

  坟堆子被挖开,一具新鲜还未腐烂的尸体挖出,两孩童你看看我,我望望你。

  “癞子哥,你上吧。”一乞丐惨白着脸道。

  “没出息!”

  癞小三咬咬牙,摸出匕首,忍着腥臭剖开了肚皮,把皮肉翻开,一边眼神示意,一边抖着腿;另一人赶紧把袋口向下倒,一只只肥大老鼠丢入了肚皮中。

  “戚兄弟说,养上一夜就能养出尸气了,”小乞丐松了口气,抹着额头上吓的汗:“明早上再来取,正好能用,小圆子偷摸打听了,明天李家人就要去河口街盘总账,计划正好开始,咦,癞子哥,你怎么还不松手?”

  癞小三眼泪汪汪:“指头卡肋骨里了,拔不出来。”

  另一边,小圆子,也就是那个瞎了一只眼的小萝莉乞丐趴着,眼眨也不眨,躲开更夫后松了口气,悄摸摸的从水沟子里翻出,在深夜蹦蹦跳跳,她眼不好,夜色对她来说只是灰蒙蒙的世界中,多加一丝深沉而已。

  她按戚笼所说之方位,偷偷摸摸看了许久,确认无人后,这才缩手缩脚的溜达过去,半晌后,这副画已经挂在一间无人住的屋中。

  画卷打开,是一副獬豸踏云图。

  ……

  第三日清晨,城中又罕见热闹起来,战争能刺激消费,一打仗,不少货商又顶着杀头的风险钻了出来,豪绅的手下也在提货,这场战争的结果对他们说是大发横财,但过程也不能放过。

  两下水道的小乞丐从污水渠中爬出,露出半个脑袋,左右看了看,手掌往下面一掏,一只肥大、眼神乌溜溜,显的格外有灵性的老鼠便丢了上去,没多久,十几只老鼠便放了个干净。

  “癞子,走了!”

  “你先回去,我去把把风,确认那老东西来了没,不然岂不是白折腾了。”

  老鼠被放出后,眼珠子转了转,居然颇有灵性的躲过人群,往隔壁河口街钻去,很快就消失街道上。

  ……

  日头过了午时,太阳火辣辣的,车水马龙,人山人海,河口街头的米粮行中,赵黑老脸似笑非笑,手上拿着一本啃的不成模样的账本,周围一圈商人噤若寒蝉。

  “一本账簿被啃也就罢了,二十来家店面,所有账目都被咬的不成模样,各位爷,你们连做假账糊弄小老儿的劲头都没有吗?”

  李府门口,戚笼缓缓睁开眼,断了所有老鼠的感应,任其四处乱跑,脖上的龙鳞融入皮肤,嘴角似笑非笑,大步推开大门。

  “秋风未动蝉先觉,呵!”

  :。:

看过《刀笼》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