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刀笼 > 第四十二章 断舍离 再铸剑(上)

第四十二章 断舍离 再铸剑(上)

  “怎么回事,怎么伤成这样!”

  癞小三搀扶着戚笼步入酒楼后门,掌柜凌九牙大惊失色,赶紧向后方吩咐道:“取第三秘柜的药膏子来,用冰块化开,快去!”

  戚笼眉头拧着,却摆了摆手,道了一声不急,跌坐在床头,扯开衣物,只见筋肉鼓起的皮肤上,一道道掌印浮现,像是水蛭一样到处游走,阴毒的往心脏钻去,只要渗进去,再一绞,神仙难救。

  凌九牙取了药膏过来,迟迟不动,癞小三急了,一把抢过去,“我给戚兄弟上药。”

  “唉,别急,”凌九牙这时反倒是不紧张了,“主人正在磨劲。”

  “磨劲?”

  “就是在揣摩拳法中藏的东西,各家门派中,真功夫不轻易示人,就是怕被人摸出来、消化掉,这拳种的根子就没了,你去取一铜盆过来。”

  很快,一铜盆放在椅子下,戚笼头发焦枯冒雾,齿间流血,指头尖子滴汗,若是张开嘴,舌头必然紫红紫红的。

  二人肉眼可见的感受到温度上升,同时狭小的密室中,随着戚笼一吸一吐,发出‘嗡’‘嗡’‘嗡’的震颤声响。

  然而戚笼四梢越显狰狞恐怖,身上的爪影就越显黯淡,似乎洪水被无数河道分流,渐渐收了泛滥的劲儿。

  癞小三也看出门道了,松了口气,转而好奇道:“这么说,真东西只要挨了打就能学到?真有这么简单?”

  凌九牙听了直摇头,心道小儿天真,淡淡道:“你脖子伸着被鬼头刀砍一刀,只要脑袋不掉,大约也能知道刀口磨的怎么样了。”

  癞小三脖子一缩,不说话了。

  戚笼指尖足足滴了三分之一铜盆的汗水,水质泛红,张嘴一咳,一团血痰砸入盆中,迟迟不化。

  “老家伙三十年火候的衣劲,真的入化了。”

  “主人,人参汤。”

  戚笼端起茶碗,将清靓靓的汤水吞了半口,漱了漱嘴,又吐了出来,“虚不受补,缓缓。”

  须弥金山大成,成了‘佛’后,戚笼对自己的身体感应到了一种极敏锐的地步,以前受的一些暗伤,包括积劳成疾,筋肉的疲惫程度,都能清晰的感受到,这是佛家的‘无漏’。

  “戚兄弟,我做错事了,你想怎么揍我就怎么揍吧!”

  癞小三低头,一咬牙,就跪了下来,磕了一个头,一副上法场的模样。

  不是为了救他,戚笼不必硬挨那老货的一掌,更不用说自己一旦被擒后,计划很可能泄露,他可不敢说自己骨头有多硬。

  戚笼没有阻止,只是在其磕过头后,缓缓道:“祸是祸,倒也算是因祸得福,白家出门架子十九把,百发百打,我之前一直没摸明白它哪来那么多招式变化,现在摸清楚了。”

  “为什么?”癞小三‘噌’的一下站起来,一脸兴奋,刚刚的磕头挨打混没当回事。

  戚笼见状扬眉,这小子倒是个混道上的种子,豁出去不要脸,豁出去和不要脸得分开讲。

  “白家的根子在衣劲。”

  凌九牙面色一变,赶紧避开,这已经是武家传功的范畴了,要么成至亲,要么成至仇。

  戚笼视若无睹:“什么是衣劲儿,便是通过劲力掌握周身气流的流通,或转或腾,或起或降,一触即空,粘黏难脱,拳掌相交使人有触电之感;白家短拳号称百打,十九种拳架子,几十门拳术变化,真架子只有一个,便是衣架子。”

  戚笼把癞小三招来,指头闪电般的往其腰间一戳,同时一脚踩在对方脚面,癞小三被激的像是触电一般,却又跳不上去,涌泉穴被按住,身子猛的一个哆嗦,汗浆都泻了出来,衣服‘啪嗒’一声脆响。

  “这就是衣劲儿。”

  癞小三突然感觉极其疲惫,眼皮子直往下挂,连忙抽了自己几巴掌,专心听讲。

  “架子在身上,根子在地上,要破白家拳,你要伐他的桩。”

  “是攻下盘的意思吗?”

  “对付普通人是可以,但如果对方若是拳种上身,练出了肉架子,攻他上下盘便没区别了,说不定对方故意在下盘露破绽,便是为了引你上钩。”

  “肉架子是什么意思?我只听过抽筋、扒皮、割肉、剔骨四大境界,那老阴货居然直接炼到了第三境界!”

  戚笼摇头,“四大炼只有多少之别,而无上下之差,就好比先吃菜还是先吃饭,没有固定的顺序,虽然多数人只从中挑一样,但指不定就有人喜欢先喝汤呢。”

  “筋骨是一回事,皮肉又是另一回事,外家是从前往后炼,内家则是从后往前养,但拳法讲究内外合一,并非刻意将二者对立,所以在顺序上,筋和骨一前一后包着皮肉,也有这么一层道理在。”

  戚笼讲了一箩筐拳理,兴致来了,直接下场,指点癞小三两个基本拳架子;武行的道理,道长在刀上,理长在拳头上,言传身教合在一起才算传拳。

  “所以白家拳号称百搭百打,是因为招式都炼在肉上,他出拳时,你不知他出什么招,甚至连他自己都不知打什么章法,人不知才能鬼不知,道家术语称作‘空明’,只要与他交过手的,对手招式都会被炼入己身——”

  戚笼停住话语,不知是否是错觉,他刚刚揣摩‘衣劲’时,居然感受到了一丝丝汤瓶拳的变化。

  恐怕这拳师之死,跟这赵黑脱不开关系。

  想到这里,戚笼多少有些唏嘘,江湖险恶,不在明,且在暗。

  老麻匪死了有他收尸,拳师死了有书生送葬,他若是死了,怕是不知荒冢在何处。

  他倒不是说一定要有人养老送终,死便死了,吃饭喝水一般;只是一身技业好不容易炼出来,死后还回去,没留点什么,多少有点可惜。

  癞小三不知戚笼为什么停了传拳,急的抓耳挠腮,偏生又不敢开口,忽然福至心灵,‘扑通’一声跪倒在地,重重磕了九个响头,大叫一声:“师傅!”

  戚笼一愣,他倒没想到这小鬼头机会把握的如此好,正好抓住了自己少见的一丝情感波动,也算是他命好。

  “你想做我的徒弟,受我的衣钵,你知道我是谁吗?”戚笼似笑非笑。

  “师傅是照大哥的生死之交,是我的救命恩人,师傅要是善人,我便替师傅日行一善,师傅若是恶人,我便和师傅一起杀人放火,师傅若是侠客,我们师徒两更可以一起斩奸除恶!”

  “哦?善也可为,恶也可做,你心不定,怎么学拳?”

  “回师傅,我癞小三是从狗窝子里爬出来的,癞是脸,小三是随便取的名头,无人知我姓名,无人了解我身份,没人教我什么,没人关心我想要什么,我癞小三若是饿死在街上,不如一条野狗,狗肉可比人肉香多了!”

  癞小三又重重磕了三个响头,大叫道:“我癞小三今生只有一个目标,便是让世人知我念我,恐惧也好、羡慕也罢、爱恨皆可,越大越好,我的名头要像天一样,所有人只要一抬头,便能看到我!想不看都不行!”

  “你倒是直白,这慕名利的性子,倒也适合做这一行,只是你要明白,你出多少彩,就要遭多少罪,尤其是你师傅在道上也算是个声名狼藉的人物。”

  癞小三大喜,“师傅,名头于我大如天,师傅这是提前给我扬名了!”

  戚笼哈哈一笑,站起身来,摸上了对方脑袋:“你师傅姓戚,单名一个笼字,是麻匪石庵堂一脉的堂字辈。”

  癞小三嘴巴缓缓长大。

  “你师傅江湖上还有个诨号,戚天王,赤身党大魁首的那个戚天王。”

  癞小三激动的脸都红了,浑身颤抖,只感觉欢喜到要晕过去。

  知道师傅来头大,但没想到这么大!

  简直大如天啊!!!

  :。:

看过《刀笼》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