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刀笼 > 第四十五章 臣以杀君 子以杀父(上)

第四十五章 臣以杀君 子以杀父(上)

  戚笼抬头,望着城主府的方向,只见风云激荡,黑压压的凶煞怨气充斥着上百条坊道巷口,乍一看呈北斗七星之势,冷光肃杀,俄而一变,一扇扇火焰大旗迎风招展,在半空烧出滚滚血火,越往火光里瞧,便越感到皮肤酥酥麻麻,像火凝成云,有雷霆霹雳藏于其中,更有黑压压的甲胄之士伏于四周,蓄势待发,并且越发壮大。

  虽然普通人瞧不见这般异景,但是今早起来,自然就会头痛、脖酸、晚上好似梦游了般,照镜一看,两大黑眼圈挂在脸上。

  这自然是因为风水阵运转,震了人的三魂,让人产生‘鬼压床’的后遗症。

  戚笼见状便明白,这大概是萧道人布阵,强逼虞老道一战的架势。

  这阵势一南一北延申出城外,挂在两大营门上,一个是边军,一个却是新军,说是新军,却是人强马壮,拳能跑马者在锤炼筋骨,近千匹战马在马槽子饮水,上百重甲骑兵一大早就在练冲杀,领头的则是前武翎城城主宫元朗。

  粗粗数来,这团练新军的人数合起来不下五千,有拳行家丁、帮会人马、甚至还有招安的马匪、兵贼,说是藏龙卧虎夸张了点,但也是人才济济,兵强马壮,乍一看比边军都要雄壮。

  戚笼则藏身于附近的一座军库中,做为李府家丁,帮忙清点后勤物资,这是那位白夫人故意这般安排的,一旦边军来‘抢人’,正好抓个正着。

  “这十几口兵器质量不合格,上不了战场,需回炉重造。”

  “是,大匠。”

  戚笼站在一群人中颐指气使,毕竟做为李府中人,还是制械大匠,他有资格这般做。

  这便是身份没曝光的好处,可以大摇大摆的出没在人前;整个李府中除了白三娘外,或许只有赵黑怀疑,但也只是怀疑,毕竟他只是得到了自己‘招唤马匪’的消息,而没见过自己这位‘赤身党魁首’的真容,加上白夫人遮掩,拖到自己被抢入边军不成问题。

  “你们谁是乌笼?”

  十来匹高头大马气势汹汹的冲来,在冲到惊慌的人群前一个灵巧转身,领头的马队教官洪小四笑嘻嘻道,似乎就喜欢看人惶恐的样子。

  “我是。”

  “是你?”

  “呃,不认识。”

  洪小四仔细打量着戚笼面孔,感觉有些面熟,好似在哪里见过,但又不甚确定,最后只得放弃自寻烦劳。

  “上来吧,上头有人看上你了。”

  “大人,乌大匠是我们李府的人,而且是白夫人从主家带来的仆人,关系亲近——”一位李府管事连忙道。

  “关我何事,新军招揽十三城各路人才,越是人才就越不能例外,怎么,你们李府高人一等?”洪小四玩味道。

  眼看着乌笼被领走,李府管事迅速对一人小声道:“快起转告夫人,乌大匠被抢走了!”

  “你似乎并不惊讶,哦,对了,你是主动纳的投名状,鱼肠剑真是你打造的?”

  “是。”戚笼镇定道,只是不时转头,似乎对于军营中的一切很感兴趣。

  “别看了,呆久了你会看烦的,话又说回来,一切都照我们边军编制搞,倒也有几分模样,十人为火,火设火长;五十人为队,队设队正;百人为旅,旅设旅帅,两百人为团,团设校尉,嘿嘿,为了这几个位置,这些天可是拼死了不少人,还是狗咬狗狠啊,对了,你真不认识我?”

  那懒懒散散,看上去别有几分慵懒英俊的洪小四突然道。

  “将军觉的,我应该认识你吗?”戚笼反问。

  “哈哈哈哈,的确,若你真能与我们一道,我们有的是机会相互了解。”

  洪小四打量着对方,穿着常款的家丁短袍,高高瘦瘦,白白净净,没什么练家子的痕迹,眼神松散,唯一值得称道的,怕是只有镇定的架势了,或者说,厉害的匠人都这样?

  “不过你也别以为这便可以了,想要入我们边军,得先考核,不然谁知道这口剑是不是你铸的,而且考核的还不只你一个。”

  “还有其他人?”

  “呵呵,有人当关外是虎狼窝,自然也有人认为它是名利场,所以是驴子是马,练练,得练练。”

  洪小四看上去极为健谈,脸上总是笑嘻嘻的,并没有其它边将脸上肉眼可见的自矜和鄙弃,唯一让人感到头皮发麻的,大约便是对方手指上转来转去的八斩刀,三尺刀光晃来晃去,生怕滑下来切掉手指。

  戚笼印象中,他以前抢过的一位边军校尉,玩的也是这种刀。

  “对了,将军大人,小民适才听将军说,火长、队正、旅帅、校尉,那这折冲将军一职,不知由谁担任?”

  二人赶到后营器房,入房之前,戚笼突然问道。

  洪小四一愣,然后嘿嘿一笑:“那自然是,价高者得!”

  语罢,洪小四一掀门帘,滚滚热气便扑面而来,除了火炉的热气,还有便是气血的热流。

  帐中坐在高位的一共有十几位,个个头盖钢盔、身穿铁甲,见洪小四前来,纷纷拱手,口称‘教官’,态度热情、恭敬、讨好、高傲,不一而足。

  戚笼眯了眯眼,逆鳞微浮,顿时感觉自己像是掉入了虎狼窝,凶恶之气滚滚而来,恶狼、豺兽、魔怪,一个个身形庞大、红睛尖牙、吞咽吮血,像是要把自己活吞了一般。

  戚笼头一低眼一垂,看似是害怕,其实是在用‘须弥金山’镇压体内气血暴走,免得露出跟脚,成为这群凶兽中最凶恶的一只。

  虽然他无法像那萧道人一般,通过法术检测武人的气血强度,但通过龙煞对于风水之气的感应,也粗略能感受到眼前这些新军校尉的层次。

  那风水异相模模糊糊的,至少是贯穿一两条筋脉的,而那清晰到汗毛必现的,大约是贯穿三四条筋络,名震一方的凶恶拳家,类似当年的汤瓶拳拳师,而场面上至少有四五位,风水异像混淆不清、像是众多异像凝结而成,那是能对戚笼产生威胁的,甚至连他都看不清深浅的高手。

  戚笼看到了鲍五、看到了宫元朗,甚至看到了当初在水陆大会上的一些熟面孔,只是这些家伙完全没了商人嘴脸,一个个的,好似沙场宿将一般。

  不过让他格外注目的有三人,一个风水之气似是要喷薄出帐篷外,耀眼的让人不可直视,而且风水异像极其清晰,是一口金晃晃的、纹路如血的板刀,这种刀类没有刀尖,长长方方像一口极简陋的刀片,但却让用刀多年的戚笼明显感受到一股浓郁刀气。

  而恰好,那胖校尉背上,用锁链锁着的,是同一类型的板刀,‘咣咣’作响,或者说,这风水异像就是从那刀身上逼射出来的。

  另一位是一位面目普通的小将,在所有人中算最不起眼的,但他没有风水异相,一点都没有,如果对方不是滥竽充数的话,那便只有一种可能,就是其命格已经完全吞噬掉了命数,是天生的蛟蟒枭雄一流,哪怕在小池塘中,都能卷起泼天大浪。

  最后一个是位道人,道人头顶三尸神,由人中三魂、命中三灯糅合所化,象征道家一种境界,只是这三尸神极其诡异,五脏器官挂在外面,像是由不同人的手臂、大腿、脑袋、眼珠、鼻子拼凑而成,最重要的是——没有嘴。

  从其他人的称呼中,戚笼很快就知道这三人的名字,唐三糖、李慑、蝇四。

  蝇四道人看了戚笼一眼,指了指第一座特制炼剑炉,然后就闭目不言。

  但就是这般动作却已让人注目,要知道这位蝇四道人可是出了名的冷漠,除了几个出彩的尉官,一向是谁都不搭理,这次居然会对一个匠人发指示。

  但别人看到主座上一位老人担忧的眼神,也多多少少猜测到了什么。

  李慑眼中精光一闪,随即开口道:“洪教官,是否可以开始检核了?”

  洪小四点了点头,打了个哈切,“那便开始吧。”

  戚笼将对方准备好的熟铁和沉铜放在火炉中预热后,便就打量四周,发现除了自己外,还有五六位匠人,看起来五大三粗,至少都是熟手,除此之外,还有一些拳师、刀客、豪勇、乱兵,甚至还有一些特殊职业,酿酒师、裁缝、养马官等等。

  钟吾古地向来不缺流民,而流民之中不缺人才,很快这些人才就被各大校尉瓜分干净,若是好几位校尉都看上眼的,少不得争夺一番,口舌、拳脚、兵器比斗,场面看上去乱哄哄的。

  这貌似是一场特殊的聘请大会。

  而做为主考官之一的段大师故意四处溜达了一圈,然后悄摸摸的溜达到了戚笼身边,低声道:“你又来干什么?”

  “怎么,师父能来,徒弟就不能来吗,”戚笼嘴角勾起:“还是说,师父觉的徒弟的手艺不到家?”

  段大师先是一怒,继而敏锐的感觉戚笼语气不对劲,下意识的顺着对方话往下说,“你小子好大胆!”

  “不大胆怎么赶来搏一场富贵,顺便让师父知道,什么叫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

看过《刀笼》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