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刀笼 > 第四十六章 臣以杀君 子以杀父(中)

第四十六章 臣以杀君 子以杀父(中)

  “道长,我想——”

  “不,城主,你不想。”

  虞道人手指一捏,九张纸人走了下来,互视一眼,朝着虞老道耸肩翻手,气的老道人吹胡子瞪眼。

  “你们这些小破纸,没有道人我点灵,哪还有你们折腾的余地,好好好,三牲香火十柱,什么?二十柱,你怎么不去抢啊?”

  大门‘逛逛’作响,无数无形之手似要推门而入,老道目光扫过门外越发凶恶的阵势,语气一转,“二十柱香就二十柱,快点动手!”

  “三十柱?嘶~老道我不发飙——成交!”

  九张纸人比了个大拇指,从门缝中划了出去,门外兵戈凶煞所化的黑胄甲兵向潮水一样涌来,纸人吓的脸上墨汁流了下来,各走九宫方位,布了个九宫迷魂阵,顿时九座空井翻土而出,一下子将凶煞所化的黑水吸入。

  暗搓搓的布了一个九宫阵后,老道松了口气,躬着身子一指,二人便悄摸摸的向另一处阵势薄弱之处挪动。

  “呵,居然想逼我出战,痴心妄想,我虞道人什么时候干过光明正大的买卖,十面埋伏算什么,我虞道人只要想苟,就没有苟且不了的时候。”

  “道长厉害!”

  “那是自然。”

  话语一落,一阵刀砍斧劈声从屋外响起,然后风头一卷,纸人人头就从门底下滑了进来,黑墨汁变成了红墨汁,脸上是一个大大的囧字。

  二人沉默了一会儿,虞道人指一点,胖胖的城主便颠颠的凑了过去,看了一会儿道:“道长,我们头顶上有两口交叉的钢枪,那枪好粗啊,跟柱子一样,哇,枪头冒火了啊!”

  “别看了,再看眼要瞎了,那是双枪托日大阵,能聚太阳真火下凡,直接烧了老道的井眼,而且此阵恶毒,能把人道行烧化掉!”

  虞道人咬牙切齿,道:“事到如今,这是逼的我不得不行动了!”

  城主精神一振:“道长是准备绝地反击!”

  虞道人反手就是一巴掌:“反个屁的击,你是我们道门中人吗?你知道什么是修行吗,你知道那萧小鬼除了出识神外,还开了阳窍么,你是想我被活活烧死吗,我虞不仁带你当了十年的城主,靠的是什么,当然是苟啊,你不想苟,难带你想狗带?”

  那胖城主脑袋被打的‘啪啪’作响也不生气,只是憨厚一笑,“可是道长,你不是有五十年道行么,那道士眼瞅着还没活到四十岁呢,你还斗不过他?”

  虞道人更是怒其不争,揪着他耳朵道:“道行算什么,斗法靠的是境界啊,识神能御剑,阳窍能驭阳火,在道家斗法最强的各种境界中能排到前二十,老道我一辈子就炼就一个境界,怎么跟他两个境界的打啊!”

  “原来是这样,境界越多越好么,”城主摸着脑瓜子道。

  虞道人一边带着对方偷偷摸摸转移,一边接口道:“废话,自然如此,什么时候你炼出了几十种境界,就可以尝试尝试统一所有小境界,凝练道门的至高成就‘金丹’了,我以前有个女徒弟,不到十六岁就炼了四种境界,跟她相比,他姓萧的算个屁啊!”

  城主精神一振,道:“那道长,赶紧叫你徒弟来助阵啊!”

  “她不够苟,死了。”

  城主嘴巴张了张,苦着脸道:“可是道长,再不出去,我感觉我要热死了。”

  “你是个白痴,不是傻蛋,明知道外面有十面埋伏,你还冲出去让人埋伏,你便是世上第一大傻蛋!”

  二人蹲了一会儿,互视一眼,彼此汗流浃背,胖城主脱的半光,露出一身肥肉,老道士道袍敞开,露出半面排骨干,感觉烤肋骨的香味都快出来了。

  最后还是虞老道忍不住道:“强中自有强中手,恶人自有恶人磨,只要我们足够苟,别看他如今气焰滔天,总有烟消云散的那一天!”

  “可是、呼呼,我担心,他没成枯骨,我们就要成烤尸了!”

  “哼哼,别当老道不照顾你!”

  虞老道得意一笑,从桌面下突然抽出一根三尺长的龙纹石锏,此锏一出,周围风水之气所化热流如积雪消融。

  “两月之前,天降光流大雨,老道那时恰好在黑山练功,无意寻得此宝,若老道猜的不错,此宝乃一节龙脊入石所化,凝为锏形,重而无锋,上打君不正,下打臣不忠,用来破阵,那是一等一的利器!”

  城主真的激动了,“道长,莫非你想——”

  “没错,老道我在城主府这么多年不是白住的,闲的无聊时,呸!早已推算出有此一劫,未雨绸缪的布下了十多处疑阵、暗阵,所以说,我们先找一处阵眼,然后用这口锏把它破了,再然后藏在里面,哈哈哈哈,那姓萧的机关算尽,想破老道的阵法,老道就自己先把自己的阵给破了,我看他还怎么破!”

  虞老道仰天大笑:“他能奈我何!!!!”

  城主一脸钦佩,“不愧是道长,老谋深算,不对,老奸巨猾!”

  “那是自然。”

  “不过话又说回来,道长,你炼的道家境界是什么?”

  虞老道老脸一红,犹豫了下,道:“谷神不死,是为玄牝,玄牝之门,是谓天地根。”

  城主恍然大悟:“原来道长修的是谷道。”

  ……

  新军营房,大多数校尉的目光都被戚笼吸引,无它,一个能铸造道器的刀匠价值千金,一个能铸造新式道器的刀匠,价值——不可估量!

  戚笼很好的扮演了恃才傲物、却又盛气凌人的这一角色。

  洪小四靠在门口,看似漫不经心,实则眼神闪烁,不时跟蝇四道人互换眼色,相比于只看到戚笼金钱价值的各新军校尉,他们更看重的,是他的潜力。

  在七大都督府,道器的开发程度比在关内至少高了两个档次。

  不仅古代名刀神剑被道器仿制的七七八八,就连综合各路神兵优势所开发的神道兵,以及已经有了一丝丝眉目,传说中神祗所佩的天子神兵,都已经在锻造中。

  而哪怕在所有道器之中,鱼肠剑的铸造难度都能排到前十,甚至是前五,无它,死而后生是其一,最重要的其实是天时地利结合,这很玄乎,但按照武平军府某一位铸造大师所说,便是风水之气在某一刻与龙脉相合,并借此产生的急剧变化。

  改朝换代算,君王被刺、龙气更迭算,又或是忠臣义士起兵救驾勤王、匡扶社稷算。

  说来说去,能让龙脉翻身的也就这三种,而能配合鱼肠剑风格的只有第二种。

  这就更别提匠人本身的铸剑水准了,人器相合,日有所思,也有所梦,心有所感,剑有所铸。

  洪小四来之前便已得到通知,不论对方铸剑成与否,单凭对方能用废材打造出鱼肠剑粗胚,人就必须带走!

  段大师看到戚笼行云流水一般的手段后,表情相当复杂,有激动、有担忧、有相当的成就感,也有被前浪拍在沙滩上的强烈不爽;毫无疑问,戚笼比他更快摸到了铸剑的门道。

  这小子当麻匪可惜了啊,还是应该好好打铁才有出息。

  李慑这名小将目光闪烁的看着这一幕,悄悄的探前一步,并指,在戚笼铸造鱼肠‘由生转死’的关键之处,划下!

  戚笼正沉浸入腥风血雨,断剑重铸的幻象之中,边军准备的都是上等的铸造材料,而炼铁水比起‘废剑废铁’更有效果,所以创造的异像也更激烈,剑身‘嗡嗡’作响,一道奇形光状怪鱼猛然跳出,戚笼手中铁锤化作绝然刀光,猛然劈下。

  然而就在此时,一道凶蟒忽然从腥风血雨中卷出,赤红牙齿一开一合,刺入砸戚笼手腕,让其手中动作一顿,‘咔嚓’一声,鱼口张开,那道白芒只吐出一半。

  “咦,就差一点!”

  洪小四抱着的双臂松下,目光紧盯碳灰的洒下,看着几乎透明,却又显出琥珀色光芒的细狭短剑。

  没有剑鸣,成不了道器!

  段大师精神一紧一松,哈哈一笑,道:“看来还是不成,果然还是要再练练,你还是先回——”

  戚笼眼中凶光一闪,踏前一步,左手捂住了对方嘴巴,右手鱼肠剑毫不犹豫的捅入了对方胸口。

  “师傅,借你的心头血,成我的剑!”

  剑匕刺入,血水逼射,染红剑身,拔出,方圆十里,鱼鸣剑吟声大作!

  “我艹!!!”

  洪小四双目圆瞪。

  蝇四道人咳嗽一声。

  唐三糖身子一抖。

  李慑眼角抽搐。

  以及不知何时冲进门的段七娘,看着被胸口被戚笼捅穿的段大师,脑皮层放空,心头千波万浪,最终,化作一声歇斯底里的尖叫。

  :。:

看过《刀笼》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