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刀笼 > 第四十八章 夜磨刀 除灾殃(上)

第四十八章 夜磨刀 除灾殃(上)

  神话故事中的阴间和阳世,和风水术语中的阴阳不是一回事。

  前者是指两个独立的、隔开的世界,鬼之所和人之居;后者阴阳为一体,更多是得失、盈亏、寿夭、福祸的泛指,相互包容且相互转化,前者是结果,后者是过程。

  戚笼通过龙煞吸取刀中煞气的契机,彻底脱离肉身躯壳,处在一种奇异的风水状态中。

  五官六感仍在,但是又多了很多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他转头看向‘肉身’,发现肉身仍就站立,似乎陷入一种沉思状态中。

  ‘识神?’

  戚笼旋即摇头,道家的识神更接近于五官六感的融合体,以净水、神火、意土为依托,出于肉身,却又是无形有质的状态,但识神出游之际,是绝不会感应到肉身状态的。

  戚笼心念一动,肉身便缓缓坐下,同时开口:“我无事,你去也。”

  除了反应迟钝些,跟之前没有任何区别。

  他再转到镜面前,只见镜中倒映着一个棱骨森严的怪物,像是人体骨骼轮廓,只是没有首级,肋骨、手骨上,长满了类似倒刺一般的鳞片,下半身模糊不清,只隐隐约约有个轮廓,戚笼弯腰,与镜子越贴越近,那本该是脑袋的地方,突然冒出了两团手指粗的,类似眼珠子般的绿火,离远了却又看不到。

  指头敲在镜面上,发出‘叮叮’的声响。

  “居然还是实体。”

  不过这种实体和物质状态又有明显的区别,必如,戚笼一步踏出,就跨了上千丈,出现在了军营边缘,抬头望去,人影、马匹、建筑都在拉远模糊,取而代之的是一团巨大的、血红色的云团,云团中旌旗滚滚,各种军械明晃晃的挂在其中,凶气和杀伐之气拟成实质的红黑二色,扑面而来,更有一轮纯白烈日浮在云头,火光荧荧,似乎随时要蒸腾而上,将大地裹为战场。

  这还是深夜十分。

  ‘荧惑?’

  戚笼自言自语,原来史书记载的大凶之兆是这么回事,这还只是‘五千人’的荧惑,若是数万、数十万大军,以天灾人祸为养料,所制造的‘巨日’,或许便是所谓的‘忽有狂徒夜磨刀,帝星飘摇荧惑高’。

  而在烈日之上,一口三角令旗正挂其中,旗面为黑,上有鬼面甲胄盘膝坐定,甲胄中燃烧着的,正是汹汹‘荧惑’之火。

  戚笼一步踏出,直接出现在‘甲胄’对面,将旗身一拔,想了想,反插在自己肩后,刹那间,汹汹光火自骨架内喷出,眼睛部位的两点绿光像添了油的蜡烛,越显明亮,最终彻底变成赤红色。

  同一时间,法台上,萧道人插的十根幡旗中的一根忽然‘咔嚓’一声,被风吹断。

  那围堵城主府,在大街小巷中持刀杀人的黑甲胄兵突然消失了十分之一。

  “咦?”

  “道长怎么了?”

  “有强人来了!”

  “道长,我想看——”

  “看什么看!蹲着,且听风吟,且听风吟。”

  不过十息,又有两杆幡旗断裂。

  萧道人眼眸煞气一闪,冷哼一声,大袖一摆,台前三油灯突然亮起,灯芯不大,却格外明亮。

  道人跌坐在地,识神御剑,背后桃木剑化作一道白光,三跳两跳,便出现在了城外,然后看到了某个怪物,神魂猛的一跳。

  ‘这是什么鬼玩意!’

  只见城门口站着一位身如火碳的大骷髅,身有丈许,背插三旗,骨缝之中,火油流下,滴在地面上‘蒸腾’起火光,烟火缭绕中,骷髅一只脚踹在城门上,每一踹,那做门栓的金刀就发出‘嘎吱’一声剧响。

  ‘邪魅魍魉,该斩!’

  几乎念头一落,白光便跳入了骷髅的‘眼眶’,从后颅骨射出。

  骷髅动作一僵,身上油火弱了不少,正当萧道人感到满意之际,‘轰’的一声,骷髅浑身火光大涨,火焰似乎凝为实质,无声大吼一声,那空荡荡的脑袋上,突然浮现了一颗龙首,只是龙眼泛白,脖颈处鲜血淋漓,似乎刚被摘下来不久。

  ‘好强的龙煞之气!’

  萧道人面色一变,连忙隔空施法,法台上的雷令‘嗡嗡’作响,隐有雷光闪烁。

  “阴阳击搏,法而为雷,阴阳凝流,激而为电。雷电相逐,天地为目。八方正炁,电光闪烁。起雷使者,起吾坛界……”

  今夜,很多人在梦中梦到了一记响亮的雷光。

  一尊巨大的雷部神祗从法台上缓缓站起,手中阴阳二气旋转,一团浑沌雷光亮起、隔空打出,‘轰’的一声,那颗龙首瞬间被轰炸开,同时骷髅身子晃了晃,火光立消,脖子上青烟袅袅。

  正当萧道人松了口气时,两点绿光再度亮起,虽然看上去弱了一些,却多了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理智。

  ‘被雷劈了一下,脑袋清醒多了。’

  ‘荧惑为刀!’

  汹涌火焰顺着骨头纹路流入到右骨掌中,渐渐化作大环刀型,而且刀柄位置更多了一颗凶睛腾腾的龙首。

  识神危机大作,所附木剑连跳两下,出现在城头,还没来及松心,却见骷髅视墙为地,横踏而来,同同时一根三角令旗被拔出,猛的向自己甩来。

  “不好!”

  萧道人这下可以肯定,此物并非邪祟鬼物,而是某种风水变化的产物,所以其不畏剑、不惧雷,更可怕的是,对方可以克制一切风水术的变化。

  所以一箭射来,萧道人便有远遁之念,只有回归法台,借助风水阵势的变化,才能借风水克风水。

  木剑再次一跳,出现在了数里开外,可迎面而来的,便是骷髅讥讽的眼神。

  骷髅踩空、翻腕、身子完全倒立在空中,臂与刀连成一条线,猛的向上抡劈!

  刀口剁在木剑身上时,交接处火光汹涌爆发。

  ‘原来它甩令旗,不是为了射我,而是提前判断出飞剑的走位,好趁机破剑。’

  就算是千年合桃木养出的法器,到底也不是真正的飞剑,轻易的就被一劈为二,萧道人精神大损。

  “忽有狂徒夜磨刀,帝星飘摇荧惑高~”

  夜黑风高中,一个怪异骷髅视房屋建筑为平地,浪荡而行,手持大刀,引吭高歌。

  ……

  萧道人识神归位,面色惨白,像是一下子老了十岁,但却毫不犹豫的将双手放入鱼缸之中,缸中没有水,却有一副倒扣的黑山城地图,双手虚握,顿时十面埋伏阵势全数发动,化作五根巨大风柱,不断吸入黑雾,从城门口向城中心抓去。

  “乖乖,好大的阵仗,星宿转,万物黯没,想不到萧小子十年不见,居然炼出了这么个大神通,小如来抓孙行者啊!”

  大骷髅,也就是戚笼却没有硬顶,脚踩在任何一处有风水演化的地方,手中大环刀有如擎天烈焰,所过之处,刀光如练。

  “抓到你了!”

  戚笼堪堪躲过一道风暴巨柱的侵袭,右手三角旗一甩,直接穿墙而入,落在一户人家中,一家三口被倒挂在房梁上,嘴巴和眼睛上各插了一根尸油蜡烛,人却还活着。

  戚笼眼中煞气一闪,手中大环刀毫不犹豫抹出,连点九下,蜡烛上的灯芯全被挑掉,将灯芯所化黑气一口吸入。

  而法台上的人头杖‘咔嚓’一声裂开,三根骷髅头脑壳开了,一股黑烟散去,同时那一家三口的‘尸体’也像是蜡烛一样融化掉,三口子全躺在床上,跟睡觉似的。

  “我就说这萧小子吃相难看,好好的,你规规矩矩练个法术不行吗,非要害一些星煞照命的百姓,拿他们魂魄做些文章,老道要是跟你斗吧,怕误伤无辜,不跟你斗吧,又见不得你这副嚣张模样,看吧,现在嚣张过头了,把煞神引来了吧。”

  不知何时起,虞老道蹲在墙头上,津津有味的看着,感觉就差一把瓜子了。

  :。:

看过《刀笼》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