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刀笼 > 第四十九章 夜磨刀 除灾殃(中)

第四十九章 夜磨刀 除灾殃(中)

  ‘吃!吃!孤要吃!把你的一切都奉献给我,孤将赠予你一切!’

  “白痴。”

  骷髅眼眶中的绿火外围,间或有一圈红光亮起,红光霸道、贪婪、凶恶,但每次向绿火发起吞噬时,都会被绿火烧化,那火焰之中,仿佛有更深层次的桀骜。

  一道道黑色风刃从风柱之中弹出,像是天上下刀雨,骷髅身子则像不倒翁般,每每在刀锋劈到骨骼上的前一刻,拧腰转髋,躲过劈砍,而手中刀光旋转,更是如同在不倒翁四周转动的陀螺,刀如臂使、上下翻飞,时而化三,时而化九,斩的黑色风刃节节崩裂,在这风水异像之中,戚笼将汤瓶拳身法与刀术融合为一体,使出了非凡的变化。

  ‘福兮祸所依,祸兮福所伏。’

  戚笼往往刀光一晃,盈化为亏、祸转为福,那黑煞风刀虽然密集,但往往没斩到身上,就转了一个反向,又或是化作和风细雨,身上一卷便就散去。

  这种手段,比起龙煞,或者说龙脉残存的那一两分意志,简直不知高明到哪里去了。

  所以虽然一开始吸收风水时,一不留神被侵入了一部分精神,但当戚笼清醒后,立刻稳稳的压住了对方,然后开始反击。

  风水道人的寻龙点穴,讲究的是大势,借天地变化的大局来压人。

  但龙煞却和拳术一样,在方寸之地做文章,三尺之内,你死我活。

  比如你以阳火镇阴脉,我便以金转木、木转水、水转火、火转土,最后用你的火性来成我的土性。

  所以黑煞风刀越疾,戚笼手中的荧惑刀就越明亮,这是将残存风水之气吸收转化的成果,最后化作三十丈的火焰狂刀,以巷为鞘,刀身一抖,抖的火花朵朵绽放,在一朵朵火花中开出一道道气机,然后气机爆发,在千变万化的风水演化中寻根溯源;接着猛的一拔,劈开昏暗的空间,狂风闪电之中,一口绿色葫芦作势欲逃,可哪里来的及。

  戚笼的身影瞬间消失不见,再出现时,已是‘嘭’的一声,火树刀花葫中开,葫芦瞬间四分五裂,戚笼的龙煞之身再出现时,又多了几分不同。

  其背后插了五杆小令旗,右胸口多了尊骨甲,甲上沉浮着佛经记载的大魔头三面波旬,模糊的下半身被风雷二气炼出腰、髋、足,一只眼珠子是半面龟甲图。

  刚刚增加的,便是下半身变化,黑煞风炼入腿中。

  总之是打前一口刀,战后全身套,只这一战的功夫,便从土鳖变土豪。

  壕气无双的骷髅一步踏出,便踏到了黑山蹲的虞道人面前,空洞洞的眼珠上绿火大作,刀尖点了点虞道人,又指了指对面法台,意思很简单,你的媳妇,我衣服都扒好了,绳子都捆结实了,这最后一下子,你不是还打算让我上吧?

  虞道人讪讪一笑,拍了拍手,把花生壳洒了一地,拍胸脯保证:“这哪能呢,上次是你主攻我辅助,这一次换我主攻你辅助,啧啧,斩龙脉居然斩出这么大的好处,早知道老道就自己上了。”

  老道士背起龙脊锏,肩上两挂黄纸符,左手上还提着根‘太乙救苦天尊弟子、招魂超度无二价’的幡子,这模样,不像是跟人斗法,像是给人安魂下葬的。

  萧道人气的三尸脑神跳,心痛的像是开了七窍玲珑心。

  天见可怜,他是正宗的平天道法术底子,虽然喜用邪术害人性命,但法器都是千辛万苦自家熬炼出来的,这巽风葫芦,是用绝种的青葫芦在北风口灌了八天八夜的凶煞风,这巡雷令,是关外一道白雷煞误入关内,他花了半年时间才封进令中,那三奇骷杖,是他动用一切关系,挖开了不知多少达官贵人墓穴,最后才找到三具三奇贵人骨,抽了脊椎,泡尸水泡出来的,那龟背缸,更是挖开河堤,从枯水脉中挖出的千年老鳖甲整体雕成。

  但那天杀的怪物!居然一个个将法器破碎,然后吸入体内,萧道人感到这天上的冤屈和地下的委屈合在一起,都没有自己今天这么冤过,这报仇的正主还没碰上,怎么就被流窜的尸怪撞了个正着。

  不过,那尸怪如此恐怖,若是将之炼入封印物,怕是第一流的魔器也不过如此了!

  此刻,萧道人咬牙切齿又心头火热,已经暂时放下了报仇的念头,将一切防护堆在法台上,杀手锏是法台正中心的草人娃娃,这娃娃只有一个作用,便是能夺魂转魄、替代正主。

  只要它来!

  只要它来!!

  只要它一出现!!!

  “老道我来也!”

  一声销魂的公鸭嗓子,法台上的萧道人和法台下的虞道人一对眼,相顾无言。

  良久,萧道人强忍着跳下台,一脚踹在对方脸上的冲动,搓着牙根,屏声静气道:“虞老鬼,你来何事?”

  “咦,奇了怪了,不是你叫我来的嘛,现在我来了,快,我们大战三百回合!”

  萧道人强挤出一丝笑容:“唔,道友误会了,事实上本道登台做法,是为了降伏一城中妖孽,阁下若是无事,不若回去睡觉吧。”

  “妖孽,哪呢?我们双道合璧,收了这厮!”

  虞道人装模作样的到处望,身后一张张纸人缩手缩脚、偷偷摸摸的钻入黑暗中,一看就是准备在布阵,要强镇他这座法台。

  “虞老鬼你给脸不要脸!”

  萧道人努极反笑,手指头捏的铁青,忽然悚然一惊,这老鬼如此有恃无恐,一点也不像是他的性子,莫非那怪物与他是一家的?

  他也是个有决断之人,一念及此,顿时识神出窍,同时往胸窍火穴一戳,金红色火光从心口喷薄而出,正好与识神撞在了一起,化作一道火色人影,直接扑向虞老道。

  结果虞老道被一扑正着,惨叫一声,化作一张纸人烧成灰烬;而隐藏在暗处的纸人则同时嘿嘿一笑,身形涨大,有了轮廓五官,竟然与虞老道有那么几分相似,同时口中咒音不断,竟然晃的阳火不断摇曳,同时萧道人感到胸口阵阵发闷,此老鬼的道行居然有反克自己的架势。

  “老鬼你不是斩龙脉受了重伤,原来如此!”

  萧道人咬牙切齿,一下子就明白了,这老鬼一直都在扮猪吃老虎,十年前在扮,十年后还在扮,只是这次扮的更恶心,连斗法都请了外援。

  二道人同时盘膝坐定,萧道人识神在头顶演化三明灯,火亮如炬,一时间整座法台上火光汹涌,风水之气汹涌如火海滔天,狂奔浪滚而来;而虞老道摸了摸肚皮,面色有些愁苦,吟道:“菊之爱,虞后鲜有闻~”

  然后猛的一吸,竟如长鲸吸水,把这风水火势从眼耳口鼻中吸入,绵绵若存,用之不勤;竟真以一门境界之力,强行对抗这位十年重修,道行更进一步的天才。

  同时肚脐眼下一道青气闪过,屁股上‘噗噗噗’的连声响,恶臭味同样也是绵延不绝。

  生生化化,自生自化,由一身之生化知万物之生化,谷道也。

  同时,军营中,正在以秘神遨游虚空的蚊三道人、蝇四道人同时睁眼,互视一眼,同时脱口:“师叔!”

  “你吃吗?”

  戚笼转过头去,只见一位二十来岁的胖子正‘哼哧哼哧’的往墙头上爬,只是小胖腿勾不上去,憋的脸都红了,见对方望过来,艰难且讨好的张开手掌,露出两花生米。

  戚笼骨掌隔空一提,便把对方拎起,丢在墙头上;脚踏虚空的火焰骷髅眼中绿火大涨,竟在对方的头顶上,看到一方七兽纹路的官印,四四方方,红光垂条,护住此人全身,又见此人龙虎印堂、宽额大耳,一看便是福禄缠身,也怪不得对方能看到自己了。

  一年多前,戚笼曾以铁匠身份见过这位百里城主一面,不过当时只是远远看了一眼,如今细看,还真是,出乎意料的年轻啊!

  这位十年前应该才十来岁吧,被老道士带着苟了十年,成为黑山城最无权势却又活的最长的一届城主,不知道段七娘爷爷看到这一幕,会做何感想。

  不过能在李伏威眼皮底下熬上十年不死,某种意义上也是厉害了。

  “吃吗?”城主憨厚的一笑,将花生粒递的更近些。

  戚笼刚想回应,忽然感受到一股强烈的风水煞气蒸腾而起,肉眼可见的雷光闪烁,九丈法台轰然塌陷。

  二人斗法已有了结果!

  萧道人挣扎着从瓦砾堆爬出来,一只脚怪异的崴着,风水斗法是一回事,肉体凡胎依旧是肉体凡胎。

  他满脸狰狞,手中的草人娃娃套了一身红色官袍,面目竟有几分城主的模样,官袍上浮现黑山二字。

  “好你个虞老鬼,满口仁义慈悲,到头来还不是让别人做了替死鬼,你好毒!”

  虞道人端坐对面,道袍鼓胀成球,面色惨白如肚泻,过了许久,才长长的打了一个饱嗝,浑身是虚汗,然后眼珠子一转,嘿然一笑:“那又怎样,反正我赢了。”

  “那这个城主就是因你而死!”

  萧道人猛的一捏娃娃,一股血水从射出,染红了整个手掌。

  坐在城头的百里城主摸了摸脑袋,张嘴,又塞入两颗花生米,开心的咀嚼了起来。

  虞道人摸出一张委任状,丢了过去,惫懒道:“你杀你的黑山城城主,关我白江城城主何事?”

  萧道人不敢置信的望了过去,只见在委任状上,正是委派的白江城城主一职。

  “这巫咒术虽然阴狠,但若是连‘对手是谁’这种关键都能咒错,嘿,那就只能说明你笨啦!”

  萧道人一口老血喷出,昏倒在地。

  而在城外,两道诡异阴影正迅速扑向城主府,一道像是无数蚊子凝成的人影,另一道则是一只拳头大的青铜苍蝇。

  二人刚飞过城墙,便见一张纸人负手而立,像是站在夜空之上,又像是站在天地之外。

  “二位还是回去吧,此处没甚戏好看。”

  蚊三道人嗜血一笑,四面八方一下子射出无数飞针,蝇四更是将半面城墙化作人皮罩了上来。

  二人中的任何一个,此刻表现都比萧道人、虞道人有过之而不及。

  纸人只平平一拳挥出,刹那间,昼夜颠倒。

  再然后,蚊三、蝇四,消失无踪。

  真就好像赶走一只蚊虫一般简单。

  :。:

看过《刀笼》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