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刀笼 > 第五十三章 战时龙蛇起(下)

第五十三章 战时龙蛇起(下)

  “呦,我道是谁,原来是宫家将,怎么,宫家大战失利,损兵折将,据说就连宫将军的亲弟弟都死在了白江上,尸体都不敢去捞,这时不好好养伤,还来这里作甚?你们也需要补充军资?”

  “我看啊,这应该是准备退路了,先锋做不好,干后勤还不行嘛,不过这喂马推车的活儿,你找别人不行,你得找我二弟!”

  “冯大、冒二!”

  一个中年武将和一个胖子勾肩搭背,挤眉弄眼,分明嘲讽。

  宫家家将咬牙切齿,却没有发作,无它,今时不比往日,当初宫元朗做为唯一的骑兵主将,可也没少打压他们,如今一胜一败,自然无话可说,而且军中亲信在渡河一战中损失严重,已经隐约有些压不住这股新生势力了。

  “怎么,冯爷和冒爷也是来排队的,要不我给你挪一挪?”有人打圆场道。

  “嘿,这话说的,这位戚大匠本来就是我们夫人的娘家人,哪有自家人找自家人帮忙还排队的道理。”

  冒辟江悄悄戳了戳胖子,表情有些微妙,不过胖子不以为意,朝众人嘿嘿一笑,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果然没人阻拦,众人羡慕嫉妒恨。

  正当这家将灰头土脸的准备回去复命时,一位学徒跑了出来,四处张望,“谁、谁是宫将军的人?”

  “我是!”家将目光一亮,赶紧道。

  “戚神匠有请。”

  这火坊占地极大,炼刀炉以聚火阵势排列,最引人注目的是东南西北四角的,那直径有十丈的圆形火炉,像浑天仪一样挂在九龙吞口上,据说这是关外陈国的祝融炉,哪怕道器材料,也能融化成汁水。

  围绕着四座祝融炉,便是无数延伸出的管道,分插各个小型炼刀炉的模具中。

  一个高高瘦瘦的年轻匠人正在检查着一口刀,刀身狭直,小镡,长柄,是唐国流传过来的长刀款式,刀口上大大小小的缺口已经被补好,戚大匠将刀身在小臂上反复摩擦两下,刀身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然后又迅速消失。

  “做好了,这口裹红刃本来只有吸血的功效,我试了好几种法子,最后还是唐国的包钢工艺给了我灵感,剑身的百炼血钢不动,裹上一层嗜血铁,局部淬火,这样一来,既保住了补血的效果,刀口还增加了抽血的特效,试试。”

  阴影之中,一位头戴斗笠的刀客缓缓走出,肉眼可见的杀气蔓延开,一把接过道器裹红刃,刀颚一推便如流水一样拔了出来,轻轻在手掌轻轻一抹。

  血水没有外溢,直接流入了伤口处,刃口处像是长了一张小嘴,拼命吮吸着,伤口附近的皮肤迅速枯萎;但同时,剑柄贴在腕口的部位,像是蛇吐黑芯,一丝丝血精注入其中,一放一收,保持了一个危险的平衡!

  “好刀!”

  冯大脱口道,他是有见识的人,如何不知道,这等于变相增加了一种法术效果,一吸血一补血,正好补上了刀客最弱的一环,那就是爆发强而持久不足。

  “兄弟,刀卖吗?我出五百金!”

  乌三阴冷的看了冯大一眼,将视若性命的裹红刃收鞘,再度藏身于阴影中。

  “可惜啊,好刀,好刀。”

  冯大不以为意,呵呵一笑:“要不是唐刀难寻,我怎么也要找上一口,让戚兄弟给我改改。”

  戚笼没搭理他,只是在铜盆中洗了洗手,道:“宫将军的酒不错,他让你来找我何事?”

  宫家家将如梦初醒,连忙道:“戚神匠,我家将军的‘攻虎’枪身磨损,‘虎纹’的术法效果没了。”

  “枪的九成宝在枪头,只要枪头无事,多半不是什么大问题,让你家将军三天后来取。”

  “多谢神匠!”

  宫家家将警惕的看了冯大冒二一眼,将裹好的枪身放在戚笼身侧,这才放心离开。

  戚笼转头,对一位蹲在地上啃馒头的胖校尉道:“你的这口神异物没那么容易坏,回去吧。”

  唐三糖憨厚一笑,牙根上的馒头屑还没舔干净,“饭还没吃完,哥你让我再待一会儿。”

  语罢,还抠了抠脚丫,脚上皮屑都能蘸着馒头吃了。

  但只要对方背上那口锁链大刀在,无人敢小瞧这个四肢不勤、却又好逸恶劳的农家汉子。

  冯大和冒二互视一眼,同时叹气一声,他们五兄弟可都是从江湖最底层摸爬滚打上来的,能有如今的地位,已经可以说是极幸运了,但跟这位唐校尉一比,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这位唐三糖校尉,在两个月前还是个混吃等死的农村穷汉子,媳妇都娶不到,正在村头闲逛的时候,一口神刀从天而降,直接插到了田埂子上,让他撞了个正着。

  异刀狰【神异物】

  长四尺三寸,重二斤九两。

  锋锐程度:所有刀剑类道器中的第一等。

  法术特性:‘阴火’‘石尖刀’‘尾羽斩’‘招风’‘豹突’‘天降赤心’。

  其中每一道法术,其威力强度都相当于虞老道练了一辈子的‘谷道’,又或者是萧道人的‘阳窍’‘识神’;比起普通道器附带的法术效果至少强十倍。

  若这样也就罢了,充其量只是一口顶级的神兵利刃,但加上‘天降赤心’,便是难以想象的恐怖!

  天降赤心:四皇移位,天降赤心。逐天下,服四兽,然者“狰”也。

  得此刀者,能取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各一道神力附体。

  四方神力附体,唐三糖一跃从农村懒汉子成为炼体大成的强人,而且无论耍刀、弄拳、射箭,都处于恒定的‘神打’状态,相当于刀术在刀意巅峰、拳术在拳意巅峰,射箭更是古之名将的水准。

  这都不能说是一步登天,而是走都不用走,神仙拎着脖子,把你带上天去,睡醒了就成神了。

  在场之中,除了戚笼外,就没有不贪婪觊觎的。

  而戚笼之所以没有趁着炼刀之际,直接给对方来个卸磨杀驴,除了他早已放刀,心境晋升‘无刀胜有刀’之境外,便是体内龙煞天然排斥其它神兽意念。

  他可以明显看到,这唐三糖的脑袋上,盘踞着一尊小山大小、豹头五尾的巨大神物幻影。

  ‘狰’者,上古蛮荒之神兽,出于钟山,阴烛之鼻息,日形于型,尾羽,腰生翅,首四角,琉璃眼,赤皮,生黑络。诶静伏于山间,首击石,‘狰狰’之鸣,故名‘狰’。

  或许也真是因为如此,他是除了唐三糖外,第二个握刀之人,老实说,相当有诱惑力。

  这应该是一口‘神道兵’的雏形。

  戚笼收回视线,转头看向另一个猛虎纹身的大汉,痴痴的盯着‘狰刀’,口水直流,毫不掩饰的贪婪和嫉妒。

  这人跟怪蟒帮的侯桀极像,同样也是兴元府黥老会的一名元老,只不过没有侯桀会钻营,没什么产业,反倒是因为嗜赌欠了一屁股债,靠给人看场子为生,不过他能打,是真正意义上

  的能打,靠着一双拳头,凭着从街头上学来的三流拳技,硬生生打出了拳霸的名头。

  他来参军,除了搏富贵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理由——躲债。

  戚笼暗叹一声:“你又怎么了?”

  这位拳霸的铁手套打一场坏一副,戚笼一口气给对方打造了十套钢铁拳套,按理说应该还没用完才对。

  赵勇不爽道:“跟人干了一架,来躲清净。”

  语罢,颠颠的凑到唐三糖身边,言语之间,似乎在撺掇对方把这口神刀卖了,然后二人花天酒地、享受下半辈子的富贵。

  冯大若有所思的看了一圈,然后笑道:“戚大匠真是人脉广阔。”

  “一些熟人而已。”

  戚笼若有所指。

  “若是取戟的话,便在你后面的油槽中,戟身材料特殊,无法强化,我只能重新保养一翻。”

  冒辟江打开石槽,果然看到一根鹅蛋粗的黑色铁戟,崭亮如新,戟头闪耀着金属锋芒,完全不像是几日前才经历过一场恶战的兵器。

  “大匠真是手艺玄妙,越是这般,就越舍不得放你离开。”

  戚笼笑而不语,目光扫过对方头顶,只见这冯大掌柜的脑袋上,在所有人都看不见的地方,浮沉着两盏油灯。

  又是一个道家好手么,跟萧道人的精气神三命灯不一样,看起来更加阴沉,这又是什么道家境界?

  “还有,李将军让大匠准备的特殊武器——”

  “放心,一定能如期交货,这人情是我欠夫人和赵管家的,我会还。”

  “那就多谢了,对了,这是李将军送给大匠的礼物,据说是某种神铁残片,听说大匠喜欢收集这类物品。”

  冯大丢来一个小袋子,而冒二则颇为艰难的提着铁戟离开,这戟没别的特点,就一个字,重!重达两百斤!而且极端坚固!

  等到天色微黯,剩下三人陆续离开,戚笼让人点了盏油灯,摸出一张纸来,在下面一行补充了一句。

  玄铁戟,疑似神异物,特性一:水火不浸……

  这张纸上,记载了至少二十多件神异物的特性;其中重点标注的有四五件,唐三糖的异刀狰便在其中。

  做完这件事后,戚笼又打开对方给的小礼物,是三块红色碎石,像是红玛瑙,摸上去居然有些烫。

  ‘赤火石么,镶嵌在武器上能增加火焰法术效果。’

  “这么看来,李伏威死后,顶替李伏威的是李摄,李摄是李伏威的继承者,或者说,就是他自己?毕竟那位伏龙总管死的实在蹊跷,这是赌客的两张牌?他们最后的胜者,便是另一条龙脉的继承者?”

  如今看来,最有可能发生的大战,便在这未来新军的领袖和边军的将军之间。

  ‘那耳目是谁,赵黑吗?见白不见黑的黑?照灯笼的祖先跟那些赌客又有什么关系?他会是机缘的一部分么。’

  戚笼猜测,在边军去关外之前,薛保侯和李慑定有一战,他想要摸清楚的,便是这一战的缘由到底是什么,这样便可以顺藤摸瓜,找到‘赌客’的耳目,或者说,这一战的裁判。

  只有干掉耳目,才能将李代桃僵的计划顺利实施。

  而这‘耳目’若想挑拨二人矛盾,也必然会在大战结束前行动,这是唯一的机会。

  戚笼想了想,又打开一个暗格,从中取出了他准备已久的武器。

  事实上,每当替人修补道器时,他都光明正大的藏了一些材料。

  这样数十上百次下来,收获极大。

  而这些材料,便是为他自己亲身订制‘道器’的原料。

  那是一副很奇怪的铁指套,通体由不同的金属片镶嵌而成,十根指套看上去像是锋利的鹰喙,尖头颜色都不一样,指节处却可以灵活摆动,戚笼把赤火石放在空荡荡的大拇指和小指上,自言自语:“应该差不多了,就差开锋了。”

  淡淡的金纹从脖子上蔓延到手上,那是一幅巨大的金翅大鹏鸟纹身。

  而这鸟喙的部位,正对应着这副‘奇怪武器’,人和武器看上去,都十分凶残。

  :。:

看过《刀笼》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