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刀笼 > 第五十四章 白江起风波(上)

第五十四章 白江起风波(上)

  今日微风多云,初阳半夏,大约是受冬季怪异天气的影响,往常本该热的让人发晕的夏天,却像是初春刚过一般。

  戚笼站在墙头,看着白江东岸像蚂蚁一样忙碌的民夫。

  按理来说,这种战役性质的渡河,应该是由船老大浪里叟安排大型运输船运兵,奈何就连浪里叟自己,都在白江上游遭了‘赤身匪祸’,莫说船了,人都找不到,生死不知。

  所以上一次渡江,宫元朗找的是白江水军,借了三艘五牙大船,并以河帮的数十艘小舟为依托,结果大败而归,三艘五牙大船沉了两艘,搞的这位宫城主灰头土脸、元气大伤。

  而这一次连河帮的船只都只凑了十来艘,大多数船只都只是由渔船改造,所以不少人都不看好这一次计划。

  拳霸赵勇不知何时凑到戚笼身边,朝他嘿嘿一笑。

  若说这军中还有什么兵种比骑兵更不适合水战的,那便是重甲步兵了,绝对入水就沉的那种,所以他这位先锋营第一勇士少见的跟后勤部队混到了一起。

  “戚大匠,我看你不简单啊!”

  “传闻你是为了炼剑把自己师傅杀了的疯子,但我觉的你不是。”赵勇这烂赌鬼凑向戚笼的肩膀闻了闻,肯定的道:“我闻到了赌徒的味道。”

  戚笼面色不变,手掌压在墙头上:“还有呢?”

  “没了,你赌什么,带我一个!”赵勇一脸兴奋道。

  “呵,你不是号称看了兴元府一半赌档的场子么,难道你不知道,最重要的赌局,一向不加生客的。”戚笼头也不回道。

  “没意思,”赵勇嘟囔了句,一把把墙头的一块砖捏成石粉,用力一抛:“那咱们赌一赌,这一次他李慑能不能渡江成功?”

  戚笼眼角微抽,这家伙的怪力莫非是天生的?只有天生开了骨的拳师才能单凭骨头硬度将石块捏碎。

  一个面目英俊,略有些苍白的小将哈哈笑的凑了过来,“赵旅帅、戚大匠,原来你们这里躲清净呢。”

  “呵,原来是赵大公子,大公子你不在你的后勤营镀金,跑这里来干什么?”

  赵勇阴阳怪气。

  团练新军龙蛇混杂,有靠一腔热血搏富贵的,自然也有荫补上位混资历的,这位赵公子便是其中之一,虽然两人都姓赵,但此赵非彼赵,这赵公子的赵家可是兴元府著名的名门望族。

  赵公子眼中闪过一丝不屑,不过他隐藏的很好,哈哈一笑:“赵老兄哪来的脾气,我可是还指望着战后,你老兄带着我去一些好地方玩上几把呢,不过老兄,人家李慑将军一人送百金召陷阵勇士渡河,按老兄你每战必争先的性子,以往没钱都上,这次怎么没上?”

  赵勇突然暴躁道:“老子只赌钱,不卖命,命赌不赌,老子自己说了算,我算是看明白了,你们这里比赌档都黑,玩命老子第一位,排兵布阵我说了不算,就连他娘的战利品都是老子手下最后拿,别的不说,单论打架,你小子十个都比不上我一个!”

  “还拳头搏富贵,搏他娘个屁!说的比唱的好听!”

  赵公子笑吟吟的也不生气,只是道:“有道是三代豪门,百年世家,这饭也得一口一口吃,你现在有了身官皮,你儿子就能靠你这身皮做些赚钱的买卖,钱有了、官身也有了,你儿子的儿子便能广积资产、扩充人脉、培养亲信,厚积而薄发。”

  “这就是世间的规矩,剿匪也好,战利品分配也罢,你觉的不公,那么我们这些家族几代人的努力,才能站在墙头看的风景,你说一起看就一起看,那对我们那些死去的长辈公平吗?”

  赵勇冷哼一声,“老子只想靠拳头把银子、女人、地位给挣了,不想靠他娘的祖宗!”

  赵公子笑着摇头:“勇哥啊勇哥,我算是明白你为什么十赌九输了,你就是不懂得发家致富的道理,只有发家才能致富,而要致富,你要先学会低头,先低头把银子挣了,甭管多少也是个数儿,再悄摸摸的跟着赢家走,一步一步,最后才能上位,你别老想着一步登天;这就是为什么我没你能打,但官比你大的原因,我觉的您一定能懂我的,戚大匠。”

  戚笼认真的点了点头,“很有道理。”

  不过又哈哈一笑:“不过我还是喜欢赌客的说法。”

  赵勇不吭声了,耳朵倒是竖着,听了半天听明白了,人家这是来拉拢戚笼的,话里话外都在吹捧对方,其真实目的是想要‘代理’那十个修补名额,给出的好处更是远超自己想象。

  这算什么?

  赵勇觉的自己恐怕很难想明白,只是转一手的操作,为什么要花这么多银子,更是想不明白,对方要怎么才能把钱赚回来。

  戚笼笑呵呵的应付着,这是要花钱买人情呢,也许还有别的目的。

  就像他自己说的,三代豪族,百年世家,能做世家弟子的,未必最能打,肯定是最能算计的。

  三种心思,十门套路。

  只是他不打算跟对方玩了。

  “哦,渡河了。”

  戚笼远眺,百帆尽发,像一口口利箭一样往对岸扎去。

  “只走小船么。”

  戚笼看到了冯大、看到了冒二、看到了鲍五,看到了黑甲精兵、八街巷子、河帮、虎头帮、江鱼子、黑行等各种组织的头目高手,同样也看到了白家的武装家丁、李家的亲族拳师,更有十几种拳术路数不同,但一看就是武行资深打家的各门高手。

  “起风了。”

  戚笼将目光盯在冯大胖子身上,只见对方正在一艘小船上很无厘头的放着一张风筝,仔细一看,这哪里是风筝,而是形有数丈,鸟身鹿头交叉雁尾的一尊神兽幻影,双翅一展,风暴骤起!

  “怪不得全是挂帆船,这是笃定今天要刮西风啊。”

  戚笼喃喃道。

  赵公子目光一转,小声道:“听说这几天,戚大匠给赵慑将军锻造了一种神秘武器,不知是何物?”

  戚笼伸出手掌判断了下风势,平静道:“你应该马上就能看到了。”

  大约是没想到对方居然用这种法子渡河,倘若让对方成功,这几百残余河寇根本挡不住大军攻势。

  水下一道道黑影翻飞,往船底钻去,这些人自然不可能都是内家闭气大成的高手,他们是南国府的鲧人,又称水下客,是落草为寇的一支名族,血脉天赋便是在水下呼吸。

  “弩!”

  李慑暴喝一声,上百张军中硬弩抓起,在风水滚荡的江面下,手掌猛的一挥,箭如雨下,扎入水中,并且在下一刻,爆炸声接连从水底传出,水花绽放,激流四射。

  一朵朵血花从水中绽放开来,只这一下,便给与鲧人迎头痛击。

  两赵都目瞪口呆,然后转头看向戚笼,而戚笼只淡定的吐出了一句话:“鸦九枪变鸦九箭。”

  单从铸造手艺上来说,枪变箭的难度其实要减上一筹,毕竟枪有九爆,而箭只需一爆,单是材料的稳定性就不用那么小心。

  但关键在于钱,白花花的银子,哪怕只算成本价,这一根箭射下去,两百两银子就没了。

  更别提这关外才有的,那一箱一箱的汞火药,只有这种道家火药才能防水。

  戚笼算了下,刚刚那几次连射,二十万两白花花的银钱就这么砸江里了。

  他难得心里生出一丝惆怅,吐了一口气。

  有钱,真好啊。

  那五牙大船都挡不住的鲧人水下伏击,就这么被银钱雨给砸没了。

  风浪滚滚间,一条条鳞角虎鲨从水中钻出,这怪鱼比小牛犊子还要大上一倍,满身黑鳞,头长三角,凶睛闪闪,约有三十来头,每一头身上蹲着一位精瘦的汉子,手持骨刀,两只眼泛着黑光。

  “海寇!”

  戚笼眯眼,之前那一战,决定胜负的便是这海寇骑鲨的冲撞,这妖兽似乎有一些驭水的神通,冲撞的威力比起路面上的铁甲大马要凶狠一倍,普通的小船更是一撞即翻。

  在船阵最顶端的李慑同样双眼一眯,头也不回道:“老冯,顶过这一阵,下面便能平趟了。”

  “放心吧,总管!”

  冯大满脸狠意,盘膝坐定,头顶阴阳二气直接凝成一朵灰色火光,往风筝线上一撩,几乎刹那间,‘飞廉’幻影便发出杜鹃泣血般的尖叫,通体着火,疯狂往东飞去,同一时间,河面风浪大作,浪头像火一样烧腾起来,风势压的船只‘轰轰’作响,有些还没冲到对面就已经炸开。

  同时,冯大身上也烧起了灰色火焰,烧的肉眼可见的干枯衰老。

  镇神者必遭神咒。

  一条鳞角虎鲨张开层层利齿,海寇更是一跃而起,扑向船头。

  层层雨帘之中,一声炸响,一口铁戟穿破雨水,枪头把海寇直接从半空戳下来,脑壳轰炸一半,同时李慑爆喝一声,戟刀硬生生卡在虎鲨利齿上,眼中血丝暴突,右臂一弓一拉,两道黑影于雨水中交错而过,一道黑影腾空而起,这近两千斤的巨兽竟被硬生生的拖出了水面,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后,再度砸入水中!

  轰!!

  脏腑具裂而亡。

  两道白气从李慑鼻中喷出,座下蛟血马踏水而立,只有马蹄入水,蹄下生出道道波浪,浑身蛟鳞片片鼓起,似龙似马的一声怪叫,扬蹄,踏水冲杀。

  一人、一马、一戟,与群鲨搏于水中!

  :。:

看过《刀笼》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