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刀笼 > 第五十五章 白江起风波(中)

第五十五章 白江起风波(中)

  血水、巨浪、妖鲨、烈马、弩箭、山海道神兽的幻影,海外邪神的注目。

  这场江中搏杀直到此时,才算是彻底达到了高潮。

  有整艘船被黑鲨掀翻,船上十数卒子落于水中,被鲨鱼撕扯,铁甲凹陷,鲜血淋漓,大活人被拖了下去,半柱香后,残缺的骨架子才陆续浮了上来。

  也有拳师临死之前,爆开血水,劲力外打,拳掌轰在那堪比钢铁的妖鲨鳞片上,表面一震,没有外伤,但鲨鱼眼珠子却猛然炸裂,重重砸于船头,与船具毁。

  也有水鬼子刺杀不成,摸出骨笛子,笛声阴冷,一道道透明白影从水中浮起,没有五官,鱼身人脸,魅惑无敌,红唇轻轻一吸,浑浑噩噩间,便将人魂吸入水底。

  除了冯大外,又有江湖人士打扮的‘道人’站了出来,或是召小鬼,以鬼制鬼,又或是跳大神,两眼泛白、手脚乱摆,却轻轻松松的便将‘儒艮妖’撕碎,而这些白色魅影亡后,便就化作真身,躺在水面上,红裳双袒,髻发纷乱,腮后微露红鬣,眼神凶悍,满嘴鲤齿,死而不知。

  两军厮杀之残酷,不仅是支持叛军的对岸名族色变,就连一向善战的新军骁勇也睁大了双眼,李慑三百破三千毕竟只是传说事迹,无人亲眼所见,但是这一场大战,却是近在咫尺,亲眼目睹。

  只见对方一人一戟,一身黑甲,冲杀在第一线,周围水鬼海寇就没低于二十之数目,但他所过之处,无论海外凶名滚滚的大海盗、还是以厌胜术召唤出的水鬼镇物,又或是名族传承的血脉强者,凡所见,必不过三合之敌。

  对方一呼、一吸,必有一道白练吞吐,每一次吞吐,身型就涨上三分,杀的兴起,直接飞身入江,手掌脚掌同时踏入江面,双肱屈伸撑爆,扑杀敌人;只见其足趾抓水流,漩涡从每一根趾头掀起,然后水爆如雷鸣,挺劲、臀坐、尾摇、晃身、抖肩、怒目,身上每一条大筋都爆了出来,并且与四周的背筋肉筋皮筋掌筋扭凝在一起,甲衣不断鼓起,从裸露的皮肤上,一张张青面血目的狰狞猛虎像是要爬出肉身似的!

  百虎踏江,伥鬼咬!

  恐怖的肉身引发水爆,炸开江浪,所扑咬之处,肉炸骨裂,大小零碎散落漫天,敌人竟在这似妖魔似人的怪物面前,由无三合之敌硬生生变成了无一合之敌。

  凶虎啸白江,震撼全场!

  “文经武略征四方而定一城,伏龙镇海慑山南而西北望。”

  戚笼自言自语,远隔数十里,都能闻到江风吹来的浓烈血腥气,眼珠子中有金光闪烁,在血雨滚滚的风水幻象中,他终于看清了对方的风水异相。

  《山海经·海外东经》载:‘朝阳之谷,有神曰天吴,是为水伯。其为兽也,人面八首八尾,皆青黄也。’

  《山海经·大荒东经》载:‘有神人,八首人面,虎身十尾,名曰天吴。’

  在‘汩汩’流血的无首龙尸对面,一尊形有百丈,绿发黄毛,皮肉上挤满了人脸和虎面的凶物,正同样虎视眈眈的盯着无首龙尸,每一张嘴不断吸着血气,然后挤出血骨嶙峋的半截虎身,无数伥虎空洞洞的黑眼盯着戚笼,嘴巴深深的咧开,流下黄色涎水。

  戚笼猛的收回目光,闭眼,牙缝磨着嘴唇,像是藏在草丛中的恶狼盯上了猎物。

  ‘伏龙掌、镇海戟……你果然留了一手,而且是最厉害的一手,吞虎,天吴吞虎!’

  他看到的每一张死虎面孔,便是李伏威成名三十多年,击杀过的每一位强敌的残魂,凝成伥鬼、鬼化人形,行走于混乱人间,越杀越多,越滚越强,最后诞生的,便是凶神天吴!

  某种意义上来说,李伏威并不只是两张牌之一,而是赌客所摸的一百张骨牌,相互残杀,最后成就的那张血淋淋的大牌,群龙争首,争首之前必先吞虎!

  靠他最近的赵勇却没有注意到戚笼的异常,只是两眼瞪大,喃喃道:“江面上是什么怪玩意!”

  从城墙到白江的距离至少有二十里,就算武人眼神再好,看到的船也只有巴掌大,人更是拇指左右,尤其是白江像是起了大潮一般,风暴滚荡,若非悍勇如李慑镇压全场,指不定浪头一卷,拇指大的小玩意便就没了。

  然而江面下的‘黑渍’越来越多,像滴在纸上的墨,‘墨水’渗透出来,是无数凶恶的海怪浮了上来,有些嘴上还咀嚼着人肉,另一张嘴则啃着大腿骨。

  黄白相间,长有人眼的海蛇、爪根上血淋淋钢钩的八爪鱼、背上扛着黑色木筏的海龟、以及鬼灯笼般的水母,这些怪物仆一出现,便给交战双方带来了巨大的压力。

  李慑大戟一勾一绕,一颗头插青色宝剑的鱼头便飞了出去,撒出的黑血带着浓厚的腥臭味,蛟血马反感的抖了抖身子,这根本不是白江鱼类的味道,恶心、粘稠、污秽、扭曲。

  蛟血马蹄子反复踏水,不安的打了几个喷嚏。

  “总管,小心,他们在召海上邪神!”

  已经瘦成皮包骨头的冯大声嘶力竭的叫道。

  李慑抬头,正好与江岸线上,一张半边脸是骷髅,头扎人皮巾的海盗大头目对上了眼,海盗大头目诡异一笑,伸出大拇指,比了个割喉。

  “怎么个破法?”

  李慑数戟逼退海中邪物,贴加上满是碎肉,额上落下汗珠,饶是他凶悍,斩杀了数位强敌厚,此刻也难免有些疲倦,而且两军交锋,道术无非是刮风、召雨、走沙、点兵点将,至少在邪异方面,差了这些海盗不止一个档次。

  层层碎浪,滔滔江水,这些海上邪物缓缓聚集在了一起,隐隐勾勒出一道邪神的巨大黑影,头在东岸,尾在西岸,长着翅膀的海中女鬼、章鱼扭动形成的手脚,不同种类怪鱼铺成的油光裙摆、渐渐勾勒成形的粗大血络,十万海中蠕虫组成的脸。

  恐怖的气息几要卷出江面。

  厮杀的你死我活的双方渐渐都停下了刀兵,陷入了强烈的惊恐中,这怪物,这怪物组成的怪物,此刻就在他们脚下。

  岸上,十几位海寇早已跪地,眼神狂热,喃喃自语,“仰唯水姆娘娘,真灵显世,保船保身,吞九鳖百鱼千蛇……”

  “总管,真火点灵,破祂的心脏,不能让祂真身降临!”

  李慑一把拎起冯大甩在马身上,脸上凶气一显,猛的一夹马腹,双眼彻底化作琥珀色的虎目,无情无性,右手粗大了一倍,勾爪从指背刺出,整根大戟身上,竟燃起了黄色火焰,火中无数人影在哀嚎。

  冯大更是不顾身上伤势,掏出五六件灵光或轻或重的神异物,牙一咬,左掌为阴,右掌为阳,猛的一抹,每一次搓抹,一件神异物便炸了开来,同时灵光被附在了戟上,光焰蒸腾数丈,焰火之中,天吴的幻影越发明显。

  冯大的气息越发衰弱,他修炼出的道家大境界称作‘阴阳’,并非像一般大境界,由数种普通境界合并而成,而是先炼‘阴阳’,然后将道家的‘阴之境界’和‘阳之境界’补充进入,是反过来炼的道家层次。

  而‘阴阳’之力有个好处,便是可以在不完整时便全数发动,但需要消耗施术者的寿元,不知何时起,冯大这四十多岁、精气神足的胖子已经鹤皮白发、瘦如枯骨,只剩最后一口气了。

  “爷,别忘了入江湖时我们的约定,”冯大回光返照一般,眼神猛的亮起,大吼道:“称霸!”

  李慑猛的一扯缰绳,蛟血马双蹄高高扬起,大铁戟的火光凝成巨大的天吴幻影,百张焰火虎孔同时张嘴,虎啸叱咤,谷应山摇,而马上战将,拧腰、缩身、伏力,身子拉的几乎要折掉,肩窝凸起,甩戟出林,怒目咆哮。

  “虎贲!!!”

  一道黑光似闪电一般,跨越空间,插入水母娘娘的胸口,那是一颗即将成形的蛇状金色心脏。

  江上风浪一时停滞,下一刻,十里长的江面,一分为二!

  熊熊神火将邪神一分为二,血水从身上各处炸出,恐怖的海兽在呜咽、逃散,只有一人,一马,踏江大吼。

  “称霸!!!”

  下一刻,巨浪滔天,无数浪头载着兵船,卷向西岸,滔滔之势,无可抵挡。

  “赢了?”

  “赢了!”

  “赢了!!”

  “放船,我们杀过去!!”

  所有新军的将领都在怒吼,没了江面这道天险,莫说七城,七十城都挡不住他们的兵锋。

  戚笼盯着江面上那道霸道身影,两只手掌深陷墙头,罕见的心神震动,过了许久,才自嘲的一笑,叹道:“猛虎不可敌也。”

  至于旁边的赵勇,早已抓着一口刀跳下了城墙,撕叫着去抢船争渡了;而另一位赵公子则是两腿颤颤,面色苍白,嘴里只两个字:“枭雄!”

  戚笼嘿嘿一笑,刚要说些什么,突然表情一僵,缓缓转头,只见远处沙尘四起,突然,一根黑色龙首大旗缓缓竖起,旗面滚滚如血,绘制了个怪异的,握刀的赤身恶人,旗面反面凶气腾腾刻着五个血字。

  ‘腥风血雨戚!’

  紧随着这杆大旗的,是另一根银色流织的漂亮旗帜。

  ‘生死明灭幻!’

  又是数杆各具特色的麻匪大旗举了起来。

  ‘蛟踞神英坛!’

  ‘恶鬼门下走!’

  ‘五湖血海义!’

  六杆大旗后面,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有面无表情的少年人,也有狰狞大笑的肥婆娘,有光着上半身的枪客,也有红面紫须的刀将,更多的,是密密麻麻的凶恶马匪。

  大旗前有六道骑马人影,其中一道手持双刀,头戴罗刹面具,眼神凶恶如母豹,矫健身姿随着奔马一起一伏。

  她后面的大旗是‘赤地千里魃’。

  他们统称为——

  “七十二寇!!”

  赵公子面色惨白,戚笼脸色比他更精彩。

  :。:

看过《刀笼》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