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刀笼 > 第五十六章 白江起风波(下)

第五十六章 白江起风波(下)

  战事以一种诡吊的方式突然发生改变,前脚李慑携着一戟裂神之势渡江,后脚七十二寇,赤身六王来袭,简直跟约定好的一般。

  一颗脑袋被马匪狠狠的砸了过来,是浪里叟的人头。

  站在江中的李慑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一幕,然后大吼道:“杀、先杀过江,降伏叛军再收贼!”

  话音一落,便就纵马朝着逃跑的名族杀了过去,剩下乱军一分为二,一半往江下游撤退,多半是水寇海寇,另一半则是往江西岸逃去,这些则是两城残兵。

  从战局上看,这种军事判断毫无疑问是正确的,前锋气势如虹,中军主力刚刚渡江,这时绝不能蛇鼠两端,不然后方被半渡而击,前方也可能被反扑,大好局面势必毁于一旦,若是一鼓作气,冲上对岸,再收拢大部分主力,以七城物资以战养战,这样方有可能对抗凶名昭著的七十二寇。

  理智是一回事,但这般作为,等于将后勤部队的二十几个百人旅,以及数倍人数的民夫全数抛弃,所以在一阵慌乱之后,大部分后勤部队分成了两个方向,一部分向已经镇压的羽山城、猨翼城逃去,准备依仗坚墙利炮防御,另一部分冲向渡口,准备抢夺船只逃往对岸,只有很少一部分骑兵在宫元朗的率领下,以寡敌众,朝着对面马匪扑了过去,然后迅速被马匪的骑兵淹没。

  戚笼摇头,单从战术上讲,宫元朗的做法其实是正确的,对付马匪,跑路是最愚蠢的行为,只有以骑兵对骑兵稍挫其锋,背后步兵扎死阵,打呆仗,以这边近三千的兵力,扛过第一波攻势,再以两城为犄角,大胜未必,倒也不会输的惨烈。

  但这就触及到这支团练新军的最大要害,便是上层勾心斗角,大小山头林立,豪强、帮会头目、贵族、军头、军功豪杰各有心思,兵种也是如此,豪门私兵、帮会帮众、名族势力、门阀眼线、城卫兵、降兵、新兵,龙蛇混杂。

  这支队伍是靠边军的强力镇压才建立起来的,没有公认的军中领袖,打打顺风战可以,一旦陷入劣势,分崩离析是必然的。

  看着马匪们像赶羊一样赶着乱兵,不时甩出一根绳圈,将一个全副武装的步兵活活拖死,戚笼摇头叹气,可惜了,这支官军武力其实并不弱。

  “不过也正好。”

  戚笼直接下了城墙,顺路找了一顶铁兜鍪扣在脑袋上,熟人太多,碰上了总有些尴尬,而且他可不想发生‘赤身党前任魁首被赤身党余部所擒’的尴尬事,他怕自己会忍不住切腹自尽。

  “戚大匠,你要去哪里,我们一起躲起来,”赵公子居然面色苍白的跟了过来,门阀子弟的优势在这乱军之中可就没多少了。

  “赵公子你还是随便找个地方避避吧,我可是准备渡河了。”

  戚笼三步并两步,然后手掌一按石砖,从登城马道翻了下去,现在再不走,城门就要关了。

  赵公子面色阴晴不定,联想到‘赤身贼’的种种恐怖传说,一咬牙,同样逆着人潮冲了出去。

  “这些新兵也不过如此,还以为有多强的实力呢。”

  红面紫须、身有八尺的刀材官抚须大笑,单手持刀,手中大刀刀面一抖,刀口荡开一枪,顺势劈下,直接抹开了一火长的脖子,五十多斤的精铁大刀在他手上,简直跟玩具一般。

  “老紫,别傲气,这些官兵实力还是有的,就是被打的一时回不过神来,把城门口站住,不然门一关,兄弟们死伤就要多了。”

  肉娘子一手一口菜刀,横砍竖剁,她不杀人,却把人砍的缺胳膊断腿,血流了一地,惨叫声成片,衬托这位妇女形如鬼怪,而且喋喋怪笑,仿佛乐在其中,这位凶狠大妇在没当麻匪前,可是开黑店卖人肉包子的。

  肉娘子是第十八寇,刀材官是第二十五寇,都是至少开了两条筋的械斗强人,正面迎敌的本事极强,加上跟随的四五十名披甲麻匪,牢牢的钉住了猨翼城南城门,除了几伙帮会出身的兵卒敢冲一冲,最后被全数斩杀外,同等人数下,根本没人是这伙麻匪精锐的对手。

  事实上,若非有天王的名义号召,这伙麻匪本来早就脱了匪身,披了官皮,在山北道投了某位大豪商做靠山,日子过的相当滋润。

  散乱的人潮中,一道带着头盔的人影弓身扑来,十丈之距,不过三息便跨了过来。

  “亮招子,高手!”

  随着厉喝声同时响起的,是肉娘子甩来的刀光,菜刀斩破空气,居然发出些微的气爆声。

  那人身子一纵,像壁虎一样爬在墙壁上,闪过前两刀,并且反关节的一个翻身,避过暗藏的第三刀,同时头一低,像是乌龟缩壳,未卜先知一般避开飞转回来、无声无息的第四刀。

  肉娘子满脸横肉的脸全是惊讶,脱口道:“怎么可能!”

  她的刀术有些奇葩,死去的姘头是火工道人,给她留下了一招御剑术,娘家是出名的暗器世家,自身在十里铺子开了十年黑店,剖人的本事天下第一,她把三者融会贯通,才练出了可远可近、可防可御的菜刀术,也算开了一门奇门武器,最大的战绩是四刀斩杀了一位军阀大头目,而那位头目可是外功火候十足,接近炼体大成的狠角色。

  之间对手身如陀螺,掌心一吐,便就弓身翻入地面,脚掌一个探马,便插入肉娘子脚桩之间,肉娘子眼中戾气一闪,手中两刀反握,向对方人头削了过去,竟是以命搏命之招。

  谁知对方动作快的诡异,手掌一探,便捏住了肉娘子手腕,劲力一吞一吐,肉娘子桩子一晃,眼一黑,胸口就像被铁棍子狠狠倒了一下,被人肩打打翻在地。

  “鼠辈受死!”

  伴随着一声大怒爆喝,刀势却是阴狠而狡诈,头上劲风扑面,真正的杀招却是从胯下斩来的撩斩,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是拖刀术的变种,却少了三分凶猛,多了一分诡异,刀术算是入了邪道。

  刀材官人送外号关三爷,便是因为他虽然处处模仿关二爷,但心性凶辣狠毒,没有气魄,刀术合心性,也是如此。

  对手似乎早有所觉,脚步向前一尺,拳头下冲,‘珰’的一声巨响,刀材官身似重击,虎口崩裂,像是有无数细针顺着刀柄扎入手掌。

  等两人回过神来,那人已冲出重重围堵,抢了一匹马,往江边冲去了。

  “身法高手!”肉娘子揉着胸前肉袋,一脸痛苦。

  “内功高手!”刀材官看着精钢刀柄上浅浅的一层拳印,抖着手抚须长叹。

  “不过这人怎么对我们招式这么熟悉?”

  二人面面相觑,要知道二人杀招诡异十足,若不小心谨慎,再高的高手都有可能马失前蹄,但像对方这么大胆还预判十足的高手,还真是头一次见。

  “有说法吗?”

  刀材官摇头:“没有印象。”

  ……

  戚笼骑马狂奔,虽然在四面都是马匪的战场中,却显的格外游刃有余,熟练的避开一个个大大小小的陷阱,然后绕过已经被四面围堵的军营,转了一个大圈,来到了岸边,翻了三个渡口,才找到一艘堆满尸体的小船。

  “啧,”戚笼刚翻开所有尸体,‘轰’的一声巨响,一道人影重重砸入码头,一堆没削皮的木头断裂翻滚,鲜血淋漓的赵勇口喷鲜血,铁甲破裂,两条膀子颤抖,指节深可见骨。

  一股浓厚的血腥气扑面而来。

  戚笼抬头,乐了:“老四,你这脑袋谁给你接上的?”

  :。:

看过《刀笼》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