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刀笼 > 第五十八章 乱军头上过(中)

第五十八章 乱军头上过(中)

  人体四梢,指为筋之梢、舌为肉之梢、发为血之梢、齿为骨之梢。

  四梢齐,气血旺,这其中不仅有着武学的理论,还有养生的道理。

  武学初学者若是无法通过细微动作辨出对手的拳术层次,看四梢是一种最容易入门的方式。

  这也是为什么走江湖时,老人、小孩、尼姑惹不得,老人没牙齿,尼姑没头发,小孩指头生嫩,看不出筋骨。

  戚笼方一落坐,便就坐出了个颇为奇异的姿势,双足环绕,左足抵会阴,左手掌掌心朝上,右手掌搭腿捧心,非常具有韵律感觉。

  这种在佛门叫做跏趺,身体内外看起来有一种特殊的通透感,仿佛一下子就参出了佛家的‘如是我闻’。

  一心不乱,自见极乐。

  在这种状态下,戚笼头顶蒸腾出白色雾气,手掌的五指上,滴滴血水渗透了出来。

  这代表着血和筋都受到不轻的伤势,而在身化须弥山的状态下,这些身体内部的细碎伤势正在以一种难以言喻的方式愈合着。

  赵勇瞪大眼珠盯了一会儿,也就无聊起来,只是嘴里仍在嘀咕着,“戚天王、戚神匠,我怎么就没有想到呢。”

  不过他随即就紧张了起来,江面上流血漂橹,不时就有狰狞凶恶的海怪翻出身子来,卷起朵朵血花,然后或是钻入泡肿的尸体中,或是扯着尸体向水下拖。

  不过令人奇怪的是,这些一只比一只丑恶的海怪居然放过了他们,他忍不住回头,只见不知何时起,戚笼身上浮起一片片‘金箔’,缓缓化开。

  而每一次化开,都有一股强烈的血气滚动声,在日光照射下,‘金箔’仿佛化作金光。

  “一苇渡江,妖魔退避!”

  赵勇吓了一跳,当初他在佛寺听讲时听过这个故事,传说中,东土某位神僧见江面水妖甚多,便折了一根芦苇投入江中,化作一叶扁舟,飘然过江。

  这一佛经中的故事隐喻肉身虽然轻若鸿毛,但却是人度世之器,之后的内容他就没怎么听了,毕竟他只是来佛寺中戒赌的,虽然后来戒赌失败,还卷走了老和尚的香油钱。

  戚笼的每一次吞咽,就有一块‘金箔’散去,同时一股奇异的香味从其身上散出,引了一堆海怪尾随,但却没有吞食二人的想法。

  就连赵勇都渐渐变的精神安宁、面色祥和,甚至生出了再一次戒赌的念头。

  随即他就给自己一巴掌,瞎想什么呢,命可以没,但赌不能戒!

  终于,小舟上了岸,赵勇欲言又止,考虑要不要叫醒对方。

  不过随即一道声音响起,“勇哥儿、戚神匠,太好了,原来你们在这里。”

  “是你!你还没死!”

  赵勇有些不爽的看着走来的赵公子,这家伙居然脱了衣甲,装成死尸,捆在一块破木板上飘上了岸,居然没被那些怪物吃掉。

  赵公子虽然狼狈的像个逃兵,但气质不减,依旧是风度翩翩的公子哥姿态,一边熟练的跟赵勇套着近乎,一边悄悄打量着戚笼。

  他之所以一路平安,有九成得拜戚笼所赐,正是因为这位爷在前面吸引了所有的视线,他才能悄摸摸的溜过江。

  不过这都不是关键,谁能想到,这团练新军之中,居然还藏了这么一条大鱼啊!这可是赤身党第一天王啊!

  只要想办法把这条大鱼弄到餐桌上,他赵公子可不吃个肚皮肥圆,若是想办法控制了他,这、这简直不敢想象!

  “二位都在呢。”

  随着最后一块金箔化去,戚笼平静的睁开了眼,就这么看着二人。

  气氛有些诡异,一个是亲眼所见,一个是假装看不见,二人都不知道如何跟这位曾经让小儿色变的大魔头打交道。

  不知是不是错觉,赵勇感觉对方的皮肤‘黑’了一点,也不能说是黑,而是多了一丝赤铜色,而对方的双眼平静、冷淡,深处却又有某种难以言喻的热情和执念,赵勇一下子就想起当初在老和尚那里听的下半句。

  ‘夫为道者,譬如一人与万人战,挂铠出门。意或怯弱。或半途而退,或格斗而死,或得胜而还。沙门学道,应当坚持其心。精进勇锐,不畏前境,破灭众魔,而得道果。’

  这便是老和尚对于‘一苇渡江’的诠释。

  虽然对方的眼中没有一丝杀气,但他还是‘噌’的一下站了起来,对方什么都知道了,他的直觉是这么告诉他的,虽然这种直觉每次都让他在赌场上大败特输,但是每当到了生死关头,他都下意识的选择相信这种直觉。

  他不懂什么叫‘破灭众魔,而得道果’,但他知道什么叫六亲不认。

  于是他毫不犹豫的从背后锁住赵公子,在对方惊讶的表情中,扭断了对方的脖子。

  “我能上桌了吗?”拳霸喘着粗气道,虽然没有一丝丝的杀气,但他却感受到山一般沉重的压力。

  赵公子可是世家子,杀了对方,就代表着他这个泥腿子放弃了一切退路。

  ……

  三日后,江西某片水道的烂泥林中,赵勇一脚深一脚浅的踩在了烂泥之中,满腹牢骚却又不敢发出来,手提着一口麻袋子,走入林中,感觉两只靴子里灌满了泥水。

  他走到了目的地,那是一片掀开的老灌木丛,树根都从淤翻了出来,同时翻卷出来的,还有一条手臂粗的黑蟒,蟒蛇吐着信子,把淤泥当作乐园,它顺着土坑向上爬,很快爬到了戚笼的膝盖上,盘踞成一团,一对蛇眼竖瞳一眨一合,然后盯在了裸露的皮肤上,贪婪大作,还未等它发作,另一条‘肉蟒’忽然戳了过去,撞在它的脑袋上。

  毒蛇不甘心的吐了吐蛇信子,然后收回了脑袋,往戚笼腰后盘旋,显然是放弃了这块地盘。

  赵勇把袋子一倒,顿时五六条蛇落在戚笼身上,有那种花花绿绿、体型庞大、却没什么毒性的菜花子蛇,也有一条白炼一样的水蛇,又或是仅筷子大小,但是毒性极重的赤眉蛇。

  这些蛇挂在戚笼的身上,有些直接盘到肩头,有的则不怀好意的盯着脖子上的大血管,不过每当它啄上去前,一条‘肉蟒’便会反撞上去,一时间‘丝丝簌簌’的声音响个不停,看的这位以勇气闻名的拳霸头皮发麻,手还有些痒。

  他找了块石头坐了下去,张开手掌,全是血痂,少见的怔了怔,他自打从在街头厮混时,便知道自己天赋异禀,只要不被人扎到五脏六腑,便是匕首小刀之类的捅到了骨头上,断裂的也都是对方的兵器。

  所以虽然他嗜赌如命,练拳稀松,照样能混出头来,他也以此为傲,直到他三天前撞上了炮天王陈天雷,那个比自己天赋还要高的怪物,他的拳头居然比自己骨头还硬,真是见鬼了!

  “挑,大炮就了不起啊,改明老子找一本金钟罩铁布衫练练,看你能奈老子何!”

  不过这话说出口,赵勇到底有些底气不足,忍不住看了戚笼一眼,只见对方被群蛇盘绕,面色平静如水,只耍着两条肉蛇与群蛇争戏,像极了那种邪门佛道的怪佛,忍不住缩了缩脖子,嘟囔道:“赤身党都是一群怪物啊!”

  这两条肉蛇自然便是戚笼的两条手臂,同样也是伸、屈、力、通四筋的总合。

  龙是驭天之神灵,蛇是草莽之物,戚笼借助马桩领悟龙劲,如今则是借助龙劲反推蛇劲,都说草蛇化龙难,这龙退蛇进同样也不是那么简单。

  某种意义上,这比学一套蛇形拳,并将这套拳术炼至大成还要困难,这是一步登天的法子。

  不过戚笼同样明白,现在争时间便是争性命,这场战争一旦结束,薛保侯和李慑必有一战,他必须在这之前取代他们任何一位,不然便夺不了龙。

  好在他同样有足够的天赋和意志去磨合蛇劲变化。

  众蛇蠕动、游走、探头、吐信子,种种肌肉松紧变化,无不通过皮肤传到骨子里。

  每当蛇长开血盆大口,七寸的部位会有一个明显的鼓起,在人身是肾,肾蠕动,真精补还于脑,便是神经充实,百疾不生,领悟了这层身体变化,便相当于在人身上长出了一颗蛇胆。

  同样,手指越来越灵活,像是‘肉蟒’上长出了五颗蛇头,指头一抖一弹,指节不响,反而发出皮肤摩擦的‘丝丝’声。

  五颗蛇头越来越有灵性,软若无骨似的,看似晃动脑袋,均各行其是,但是动它们任何一个,另外四颗脑袋便就下意识有了反应。

  这便是蛇拳中的击首则尾应,击尾则首应,击身则首尾相应,而要与拳术相合,关窍在腰。

  想到这里,戚笼念头一动,腰间筋肉鼓起,绕髋一转,手臂一翻,腥风大作,五条‘蛇头’猛然合为一条,像是一条蛇妖在草莽中拔身而起,磨牙吮血,四周蛇类见状无不退散,给老大让路。

  这便是由拳意长出劲力,再从劲力推演出招式,这种做法一般是‘祖师爷’干的事,无中生有,开创拳路;普通练蛇拳的,怕是要练拳千百遍,老师傅才把这蛇蟒相转的杀招传下去。

  而且蛇与龙不同,蛇性阴而邪,这就注定拳风以诡异阴人为主,锋芒要收,口牙要藏。

  赵黑这老货阴森诡谲的身影一闪而过,事实上,戚笼费尽心思演化蛇拳,至少有五成是为了对付他。

  蛇性入身、入意、入拳,群蛇缠佛身,戚笼忽然咧嘴一笑,不再是佛陀拈花一笑,而是两眼乌黑,笑容怪诞,像是老蟒吞了佛像,开了佛寺,化作佛形,只等活人烧香,看的赵勇下意识打了个哆嗦。

  筋菩萨、肉须弥、蟒和尚。

看过《刀笼》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