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刀笼 > 第六十二章 白皮藏黑心(下)

第六十二章 白皮藏黑心(下)

  钱翁不姓钱,做为山南道顶顶有名的大商人,他很有钱,所以被称作钱翁,久而久之,真姓名叫什么,反而没人记得了。

  有江湖传言,但凡各地名族的交易、买卖,都是他牵线搭桥的,更要抽水。

  但换一个角度讲,能让这些旧时代的士绅毫无保留的相信他,其背景深不可测。

  富贵典雅的牙行门口,钱翁亲自站在门口,把一伙儿身上裹的严严实实的人接了进来。

  钱翁此人少年白发,如今年过五旬,白发反倒衬的人精气神足,加上风度翩翩、面色白净,更像是风雅的中年文人。

  领头的毫不客气的坐在主座上,摆手,顿时十几个手下分散了出去,占据了各个视线开阔处,握着刀柄,摆明了不信任对方。

  钱翁也不在意,只是告了一声罪过,又走了出去,没过多久,又领了三人进来。

  这三人分别是商家家主、鹄家家主、青家大长老,前两者在江西东,后者在江西,都是这次叛乱的幕后主使。

  其中,商家家主、鹄家家主身材瘦长,眼狭鼻钩,后背都高高鼓起,前者要大一些,从衣摆中露出红色羽尖;至于青家大长老,脸上像是没脱皮的青毛野兽,琥珀色的眼珠上泛着恶光,加上掀开头帽,露出一半骷髅脸的虾夷岛海盗大头目骨仔,这场饭局中,唯一看上去正常的居然只有钱翁。

  穿着精致的牙行中人来来回回,如同走马观花,很快,桌上摆满了名菜佳肴。

  场面气氛很有些尖锐,骨仔冷笑连连,其它三人各有怒意。

  “局面闹成这样,这是大家都不想看到的。”

  钱翁做东,亲手给四人斟了一杯酒,然后给自己倒了一杯,一饮而尽。

  “还是那句老话,我老钱托底!”

  钱翁一拍手掌,有人上了一托盘,打开,是一本账单,他亲自送到了骨仔手上。

  “海上的规矩,一条人命五百两银子,但我知道骨兄弟手下都是精锐,是手足!我老钱没这么下作,不干趁火打劫的事,一人一千两,这是赔偿骨兄弟的,至于安家费、丧葬费,我已经折成物资装了船,送到您兄弟驻扎的江心洲上,不多,也就十条船而已。”

  骨仔表情缓和了下,半张活脸上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指了指另外半张裂纹密布的骷髅脸,沙哑道:“我这次可是被你们钟吾人害惨了!”

  鹄家家主一拍桌子,声音尖锐道:“如果不是你拍胸脯打包票,笃定能收拾掉那李慑,我们也不至于把最后一点家底都打光,现在可好,以往那些熟人全都断了关系,就算是同为名族也不例外,宁愿给人家官兵割肉,也不愿资助我们!”

  “放屁,鹄家飞骑、商家飞鹰,你们的精锐关键时刻怎么没出现在战场上,还说被人给截了,你告诉我,现在除了官兵,谁会截你们的人马?人官兵当时在哪儿?他妈的在江上呢!”

  “我们的人早被杀光了,家族血灯全熄灭了!”

  “死在哪儿?尸体呢?都变鬼了吗!”

  “哎哎哎,各位消消气,消消气!”

  眼瞅着三人都要掀桌子,钱翁赶紧拦在中间,好说歹说,这才劝住了三人,沉吟了下,“商家主是羽山城的城主,鹄家主在猨翼城也是说一不二,如今二位基本盘都丢了,我这牵线搭桥的再怎么补偿,怕都说不过去。”

  钱翁来回踱了踱步,忽然笑了起来,“实不相瞒,我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二位,托青长老相助,你们二位的手下我全找到了,一个没死!”

  “真的!”

  这下不仅是心性偏激的鹄家家主,就连一向沉稳的商家家主都露出了惊喜的表情。

  “不过没了城池赋税供养,哪怕区区四五百族兵,二位养起来怕是也有些困难吧,尤其是我们这种血脉传承者,要想开发血脉,没有特定的灵药可不行。”

  “钱翁什么意思?”商家家主听出一丝不对劲。

  “我是说,二位愿不愿意回去,当自己的城主也好,族长也罢,都可以;还有,二位在战场损失的一切,我天九行愿意全力承担。”

  “不过嘛,民无主不行,像我们这种破落贵族,更是需要一座大靠山,不然就像现在这般,迟早有灭族毁家之祸,不瞒二位,我钱翁如今便找着了一位,可以说是真龙之相,气吞江河,二位,要不见见?”

  商家主拦住了要开口的鹄家主,冷静道:“我若是猜得不错的话,这人我们认识。”

  “哈哈哈哈,有道是不打不相识,换句话说,我与二位也是生死之交了!”

  屏风后走出一人,英姿勃发,气势如龙蛇将起,正是李慑。

  “钱老鬼,你坑我!”

  骨仔暴怒,手中骨质弯刀猛然拔出,像闪电一样劈向对方脖子;这时他还不明白自己被人卖了,那这虾夷岛大当家可就白当了。

  可是刀口却被一对青色爪子挡住,一声脆响,金火四溅,那一直沉默的青家大长老化开血脉,变身半人半狮,身长十尺有余,筋肉发达,满头青发烧出浓郁的青色焰火,气血好比炼体大成的拳师,大吼一声,五指弹出匕首般的尖甲,腥风卷起,反扣对方的脸面。

  骨仔冷笑一声,脸上黑光闪过,左手五指一圈一圈,长出无数细小的鲨鱼牙齿,同样抓了上去。

  二者一撞,桌面‘轰’的一声四分五裂,与此同时开裂的,还有附近几个丫鬟的身子,像是被乱刀搅碎一般,血雾汹涌喷出。

  两个家主早已张开羽翼,护住全身,只剩一个普通人般的钱翁,一脸的无奈,“何必呢,何必呢,和气生财啊。”

  ……

  虾夷岛海寇所在的江心洲,巨石插江,水道崎岖,山头望风者正做着手势,十条千料大船被拦住,两个红衣褂的海盗小头目用刀子割开麻袋,白花花的大米顿时洒了下来,船舱里,一个个海盗钻了出来,手中抓的或是铁锭、或是茶叶、酒水、要么就是一些上品瓷器。

  “是正货!”

  “没错。”

  “数目对了!”

  “放行——”甲板上的头目吼道。

  临时设的闸口打开,几十条海盗专用的小仓船收了回去,一条条大船入了港,隔着十来丈,都能看到脱的光溜溜的海盗躺在岸上晒太阳,有的伤势不轻。

  “喂,你这酒水有没有多余的?”一刀疤脸海盗眼神暗示道。

  “有的有的,大哥你稍等,”一短打汉子连忙搬出一坛酒,突然抬头,露出一张两撇小胡子,风流眉目的脸来,呵呵一笑:“对了,大哥,你见过大变活人的戏法没?”

  ……

  宁海府与兴元府的边界,白山城正一脸恭敬的站在赵黑身边,向对方汇报情况。

  “东西曝光了,人也撤的差不多了,就算露马脚也无事。“

  ”唔。“

  ”关于姑爷和七城城主的消息——“

  ”不仅是这个,“赵黑阴阴一笑:”还有和地军的买卖,小老儿倒要看看,官军和反贼,到底是不是真的能合得来。“

  ……

  “真的假的,戚爷你不是在骗他们吧?”

  一人在前,两人在后,正在密林中狂奔,正是戚笼、赵勇、娴娘三人,剩下两海盗被赵勇打的不成人形,别说战斗力,走都走不起来,只能在驿站躺尸。

  “骗她干什么,你就没想过,江西七城的豪强既然能因边军的强势拜服薛保侯,为什么就不能因为新军的兵锋再选一位强人,要知道,边军总归是要走的,县官不如现管。”

  戚笼以欣赏的眼光打量着前方女人的背影,倒不是有什么下流想法,只是以‘龙煞分身’的视角,可以看出对方身上裹了一层青色鱼鳞,鱼鳞挡住了荆棘枝桠,而以肉眼观之,便是对方身子所过之处,树枝草叶自动挪开,像是中了咒一般。

  ‘这神力的运用,貌似真有一点门道,找个机会学一学,也是一门手艺。’

  戚笼摸了摸下巴,龙煞固然凶猛,但毕竟是龙脉戾气所化,也是自己一身‘天赋’的源头,别说打没了,便是磕一点碰一点也舍不得,但不用又可惜,毕竟有些时候,祂能做一些连拳头都办不到的事儿;既然法术他学不会,这神力的运用,也未尝不是一条路子。

  跨过溪流,穿过水涧,在烂泥坑上走过好几趟,终于视线大开,来到江岸线上,娴娘一远望,江对面火光冲天。

  :。:

看过《刀笼》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