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刀笼 > 第六十四章 戏法大师(中)

第六十四章 戏法大师(中)

  拳术在开打前都有一个动作,这动作未必是招式,但一定是运气发劲的手段。

  戚笼开创的蟒蛇劲前招叫‘蛇吞蛋’,舌上卷,抵上颚,像吞蛋一样吞食空气,这样可以扩张胸腹,让脏腑流通气血的强度一下子大增。

  这一招是真龙桩反推出的变招,内涨脏腑,外通肢节,气血卷到骨盆一带,正好逼出了须弥金山的两倍佛力,戚笼拔地而起,身子像大蟒一样,一下子钻入‘人群’中,两条手臂上下翻飞,‘嘶嘶簌簌’声中,好似无数大蛇钻洞而出,所过之处,那‘麻匪’纷纷扯裂,化作一张张碎裂的皮影戏子,彩纸纷飞,颇为喜庆。

  ‘老三在哪里炼了这么一套诡异拳术?这么说,之前在江边的真就是他?’

  贾似道微微一惊,要知道六兄弟中,单论拳术水平,二人一向是互争倒数头把交椅的热门人选,如今见戚笼形如蟒蛟,暴起如怒目金刚,拳劲阴阳相融,身子一转,浑身打阳罡寸劲,扎的周围三寸‘皮影戏子’千疮百孔,很显然是得了真功夫。

  ‘莫非老三这三年隐姓埋名,就专注练拳了?’

  他虽惊,但不慌,术法立变,手中折扇一翻一转,‘皮影戏子’一个个倒筋斗,翻成一颗颗绿豆落下,豆子往地下一埋,一根根宝剑像是刺猬展身子一样连环刺出,戚笼脚步连退,脚掌落在地上猛的一震,像是铜柱子砸地,砸的地下‘崩崩’直响,尽是宝剑崩断之声,忽然,一口宝剑从水面一挑,像是鱼跃一样,斜后方刺入,戚笼只来及转头,脸上便被划开一道血口子。

  那宝剑跌落在地后,又跳了两下,化作一口青色怪鱼,鱼口沾血。

  “老二,你这几年也没歇着嘛。”

  戚笼手指抹过血口,嘿然一笑,并不惊讶,眼神却多了一分慎重。

  他记得对方说过,像他这种彩立子,也就是外界俗称的皮影师有三重境界,拟形、拟态、拟人,分别对应着假山假水变真山真水,真山真水装假山假水,以及最后一层山水有灵、万物生人之境界。

  只要达到最后一层,便等于将彩门中,所有的戏法融汇贯通,达到见人装人,见鬼装鬼的境界。

  但除此之外,彩门中还有第四重传说中的境界,便是‘天作戏’,到了这一境界,人鬼神皆不分,一切所见、所闻,皆可为戏,什么神异怪相都能成真的地步。

  若是在前三重境界,贾似道只能扮演‘智多星’的角色,那么第四重,这位幻天王已是近战远攻皆不怕,甚至比起能施法的道人更加诡异而阴险。

  果不其然,那插出地面的宝剑忽然开裂,重又化作一枚枚铜钱,圆滚滚,滚圆圆,铜钱边沿越发尖锐,伴随着一声‘七星聚会’的大喝,拔地而起,化作金属风暴,四面八方、劈头盖脸的砸了过来。

  戚笼眼一缩,一个铁板桥,躲开这无数铜钱暗器,肩胛骨贴地,向后一翻,身子软若无骨的向后平移三尺,一阵‘崩崩’声后,那插入地面的铜钱变成了一根根铁箭,箭羽还颤动着。

  “大戏法!”

  戚笼眼角一抽,对于‘彩立子’而言,只要戏台子搭起来,这变戏法的托儿可以要多少有多少,甚至‘皮影戏子’也可以是活人,哪怕自己能借生死危机下的生物本能,避开所有杀招,但仍猜不透给对方搭戏的到底有多少人。

  人越多,戏法效果越强,这便是大戏法。

  不过他危而不乱,后退之际双掌一个白蛇吐信,横拍地面,骨节颤动,筋肉张弛,形如大蟒转身,在地上扭拧一翻,身子像怪蛇一样在地上急速游走着,从草丛翻卷到树下,卷的草木纷飞,泥沙四起,挡住了所有视线。

  眼看对方这般狼狈,贾似盗哈哈一笑:“老三,你的本事到底不如我的本事,要不,你拔刀?”

  这位幻天王的声音忽远忽近,忽大忽小,一来干扰人精神,二来也是防止武人听声辨位,查出他的真身所在。

  可是他依旧小瞧了戚笼,尘雾之中,一条巨蟒大嘴巴猛张,吐出一尊佛陀,金皮黑眼,腰部一圈像是裹了十几条的黑蟒,高高鼓起;佛闭眼,人体处处空穴鼓涨,气息层层压抑,最后脖子鼓起,像是蛇下蛋,又像是佛门狮子吼,降魔卫道。

  ‘哞!!!’

  四周卷起的树叶碎枝猛然炸开,那在空中乱射的铜钱好似被无形的盾牌拍散一地,‘皮影戏子’的戏台一阵晃荡,仿佛要被人用力一掌掀开似的。

  那中气十足的吼声在冲开铜钱雨后,忽又分裂成数十股蛇腔调,既好像皮肉摩擦,又好像金属摩擦。

  无数死人的尸体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木架子搭着的纸影,而有的则大变活人,成了铁甲持弓的甲士,正丢了弓箭翻滚在地上,紧紧捂着耳朵惨叫,耳朵、眼珠、鼻孔都流下了两条黑血。

  虚幻的东西被拆穿,而本来真实的人现出形来,戚笼眼一搭,暴走的气血一缩,步若龙蛇,往某个方向跨步如飞,一拳搭在腰间,气势在行奔之间积蓄到一种恐怖的程度,龙蛇合一,接下来打出来的,必然是惊世骇俗的一拳。

  然而两个‘皮影戏子’一左一右冲来,二人身上都散发出浓郁的血光,那光芒之中,两尊数丈高大的神兽幻影翻出,云气滚滚、朝着戚笼怒吼咆哮。

  ‘实质化的拳意?’

  黄沙滚滚中,一人脚如铁角,膝盖如头,反腕扎下。

  另一人掌影如激流,激流之中,掌风化作大小漩涡。

  面对这一刚一柔,戚笼走拨草步,化拳为掌,两条膀子化作两条黑蟒毒蛇,同时口吐洪音,一尊青菩萨纹身浮现,从头纹到尾,菩萨怪笑,邪音乍起,菩提树垂大蟒百蛇,竟以一敌二,缠住了二人所有攻势。

  蟒和尚——小禅寺!

  同时脚尖一卷,地面上的一根利箭直射而去,那露出真身的贾似盗神情恍惚,但在最后一刻恢复了清明,嘴一张,竟把这根铁箭吞入喉中,往后一跌,化作一只酒杯落下,那铁箭居然变成一条小蛇,从杯中游了下来。

  彩门戏法:口吞火剑,杯弓蛇影。

  戚笼暗道一声可惜,收手,后退几步,打量着眼前二人,这二人的气血之强,居然给人一种通体燃烧的感觉。

  “二位怎么称呼?”

  “橐驼侯。”

  左手边那位,背部拱起,肩膀宽厚的紫脸汉子拱手道。

  《山海经》:兽多橐驼,善行流沙中,日三百里,负千斤。

  “鹿蜀侯。”

  右手边的男子,发黑而鬓白,文质彬彬,眼神却藏着一股狠劲儿,见状微微一笑。

  《山海经》记载:杻阳之山有兽,状如马而白文,头如虎而长尾,其音如谣,其名曰鹿蜀。

  “原来是地军的两位侯爷,”戚笼两条膀子上的袖子全部崩裂,露出鼓满青筋的皮肤,随着一呼一吸,缓缓蠕动。

  “我说这年头,还有谁这么臭不要脸,居然好意思惦记麻匪的遗产,搞了半天,原来是反贼啊。”

  地军编制,公侯伯子爵,全是古国贵族的代号。

  戚笼转头,眼中杀意似岩浆滚荡,盯向一位‘皮影戏子’,一字一句道:“老二,还要我拔刀吗?”

  那皮影戏子沉默了会儿,突然笑了起来,“老三,三年不见,手上无刀,依旧锋芒毕露啊。”

  ……

  天九牙行中,一道巨大的黑影笼罩了整座古意楼磐,水流似黑流,织成一尊神祇的巨大阴影,阴影笼罩半座城池,裙下海蛇游走,脸上怪虫盘踞,方圆五百里内,山崩海啸。

  然而此刻,一条条尸虎盘踞在阴影上,张牙咧嘴,撕扯着一块块海兽血肉,吞入嘴中,像是无数寄生虫;最终,其中一张虎面化作了骨仔的面孔,茫然、狰狞、顺从、凶狠。

  李慑收回了染血的拳头,身体由小巨人一般恢复常态,看着地上烂成肉泥的尸体,以及碎裂的海神躯壳,极舒爽一笑:“好硬的骨头,打的痛快!”

  钱翁率领商家家主、鹄家家主,青家大长老,缓缓拜倒。

  “钱翁谨代表神军治下,山南道二十一姓名族,拜见天吴公!”

  公侯伯子爵,地位堪比九位义军领袖的诸侯大公。

  “公能称孤道寡吗?”

  钱翁沉默了下,开口:“王可以。”

  “那这便只是第一步!”李慑铿锵有力道。

  :。:

看过《刀笼》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