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刀笼 > 第六十五章 戏法大师(下)

第六十五章 戏法大师(下)

  虾夷岛所在的海盗窝,是由十条沙船,外加几十条铁角小船在岛中心深水滩圈出的地界儿,看上去像一座新建不久的鱼港,只不过港口无人,而且浪头翻涌,水面上冲出大量海兽幼崽的尸体,似乎是被毒死的,厚实的鱼鳞上,并没有被刀砍斧剁的痕迹。

  娴娘目光哀伤的看着一条条嘴巴张大、惨白鱼眼茫然凸起的鬼鲨,心里很是痛苦,鬼鲨是沿海少数可以培养的妖种之一,是水姆娘娘的恩赐,对虾夷岛海盗来说,是最亲近的伙伴,如今这沿海霸主却没有死在战场上,而是死在了给它们挖开的蓄水池中,这无疑是一种侮辱。

  “快看!”

  赵勇两只铜铃眼一鼓,粗萝卜般的手指往上一指,只见在各条大船的诡杆上,一具具海盗尸体被吊着,脖子挂了根彩绳子,随着风一吹,来回晃荡,不少人看到了二人,嘴巴一张一合,脖子拉的老长,表情痛苦,粗粗数来,不下百名。

  “娴姐儿~”一海盗吐着血水沙哑道。

  “蛤仔!”

  娴娘牙齿磨的‘嘎吱’‘嘎吱’直响,女人凶狠的目光在四周扫了一圈又一圈,终于忍不住,拔出腰间两口弯刀,弓着身子摸了过去。

  至于赵勇这滥赌鬼更没什么警戒的念头,颠颠的就跟了上去,甚至还在琢磨着,这些海盗要是往官府上一丢,得能卖多少两银子。

  娴娘多长了只心眼,没有直接上船,先从船舱的小门翻了进去,来回搜刮了数船,确认没埋伏后,才三步并两步的上了甲板,手中刀往绳子上一剁。

  “蛤仔,姐现在就来救你!”

  可是这绳头不知为什么变的极重,娴娘抓的不是不紧,但绳子一甩,依旧被擦了一大块油皮子,那叫蛤仔的海盗往甲板上一砸,‘啪唧’一下四分五裂,胳膊腿乱飞,血浆染红了地面,脑袋滚了三圈,直接撞在娴娘的蛙皮靴子上,嘴巴嗫嚅了下,吐出两个字,“救我。”

  “啊!!!”娴娘这个独眼、寸头的凶狠女海盗发出一声痛苦尖叫,指甲都刺入血来,抱着人头久久不语。

  “娴娘,莫要伤心了。”

  “娴姐儿,快救我们。”

  “圣女,快走,这是陷阱!”

  娴娘深深吸了两口气,口中默念海神咒语,然后往手背手心各自‘划拉’一个十字口子,鲜红血水溢了出来,然后血水迅速风干,凝成一只鱼皮手套,指头上套着五片鱼鳍,这一招神术叫‘五鱼之力’,能够短时间内拥有五条异种黑鱼之力,差不多相当于千斤左右。

  又是一刀割开绳子,只不过这次娴娘反手一握,竟冒出五只大黑鱼的咬合幻象,绳子猛然绷紧,然后在下一刻,另一个海盗的脖子被绳子猛的一勾,脸红如番茄,仿佛头和身体都受到了巨力拉扯,脖子上一圈皮都炸裂了,然后在下一刻,地面一声重响,一颗脑袋和一条血淋淋脊椎依旧吊在绳索上。

  娴娘眼角都要睁裂了,只是这一次,赵勇把她拽住了,龇牙咧嘴的想了半天,开口:“这玩意我见过,叫神仙锁。”

  水面一圈圈涟漪荡开,一具无头骷髅倒映在水面上,只是这一次,水面下的不仅仅只有祂一个,还有一具具倒吊的尸体,那绳子拴着的,其实是脚。

  ……

  “老三,我们打个赌怎么样?”贾似道冷不丁的道。

  戚笼嘿了一声,没有说话。

  “还记得咱们当年在山上,我每年都给你们演的把戏么。”

  戚笼想到了什么,表情缓了缓,“神仙锁?”

  “你果然还记得,小豹子过年非要闹着吃桃,大冬天到哪里给她弄桃吃,我就给她玩了一花招,说是从天宫去偷,从我那箱子里摸出一团绳子,轻轻一抖,笔直的撑起几十丈,然后我就爬啊爬,直接就钻到云头上去了,然后‘唉呀’一声,脚崴了,绳子也断了,身子直接掉在地上,‘啪唧’一下,裂成十几块,吓的小豹子哇哇大哭,结果骗的差不多了,嘿,真身便又从箱子钻出来。”

  贾似道笑的前仰后合,道:“自从那时起,鼎鼎大名的赤罗刹就再也没吃过一颗桃子,哈哈哈哈,你说她笨不笨!”

  戚笼表情渐渐收敛,淡淡道:“说吧,你想要赌什么?”

  “就赌你那两个同伙,能不能从天上偷下一个‘桃儿’,只要一个,就算我输,否则就算是我赢。”

  “我赢了,不管眼下这段时间赤身党想做什么,你别管。”

  “那你要是输了呢?”戚笼反问道。

  贾似道摸了摸脖子,“我这颗脑袋,给你。”

  戚笼目光扫来扫去,最终嘴巴缓缓扬起,伸出了三根手指,“你没死,当年我就只摘了三颗脑袋,如今不多不少,我也只要三颗。”

  鹿蜀侯眼角一抽,踏前一步,脸颊两丝鬓发微微摆动,居然发出类似箫一样的悲切音调,空洞灵透,同一时间,对方的手掌反转,像是随着音调在震荡。

  “怎么,开天神气么,拥有神族血脉还真是方便啊。”

  戚笼眉目低垂,只是身上青色菩萨越发邪笑。

  橐驼侯弓着身子按住了对方,低沉着嗓音:“戚大当家能说话算话?”

  “我若是说话不算话,现在站在你们面前的,便就不是老二,而是我。”

  贾似道眼角一抽,不过并没有搭话,反而沉默了下来,便等于默认了当年一事与地军有关。

  戚笼长吐一口气,“真没想到,藏势九道,能与七大都督府争霸的超级势力,居然惦记上了我这穷山沟的三瓜两枣。”

  “确切的说,是看上了你,”橐驼侯低沉的道:“侯爷对您有过一句评价。”

  “哦?”

  “刀凶必弑主,弑主之前能杀人。”

  戚笼扬眉,倒是没想到,这个传说中,代表世俗武道尽头的那个男人,会对自己有这么一个评价,某种意义上,还挺高的。

  “那么,贵军这次又来搞事,为的是什么?李伏威,不对,李摄么!”

  戚笼明显感受到,说这话时,两位地军侯爵的表情都有了微妙的变化。

  橐驼侯道,“戚龙头,我们只是想知道,刚刚的赌局,你是否认账?”

  “认!”

  戚笼冷冷道:“但我怎么知道,你们认不认?尤其是我这位二哥,他当年假死,可是把所有人都唬过去了。”

  “所以咱们都还是实在一点吧,武人被人按着脑袋砍还不还手,这事儿谁都不信,老二这么说,无非是信口开河讨价还价,不过我对你们名族的拳术,多少还是有点兴趣的,比如说,这传说中的天神气,就是比武人的虎豹雷音要方便的多。”

  武人的拳术由外及内,渗透到五脏六腑,最后开发人体穴道,将人体的潜能催发到‘半神’之境,这其中的过程便是‘虎豹雷音’,当然,‘虎豹雷音’只是一个统称,每一流派都有自己的秘术,是属于真正不可外传的师门绝学。

  而地军之所以强大,很大程度上,便是因为这些古国名族可以通过血脉秘术,提前达到这一境界,所以同等拳术层次下,地军高手的气血往往比普通拳师要强大至少两倍。

  这种血脉秘术称作‘观神法’,便是那位地军的至高领袖,钟吾神侯所创。

  这也代表着,同等层次的高手,几乎无法战胜对方。

  所以戚笼这话方一提出,橐驼侯和鹿蜀侯就变了脸色,鹿蜀侯冷笑连连:“你真是好算计。”

  橐驼侯沉默了下,点头,“可以。”

  这驼子手一抖,一张‘羊皮纸卷’便落在戚笼手上。

  戚笼手一摩挲,便感到一股沉重的神力在其中流转。

  “老二,我对你的彩门戏法也挺感兴趣的。”

  贾似道哈哈一笑:“老三,几年不见,你变幽默了好多。”

  :。:

看过《刀笼》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