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刀笼 > 第六十六章 戏法大师(完)

第六十六章 戏法大师(完)

  江风猎猎,乌云翻白,浠沥沥的小雨时落时停,江水从各条水道上汇聚,撞在江心洲岩石上,水花分裂成数十道,然后再落下,两分绚烂,三分凶险,剩下的五分,便是如岩石光滑的表面一样,日夜如常。

  赵勇盯着天空,娴娘盯着赵勇,终于,女海盗忍不住怒道:“你行不行,不行我自己来!”

  “这世上就没有女人敢说勇哥我不行的,”赵勇又咂咂嘴:“不过好像还真的不是特别行,你让我想想,当初庙会上那老头是怎么玩的来着。”

  做为杂耍中绳技的一种,这‘神仙锁’算是鼎鼎大名,是继钻火圈、丢飞刀、走钢丝外,杂耍戏子的压箱底绝活,但既然出名,便要经常表演,久而久之,大家都琢磨出两三分门道,比如说,这耍的绳子其实里面填了钢筋,又或是这爬天宫的把戏是某种障眼法,仙雾其实是石灰洒出的白雾,至于这四分五裂的‘尸体’,便是藏在身上的动物尸体。

  但二人更加明白,眼前这一幕假中藏奸,必然不是这么简单,很可能涉及到某种法术或是风水的变化。

  赵勇做为赌博的老手,虽然逢赌必输,但眼力劲儿还是有的,他制止了娴娘砍诡杆救人的动作,摸了摸胡子拉碴的下巴。

  “你有没有觉的,这绳子上吊着的活人随风摇动,这摆动的幅度跟江面风浪一浪一浪的,是不是很像啊?”

  “你是说?”

  “我对风水这玩意一窍不通,但是既然看上去诡异,它又实实在在很诡异,那么这玩意便很可能涉及到天地自然的力量,你不是会法术吗?能不能将风浪定一定?”

  若是大海上的风暴巨浪,娴娘自然无能为力,哪怕只是江面的巨流洪涛,在没了神眼后,她也心有余而力不足,但如果只是江心岛中央的水浪,她还是有一定把握的。

  诡异却又有一分神圣的腔调从娴娘的嘴里吐出,腮帮子鼓起一道又一道鱼鳃纹路,赵勇斜着牛眼偷窥了半晌,悄悄嘀咕:“其实看久了,这娘们居然长的还可以。”

  那娴娘一边念唱着,一边像打摆子一样跳着祈神舞,手不时向江中撒一些鱼食类的粉末,不知何时起,甲板上渐渐积了一滩水,同时水面上的狂风被分成一股一股的,相互撞击,竟发出‘砰砰’声响,浪头越来越弱,同时那吊在诡杆上的海盗面色变的更加痛苦,骨骼都被勒的‘嘎吱’作响。

  赵勇来不及向娴娘借刀,不过做为天生开骨之辈,他一向足够头铁凶悍,倒退一步,屈膝前弓,铁拳重重砸在诡杆上,发出‘咚’的一声重响,一道裂纹直接从紫木杆子上裂出。

  “妈的,好硬!”

  赵勇的骨节不像是一些炼外功的,很平很整齐,反而大又尖,像是带了一套骨头指虎一样,平常一拳轰出去,手臂粗的柳树直接打折,但海盗船的诡杆用的都是防海上风暴的铁木,别说拳头,就是用刀也不是一两下就能砍断的。

  ‘咚!’‘咚!’‘咚!’‘咚!’‘咚!’‘咚!’‘咚!’

  赵勇打的激起了性子,两眼通红,拳面皮肉都滥开了,最后头一扬,一脑袋就砸了上去,这脑门可是人体最硬的部位,换成天生开骨之辈,可真就是‘你有狼牙棒,我有天灵盖’,跟几十斤的小铜锤一样,直接砸断了诡杆,这一次,一海盗直接落了下来,没有像往常一样被扯裂,而且绳子直接松开,不过他掉入水面前,甲板上一条麻绳‘极其巧合’的落入水中,绳子一头扯到了他的脚腕上。

  赵勇大约是脑袋被撞的直接开光了,灵光一闪,大吼道:“砍他腿!”

  这掉下来的老海盗叫幺叔,是从小看着娴娘长大的,娴娘虽然杀人不眨眼,但到底没足够狠辣,水中弯刀拔出,刀光一转,斩在了麻绳上,可是麻绳不知为何突然变的硬如钢铁,一声‘崩’响,把刀刃崩开后,与此同时,其它诡杆上的吊绳都不约而同的卷了过来,扯住了幺叔的手脚脑袋,在这老海盗惊恐的眼神中,‘撕拉’一声,五马分尸,落红洒江,娴娘腿一软,跌跪在地。

  “我都说了赶紧砍腿,砍断就完事了,我算是看明白了,这绳子捆什么都要有个由头,人嘛,讲究个落地生根,神仙锁可不锁凡人。”

  拳霸勇哥儿一脸没心没肺,他混下九流的,哪天街头巷尾没死上几个人,不过那凶悍的女海盗突然回头,眼中居然沁出泪水,哭嚎道:“救我。”

  “呃,别哭的跟个娘们似的,哦,你就是娘们。”

  赵勇挠头,不知怎么安慰对方,然后眼神就渐渐不对劲了,对方身上被水浪打湿,露出粗糙小麦色的皮肤,随着呼吸一鼓一鼓,唔,虽然这娘们长的不咋地,皮肤也黑,但身材貌似不错,胸大盆骨宽,一看就好生育啊。

  “那个,我们混江湖的一向都是行的正坐的直,开门见山,我帮你救人,你陪我睡一晚如何?”

  赵勇迎着对方泪眼朦胧,老脸一红,毕竟这实在有点落进下石,干咳两声道:“那个,要不,咱还是按件收费吧,你看这一个……”

  “好!”娴娘冷冷道:“只要你能救人,我就陪你睡觉。”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赵勇磨了磨牙,捏了捏拳头,四处张望,陡然间精气神足,脑袋灵光大闪特闪,突然又想到一好主意,二话不说,直接

  用绳子将自己和船头捆紧,然后‘噗通’一声,扎入水面,在娴娘惊讶的视线中,钻出了半个头来,嘿嘿一笑,露出一嘴黄牙,大吼道:“老子别的没有,就一把子傻力气,等着,老子一条条的把船拖到岸上!”

  说到便做到,赵勇猛吸一口气,本来就如同狗熊一样的身子又胀大几分,肩上扯着身子,一声大吼,竟然硬生生的连人带船两千多斤,一股脑的往岸上拖。

  这就等于以力破巧了,远在另一边的贾似盗眼角一挑,像他这种耍戏法的,平生最恨的就是这种较真的人,你捅自己一刀没事,他非要你给他一刀,这便是玩命了。

  不过他幻天王可不是一般的戏子,同样也是玩命的行家,手掌背在后面,三根微动,顿时,附近数条海盗船上,十几根绳头同时卷起,捆在对方四肢上,绳子扯的笔直,一看就是五马分尸的阵势。

  然而这次却没那么容易,赵勇身上接连响起铁块摩擦的声音,两眼充血,五官扭曲,但依旧一步一步往岸上走,臂上、脚上、背上不时有青筋炸开,不过十来步,就变成一个血人了。

  “赌钱也好,赌命也罢,老子就从来没有怂过!”

  随着这家伙的怪力,不断有绳子绷断,然后假人从上空落下,摔的四分五裂。

  “老四?”

  虽然这家伙的拳术看上去不咋地,但光凭这一身铁骨蛮力,看上去就又是一个‘天生开骨’之辈,老三的运道可真不错,不过可不能让他再养出另一个‘老四’来。

  戚笼把玩着手中秘籍,眼观鼻,鼻观心。

  贾似盗暗自嘀咕一声,手中折扇忽然一转,变成一根绳头,用力一扯,那水下的绳子倒影便就同时射出,像蜘蛛网一样,牢牢的捆住赵勇的影子,每当赵勇拔船之际,便感到一股股魂魄要被抽出身子一样的无比剧痛。

  “啊啊啊啊啊啊啊!!!”

  拳霸并没有放手,正如他玩命赌钱却从不会及时收手一般,这种人天生就是找死的性子,哪怕五官流血,形如恶鬼也不回头。

  哪怕只是为了别人眼中的一点点小事。

  娴娘眼瞪圆了。

  不知何时起,东南西北的江面上,各插了一杆黑色令旗,风水之气积蓄、孕育,无头骷髅缓缓从水面浮出,眼眶火光大作,手中流火孕育出一口‘荧惑刃’,江面上,步步踏出水雾,刀身从上往下撩,刀尖却猛的从江面下刺出,同时砍到了所有绳头交叉的那个绳结上,正如用一根针戳到织蛛网的那只蜘蛛头上。

  贾似盗把‘皮影戏’当钩子,他戚笼同样也把赵勇当钩子。

  都是老把戏了,谁还会上第二次当似的!

  ‘哇’的一声,贾似盗一口血水喷出,手中绳结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手血水,这手‘天作戏’,是法术,是风水,更是魂魄杂糅着彩门技巧的一种诡异变化,戏法被破,魂魄自然受伤。

  戚笼眼一睁,像是装睡的大蟒扑杀眼前猎物,跨如龙,脚如蛇,手似刀,恶狠狠的向对方脖子上扎去。

  “哼!”

  橐驼侯冷哼一声,眼中黄光一闪,刚刚赠予戚笼的‘秘籍’炸成一团黄沙,压在戚笼皮肤上,重似泰山。

  橐驼双峰,一峰藏血,一峰藏煞。

  几乎在戚笼暴走的同时,鹿蜀侯踏步如水,双掌翻飞,好似雪片片片抖落,抖刀、刺刀、劈刀、架刀好似雪花四瓣,在此刻同时落下,竟是双刀技的杀招——雪片花刀。

  原来这两同样打的背誓伏杀的念头,一刀藏,两刀更藏,场面一时凶险万分。

  :。:

看过《刀笼》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