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刀笼 > 第六十七章 兄弟手足(上)

第六十七章 兄弟手足(上)

  鹿蜀侯的‘雪片花刀’是跟周子通‘净土枪’相同档次的杀招,刀术借助精气神扩大无数倍,并混以刀四技,抖、刺、劈、架,刀光一使出,便似大雪纷飞、鹅毛滚滚、寒风哭嚎,仿佛无数人间魂魄在冰雪天中冻成冰雕,刀光未及身,那爆发‘开天神气’所斩出的,无数口压缩空气刀就把戚笼浑身所包裹。

  一般来说,一流刀客的刀法标准,便是泼墨不进,一盆墨水泼到身上,刀光片片,从上护到下,连一滴墨水都沾不上去。

  但是守刃不如攻杀,要想把敌人裹的泼墨不进,不仅需要恐怖的爆发力和刀术,还要封闭杀气,免得被对方寻到气机,破开刀阵。

  杻阳之山,有兽焉,其状如马而白首,其文如虎而赤尾,其音如谣,其名曰鹿蜀,佩之宜子孙。

  鹿蜀侯藏刀中杀意的诀窍,便就在这‘其音如谣’上,双刀的破空声像是玉佩的‘叮咛’碰撞,轻灵而悦耳,掩藏了滚滚杀意。

  而戚笼三丈之内的大地上,早已划出了无数纵横交错的刀痕。

  戚笼摇肩伏身,抖劲换马,不进反退,连退三步,只来及避开要害杀招,身上被划出无数血口子,依旧没脱开刀笼。

  那黄沙如附骨之疽,越发沉重,仅三步,就好像有一座大山压在脑袋上,压的他脖子‘嘎吱’‘嘎吱’直响,继而头昏眼花,浑身散劲。

  头是六阳魁首,是人一身之清灵所在,武人踩桩打拳时,都有一个‘虚灵顶劲’的变化,脑子一开,气血活了,拳术就活了。

  《太极拳说十要》:‘顶劲者,头容正直,神贯于顶也。不可用力,用力则项强,气血不能流通,须有虚灵自然之意。非有虚灵顶劲,则精神不能提也。’

  尤其是在比武时,武人脑子被人一按,自然浑浑噩噩,脚步晃荡,一副找死模样。

  鹿蜀侯见状刀势更疾,刀光卷如雪虐风饕,快上三分,同时刀分黑白二色,黑刀逼血溅射,白刀封血无痕,前者能将伤口处大量鲜血激出,后者则能将伤口完全冰封,这同样是属于旧日名族的血脉秘术,是血脉浓度开发到一定程度的标志。

  鹿蜀侯刀刀致命,橐驼侯虽然没出手,但是脚下却踏了一四平桩,两脚开立、屈膝蹲平、紧背塌腰、双手似按非按,虽然没有动作,却自有一副掌镇五岳的气度。

  兽多橐驼,善行流沙中。日三百里,负千斤。

  名族炼拳,容易养神,这神是根植于他们血脉骨子里的,比起普通武人拔剑四顾皆茫然的状态,可以说是先天的优势。

  双掌一转,一翻,戚笼身上黄沙凝成铅汞黄云,往其头顶重重一镇。

  “老三!”

  贾似盗眼神闪过一丝复杂之色,但动作却没有慢上分毫,单手立插入地面,同一时间,十丈之外,五根粗绳翻土而出,直接缠入戚笼脚腕。

  天上、地下、人间,竟似无路可走。

  橐驼侯转述的话其实只说了前一半。

  ‘刀凶必弑主,弑主之前必杀人。’

  后面还有一句——

  ‘杀前,使之无锋。’

  地军行事,一向霸道独尊,不降之,便死之,三年前如是,三年后亦如是。

  三人眼中,戚笼早已是必死之人。

  确切的说,三年前就该死了。

  ‘唧唧!唧唧!唧唧!唧唧!唧唧!!’

  比麻雀粗,比乌鸦长,而且有一股凶狠的戾气藏在其中,鹰叫又被称为鹰唳,叫出的声音有一种独特的‘惊云遏空’的凶狠气势。

  而且这声音不是从戚笼嘴中发出,而是从其钝金色的皮肤下,一个个毛孔中激射而出,他的半身衣服早被刀光卷的条条絮絮,猛地一炸,露出一身精干的皮肉,一只金翅巨爪的怪鸟从皮肤中蠕动而出,凶狠的招子从脖后探了出来,巨翅羽翼一只从肩胛骨蔓延到指尖,身上每一寸皮肤筋膜像是根一根金色羽翼。

  戚笼身上所有皮肤都融成了钝金色。

  佛生迦楼罗!

  双足重重一顿,拧骨转髋,那一身的厚厚血衣像是被人脱下来,再套出去。

  同时,背后迦楼罗的幻影双爪反插入沙尘云层,猛的一掀。

  披袍卸甲!!!

  橐驼侯双掌血水溅射,像是被鸟爪抓出五条血口。

  “古国血统?!”

  资料上从来没有记载过,这戚笼也是古国名族的一支!

  鹿蜀侯感受到敌人血气似刀枪棍戟,锋芒毕露,四面八方戳来,下意识的就要收步转刀,谁知脚下一紧,余光望过去,像是有五根绳子死死捆住脚腕。

  “这——”

  在他看不见的背后,无头骷髅单手扯住绳头,将绳子中间一段捆在了他的脚下,嘎嘎一笑。

  “不可能!”

  幻天王贾似盗猛的转头,不知何时起,海盗窝的水面上虚幻火焰大涨,神仙绳被烧的卷成一团。

  鹿蜀侯猛然抬头,一张癫狂放肆的脸面近在咫尺。

  “在我的面前用刀?”

  “哞!!!”

  鹿蜀侯心头巨颤,气血震荡。

  鹰化佛,佛化龙,龙化马。

  鹰愁飞龙吞白马!

  吞即是蟒!

  戚笼左手一黏一沾,像蟒蛇一样从握刀手一路卷到对方小臂,五指一炸一并,寸劲铁指如毒蛇獠牙,割开静脉管、剖入筋键、钉入尺骨。

  结果‘咔嚓’一声,鹿蜀侯尺骨靠肘关节的一头,直接从皮肉中裂出,骨头顶端还粘着血丝血膜,值得一提的是,那一部位正好叫‘鹰嘴’。

  鹿蜀侯眼鼓血丝,痛彻心扉,惨叫连连,右手反手握刀,黑刀劈撩过去。

  可是没想到的是,一股重压镇顶,压的他惊惧魂散。

  原来戚笼刚刚的‘披袍卸甲’,卸的居然是这橐驼侯的血脉秘术,煞沉雾!

  血脉名族炼拳有无数好处,但独独一条,上等血脉对于下等山海精怪的血脉,具有绝对的压制作用。

  而恰好,‘不周’所赠的迦楼罗,在古国还在的时候,被称作王族!

  鹿蜀侯左臂痛的超乎神经忍受的程度,本来就在强行忍耐,加上‘砂云’盖顶,脑袋一下子就昏了,刀光露出一丝破绽,戚笼脚步一转便插入空门,一爪捏住对方脖子,一掌握住对方脑门,双臂无数黑蛇扭动,鼓出无数搅劲,鹰啸声再起,反向发力,‘咔嚓’一声!

  蟒和尚——大禅寺!

  戚笼满身鲜血,狂笑声中,提着一颗人头,脚踏龙蛇,寸步蓄劲,扑杀而来!

  背后的无头尸体晃晃悠悠,居然没倒。

  地军的侯爵,神意入拳,气血强度甚至还要超过一般炼体大成的强者,若非三四个一流高手围攻,想死都难。

  如今三对一下,竟被戚笼反败为胜,硬生生扭掉了脑袋,一时间,戚笼的气势连续突破巅峰,正如惊涛骇浪,又似万蛇吞月,两肩鼓起,煽动,好似大鹏一啸九万里。

  莫说贾似盗回忆起,当年濒临死亡的大恐怖,就连橐驼侯自己,都生出此人不可力敌之感。

  戚笼每踏一步,气势便往上鼓起一重,那蒸腾的雄厚气血竟然逼的头顶乌云有一丝翻卷的架势,仿佛一只无形的金翅大鹏鸟正在撕裂天空。

  橐驼侯顿时知道逃是逃不掉了,四肢一弓,踩脚通膝,像是老龟缩壳,同时背部高高拱起,若是掀开衣裳,便能看到此人背部是大片大片的青紫筋黑,一层又一层,像是九面铁盾套在一起。

  这是他融合了通臂、通背、龟形、炮拳、道家桩功锁血等六种杀招,合一而成,炼出的一招活人倒撞死人碑!

  生死合一,阴阳合一,最后敌我合一,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这一招消耗的气血达到一种难以想象地步,若非他有橐驼血脉,两个驼峰藏气血,根本无法施展这一招。

  饶是如此,这一招使出后,他也将气血耗尽,连血脉强度都会在短时间降上一两成。

  “哞!”

  “哞!”

  “哞!”

  “哞!”

  “哞!”

  “哞!”

  气机牵引,戚笼每踏一步,口中佛音大亮,每一次做佛门狮子吼,身形便大上一倍,金身皮箔大亮,就连二倍佛力都似乎承受不住筋肉暴增的幅度,腰腹溜圆,皮肤上的金翅大鹏鸟几乎要扒皮而出。

  身色如金山,内现真金像。

  迦楼罗吞佛!!

  活人倒撞死人碑!!

  戚笼的尺步拳酝酿到极点,指尖筋肉鼓起,像是从佛身扒拉出的鹰爪,凶狠的撞在对方酝酿的气血巨盾上。

  同样,对方的倒转生死碑反砸而来。

  肉眼可见的罡风轰散炸裂,一只无比巨大的金翅迦楼罗幻影腾空,鹰唳九霄,双爪撕扯两只如山大的铁驼峰,猛的一扯,扯出无边血海烈火。

  两声清脆无比的骨裂声响。

  手爪一扭一拔,一节骨节被活活扣了出来。

  贾似道半个身子立刻垮了下来,像是一坨无骨肉泥。

  下一刻,无数根绳子从泥里翻出,一部分化作几十口宝剑,另一部分卷成泥胎,把橐驼侯往泥土里拉。

  戚笼反身一抖,宝剑连续撞在金翅迦楼罗的羽翼上,具化作一节节断裂的枯草。

  十丈开外,贾似盗一手抓着橐驼侯,一手摆动不停,变身换形的术法不要钱使出,身影忽隐忽现。

  无头骷髅眼中绿火大亮,一只火眼上龟甲反转,勾勒出整座江心洲地形图,另一只火眼中水雾蒸腾,层层雾气散开,现出了贾似道真身。

  骷髅爪上忽现一杆黑色三角令旗,骨臂一甩,下一刻,令旗插入贾似盗后背,形成一道黑旗幻影,然后缓缓消失。

  :。:

看过《刀笼》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