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刀笼 > 第六十八章 兄弟手足(中)

第六十八章 兄弟手足(中)

  贾似道,赤身六王之幻天王,在六人之中排行老二,但若论‘上山’的时间,他是第一个上山,也就是第一个想出开创‘赤身党’的天王。

  山南、山北两道,地势偏僻、环境险恶,少以兵祸,多以匪患,这般局面,若是将几个恶名昭著的大匪头凑在一起,能成大事!

  他先是找上了老大殷天蛟,当时他是十几座山头的二大王,刚在死人窝里捡到一个吃人肉的小姑娘,认作义妹,便是未来的六王赤罗刹。

  贾似道和殷天蛟谋划半年,火并了山头的老大,‘赤身党’方才有了雏形,不过当时还没这个名号,最有名反而是绰号盘山蛟龙的殷天蛟。。

  贾似道并没有做老大的意思,他明白,像他这种下九流,单凭自己是做不了大事的,不服众。

  殷天蛟有一朋友,号称山北道第一赤脚贼,窃玉偷香,无物不偷;近来勾搭上了山北道观察使的爱女,结果在一月黑风高的夜里钻错了房间,把观察使小妾当成了她,据说那晚还在纳闷,这才几天不见,这娘们咋变的这么风骚呢,失手,被抓。

  贾似道和殷天蛟带人劫狱,赤脚贼便上了山头,做了后来的鸟天王。

  接下来,有好几名在当时显赫一时的大寇陆续上山,只不过都没熬到最后,详情不表。

  这一伙山贼陆续吞并了几股势力,渐渐成了气候,然后赤脚贼下山‘化缘’的时候,听说最近地下拳台出了一号极凶猛的人物,守擂七十三场,场场打死人,拳头凶的要命,名号雷鬼,好奇之下前往勾搭,结交未果。

  而山贼势力也开始遇上了发展瓶颈,遭到一伙大名鼎鼎的流寇伏击,截了数次后勤,这伙儿流寇虽然人数不多,但是各个凶猛精悍,领头的更是手段狠辣、刀术凶险,据说是麻匪石庵堂一脉的当代传人。

  双方冲突了数次,结果都以山贼吃亏而告终,最惨一次,老六赤罗刹都被人绑走了。

  老大殷天蛟被迫去谈判,结果不打不相识,反倒有了几分交情。

  事实上,这一位是唯一一位不是由他请上山,而是遭众人认同,一起提的名,当时自己便感到一丝不安。

  再然后,石庵堂一脉的传人去了地下拳台,三刀把雷鬼砍下台,这雷鬼便用了真名陈天雷上山,便是日后的炮天王。

  殷天蛟粗疏,有野心却缺了一分手腕,他本以为能做幕后主使,没想到阴差阳错之下,却是石庵堂一脉传人成了赤身魁首,而戏子、山贼、麻匪、大盗、拳手凑在一起,便一发不可收拾,狂飙突进,成了日后横行两道、侵暴诸侯的大贼党。

  事虽然成了,他到底有些不甘心。

  这点不甘心却成了日后赤身党分崩离析的引子。

  不知为何,贾似道一路逃窜,脑中莫名闪过一道道过去的回忆,倘若当年没有闹翻,现在又是个什么光景?

  “咳咳,停下,停下。”

  橐驼侯现在凄惨的很,驼背像是被人从中砍了一刀,深深凹陷,脊椎骨的一节骨节都被扣了下来,比起当初戚笼的伤势还要夸张,真就是神仙也难救了。

  他双眼凸起,咳着黄色涎水,摸出一张纸来,沾着血水写了一些字,然后抓住贾似道的手,惨声道:“把我的心脏取了,交给英招,让他回禀,咳咳,朱厌公,就说‘王族’出现了,不要告诉其它人,切记,切——”

  话音一落,他的后背突然涌出大量污血,皮肤上挤出大片的黄毛,手指黏在一起变成蹄子,背部拱出两个干瘪的肉丘,身子抖了两下,死于非命,临死之时,脸上都是痛苦之色。

  “王族。”

  贾似盗自言自语,这是钟吾古地最古老的传说了,相传在上古时代,有佛陀在神树下传道,有十尊神灵神兽听讲,得了大法,然后佛陀寂灭,他们便在故地建了新的国度,而祂们的后裔,便被称作王族。

  只不过十王族的神兽血脉被藏的很深,很少有人知道,这血脉到底对应的是哪一种神兽。

  迦楼罗,佛教之中,吞龙蛇的金翅大鹏鸟么,倒是配得上这身份。

  “老三以前绝没这种拳术,他也不是什么血脉名族,这三年他到底干什么去了。”

  贾似盗这几年其实也暗中调查过,结果在江湖中怎么也查不到这人,仿佛凭空消失了般,这让他百思不得其解。

  事实上,戚笼三年多来,除了近半年外,啥都没干,就光顾着打铁了。

  贾似盗又干咳两声,自言自语:“老三破我术法的手段又是什么,法术么,可是法术我也不是没见过,绝没有这般诡异,莫非是王族的血脉秘术?”

  贾似盗念头只转了一会儿,便就有头晕眼花、恶心泛呕的感觉,这是伤了神魂的征兆,这种伤比伤筋动骨还要难好。

  他强忍着恶心,手指在橐驼侯胸口转了一圈,反手一捏,无中生有,一团还在跳动的心脏便落在他的手掌上。

  “老三啊老三,我们可是手足,我在你手中受的伤可超过了任何一个外人。”

  贾似盗又扫了一眼血书,冷笑一声,掌心一捏便就搓成无数纸屑。

  “你可真就是拿我当棒槌了,只有我一人知道王族身份,传过消息后,接下来可不要灭我的口。”

  “好在地军也不是铁板一块,我可以拿这个消息做投名状,交给另一位‘戚天王’,公侯伯子爵?呵!”

  幻天王春风满面,“我只信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

  另一边,戚笼坐在沙船上,只套了一短裤,两个女海盗正在给他上药,没办法,他浑身上下除了几大要害外,几乎全是大大小小的刀痕,好在伤口处没有一滴血水流下,道家武学敛气血是第一流,佛门的也不差。

  除此之外,残存的几十个海盗正在娴娘的指挥下,收拢残存物资,准备随时离开。

  赵勇大踏步走来,将手上一壶酒一丢,戚笼头也不回的接过,直接对嘴灌了半壶,辛辣的味道透过喉咙口传遍全身,减了三分伤痛。

  “真准备入赘人虾夷岛了?”

  “这哪能呢,”赵勇尴尬一笑,摸了摸脑袋:“说着玩的,再说了,我可是您的人。”

  “那好,你替我调查一些事,我们黑山城汇合。”

  赵勇一愣,看着戚笼用木板固定的右手臂,“你这就回去了?”

  “该知道的都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也马上就要知道了,该回去收拾首尾了。”

  地军、名族、白家、边军,这条线基本上已经很明朗了。

  “您又要打架?就您这状态,你行吗?”

  “所以这一次,我没打算抄家伙,而且也未必就我一人就是了,有些人也正打算搞事呢。”

  “若您真要找帮手,我建议您去找乌三,而不是唐三糖。”

  戚笼转头,微微奇怪,“为什么?”

  唐三糖有异刀狰,直接相当于一流的刀客。

  “嘿,你信我就是了,”赵勇嘿嘿一笑:“怂人并非拿刀就不怂了,可乌三不一样,刀就是他的第二性命,你把他老二伺候的这么好,他绝对拿你当自己人。”

  戚笼眼角抽抽,懒得再搭理对方。

  “若是找李摄报仇,我们鬼鲨众愿意暂时受你调配!”

  娴娘走了过来,一字一句道。

  “动他倒不至于,还有一个老家伙等着我去收拾,”戚笼顿了顿:“先断他手足!”

  :。:

看过《刀笼》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