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刀笼 > 第七十章 可锻亦可断(上)

第七十章 可锻亦可断(上)

  白三娘漆黑到反显的明亮的眸子怔怔的看着对方,良久,才露出一丝神秘的笑容,“为什么不是冯大?”

  “冯大为了李摄,死在白江之上,戚某认为,死士和义士之间,最大的区别是理念上的认同。”

  江水、血水、厮杀,邪神的雏形,以及那龙吟虎啸、狼嚎泣血的一声‘称霸’。

  戚笼不怀疑这种情绪,他更认同这种人。

  “未必是他主观意愿,他有妻子、有妹妹、他还有视若心腹的兄弟,甚至他的道上伙伴也能够出卖他,就好比桀骜霸道如戚大当家您,不也照样困于恩怨情仇的圈笼中,没有段家那对爷女,戚爷您不早就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了?”

  “刀藏鞘中怎会是坏事?没有刀鞘,你又怎能见到拔刀那一瞬间的风采。”

  戚笼浅浅的柔柔的笑着,白夫人更是姿态窈窕的坐在了戚笼身旁,一股兰花味的体香扑鼻,眼波盈盈欲水,两人对视,就好比痴男怨女一相逢,就差干柴烈火了。

  “哎呀,哎呀,你们这是在干什么呢,这里还有孩子呢,打住打住!”

  一道公鸭嗓子在这关头响起,虞道人一脸腻歪的从后堂转了过来,那窗头外还有一对好奇的大眼珠子,正在偷偷观望着眼前形式。

  “你,勾搭已婚少妇,不合适。”

  “你,刚成了寡妇还没到半个月,就勾搭精壮男人,更不合适。”

  “你们两个做为合作伙伴,却阴阳怪气、笑里藏刀,这真真让老道我感慨世风日下、人心不古,这年头,过命的交情都不管用了。”

  黑山山顶一次,黑山城中一次,说戚笼与虞老道有过命的交情倒也不假,确切的说,应该是救命的交情。

  这白三娘与戚笼,若是想尽办法、死皮赖脸的拉关系,看在白三娘替戚笼保下段家爷女,十分勉强的可以算作‘托妻献子’的交情。

  至于白三娘和虞道人的关系,就冲虞道人过了十年还活蹦乱跳的,没被黑山城各地下势力弄死,便足够了;以前大家都认为这老道足够苟,道行也足够高,现在看来,没有白三娘通风报信,这苟到十年的‘神迹’也是不大可能成功的。

  老道又气哼哼道:“吹箫童子,还不进来上茶。”

  没过多久,头扎两包包,做道童打扮的萧道人一脸忍辱负重的走了进来,低着头,给三人分别上了一杯茶水。

  白三娘顿时轻咦一声,道:“这萧道长心高气傲,妾身请了不知多少人,用了好些件奇珍异宝才请他出手一次,不知虞师兄是怎么降伏他的?”

  “嘿嘿嘿,”说到这里,虞老道一脸兴致盎然:“那就必须说一说老道的手段了,那一日,老道我大发神威,咳,顺带还有戚小兄弟相助,两败这厮,把这厮打的吐血晕厥,老道我当晚就请了十几个画师,给我这位吹箫童子来了三套春宫图,而且不止如此,各位可知道,道家有一门法术,唤作白壁留影,哼哼,这鸭馆的肌肉大汉可有不少……”

  虞老道比手划脚,说到兴起,吐沫横飞,戚笼嘴角抽搐,白夫人杏眼瞪圆,二人对视一眼,剑拔弩张的气氛居然消减了几分,至于萧道人,更是双眼通红喷火,双手发抖,似乎要被对方活吞了似的。

  最终还是戚笼打断了对方。

  “几位,我就有话直说了,赵黑必须死,而且要死在回城之前。”

  “赵管家对白家忠心耿耿,这样做,妾身有什么好处?”白三娘俏脸冷笑。

  “他死后,我可以让你从假寡妇变成真寡妇,你帮我对付赵黑,我帮你收拾李摄。”

  “妾身为何要对付那位李将军?”

  “因为李摄便是李伏威,而且是地军的李伏威,白家或许真的有人想造反,但是夫人您,应该不会有这个念头吧。”

  白三娘面色一变,神色阴晴不定起来,倒是虞老道瞪大了双眼,颤声道:“地军,那个杀人不眨眼、屠城如割草的地军,小兄弟你莫不是在说笑?”

  若说巅峰时期的赤身党,在山南山北两道,能使小儿止哭,那么地军这个名号,便是钟吾古地所有人的梦魇,山海九道至少有一半的屠杀战乱,是由这些疯子掀起的。

  “死掉的这两个侯爵大约不会说谎,”戚笼手掌一翻,两张羊皮纸显出,张开,一尊是蹄踏白云、冒着黑白二光的鹿蜀神兽、一尊黄沙盖顶、背顶万斤的橐驼神兽,只盯上一眼,这两尊神兽似乎就要从图上跳出,气质一轻松一沉重,好似刻在人心中。

  “血源神图,这和血脉之宝一样,是地军贵族生死不脱身的宝物!这种血脉强度,你居然杀了两个侯爵!”

  虞老道倒吸一口冷气,萧道人更是瞪大双眼,地军侯爵层次的高手,在一流高手中都算是佼佼者,往往顶级的武行高手三四个才能镇压一个,这位爷居然一个人杀了两?

  砍龙脉的人都这么凶吗?

  白三娘更是妙目闪闪,最后亲热的坐了过来,环着戚笼脖子,声调如同撒娇一般:“戚爷这么厉害,哪还需要妾身相助啊,而且啊,你为什么就在这么肯定,妾身会答应您呢?”

  戚笼盯着对方晶莹的眼珠,认真道:“因为很多年前,我认识同样一个女人,你和她的气质一模一样,她跟我说,只要能够帮她活剐了他的夫君,让她做什么都可以。”

  白三娘的眼神中,终于荡出了一丝真正的情绪波动,沙哑道:“那女人是谁?”

  “现在别人都叫她红姑。”

  虞老道见状,再一次捂住脸,摇头叹息,“世风日下,孤男寡女,不忍直视,不忍直视。”

  ……

  白三娘走后,戚笼这才干咳一声,脸色突然变的苍白起来,那只翻书的手从书下抽了回去,一页书都被略带红色的汗水染湿了。

  在萧道人的眼中,戚笼的气血强度由深沉的紫黑色缓缓化开,一路落成红色,最后停留在了浅红色,只相当于普通武人的程度。

  对于戚笼这种高手来说,毫无疑问,这是重伤的征兆。

  “你啊,非要强撑着干什么呢,我看白夫人那架势,恨不得今晚就爬到你的床上,”虞道人摇头叹息。

  “这女人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儿,不撑着顶着,她是不会下注的。”

  戚笼卷了两卷羊皮纸,踉踉跄跄的往后走。

  “我要暂时闭关,你替我守着。”

  虞道人有些不甘心的道:“那女人不见兔子不撒鹰,难道老道我就是开善堂的?地军,那可是地军哎!”

  “欠人恩情就得还,加上黑山城这一次,戚某人一共救了你两命,你不还,我就砍死你!”

  虞道人被这杀气腾腾的话吓的一缩脖子,愁眉苦脸,自言自语:“老道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怎么尽是招惹上这类狠人,这小子是,那女人也是,要不是老道的女徒弟不在了,你以为我真怕你们啊!”

  ……

  一间封闭、没有一丝光线的静室,戚笼眼皮半搭,偶尔从眼缝中流转出的一丝光芒,却像是日光落在佛像上,倒映出的虚幻光彩,庄严、宏大、洗涤身心、还有一分不真实。

  须弥金山状态下,戚笼身上渐渐浮起了一片片‘金箔’,这是浅层次筋肉合一所化的幻象,在肚脐、耳垂、喉咙等要害部位尤为明显,佛三十二相、八十种好,皆是言此。

  可惜如今一道道裂纹浮现在‘金箔’上,有的如孔,有的似眼。

  鹿蜀侯的黑白二刀很凶。

  橐驼侯的煞沉雾同样钻毛孔、逆五脏。

  戚笼的右臂金皮几乎寸寸崩裂,这是硬碰硬毁去那一招‘活人倒撞死人碑’,造成的内外伤势。

  然后戚笼几乎马不停蹄的赶回黑山城安排计划,几乎没有一丝休息时间。

  如今这伤势已经达到了一种压制不住的地步了。

  不时有一片金箔彻底碎裂,随即炸成血雾,戚笼眉头就是一皱。

  不一会儿功夫,戚笼几乎回到大战过后,鲜血淋漓的模样。

  后脖上的逆鳞开始浮起,五条黑线纹路钻入足太阳、足少阴、手太阳、手少阴、手少阳,五条包裹着人体的大筋;展开的筋网、筋膜、韧带开始‘崩崩’作响,每一次崩响,皮肤便挤出一条皮肉小蛇,这些蛇像是针线一样穿梭在各种伤口处,用‘赤铜色’的肉线缝合‘金箔’,让这些‘金箔’渐渐多了一丝赤金色。

  戚笼双手结不动明王印,身不动、心不动、意不动。

  渐渐的,血气鼓动到一个阶段,又是一条大筋从食指桡侧端鼓起,沿桡侧上行,出走于掌骨之间,入阳溪穴,沿着前臂桡侧,向上进入曲池穴,再沿上臂后边外侧上行,至肩髃,向后与督脉在大椎穴处相会,然后向前进入锁骨上窝,联络肺脏,向下贯穿膈肌,入属大肠。

  这一条筋便是蟒蛇劲炼化的足阳明大肠筋,戚笼之前借古玩核桃之力,连续炼化了两手所有肉筋,便等于开了一个好头,如今龙煞‘借筋化蛇’修补肉身,直接从佛身上钻了出来,像是吞佛而出的怪蛇,红睛闪闪,腥舌乱吐。

  戚笼依旧身心意不动,任由筋蛇肆虐,似补似吞,体内莫名多了一股邪燥之气,像是有无名之火在身上灼烧,这在佛家叫做外魔相,是心念身念合一,诱发的外魔。

  龙脉本无戾气,只有纯正生机,龙煞却是先天一点戾气所化,煞气本就浓郁。

  从这种意义上来说,戚笼所得到的‘天赋’是不稳定的。

  好在戚笼‘放刀’之后,心念早已入了一种‘无刀之境’,心头刀一转,便准备斩尽杂念。

  不过脑海中忽然浮现出一段佛家经文。

  ‘凡心未炼,喻如石矿中有白金,未经煅炼,只是顽石。置之大冶洪炉,炼去滓秽,分出真物,既已成金,不复为矿。修行之人亦复如此,将从来蒙昧染着之心,便同顽矿,以志节为大治,以慧照为工匠,烈火煅炼,一毫不存,炼出自己本初无碍底真心。’

  戚笼脑中念头一闪而过,不动明王印中,大拇指忽然掐在小指上,刹那间,不动明王化忿怒明王,无名魔火化忿怒佛火,火光汹涌,将周身一一锤炼。

  至于这火源,便是手阳经筋、手太阳经筋、手少阳经筋合一,所化之手三阳经,三阳化气,做火源。

  人体十二大筋可分为手三阳经、足三阳经、手三阴经、足三阴经。

  其中,筋是筋肉、筋膜、关节的总称;而经则是指经脉之气,是指在这筋络体系中,运转的人之精华生气。

  每当三筋炼化成经,自有一股生机酝酿而出,裨补肉身,将武人的肉身开发到另一种新境界。

  而戚笼便是把握住了这一次难得的机遇,借佛门心境,以三阳之气为火源,把无名之火酝酿成锻造佛身之利器。

  不知过了多久,直到三阳之气消耗殆尽,戚笼浑身大汗淋漓,体表汗珠像是金漆一样闪烁着光芒;无任何光线的静室中,居然闪烁着赤金色的光芒。

  以血气为燃料,戚笼身上近一半‘金箔’彻底融入身中,化作古铜色的皮肤。

  不再是佛像表面刷的金漆,而是从里到外,‘开了光’似的佛身。

  按照武行说法,便是身体各处筋肉,有一半合而为一。

  戚笼轻轻一弹,皮肤居然发出撞钟的‘嗡’声。

  “精气神虽然耗空了,但好歹伤势补好了。”

  戚笼眼神疲惫,但却闪过一丝兴奋,他老早就发现,完全的筋肉合一,这‘须弥金山’就可以推演到下一层境界,这是传授此法的周子通都未曾达到的境界。

  如今一夜之间,便就达到了一半,身体真的就好像佛经中的护法金刚一样,无坚不摧、力可拔山、金身不坏。

  若说唯一的缺点,便是体内精气耗空,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无法久战。

  “若是这般的话,便要增强自己的攻击手段。”

  戚笼双手一摆,两张血脉神图便贴在了墙上,遮天双翼再度展开,迦楼罗这巨翅怪鸟的幻影从身上浮出,眼神中的凶狠不减,却多了一分奇异的佛性,视众生为猎物,亦视众生为平等,像是佛教的某尊护法神鸟。

  此鸟以业报之故,得以诸龙为食,于阎浮提一日之间可食一龙王及五百小龙。

  两只恐怖的黑色巨爪插入神图之中,鹿蜀兽的黑白二光、橐驼兽的无尽黄沙,都在第一时间疯狂抵抗。

  下一刻,巨爪生裂二兽。

  再下一刻,无首龙尸淋血雨而出,虽然无首,但抓住二兽的尸体塞入脑袋部位,依旧不断发出咀嚼声,血肉横飞。

  龙脉诞生神异,龙煞自然也可吞噬神异。

看过《刀笼》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