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刀笼 > 第七十一章 可锻亦可断(中)

第七十一章 可锻亦可断(中)

  戚笼的掌心缓缓摩挲着一张白面具,这面具的材料像是玉质,纯白,散着微光,抚摸上去有一种极轻灵的感觉。

  不过当他将面具反转之后,表面像是沁入墨水中,一点点变黑,等全部翻过来后,白面具便成了黑面具,手中一沉,重了至少百倍。

  这不是‘贾似道’的戏法,而是他当初斩杀鹿蜀侯,从其身上析出来的血脉之宝——子孙脸。

  《图赞》:‘鹿蜀之兽,马质虎文。骧首吟鸣,矫足腾群。佩其皮毛,子孙如云。’

  距离戚笼恢复伤势已过了三天,除了每日用参汤养身子外,便是把玩这玩意,面具在其指尖不断旋转,最后居然全部消失掉,而戚笼的手在不断反转之中,却显出黑白二色。

  这种状态持续了十息左右,面具便再度析出,依旧落入他的掌心。

  迦楼罗撕神,龙煞的吞神,让戚笼能够参悟两种血脉的神通,并且渐渐琢磨出了关窍,将血脉秘术推演成拳种杀招的变化,并大有所获。

  橐驼兽——霸王翻鼎

  鹿蜀兽——两仪杀步

  前者是接汤瓶拳最后的杀招,披袍献甲后的连招,属于杀招中的杀招。

  后者则是四肢五爪驭龙马的步伐变化下,衍生出的,专属的攻击性步伐,血气能在行径踏步之间,一步爆发十倍气血,另一步则是将气血缩入丹田,化有为无,一重一轻,一大一小,可以说,没有足够强度的肉体是撑不住如此强烈的气血变化的。

  观神者,神必有所赐。

  这也难怪这些地军侯爵如此厉害,甚至在某一方面厉害到非人的地步,日日与神同居,神便在身中,无时无刻不在描摹神韵,拳术自然能入神。

  戚笼之所以也能入神,便是因为龙煞吞噬二兽,演化神韵,将这过程缩短百倍、千倍。

  若说唯一的缺陷,便像是刚才那般,这种神血力量他无法真正使用,他不是在鹿蜀、也不是橐驼,他是迦楼罗。

  或许是血脉品质过于高等的原因,迦楼罗极其抗拒他这种描摹神韵的行为,让他总是无法成功。

  简单来说就是,敢直视我,崽种!

  而能将血脉与拳术变化完全合一,彻底释放名族后裔的天赋,这世上只有地军的《观神法》能做到,而这却是地军最顶级的秘密。

  既然无法真正做到,戚笼便就想另辟蹊径,桌面上除了这张‘子孙具’外,还有一对层层鳞片镶嵌,纯金好似迦楼罗双爪一样的怪物手套。

  这一对武器,他当初面对鹿蜀侯、橐驼侯、贾似盗三人围杀时都没使用。

  一来,当时局面虽然危险,但他有反转局势的把握。

  二来,这手套最多算是完成了九成,虽然比起大多数的道器只强不弱,但戚笼总感觉差了那么一两分,尤其是见识到唐三糖的神刀‘异刀狰’后,更是感觉差距巨大。

  虽然此刀是神道兵的雏形,但好歹也不能差的那么远。

  在铸造一道上,戚笼强在风水之气对神异物的性质把控,但若论开发道器,这城中至少有一个人比自己强。

  “忤逆不孝,野蛮贼寇,老夫怎么收了你这个徒弟!”

  别说在城中,便是在这世上,敢喷戚笼一头口水,也就这么一个人。

  官营刀匠铺

  看着脸皮紫青,火气十足、眼瞅着要大义灭徒的老爷子,戚笼呵呵一笑。

  “您老不是常说,打是亲,骂是爱,我这一剑捅过去,我对您可绝对是真爱啊。”

  段大师眼一瞪,瞬间忘了对方是恶名昭著的前麻匪头子,抄起巴掌就呼了过去,打是亲,骂是爱,老爷子绝对是个动手派。

  戚笼可不是来挨打的,反手一卷,便就将老爷子手掌抓住,顺便送上一物,笑容灿烂的道:“试试,徒弟孝敬您的。”

  火蚕棉手套

  由顶级火蚕吐出的丝编制而成,其硬度、避火效果是普通火浣布的十倍,附加特效,烧邪。

  烧邪:通过特殊手法,激发蚕丝中的火性,有强烈的驱邪效用,一日只能用一次,多用烧手。

  神异物虽然稀少,但在关外并不罕见,但能够提升铸器成功率的神异物,却是难得一见,若非戚笼有铸造神道兵的潜力,薛保侯绝不会以此宝相赠。

  段大师一辈子钻研铸刀造剑,可以说是爱到骨子里了,面对这蚕丝手套简直爱不释手,本来还打算‘教训’这逆徒一顿,结果哼哼两下,气就憋不出来了。

  “算你小子识相。”

  “您再看看这个。”

  戚笼把木盒打开,露出自己制造的一对金色凶器。

  段大师目光一凝,伸出那满是粗茧子和伤口的手掌,摸上了手套靠近手腕的铜环口。

  戚笼暗自点头,大师不愧是大师,一下子就看出了这双武器的关键,不是那么多奇珍异材所化的鳞片,而是这一对‘厌神石精髓’所雕琢的石镯。

  ‘厌神石’是一种特殊的材料,多半用于道器的开刃,这种石料有排斥一切道器成分的特性,据说最早是用来铺丹炉内层,防止丹气泄露的,他便反其道而行之,炼其精华,用来催发这些材料的特性。

  段大师目光扫过十根鹰喙一般的指套,这些指套颜色不一样,散发的气息不一样,却都闪烁着锋锐金属般的光泽。

  “十种特性?”

  “震荡、火焰、吸血、轻盈、暗毒、爆炸、尸气、虎纹、无形、坚韧。”

  段大师嘴角抽抽,一般来说,道器能有三种特性已是精品,他锻造道器三十年,还从没见过这种奇葩道器,居然有十种特性。

  他沉吟了下,再沉吟了下,又沉吟了片刻,最终无奈的叹了口气。

  “天才般的铸造手艺,”大师顿了顿,“以及蠢材般的设想。”

  这下轮到戚笼眼角抽抽了。

  “你是刀口舔血的麻匪啊!你应该知道,砍人脑袋需要几刀,难道是十刀吗?”

  戚笼心头猛的一跳,他总算是想明白这一丝丝不对劲出在哪里了。

  “一件集合刀枪棍棒、斧钺勾叉等诸般特性的武器,那多半是一件废品,”段大师长叹一口气,又苦笑道:“而更难得的是,这件匠气十足的作品,你居然真的用合理的手段铸了出来,至少落在精通拳脚的武人手上,可以算一件精品。”

  “老爷子,我想铸造一口神道兵,”戚笼沉声道:“我有一位对手拳术诡异多变的可怕,我想用这件武器克他。”

  段大师迟迟不语,看向铁炉上的砧板,双手居然微微一抖。

  这里曾经死了好多人。

  最终他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脸颓唐:“铸剑师以纯粹精神铸剑,老夫没这份精气神了。”

  “不,你有的,你不想给拳师复仇吗?”戚笼目光坚定,一字一句念道:“汤瓶乍破血浆裂,拳出无人刀枪鸣。无人刀枪鸣?真无人吗?”

  段大师面色猛的一变,一把抓住戚笼领口,吼道:“你知道什么?”

  “白夫人跟我说过,有一日,赵管家回到了白家老宅,浑身都是血,他笑着说,他在黑山城碰上了一位很凶悍的拳师,最终,他用诈计摘了对方脑袋。”

  戚笼冷静的说完,“你炼器,我出拳,你我合力,复仇不可期?”

  段大师牙齿咬的‘咯咯’直响,老拳头握的分外有劲,最终,他深吸了一口气,“要想制神道兵,这远远不够。”

  “那么加上这个呢?”

  戚笼手一翻,一张黑白二色的面具露了出来。

  段大师看了看火蚕棉手套,又盯着这件血脉之宝,最终把目光移到爪套之上,粗犷大笑:“好小子,在这里等老子呢!”

  戚笼笑而不语。

  “还愣着干什么,给老子开炉,让你小子看看,这么叫顶级匠师的手艺!”

  段大师拎起了铁锤,脱了上衣,深深吸了一口气,精壮的老肉上,胸口的那一道婴儿嘴巴般的剑痕分外显眼。

  “活了这么多年,越活越憋屈,胸口压的石头越来越重,老子还以为会一直被压到死,没想到居然还有胸口碎大石的一天,老大,老二,看着,在天上好好看着!”

  炉中火光从无到有,越来越烈……

  白江之上,兵马如蚁,浮桥渡江,跟一个多月前相比,兵卒杀气更重,配合更默契,更像是一支强军,而非是联军。

  钱到位可以买命,人才到位可以联众,强人领头可以率众,三者合一,便是古往今来,一支强军的第一步。

  冒二躺着江边泥水走了过来,小声道:“总管去了那么多天,怎么还没回来?”

  孔三古怪的看了对方一眼:“你急什么?你——也收到那封信了?”

  :。:

看过《刀笼》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