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刀笼 > 第七十二章 可锻亦可断(下)

第七十二章 可锻亦可断(下)

  孔三本名孔复顺,在江湖上有一个绰号,扭计祖宗,也就是专门给帮会人员打官司的那种状棍,凭着一水流利的口才,上遏主官,下欺草民,杀人放火都可以改成遛狗杀猪,奸淫辱掠更以变成青楼下馆子,总之在下九流中相当有名,在普通人眼中是坏到流疮、心头发黑,他更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甚至攀上了李伏威的高枝,套了身官皮。

  孔复顺从袖口中摸出一张纸来,递了过去,冒辟江打开一看。

  坤元为母,钟声做衣,待到九月八,说与慑王听,众神皆穿吾衣甲,搅的天地乾坤造化反。

  坤元是大地滋润万物之意,这首诗只看头两个字便是反诗。

  “一派胡言!”

  冒辟江一脸怒容,低吼一声,将纸捏成一团,用力砸入水面,然后左右望了望,小声道:“有几人知道?”

  “知道的都知道了,不知道的,也装的不知道,”孔复顺摸了摸金牙,一脸阴森,“这玩意就跟李家通奸、王家卖拐一般,本就是给有心人看的。”

  “你是说——”

  “钱粮到手,总管与那位薛将军合作的蜜月期就过了,这便是授人以柄,尤其是赤身贼突然出现在兴元府,那薛保侯会怎么想,养寇自重嘛,老黄历了。”

  二人又找来曹四、鲍五,这四人才是李伏威真正的铁杆心腹,曹四真名曹雁,表面上是兄弟,其实女扮男装,是他在外面偷纳的妾室,也是江湖中人,是某个大帮派老帮主的爱女;李摄不在,冯大死了,四人之中,便以曹雁为主。

  “雁姐儿,总管离开之前,可曾留什么口信?”

  曹雁长的并不漂亮,高颧骨,薄嘴唇,一身钢甲,凶气逼人,这女人刀口上的功夫比床上功夫强上十倍,小小年纪就帮她父亲搭理帮务,可以说是经验丰富,手腕十足,她先不答,只是环顾一圈,“你们什么想法?”

  四人你望望我,我看看你,竟然都迟疑了起来,在地军作保,兴元府名族支持之下,李伏威大势已成,这些人虽然依旧是心腹,但却不能像往常那般有话直说,反而多了一层若有若无的隔阂。

  “现在最重要的是通知总管,”冒辟江沉吟了下,露出担忧:“这一支精兵虽然已经完全掌握我们手上,但要是跟边军硬顶硬的干,难说,至少、至少要总管完全得到地军的支持才行。”

  孔复顺奸冷一笑:“人心最善变了,屁股一扭,身子一荡,就指不定投入谁家怀抱了。”

  剑鬼鲍无常面无表情,只是摩挲着手上这把锯齿大剑,半骷髅的脸上,只有非人一般的凶光。

  “你们的意思,是先加马回报总管?”

  孔复顺与冒辟江相互看了看,同时点了点头。

  曹雁表情缓了缓,同样摸出了张纸条,上面只有一行字,是李伏威的笔迹。

  言停军者当杀之。

  气氛一僵,最终还是冒辟江沉声道:“别人我信不过,我亲自带几个亲信兄弟去找侯爷。”

  “便麻烦二哥了。”

  冒辟江走后,鲍无常沉默着点了点头,握着剑也离开了。

  最终只有孔复顺摸了摸小胡子,突然呵呵一笑:“雁姐儿,这张纸拿出来,可多少有点凉人心啊。”

  曹雁哼了一声,酸怨气十足:“我求了不知多少次,让他娶我进门,做小也行,结果他怕他家大妇,宁愿让我这个帮会女给他做外室,就这样还不放心,假模假样的给他做兄弟,他每天晚上干的都是自家兄弟吗?他也不想想,凉不凉我的心。”

  “呵呵,雁姐儿,这话可千万别在外说,总管与那位薛将军斗而不破,按我想,真打起来的可能性不大,等边军走了,一府十三大城,上百县城邬堡,可都是总管一人说了算了,李府那女人虽然与他不同心,但绝对是贤内助,就算日后攻打宁海府,也未必就是打入冷宫,如果不打宁海府,改顺白江向南攻南国府,白家那条老蜈蚣便只能软收拾。”

  “谨慎、小心、继续伏低做小,笑到最后才是笑。”孔复顺继续劝道。

  曹雁抿了抿嘴,顶了他一眼,依旧怨气十足道:“你们四个兄弟,一直唯他马首是瞻,见到我跟见鬼似的,李伏威不在,也是眼巴巴的往冯大身上凑,也就是如今才想起我来,孔老三,你说,大家也是兄弟,也一起做过不少刀口事,你们怎么不帮我做大?李家大妇若是我,我能对你们差上半点吗?也就是伏威不在,老冯又死了,你才眼巴巴的凑过来,是不是觉的他就要成事了?你这个诉棍没用了!这才想往我身上绑一绑?”

  孔复顺摇头,眼光闪烁:“雁姐儿,这不是一码事,你与我们情同手足,我们哪里不想你好,只是总管才是我们的主子,家臣干预主子家事,那是抄家灭族的大忌!为什么现在撑你,因为冯老大战死,以你和总管的亲密关系,便是我们第二个‘冯老大’,这是收拾人心的好机会,只要你处事公正,能暖人心,一众弟兄们都认可你,总管自然会看在心里。”

  “你啊你,这时候还要再耍小心思,那可真是自误前程,神仙都救不了。”

  听着对方语气中有些怒其不争,曹雁面色一变,想了一圈,连忙向孔复顺道歉,“三哥,我错了。”

  “人心,人心,难说哦,”孔复顺奸诈的脸上,难得闪过一丝怅然。

  官营刀匠铺中,开炉的火光一直从白日开到黑夜,老爷子劲头十足,戚笼却有些熬不住了,靠在墙边上打着瞌睡,武人不是铁打的,更不能总是打铁,他还要养精蓄锐。

  在这四人棋盘中,要想后来居上,就必须算的比别人还深。

  倘若他是赵黑,他会怎么挑拨李摄与薛保侯这两条蛟龙内斗?地军反贼的身份固然是最重要的,但要谁人去告密,薛保侯才能认定这不是谣传,或者说,想把它当谣传都不行。

  答案只有一个,便是李伏威的亲信,而且必须是关系最紧密的手下。

  冯大、冒二、孔三、曹四、鲍五,必然有一人暗中投效了赵黑。

  所以在刚见面的时候,戚笼就问了白三娘一句,这五人之中,是否有投效她的。

  文经武略征四方而定一城,伏龙镇海慑山南而西北望。

  能跟这位伏龙总管对子的,从来就不是什么城主,也不是什么虞道人,而是她白三娘,黑山城的明争暗斗,一向是他们夫妻的自家事。

  五兄弟中,绝对有赵黑的人,也可能有白三娘的人。

  在他的计划中,只有三成把握能截到赵黑的棋子,但若是有白三娘相助,可能性便提到了八成。

  吃下这一子后,他便有足够的余地将一对耳目,两条蛟龙,各个击破。

  马踏云泥,一队近十人的骑兵小队奔涌在江边,路上不时散开一两个,最终只剩下两人,其中一人沉声吩咐道:“若有人问起,就说我去了旌山城,若有人跟踪,不问由头,直接斩杀!”

  “是!”

  深沉的月色中,一张颇为威武的面孔显出,深藏在浓长黑眉下的眼珠射出炯炯神光,正是冒二冒辟江。

  旌山城在兴元府最西,他却一路北上,趁着夜色狂奔百里,直接赶到一座隐藏很好的破落渡口中,拴好马,用绳子从河沟淤泥中拽出一条小船,又挖出准备多时的杆帆船桨,用力一蹬,便把船蹬到了水面上。

  “还是总管算的深啊,要不是有反诗,言停军,被砍头的可就是我了。”冒辟江自言自语。

  “你去哪里?”一道沙哑的声音在黑暗中摩擦起来。

  冒辟江面色一僵,身子不动,右手从腰间缓缓拔出一口钢刀,这才提刀转身,豪爽的一笑:“老幺,你跟着我做什么?”

  面如恶鬼的粗发大汉手持一口锯齿大剑,冷冰冰的看着对方。

  “曹雁派你来的?还是孔复顺,应该是孔复顺,这老小子心最奸,老幺,我们才是过生死的弟兄,有些人表面是兄弟,心黑着呢。”

  剑鬼鲍无常沉默不语。

  “这样,老幺,我给你看总管交给我的密信,他是有秘密任务交给我的。”

  冒辟江试探性的靠近,手中钢刀缓缓收回刀鞘,刀颚与鞘口‘啪嗒’一声轻轻一撞,再下一瞬,猛然拔出!

  两口利器斩在一起,剑峰与刀锋摩擦出了一连串火花。

  快、狠、准、凶辣、不惜命!

  刀光剑影,两人的招式风格几乎一模一样。

  “啧啧,不愧是剑鬼,这剑术,犀利,还有这刀术,冒辟江的刀也够凶悍的啊,看来只是藏了名头,刀鬼、剑鬼,都很鬼啊!”

  远处的密林中,三道身影正在偷偷观看。

  看见鲍无常被割掉鼻子、满是伤疤的丑陋面孔,赵勇咂咂嘴,若有所思:“长这么丑还背叛兄弟,十有八九是为了女人。”

  :。:

看过《刀笼》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