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刀笼 > 第七十三章 可锻亦可断(完)

第七十三章 可锻亦可断(完)

  拳术和兵械术的修行方向可以说是恰恰相反,一个是先开花后结果,一个是先结果后开花。

  拳术先炼招式,招式成了,再拧出劲力,最后上厮杀场,磨出独属于自己的本事来;开花、结果、再落地结种,所以拳术又称拳种。

  而刀剑术并不同,老师傅会先给你一口武器,告诉你武器的性质,告知你用刀剑的技巧,然后一脚把你踹到沙场上,先厮杀,再升级,最后出刀招剑路,这叫野路子。

  所有武器都是杀人利器,从理论上,给予任何人反杀强敌的可能。

  不知那位武行前辈说过,武器的作用,是在生死之间,让两人之中最有胆气、最有灵性的人活下来。

  死亡便是最好的鞭策,生存则是最好的老师。

  所以最底层的江湖中人,可能拳术差的一塌糊涂,但他持刀时,任何人都不能小觑。

  鲍无常是这般,冒辟江也是这般。

  不过不同的时,冒辟江在闯出名堂后,表面做了官面上的营生,背地里则请了刀术名家指点刀术,将当年刀术中的弱点、缺陷,一一弥补,养刀多年,渐渐出了章法。

  而鲍无常则依旧冲杀在第一线,刀术越发偏激凶戾,名声也越来越大。

  一个养刀,一个磨刀,很难比较二者高下。

  但暂时占上风的却是冒辟江。

  前脚掌扒地,手腕一抖,刀光片片,以削刺破对方劈斩,并在鲍无常小臂大臂上各留两道刀痕。

  鲍无常提步跳膝,气势有进无退,粗壮大臂双手握剑,猛的斩下,鬼煞大剑带着凄厉风声劈下,一声重响,剑身锯齿卡住刀口,狠狠下压。

  冒辟江老脸被压的通红,突然半跪,化架为背,刀尖插在刀边老岩上,同时弃刀,滚地左弓肘,恶狠狠的捣向对方腹部,把对方捣的连退数步,丑脸扭曲而可怖。

  冒辟江一扑而起,同时反手拔刀,大步连跨,刀光像是长了一截的拳头,从三个方向或戳或捣,这一手叫‘长桥三式’,是刀术大家梁惠清的成名绝技,以短拳变化为刀理,手臂为大臂,刀身为小臂,使刀如使拳,寸拳如寸刀,刀式灵活多变,刀速使之倍增。

  三刀过去,挑走鲍无常三两肉。

  “老幺,我一直想不明白,你使剑如使刀,为什么不干脆直接用刀?”

  “剑鬼鲍无常,难道你还留了一手剑术?”

  冒辟江并不信这个说法,因为常在一线的刀客,手艺是藏不住的。

  鲍无常面孔狰狞却平静,舌头将脸颊的肉沫子舔入嘴中,鬼煞剑反转,无锯齿的一面露了出来,握刀之手一松一紧,两条粗筋从手臂上鼓出。

  冒辟江目光一凝,两股凶恶气势撞在一起,下一刻,两人同时爆射而起,再一瞬,刀光璀璨如雨,‘叮叮当当’的斩击声几乎连成一片。

  “嘶~”赵勇摸了摸脖子,突然感觉开了骨也不是很保险,因为骨头缝里都是肉啊。

  “喂,你行不行啊?”他捣了捣旁边人,这人是黑刀客乌三,头戴斗笠,大拇指顶着裹红刃的小镡口,绷着脸道:“我是刺客,从不与人正面对敌。”

  赵勇啧啧有声:“这么说就是不行咯,幸好有人支援,不然你和我之间少说要死一个。”

  十息之中,两人互拼了四十六刀。

  冒辟江中了三刀,鲍无常中了十三刀;二人都是用刀老手,所以都避开了要害,但依旧消耗了大量的精神。

  毕竟老手杀人,一刀便足够了。

  鲍无常身上血流如注,脚步晃荡,对方的身影在他眼中一花一花的。

  冒辟江右手虎口崩裂,手掌发抖,他换了持刀手,刀光流利的转了几圈,吐了一口腥气。

  “幸好我还练了左手刀,老幺,你这口刀已经磨的到处都是缺口了。”

  赵勇捏了捏钢制拳骨,转头,发现不知何时,乌三已经消失不见,哼了两声,“娴娘,等会儿这老小子一上船,你就用法术逼浪头打回去,想告状,门都没有!”

  娴娘沉默的点了点头。

  冒辟江弓着身子,拖刀而进,速度越来越快,刀身与地面摩擦出一条火光,然后在三尺之距,忽然翻腕,指头盘过刀柄,绕背一翻便就消失不见,竟是虚步藏刀。

  鲍无常格刀的姿态顿时露出了极大破绽。

  昏暗而狭小的空间中,鲍无常只依稀看到对方身子扣脚右倾,这似是戳刀的姿态,但在同一时间,对方腰间似有风声一闪而过。

  二判一!

  鲍无常的刀选择向对方右肩撩去,同时腹部一捅,不是刺痛,而是钝痛,心一松。

  他也是披甲的。

  然而冒辟江右肩一晃,闪过撩斩,顶着对方欺身疾进,戳到甲衣缝隙的指尖微微一抖,几乎半身的筋肉都像波浪一样的起伏起来,‘哗啦啦’的连声响,刀尖顺着掌面剖开衣甲,滑入肌理,同时踩脚肩打,一鼓作气将冒辟江钉在地上。

  “鱼腹藏刀,宫廷失传的鱼刀术,见识过没?”冒辟江一脚踩着剑身,一脚踏在对方胸口,蹲下来,露出志得意满的笑容。

  “上等人的刀术,专门对付你这种下三滥。”

  鲍无常嘴鼻流出黑血,面无表情道了一声:“厉害。”

  “给你个机会,告诉我谁派你来的?”

  “夫人。”

  “什么!?”

  冒辟江面色一变,心神有那么一丝失守,然后他的握刀手掌被猛的捏紧,鲍无常眼中恶意一闪,猛然拔剑,从巴掌大的剑身中,拔出一口匕首,反手一插,插入了鲍无常的脖子中。

  ‘咯…咯咯咯……’

  鲍无常依旧面无表情的看向天空,那缝缝补补的嘴唇开合,吐出了一句话。

  “那么多刀术师傅,应该没有一个师傅,咳咳,教你怎么对付下等人吧。”

  因为他本来就是下等人。

  “嘶~~厉害,硬气!真厉害!我老赵就佩服你这种人!!”

  赵勇大叫着冲了过来,黑刀客乌三也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三丈之外。

  “死前有什么遗言交代,交代我也好,或者说交给你那个夫人。”

  拳霸一脸的情真意切,或者说,好汉惜好汉。

  鲍无常奇怪的看了赵勇一眼,拔出染血的刀身,解开衣甲,露出伤疤嶙峋的上身,无数血痕、烙印、老皮、有的刚刚结血痂,比这穿腹一刀重的多的伤势都有不少。

  “我天生就可以挪动器官要害。”

  鲍无常撕开布料,相当熟练拔自己捆了个结实。

  “呃……”

  “走吧,我用军令把你调走,瞒不了太久。”

  乌三沉默点头,拉着赵勇上了船,赵勇一边走,一边还不甘心的叫唤:“你真不死吗,万一被人再捅一刀呢,失血过多没事吗?你活着,我心不安啊。”

  “你这是盼着人死吗?”

  船上传来娴娘怒吼声,还有赵勇的痛呼。

  鲍无常身子一软,倒在了泥地上。

  ‘老幺,这一家,我要你给我灭门。’

  ‘老幺,巨鲸帮的帮主在外养了一个孙儿,绑了他,然后用猛油埋在见面地点。’

  ‘老幺,这一次去杀一个女人……’

  做为一个枭雄,一定是要善恶同存、奸豪两分,而鲍无常所代表的,便是李伏威的阴暗面,或者说,承下了他所以的恶事恶名。

  他为什么坚持用剑,并不是剑比刀好用,而是,剑,检也,所以防检非常也。

  他用这种卫体武器是为了提醒自己,他是人,应该有一丝丝人性。

  后来,他碰上了一位花市卖花的盲姑娘,他第一次知道,没被人用警惕、恐惧、厌恶的眼神打量,是什么样的感觉。

  他买了十年的花。

  姑娘一直告诉他,不要浪费这个钱,花的花期是很短的,他没同意,姑娘摸了摸他的脸,给他织了一个花环。

  ‘总管,我想娶一个媳妇。’

  ‘好啊,看上谁家姑娘了,我给拉纤保媒去。’

  ‘……冯老大的妹妹,冯花娘。’

  ‘哈哈,你想做老冯家的姑爷,有意思,有意思,你等着,我去给你找冯老大去。’

  ‘抱歉了,老幺,冯大不同意,他把他妹妹接回老家了。’

  ‘你刀口上过生活,拿什么来娶我妹妹,被你撕票的女眷,你能记的清数目吗?’

  ‘你是我兄弟,只要你想要,再贵的窑子,再好的娘们,我都能给你弄来,但这个,真不行!’

  ‘你想退下去,开什么玩笑,你以为总管能同意吗?他有多少秘密你不清楚?你退下去就是个死字!就是跟我们所有人为敌!’

  ‘记住,死!!!!’

  ……

  烟火缭绕的官营铁匠铺,段大师叼着旱烟,眯着眼打量着火炉中翻滚的掌影,以及那抵抗火势的黑白二光。

  “这玩意还真挺难烧的啊。”

  “做好需要多久?”

  “短则三日,长则七日。”

  “正好,”戚笼摆了摆手,“我出城一趟。”

  “干啥去?”

  “找几个帮手。”

  “根据白夫人消息,这一次,白家动了几个武行大才!”

  “有多大?”段大师咂嘴道。

  “死后能摆出一个大字的那么大!”

  :。:

看过《刀笼》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