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刀笼 > 第七十四章 戚不见戚(上)

第七十四章 戚不见戚(上)

  夜深人静,月影朦胧,一身单衣的贾似盗正躺在横竖交叉的两根绳子上闭目调息。

  拉筋骨、养平衡感,这是杂戏大师的基本功,他练了三十年,一条脊炼的比练龙蛇拳的武人还要灵活。

  而且夜间有任何动静,他都能在第一时间知晓。

  一个演尽忠奸善恶、道尽恩怨是非的皮影师,最不信任的,其实是他自己。

  突然,贾似盗一水的柳眉微微皱起,绳头荡了荡,似是入了梦魇,好半晌,他的表情才缓缓平静了下来。

  然而在他的背上,两团绿火似的光芒微微亮起,再然后,一节又一节,像是骨质弯刀般的肋骨从对方背上刺出,地面微风一起,风气凝成一条腿,烛火‘噼啪’一声响,凝成了另一条。

  无头骷髅在对方肚皮中掏了掏,接连掏出五杆三角令旗插在背上,这才抓了抓空气脑勺,满意的点了点头。

  环顾四周,被单在床上叠的整齐,书桌上的三本书籍叠放在桌角,一凳一屏风一香炉,看上去极普通的一间卧室。

  但对于熟悉贾似盗的戚笼来说,这四周至少放了十几种戏法机关,而且都是连环套。

  可惜这对于风水气所化的怪物来说,没有半点用处。

  当初戚笼连诛两侯爵,杀的这位幻天王狼狈而逃,不仅伤了他的身,还重创了他的魂,且趁机将一杆小旗打入对方魂魄深处,然后借活人还魂,来到这‘赤身党’的驻地。

  无首骷髅脚踏微弱的风雷光色,一步踏出,便就钻入了墙壁,异像具消。

  几乎在下一刻,贾似盗警觉的目光睁了过来,望了过来。

  他的一手戏法达到了‘天作戏’的地步,虽然无法像道人一般检验三魂七魄,但多多少少也能感受到魂魄一丝不对劲。

  但他最终把这归于受伤的缘故,且缓缓闭上了眼——他还在养伤之中。

  骷髅再次出现时,已落在一座两丈高的屋脊上,入眼所见,似是一片古色古香的小镇,偶尔能见到穿单衣,打哈切的镇民。

  入一地,便扮一族,这是赤身党的特色。

  此刻如果有一个毛贼落地,说不定能惊起数百持刀麻匪抓贼。

  骷髅的左眼绿火大亮,一面龟甲缓缓旋转着,火光之中,龟甲上的纹路越来越清晰,火光一亮,龟甲突然消失,消失的同时,整个古镇的地图浮现在它的脑中。

  得益于夺宝童子,不对,应该是吹箫童子的帮衬,戚笼吞噬了五件风水之宝。

  能聚煞、分煞、借煞生火的五杆令旗。

  化地形为脑中图的龟甲。

  巽风化作的左腿。

  白雷煞化作的右腿。

  三奇贵人骨结成的三面波旬胸甲。

  好人啊这是!

  若没有这些风水之宝相助,他还真没把握救人。

  至于救谁人,虽然暂时不清楚江边一战中,赤身党俘虏了几人,又有几人可以为己所用。

  但宫元朗绝对可以算一个。

  他是亲眼看到宫元朗被抓,而且赤身党没有杀俘的习惯,尤其是对于能换大票赎金的目标。

  虽然如今的赤身党已非当日赤身党;但就好比一好色之徒,虽然改邪归正了,但遇上美人多半没有放过的道理。

  无首骷髅脚下风光一闪,窗户‘噗嗤’一下被风吹开,出现在了目标对面。

  宫元朗正光着上半身,躺在床上,满脸木然,被单内,还有一身材姣好的长发美人,白嫩双肩在外,抱着对方。

  啧,又是个老熟人,第四十九寇——艳内人。

  好色成性这一词,多半是用来形容男人的,但世上也的确有这样的女人。

  这姐姐虽然在大寇之中排名不高,但艳名在外,裙下臣子无数,据传睡过半个赤身党,是从山头上丢一砖头,能砸倒好几个情夫的藏枪女寇。

  据小道消息,六天王除了赤天王和戚天王外,都被这位大姐采过精气。

  赤天王不消说,戚天王之所以这么坚挺,主要是他当年在山上有半个相好,算是有妇之夫,那女人比她还霸道,所以逃过一劫。

  这姐姐虽然四十来岁,但精通采补之术,看上去就像二十五六、丰满合度的温顺少妇,最引人注目的是右眼下的一颗美人痣。

  窗户大开,冷风吹过,宫元朗被惊醒,但躺在他胸口的女人依旧不打算放过他,像是大白蚂蝗一样直往对方身体钻。

  “不要嘛~再睡一会儿嘛,相公。”

  宫元朗面色惨白、神情萎靡、两眼无神,一看就是被‘睡’了好久。

  平心而论,这位宫将军虎背熊腰、气质阳刚,五官也不错,难怪一被俘虏救被艳内人缠上,看这床单应该是缠了很久。

  无头骷髅摇头,手中白光大亮,化作一团白雷打下,落在艳内人的脑中,便是轰天裂地一声响,妙目一白,直接晕了过去。

  而戚笼之所以敢这么做,便是清楚的知道这位大姐除了采补术外,武功相当稀松平常,意志也不坚定。

  不然换做一个意志坚定的武人,说不定直接惊醒。

  而换做一位气血充足的拳师,一拳反轰过来,说不定还能伤到这具化身。

  法术也好,风水术也罢,对于修为越高的武人伤害越低,反过来,武道强者对法术的破坏却是越来越强。

  宫元朗明显感受到某种变化,试探性的挪开一对白嫩嫩的手臂,结果对方跟睡熟了一般没有任何动作,顿时一个机灵,一脸激动,连忙翻床而下,结果动作过于激烈,腿一软,‘噗通’一声直接跪了。

  ‘浠沥沥’的水声,茶壶中的茶水滴落下来,落成一行字。

  ‘宫将军,不用行大礼道谢,咱们还没出去呢。’

  “你是谁?”

  武人的直觉告诉宫元朗,他的附近站着一位无形人。

  ‘‘攻虎’枪的新虎纹还好用吗?’

  “你是戚大匠!”

  ‘走吧,我带你出去。’

  宫元朗深吸一口气,面露犹疑:“就这么走出去,不会被怀疑?”

  ‘放心,我怎么进来的,就带你怎么出去。’

  宫元朗猛的转过头,看着床上**的女人,脸色阴晴不定,眼中凶光闪烁,正当戚笼以为对方要下杀手时,宫元朗猛然叹了口气,上前两步,温柔的把被单给对方盖好,动作相当缓和轻柔。

  “……”

  果然老话说的好,通往男人灵魂深处的大门叫肾。

  宫元朗穿好了衣服,推门而出,按照戚笼的指点直接往南走。

  一位打更的村民正好从对面走来。

  ‘别紧张,站在原地,问:今日手气如何?’

  宫元朗顿时感到背部一凉,仿佛有人在用死人指头在其背上写字。

  “今日手气如何?”

  村民手已摸到了腰间,见状面色一松,故意笑道:“天牌地牌各一对,杂九。”

  “像肉娘子问好,三四七成钩,钩得百花香,零落成泥碾作尘,一男更比一男强。”

  说这段切口时,宫元朗嘴角一抽,无头骷髅指头一抖;没办法,谁让这姐姐就喜欢用这种暖色调的切口呢。

  一对九是十八寇,三四得七,七七四十九,是四十九寇。

  肉娘子和艳内人的关系一向挺好。

  村民挠了挠头,试探性的道:“你真打算跟我们上山?”

  “是,内人说了,家业被毁,让我跟她在一起,说不定还能借赤身党的威势卷土重来。”

  村民干咳一声,“挺好挺好,连襟,不,袍泽,不对,兄弟,以后都是自家人了,放轻松一点,不然头会沉。”

  宫元郎脸一黑。

  “你这是打算去哪儿啊?”村民又漫不经心的问。

  “按照夫人的说法,不是应该去三天王那里点卯吗?”

  “三天王姓什么?”

  戚笼自然姓戚,只不过话不是这样对的。

  “三天王姓大,一撇一捺中间截,名寇。”

  “去吧,去吧。”

  村民这才收起舌头上的口哨,表情复杂的看了眼宫元朗一眼,摇头晃脑的走了。

  “这也行!?”

  ‘因为三年前的切口到现在都没换过。’

  老大死了、老二假死、老三跑了、老四死了、老五跑了,老六一向不管这些。

  有资格换切口的天王,现在应该都没这心思。

  戚笼钻的就是这个空子。

  没人想到有外人会精通赤身党各种暗语,更没人想到,会有人大摇大摆的在赤身党巢穴之中溜达。

  宫元朗虽然很奇怪‘戚大匠’为什么会清楚这些暗语,但他从这里脱身的念头更多一些。

  戚笼凭着记忆避开一个个卡口,带着宫元朗往外走,忽然绿火大亮,透过两条街道,看到了一个熟人,确切的说,熟人的儿子,正愁眉苦脸的坐在窗口饮酒。

  ‘居然是这小子。’

  同一时间,十里开外,另一个‘戚笼’背着大刀,正面色平静的向小镇走来。

  王不见王,戚不见戚。

  :。:

看过《刀笼》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