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刀笼 > 第七十五章 戚不见戚(中)

第七十五章 戚不见戚(中)

  赤身党,之所以有这么一个名号,众说纷坛,好的、坏的、风水说、凶恶款、鬼神类,各种传言版本都有。

  但事实上,最早的起源,是十三年前的某一天,某天王突发奇想,觉的但凡绿林上的,一切违法乱纪的事儿他都干过了,独独没干过采花贼的勾当——主要也是为了解决自己还是雏儿的问题;天王犹豫了许久,最终一手提着裤子,一手拎刀就下山,准备点亮盗匪一行的最后一种天赋。

  结果还没想好这‘肥羊’是要嫩一点,还是成熟一点,是良家一点好,还是风骚一点好,一辆马车就从眼前呼啸而过,车帘被风吹开,露出一张美丽而凄哀的面庞,一闪而过。

  在那一瞬,某天王心脏‘噗通’‘噗通’连跳几下,当即一拍大腿,就是她了。

  一路狂追,追的拉车的马都尥蹶子,吐白沫了,这才大汗淋漓的爬上马车,往腰间一摸,刀都不知道甩哪去了;抬头一看,女人手持匕首,水汪汪的眼神就这么平静的看着自己,刀口一转,直接抹了脖子。

  大姐,有话好商量!买卖不成仁义在!你让我说句话行不行!?

  还处于少年阶段的某人被血喷了一脸,吓的也是一个哆嗦,连忙扛着女人一路狂奔,紧赶猛赶回到山上,找改行的兽医治伤,但兽医也只是二把刀的水准,只能勉强控制住了伤势,最后又辗转多地,几个已经薄有名声的麻匪头子砸了好几处医馆大门,也幸亏这女人不会用刀,这才抢救了过来。

  考虑到某天王从不欺小民的原则,又加上这些名医的出诊价实在是高,某天王差点底裤都当掉了,结果走之前,那名郎中老头还依依不舍,摸着麻匪爷的小手,说有空常来玩啊。

  气的某天王差点一刀子就剁了过去。

  当然,事后这女人带着这群麻匪做了很多笔能赚钱的买卖,这就是后话了。

  这件事最多算是‘赤身党’这名号的最早由头,还在六兄弟结义之前。

  至于赤身党起家的根本,就是在后续的一些事中,说起来也不是很光彩,是帮一群豪门的妾室、冷宫、私生子之流争家产、撑场面、抢名头,结果钱没多挣,各种阴私事儿看了一大堆。

  有一个老麻匪就感慨,天天围着一群女人转,再这么搞下去,石庵堂一脉麻匪历代的赫赫名声,就漏的跟女人光腚一样了。

  这是戚笼记忆中,关于‘赤身党’名号最早的说法。

  而薛曼曼就是这群女人中的一个,他儿子戚笼小时候还抱过,如今长成大小伙儿了,正是在窗前喝闷酒的薛白。

  当然,酒杯里面是茶,他娘不允许他喝酒。

  宫元朗被无头骷髅领着,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薛白愣愣的看着对方,突然清醒过来,连忙道:“宫将军,还有这位,里边坐。”

  “你能认出来?”

  宫元朗狐疑的盯着对方,他勉强能感应到‘戚大匠’的一丝气息,但看对方意思,似乎连什么样都能‘看’清楚。

  而且虽然大家都是囚犯,低头不见抬头见,但二人的待遇可以说是截然不同。

  他是被十二时辰贴身监管,‘看守’一时兴起,想睡便睡,经常被‘折磨’到半夜;如果他是女人,受到如此屈辱,怕是早就悬梁自尽了。

  但对方不一样,每日都在镇上大摇大摆的乱晃,到处跟人闲逛闲聊,赤身贼也没把他当外人,除了不能出去外,基本上想做甚就做甚。

  这感觉,就像是替亲戚看管调皮捣蛋的外甥。

  “怎么认不出来,这位无头的兄台,你看上去有点面熟啊,我们见过?”

  白白嫩嫩的年轻人好奇的打量着对方,他那双纯真无邪的眼中,似乎真能看到一些别人看不到的东西。

  赤子之心、童子外丹功、内家真意。

  三合一便能窥鬼神。

  薛曼曼这个老女人真是培养出了一个了不起的年轻人啊。

  同样的年龄,他的拳术比对方要差十倍。

  戚笼念头一转,便就照葫芦画瓢,茶水在地上落成一行字。

  你是怕回家被你娘揍吧!

  薛白简直像撞上了知音,一脸激动:“大哥,你怎么知道的?”

  “我认识你娘,她就是这么一个心性偏激、只论结果的人,这几年,火气应该是越来越大了吧。”

  薛白点头如小鸡啄米。

  他娘让他去救表哥薛三宝,结果人没救到,反被毒死了,就连他自己都被打成重伤,好不容易凭借外丹坐功的手段,将伤势恢复了八成,正愁眉苦脸的不知如何是好;报仇吧,一时也找不到人,而且那军中,至少有两个他打不过的对手,回家吧,以他老娘的性子,绝对会把他往死里揍,正纠结之际,正好撞上了赤身党的探子。

  这就好办了,他老娘跟赤身党还是有一些渊源的,并不算外人,虽然他想不明白为什么那六个叔姨中,有三个都是死人,但他一向乐观不多想,就准备先在这里待着,琢磨出怎么不挨揍的方法后再出去。

  除了那位拿刀的寇叔叔外,这里没人能拦的住自己。

  ‘我有一个法子,可以让你免于挨打,你想试试吗?’

  ‘什么法子?!’

  ‘既然那李摄杀了薛三宝,我帮你杀了李慑便是,当然,在这之前,你得先帮我一个小忙。’

  薛白是呆,不是傻,他皱着眉头想了半天,“你和我娘什么关系?”

  ‘当年你们三府皇薛‘文八段’和武八段’两脉内杠时,我就给你娘做过事,你学的这一门外丹尺气童子功,便就是我抢过来的,童子功的‘文八段’共有八层,叩齿集神、摇天柱、舌搅漱咽、摩肾堂、单关辘轳、双关辘轳、按天按顶、钩攀,我看你天庭圆满、面有红霞,应该是炼到了‘按天按顶’这一层吧。’

  ‘当年内战之中,你们薛家辈分最高、打的最狠的那几位,说到底也无非这个层次,你已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了,不错,很不错。’

  薛白傻呵呵的笑着,挠着头,开口道:“你说的都对,我信你,你是好人,我们走吧。”

  “对了,我娘还说,当时是我爹出手救了我们一家子,你是不是我爹啊?”薛白突然激动道。

  ‘……不是。’

  骷髅刚要再写些什么,忽然眼中绿火大作,直感到一股如山般血潮的从东南方向升起,滚滚倾泻涌来,血光之中,一道道血浪凝成无数刀光,再落将下来,崩成无数细碎刀芒,像是起了刀浪,又下起了刀雨,翻滚之间,是躲无可躲的刀意!

  高手,还是地军的高手!

  若只是普通拳师,气血再浓郁强大,也只是让人感觉泰山压顶,无法生出这么一种特殊的异像来。

  来之前,戚笼并不担心赤身党中有人察觉自己,反倒是对于地军,保持了相当强的戒心。

  当初六天王还是一条心时,麾下强手如云,九千贼寇横行两道,也未必比得上对方山四道、海五道中,任意一道潜伏的力量。

  对方藏的太深了,因为你不知道武行中的哪位强人,背地里就是他们的人,若非有地军牵制,山海关外,七大都督府早就派兵横扫关内,完成从名义到实质上的统一,终结了这个乱世。

  对方对于风水之气的感应,未必就在自己之下,绝不能让对方进来!

  小镇开外,‘戚笼’晚练归来,正从小路回到古镇,风声吹过残破的古代县城遗迹,带起一片灰尘,尘雾之中,只有主体地基、残破风化的木料、积累了尘埃蛛网的房屋建筑。

  偶尔房上有瓦片掉落,发出‘噼啪’一声脆响,碎成粉末。

  这是一片被战火毁去的地界儿,通过燃烧的遗迹便能看出来。

  这在钟吾古地并不罕见,尤其是山北道的几片古战场,大片大片的古城废墟,一眼望不到边的那种。

  县城被摧毁,反倒县城背后的古镇,因为隐蔽且不起眼,免受战火纷扰。

  ‘戚笼’对此面无表情。

  彻底摧毁旧时代,建造新时代,这是必要付出的代价,这一向是地军的信条,他不完全同意,但也不反驳。

  他背上的神道兵,血饮麒麟受此影响,刀身染红,‘嗡嗡’作响,与他本身的刀意联在一起,竟然扩散出了某种程度的‘刀域’。

  ‘刀域’升腾起鲜红的血光,没有杀气,却有另一种让人尊敬、让人朝拜的气息。

  他能用刀斩你,便是你的莫大荣幸。

  《论衡·讲瑞》:‘麒麟,兽之圣者也。’

  他的刀是圣刀,而他本人,同样是圣兽血脉,见之则昌。

  再然后,血光蔓延到一个人的脚下,那人提脚,狠狠的一踩!

  :。:

看过《刀笼》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