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刀笼 > 第七十六章 戚不见戚(下)

第七十六章 戚不见戚(下)

  刀域是介乎于刀意和刀罡之间的一种变化,非要计较的话,应该是拔刀前那一瞬间的事。

  一瞬间的杀戮,一瞬间的死亡,一瞬间的地狱,一瞬间的坚韧意志,以及让人眼眨都不眨,都无法看清的那一瞬刀光斩击。

  一般来说,刀域展开后,是一名刀客精气神处于巅峰的体现,只能进,不能退,必须出刀,而且刀出必分生死,所以武行中,有很多关于刀域的传说,但都记载模糊,语音不详。

  戚笼这些年也碰上过不少用刀好手,但恒定的刀域状态,也就也眼前这一位,说不定这世上也就这一位。

  这需要血脉浓度的深层次开发,顶级的刀术境界。

  以及最重要的,独一无二的麒麟血脉。

  呈祥瑞,逐邪魅。

  以圣兽血脉的大命格大福气,来解构刀域的框架,化解刀光中的煞气。

  所以戚笼一脚踏了上去,勃然变色。

  “蠢货!”

  态度相当恶劣。

  一名传统刀客,对于刀域的态度是很‘保守’的。

  对于这些人来说,‘刀域’是一个刀客最专注、最神圣、最璀璨、甚至是最隐私的东西,是藏在生死之间,只能示生命,不能示人的存在。

  刀乃不详之物,是杀人利器,这是怎么也改不了的事实。

  使刀人要有一颗敬畏之心。

  某种意义上,这是专属于刀客的‘慈悲’。

  但恒定刀域的这种状态,让任何庸人、俗人、白痴、蠢货都可以随意一观,而非独独是生命本身,这对于传统刀客来说,是一种侮辱。

  就像是一位高高在上,容貌绝色,气质无双,卖艺不卖身的清倌人,今日突然宣布肉身布施,来多少客接待多少位。

  刀客见了要砍人的。

  所以戚笼毫不留情,一脚踏了下去。

  说也奇怪,那几乎无形无质的血光,就硬生生的被钉在了脚下,进不得,退不得。

  血麒麟眼角一抽,背后大刀‘噌’的一声出鞘,在空中转了几十圈,然后‘叮’的一声插在了二人中央。

  所有血光往刀身上汇聚,最后吸入麒麟吞口中。

  “抱歉,我不知山南道还有你这样的刀客,”血麒麟诚恳道:“只是一时沉迷于刀境之中,难免失态。”

  戚笼表情冷淡,“脑子不好使,但刀不错。”

  剑应神性,刀应人性,能完全得到一口宝刀的承认,至少说明这个人与这口刀有某种相性。

  麒麟吞口,刀身金黄,这是一口无杀性的神刀。

  而且是一口神道兵。

  “能否向您请教?”血麒麟顿了顿,“无刀胜有刀这种传说中的境界,在活着的刀客中,我至少只见过您这一位。”

  这‘您’,不是指对人的称呼,而是对刀的称呼,是对‘无刀胜有刀’境界的刀客的尊称。

  单论身份尊贵,能让从古国传承到现在,十二异姓王血脉的继承者低头,除非钟吾妖皇复活,不然只有刀,唯有刀!

  “你难道不认识我?”戚笼反问,不提贾似盗的通风报信,单以二人五六分相似相貌,怎么可能认不出来。

  你,不就是在扮演我吗?

  “同等境界下的决斗,己方为敌所杀,神军中人,不得已任何名义循私报复,这是神侯定下的规矩。”

  地军中人的自称便是神军。

  血麒麟平静道:“且不说我与橐驼侯、鹿蜀侯并非同一派系,就算情同手足,我也不会向您复仇。”

  “被同等境界中的任何敌人击败,这是所有神军中人的耻辱,也是神侯让我们牢记的东西。”

  “好大的气魄,”戚笼赞道,两眉之间,似乎有锐光闪烁,这在佛三十二相中,称之为眉尖白毫相。

  “你想见我的刀?”

  “确切的说,是请指点。”

  血麒麟的姿态放的很低,无刀胜有刀,传说级的五种刀境之一,这是一名刀客应该有的态度。

  戚笼双手垂着,眼皮微搭,眉心中锐光不减反增,渐成白毫之状,仿佛昏暗世界中的一盏明灯。

  轻风扫过,卷起尘雾飞扬,满城残骸,看人间如同见鬼域。

  戚笼十根脚趾抓地,抓的地面都生裂开,猛然睁眼,黑暗之中,仿佛有十条大蟒蛇席卷而来,‘轰’‘轰’声中,街道上的房屋残骸一一坍塌,被蟒蛇卷裂,雾气重重,邪气滚滚。

  ‘珰’的一声,血饮麒麟倒飞打转。

  血麒麟抓刀,力达刀身,向上格架,而几乎同一时间,尘雾之中两盏猩红眼光亮起,十条大蟒卷成一条巨蛇,上颚一颗毒牙猛的下咬,‘崩’的一声巨响,毒齿卡在刀刃上,巨力汹涌而下,血麒麟架子一抖,右手血色筋纹涌起,同时两条小腿深陷地面。

  原来那根毒牙却是一口掌刀,刀口正好斩在麒麟吞口的前半寸。

  若以蛇身喻刀,这一处便是‘蛇七寸’,是刀劲最难通达的地方。

  掌刀忽然一翻,一握,刹那间,随着手掌合刀,像是巨蛇吞下了猎物,然后在下一瞬,分裂成数百条小蛇,四处消食。

  这一招灵感来源于赵黑这老货的肉衣架,模拟拳意,几乎在握刀的瞬间,上百股刀劲便顺着刀身反噬了过来,这些刀劲之中,不乏戚笼过去所见,用刀强手的手段。

  不仅藏其意,更加邪性十足,锋芒直往皮肉里钻,如同刀身上长满了密密麻麻的水蛭。

  另一个‘戚笼’额头上汗珠滑落,提脚后踏,膝被压弯,刀退肩顶,刀头被压在左肩上,上半身衣物寸寸崩裂,被斩的不成样子。

  上有泰山压顶,周身邪刀刀意覆盖。

  但血气一滚,一副巨大的、活灵活现的、水汽十足的麒麟纹身从身上展开,每一片鳞甲纹身挤出一滴血珠,每一滴血珠长出一片鱼鳞状的血色鳞片,不过三息,这个‘戚笼’就被厚重的血甲所覆盖,从脖子到脚,没有一丝空隙,像一具金属妖兽。

  刀劲卷到血甲之上,发出一连串的金铁交鸣声。

  甲面上的刀痕一闪而逝,甲面跟镜子一般倒映出戚笼的攻势。

  不消说,这必然是圣兽血脉开发到一定程度,产生的神异。

  单是这一层甲,说不定比十层铁甲都要厚实。

  “哼!”

  戚笼鼻中吐气如雷,两条白气喷了出来,臀部下坐,腹在腿根,一手按在脾上,脾属土,土生万物,意变万象;另一只手化掌为推,手脚不动,气血汹涌,好似雄马抖毛。

  这一抖,好似抖出了五马分尸之劲来,并非是从外及内的破开衣甲,而是借助刀身,拧转对方的筋肉皮膜,从内及外,把对方四肢加脑袋逼出来。

  正是五马分尸不用刀,以车吞卒冢藏鞘。

  麒麟血脉气血充足,而戚笼正是借助对方的气血,由内及外,轰出一记碎骨炮。

  血麒麟面色大变,感觉四肢骨头缝隙在‘嘎吱’‘嘎吱’响,同时眼神中闪过一丝疑惑,毫不犹豫反手将刀插入地面,同时,手指并爪顺着丹田中轴线往下压,同时脚趾也做三指抓地状,松肩坠肘塌腕,含胸摇椎,一身鳞甲血光越发明亮,从甲缝中竟冒出了红烟,姿态越发游刃有余。

  这叫麒麟桩,是内家三才桩的变种,将桩劲敛于身甲之上,借助麒麟血脉的特殊力量,化劲为守,一时间,红烟卷成红雾,绕身而转,形似火烧云,看似不动,却将敌方劲力全数消融,正是‘麟一角而载肉,设武备而不为害’。

  “还不醒来!!”

  平地起风波,耳边忽然响起一声‘洪钟大吕’,像是铜钟‘咣’的一声巨响,把红烟气血冲出一道缝隙。

  这是一种精妙的内家吐劲,佛家称五龙棒喝,也就是所谓的‘雷震天关鬼神惊,是魔是佛皆一棒。’

  血麒麟虽然浑身被麟甲覆盖,刀枪不入,水火不浸,但肉甲毕竟没有覆盖到耳朵里,被这大喝一震,震的耳膜嗡嗡作响,脑袋也是晕乎乎的。

  “还不醒来!!”

  “还不醒来!!!”

  戚笼一口气在心头一滚,逆上三关,度鹊桥,上重楼,如吐火珠,焦烟四起,对方一时不查,被震的气血荡了又荡,就连不少血麟甲片都掉落下来。

  若戚笼彻底成了金佛,单是这一喝,便能使这只麒麟变成麒麟儿,改心换性,成座下护法神兽。

  不过戚笼修佛不修法,早已料到只能震人而不能震心,吞气卷血,两肩胛骨、两侧髂腰肌同时被浇的通红,像是汗血马落汗发力。

  筋络伸缩如弓弦,身劲动发若弦满。

  身子像是龙马化人形,翻身而起,身子突兀的比对方高了一个头,一拳直直轰出,另一手按着对方刀柄往下压。

  血麒麟顿时感到胸口一阵剧痛,仿佛看见白马腾起,化作真龙顶着自己往前飞。

  一前一后,一顶一撑,像是铁犁耕地,对方居然只靠着肌肉的爆发力和四条大筋扯拉,硬生生将自己推出三丈远,小腿全部陷入青砖泥地之中,饶是鳞甲附体,皮肤上依旧火辣辣的疼,同时握刀之手汗如雨下,颤抖个不停。

  “还不醒来!!!”

  血麒麟被逼到了极限,眼一红,脑后忽然飞出一只脚踏红云,狮头鹿角,虎眼麋身、龙鳞牛尾的巨兽幻影,口喷烈焰,四处游走,身子大放神光,神和意一下子达到了巅峰,同时冲破了戚笼的拳意封锁。

  “阁下的刀呢?”

  “那你的刀呢?”

  血麒麟脑袋如遭铜锤,轰然一声大响。

  :。:

看过《刀笼》的书友还喜欢